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冕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日冕文学 > 我在缉仙局工作那些年 > 第八章尸蠹

第八章尸蠹


之前那个船老大逃跑时,把船停下了。结果庄明他们就被晾在这片海上了,这下众人可是犯了难。

“我会开船,特工什么交通工具都要会开。而且船上应该有导航,回到菲国本岛,应该没什么问题。”潘小鹏一脸得意的站了出来,让程仁对他再一次刮目相看起来。

对于潘小鹏的入队,一开始程仁是拒绝的,一个空降过来的队员,什么本事都没有,只是对神秘学有热情,这对于行动科来说,一点用处都没有,说不定还会因此平白丢了小命。

可经过这些日子的相处,程仁改变了看法,也许在这个缉仙局里,每位成员都有他存在的意义,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

可见潘小鹏还在那站着不动,程仁无奈:“怎么了?快去开船啊!回到菲国本岛,我们还要准备准备呢。你在这傻站着干什么?”

潘小鹏嘿嘿一笑:“队长,我好奇那玩意是什么。”说完指了指还在地上乱动的肠子。

“盖恩刚刚有说过这是飞头降。”格瑞丝开口道。

不能怪潘小鹏庄明他们,常用的英语单词他们很多都听不懂,更别提这特殊的词了。

至于南洋降头术,在场的人都听说过,但也仅仅是听说过,具体是什么却不得而知,原因是没有一本书上有过明确的记载。

大名鼎鼎的飞头降就长这样?恶心倒是挺恶心,可哪飞头了?明明就是爬啊。

谢老头蹲下身,打着手电,看着那团肠子,突然间“咦”了一声。

他的声音,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

“谢老,是有什么发现吗?”潘小鹏赶忙追问。

谢老头直起身,有些不确定的说道:“看这虫子的样子,让我想起了之前我师父和我提到过的一种虫子……”

见谢老头有些犹豫,程仁发话:“没事,谢老,你知道什么就说出来,之后我把这边的事情传给情报科再让他们分析,你先说说你了解的,好让我们心里有个底,万一以后再遇到类似的降头,也不至于完全束手无策。”

谢老头点了点头,缓缓说道:“这东西我也是第一次见,因为在我们国内,早就已经灭绝了。

以前听我师傅说,过去在我国东南沿海地区有一种名叫尸蠹的虫子,有喜欢搬运尸体的习性,平时就寄生在尸体里,以血肉为食,如果寄生在尸体的头部就叫头蠹。后来我在翻看一本明代手抄版的《日书》时,发现书中记载的一种名叫‘会虫’的生物,与我师父所描述的尸蠹极为相似,所以我猜测它俩就是同一物种,属于先秦时代就存在的一种葬甲科幼虫。

尸蠹偶尔也会寄生在活人体内。老魔都有句俚语叫蠹头蠹脑,形容人死板,不知变通,其实最早的含义就是真的有人头中寄生了头蠹,而变成行尸走肉的活死人。因为尸蠹有一种控制人肌肉收缩的能力,所以过去常会被一些心术不正的人利用,危害很大。

但到了解放以后,在打倒一切牛鬼蛇神的号召下,再加上大力推行火葬等原因,尸蠧在国内基本就销声匿迹了。”

谢老头说完这些,摸着下巴沉吟半晌,才又接着分析道:“如今看来,这尸蠹还能像管水母一样,由无数个个体组成一个整体,来达到捕食的目的。所以那飞头降的头里肠子里应该都是尸蠹这种虫子,肠子的部分负责控制人的行动,而头部则是负责捕食,然后等猎物死后,再趁机寄生到新的尸体里。

也就是说所谓的飞头降不是头可以飞,而是通过在地上爬的肠子支撑起脑袋,让人乍看之下像吊在半空一样。没想到这尸蠹在东南亚居然还存在,而且还被人利用,来做降头这种邪术。”

“那单独咬在我们后脖子上的尸蠹又是怎么回事?”庄明出声问道。

“你想我们人类打仗还会先派斥候去侦查情况,我猜想尸蠹也一样,先派一只虫子咬住人的脊椎神经,使人不得动弹,然后本体再趁机捕食。所以传说中看到飞头降吓得动不了的人,其实是被咬的不能动罢了。”谢老头分析着。

随后又想到了什么,盯着庄明问道:“对了,那飞头降本来差点就咬上你了,怎么突然又把你松开了?”

听到谢老头的问话,庄明才想起来,赶忙伸手向胸口的衣襟里摸。

结果摸出来一小撮碎木屑,脖子上的红绳上还绑着一小节的斧头把。

“这是马谦给的压胜之物?”潘小鹏见状,连忙掏兜,找出他的那个小斧头,也套在脖子上。然后双手合十嘴里嘟囔着什么祖师爷保佑,要请马谦吃饭什么的。

黄眷也下意识的掏出小斧头,挂在了脖子上。

程仁见状,有些尴尬的对庄明说道:“没想到小马的东西还有这种用处啊,哈哈,我这次出门忘带了,小庄你那还有多余的吗,给我一个。”

“咳咳!小庄,我也忘带了,也给我一个。”谢老头也忙出声道。

庄明心中腹诽,什么忘带,明明就是不相信马谦给的压胜之物,自己和黄眷当时可是亲眼见识过马谦明明后背上趴着“狈鬼”,但却一点没受到蛊惑的,所以对他的祖传压胜术深信不疑。至于潘小鹏,只要是有关神秘学的东西,别人说什么他都信。

还好临走前为了以防万一,找马谦多要了几个。

庄明打开行李箱,又找出四个小斧头,分给自己、程仁和谢老头一人一个,然后又来到了格瑞丝身边。

“格瑞丝组长,这个给你吧,带上以防万一,起码对付那些邪祟的东西,现在看来还是有一定效果的。”

听了庄明的话,格瑞丝并没有身手接过小斧头,而是低着头小声说了一句:“谢谢。”

“啊?这有什么好谢的?我们都是同事,你就拿着吧,这个不是什么值钱的东西,你以后要是有需要,可以直接过来找我,或者你直接去九组特情科找马谦,提我的名字就行,我和他是好兄弟。”庄明无所谓的说着。

此时潘小鹏也插话道:“提我名字也好使,我和马谦也是好兄弟。”

“我说谢谢你救了我!”格瑞丝没好气的接过庄明递来的小斧头,还给庄明和潘小鹏一个大大的白眼。

而他们口中提到的马谦,此时并没有睡觉,而是在南方粤省的一座山上抓着毒贩。

庄明临出发前去找马谦多要几个压胜之物防身,而马谦却是由于前一天接到要去南方培训的任务,早上要赶飞机,这才从衣兜里掏出他多余的四个小斧头给了庄明,不然以马谦的性子,肯定是要给庄明几十个的。

对于有人相信他的压胜之物和表扬他的小纸人,马谦是十分欣喜的,这给了他一种被认同的感觉,所以一般有人找他要个压胜之物防身,都是一给一大把,生怕别人不够用。

特情科是为了对付乡组织成立的,是针对人而成立的部门,所以需要他们对付的主要也是人。可是成立至今,特情科还没有出过一次任务,也没有乡组织的一点头绪。

因此上级决定,让南北两个办事处联合组织一次培训,地点就定在南方办事处的所在地——魔都,而培训的内容就是针对一些毒贩、杀人犯,或者什么没有侦破的重大案件给予警方一些帮助。

特情科的人并非都是像马谦一样有一些绝技傍身的,头脑好、身手好、分析能力好,也可能会被选进去,不过大部分的人都是缉仙局的老人,是从别的组抽掉过去的。

马谦被选进去的理由也并不是因为他的压胜术,而是因为他是唯一一个与乡组织的人接触过,并活下来的外围人员。很多人对于马谦进入缉仙局是表示不服气的,毕竟马谦还不到二十岁,文化程度只是初中毕业,关键是没人见识过他那所谓的压胜之术。

要不是庄明亲眼看见“狈鬼”不能蛊惑马谦是因为压胜之物的原因,估计也会像程仁和谢老头一样,把那个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桃木斧头放在办公桌抽屉里的。

所以一向嘴笨的马谦,想要借着这次机会来证明自己,顺便给他祖传的压胜之术正名,如果有机会,更是想把其发扬光大,收几个徒弟。

他在去魔都之前,早就剪好了一堆的小纸人,不同于上次庄明见到的那样粗糙,这次马谦剪的很仔细很工整,为的就是在同事面前展示的时候,能够在纸人的外观上使他的压胜术提高些档次。

然而当马谦一行人刚到魔都,还没来得及放下行礼,就又被派到了粤省,说是那边可能有一伙毒贩隐藏在山中,可以让他们练练手。

南方办事处的特情科同事,是比马谦他们早一天到的粤省。

根据警方给的情报,这伙毒贩应该一共有七个人,全部来自菲国,他们平均每年都要来国内一次,一次最多不超过十天,行事非常小心谨慎,粤省警方足足调查了他们三年多,这才顺藤摸瓜,查到他们在国内的据点是在一座深山里,可还没等到联合行动开始,却被轻敌的南方办事处打草惊蛇了。

由于缉仙局的南北方办事处一直就互相不对付,暗自较着劲。所以马谦他们到地方的时候,南方办事处的人已经单独尝试过一次,硬闯毒贩所在的那座山头,但却失败了。

不过也不能说全无收获,起码让所有人都知道了,那帮毒贩不是普通人,而是掌握着某种邪术的武装集团。

众人一时间犯了难,因为这座山上不知道什么时候被人布下了阵或者施了法,让人一进去就会被一种大雾包围,根本辨不清方向,一直在同一块区域徘徊,之前进山的人因为不清楚里面的情况,还造成了两名同事中枪。

还好毒贩的枪法不是很准,没有打中要害,受伤的同事没什么生命危险。

这座山很大,尽管警方已经派人把守住了进出山的要道,可保不齐这帮毒贩会从一些人迹罕至还未被发现的小路溜走。

所以抓住这些毒贩,一定要快。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