日冕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日冕文学 > 我在缉仙局工作那些年 > 第二十二章 鬼方祭坛

第二十二章 鬼方祭坛


程仁拉着绳子,慢慢把黄眷送了下去,半晌听到黄眷的喊声:“队长,下面没危险,都下来吧。”

然后程仁把绳子系在旁边的一块大石头上,庄明等人一个接着一个的顺着绳子,到了井底。

这个井很深,足有三十米,还好他们带的绳子够长。

这口井连接的是另一个密闭的空间,这个空间大概有半个足球场那么大。这个井刚好是在这个空间的最右边。如果鲜卑人打的这口井,稍微再偏离一米,想必就不会挖到这个空间,也就不会遇到罗刹鸟了。

他们所在的地方是一个只有大概一米宽的长条空地上,左边全是水看不清深浅,右边是石阶,通往一个高台上。

黄眷说上面是一个类似祭台的地方,除了一个石台和一些罗刹鸟的骨骸,就没别的什么了。

众人向上走去,来到了祭台的最上方。

祭台上的最上面也是一块长条形的空地,不过却有十几米宽。

“这里也有壁画!”谭静用手电照着墙壁,惊喜道。

对于这些未知的地方,通过研究解读壁画,可以快速的了解所在的地方,也可以大致了解古人的故事。

除了程仁和黄眷警惕着水面,其余的人都在给谭静打着亮,好让她更清楚的看清壁画。

“静姐,看明白这上面说的是什么了吗?这里有出口吗?”潘小鹏见谭静看完了壁画还在那沉思,不由好奇的问了起来。

这里的壁画,不同于上面鲜卑人刻画的好辨认。这里刻的都有些抽象,让人看不懂。

谭静并没有回答潘小鹏的问题,而是又从头到尾仔细的看了一遍。

半晌才开口道:“我想我大概清楚这里是什么地方了,这里应该是鬼方族的一个祭坛。”

“鬼方族?”庄明又有些疑惑了,这是个什么族啊?听都没听说过。

其实这里除了谭静和谢老头,谁也没听说过鬼方族。说白了,都是学渣,档案室里摆了一堆古籍,就是没人去看。

“鬼方族是商朝北方的劲敌,先周也有伐鬼方的记载。这个壁画主要是讲鬼方族的人从北方来到中原,被一名女将军,带着一群类似于大狗的怪物给打败了。逃出来的人,来到了这里,居住了下来。”谭静解释道。

“可这里也没看到什么有人居住的痕迹啊?难道是被水淹了?”潘小鹏有些疑惑。上面还有一堆建筑,一眼就能看出是以前有人居住的城镇,可是这里光秃秃的,什么都没有。

“我猜,应该是被鲜卑人的建筑给掩盖了。你先别急,后面会讲到。”

然后谭静又继续说道:“逃到这里的人,开始研究那位女将军身边带着的那些犬形怪物,最后还真让他们给研究出来了。”

说到这,谭静指了一处图案说道:“你看这个图案,和锡伯族神兽,鲜卑郭落的图腾是一样的。目前出土过许多锡伯族和鲜卑的古墓里,也出现过带这种图案的文物。鲜卑郭落,据说是一种似狮非狮,似狗非狗的动物,四蹄扬起像飞奔的骏马,肋生双翼,鼻前有一个像犀牛一样的弯角。

相传锡伯族人在穿越大兴安岭时,因山高谷深,行进困难。这时出现一形似马,声似牛,行走如飞而善解人意的神兽,被称为“瑞兽”,后来演变成马神‘海尔堪玛法’,也有人称其为鲜卑瑞兽。看来鬼方族的人研究出来的犬形怪物就是这个鲜卑瑞兽了。

后来鬼方族的人,利用这个鲜卑郭落,复仇成功,犬戎灭掉了西周。再后来犬戎分裂,一部分人带着鲜卑瑞兽的制作方法,回到了他们的家乡,剩下的人继续留在了这里。”

庄明听得有些乱,搞不懂那些什么族:“静姐,你能讲讲那些什么族的关系吗,我有点乱。”

谭静无奈的摇了摇头,看除了谢剑南,其他的人都是一脸的不解,于是详细的解释了起来。

原来鬼方是商朝对其的称呼,本是从乌拉尔山脉南下的一支雅利安游牧部落,进入中原之后,与商朝爆发过战争,至于战争的结果,史书上没有详细的记载,不过根据近年来对殷墟发掘出土的欧洲人种骸骨来看,应该是输了。

可到了周朝,鬼方族再次形成了强大的部落,当时已经改叫了犬戎,就是我们熟知的灭掉西周的那个犬戎,后来秦朝强势崛起将犬戎驱逐到了蒙古草原一带形成了后来的鲜卑,再后来的鲜卑在南北朝时期建立了北魏政权,直至衰落,演变成今天的锡伯族。

而这上面的古城,应该就是鲜卑人在南北朝时期所建立的,凑巧建立在了鬼方族的上面,掩盖了鬼方族以前的生活痕迹。

“那后来呢?我看这壁画上也有鸟,只不过画的有点抽象,这鸟是不是就是那些罗刹鸟?”庄明继续问道。

“不错,这里之所以被舍弃,就是因为这些罗刹鸟,这种鲜卑郭落能引来罗刹鸟。从壁画上看,罗刹鸟与鲜卑郭落之间应该存在一种共生关系,但是却会攻击人类。所以他们不再制作鲜卑郭落,把这个地方埋了起来。你看这地上还有许多罗刹鸟的骸骨,说明这里已经被掩埋了许久了。直到鲜卑人打井,挖到了这里,才放出了这些罗刹鸟。”谭静分析着。

“那为什么没有鲜卑郭落的骸骨?”潘小鹏一边收集着罗刹鸟的骸骨,一边问道。这些可都是真仙类的骨头,虽然小了点,但是蚊子肉少也是肉啊。

庄明却抢先回答了他的问题:“那个鲜卑郭落既然是人造的,肯定是伪仙啊,等它们饿死了,骨头没两天肯定蒸发了。”

庄明对这些了解过,而且也知道,那些泛仙和伪仙之所以吃人的原因,是因为需要生存,就像人类需要吃饭一样。那些鲜卑郭落和罗刹鸟被困那么多年,肯定会饿死,只不过罗刹鸟是真仙,能活的时间可以久一些。再加上它们飞出去之后吸了那么多鲜卑人的血肉,才能活上上千年,直到他们进来。

谭静对于庄明的话表示赞同,补充道:“而且,我怀疑,这个鲜卑郭落,应该就是所谓的犀犬,也就是传说中的地狼。你们看这个鲜卑郭落的鼻子,和犀牛角一样,虽然形状像马,但是他们是根据那位女将军旁边的犬形怪物做出来的,应该是属于犬类……”

说到这,谭静顿了顿,走到了壁画最开始的位置,指着一个大斧头的图案,犹豫了一下,才开口道:“壁画上面每次提到女将军时都会用这个大斧头的图案来表示,应该代表那个女将军的名字,或者有人用这个符号称呼她,而根据记录的事件和年代推测,这名女将军应该指的是妇好。”

“妇好?就是商朝的那位女将军?商武丁的王后?”庄明疑惑道。

“没错,而且我猜测,妇好除了将军和王后的身份外,还有可能是‘戌’。”

谭静的这句话,让大家的后背都惊出一层冷汗。

“你是说‘乡’组织的‘戌’?乡这个组织从商朝就存在了?”程仁不可置信道。

“因为这个大斧头,其实是甲骨文中‘戌’的意思,本意就是屠杀奴隶和俘虏的大斧。”

谭静看大家神情紧张的样子,又笑了笑:“不过这些都是我的猜测,也许只是巧合罢了。”

“这些回去一定要和上级汇报一下,如果乡组织存在了上千年,那将会是一个极其恐怖的存在。这壁画上有没有说怎么出去。”程仁严肃道。

“没有,不过我猜测,这水下一定会有出口。按照壁画上说的,这里应该是被完全堵死的,为的就是不让罗刹鸟跑出去,可现在这里却有这么多水,再加上上面的罔象。我猜测可能是地下水经过多年,把之前堵住的洞口冲垮,所以水才流出来的。而罔象便是走的水路,来到的这里,然后又顺着水井爬了上去,没想到上面被石板堵住,而它能感知到那里面有许多的罗刹鸟,才一直不舍得离开这里。”

不得不说,谭静的分析,都很准确,也很容易让人相信和理解。

不过庄明却有点糊涂了:“对了,仙类不是可以改变自身的密度么,我之前用砖头打城隍,砖头可是直接穿过去的,还有之前在贾全家的地下室,黑眚也能改变密度,柜子倒了,都不能砸中它。”

潘小鹏听后,来了兴致,忙抢答道:“庄哥,这个我知道,我研究有一段时间了,仙类是通过改变周围大气的密度来改变自身的密度,那个石板如果能完全阻隔空气,不让自身和外界的空气接触,仙类就不能通过改变自身密度穿过去了。就好比你用东西去砸一股烟,当然是直接穿过去,但你要是把这股烟关进一个完全密闭的房子里,它也是没办法扩散出去的一样。”

庄明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潘小鹏又拉着他讲了半天。

而程仁和黄眷又开始准备绳子,想要探探这水下。

来时的路已经被上面那群哀鸿堵死了,想要原路返回无疑就是找死,那么唯一的希望就是看看这水下有没有别的出去的路了。

根据谭静的猜测,下面的积水很可能连通着一条地下暗河。

于是潘小鹏提议:“我水性不错,要不,先下去探探路,看看有没有出口?”

可黄眷马上说道:“小潘你受伤了,还是我来吧!”

“我……”庄明也刚想自告奋勇下水试试,却被谭静打断了。

“不行,我们不清楚这水到底有多深,更不知道水里会不会有什么别的怪物等着咱们,就这么贸然下水太危险了。”

坐以待毙终究不是个办法,众人争论来争论去,最终还是决定由程仁亲自下去,一来他的身手最好,即便水下真有什么东西,也应付得来,再则程仁自己觉得身为队长,让手下队员在前头冒险实在说不过去。

可程仁上上下下在这水里折腾了快一个小时,体力都有些不支了,也没弄清楚下面的情况。

只知道这个鬼方族祭坛的东侧边缘被冲开一个大洞,但洞口是完全淹没在水下的,水又很浑浊,能见度极低,手电光根本照不了多远,这导致洞里一片漆黑,只能大概判断,这是一条很狭长的地下水道。

程仁想要冒险试试到底能不能顺着这个洞游出去,但试了两次都没成功,因为他顺着洞壁朝前游了足足三分多钟也没到头,在水下体力消耗又大,再继续向前的话,也不知道还要游多远,而且程仁也憋不了那么长时间的气了,无奈之下只能选择放弃,调头回去,之后他又尝试过一次,可还是无功而返。

就在大家一筹莫展,觉得出不去的时候,庄明开口了。

“要不我下去试一试吧,我夜视能力比较好,只要有点光就能看清,而且我从小憋气的时间就很长,差点就去申请吉尼斯世界记录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