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冕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日冕文学 > 吴亦凡宙斯 > 篇一 鬼压床

篇一 鬼压床


  红色塑胶跑道上,我奋力地向前奔跑着,渐渐我感到脚步越来越沉重。

  心脏激烈地跳动着,“扑通扑通......”的声音如雷鸣般异常清晰地传入我耳中,我可以感觉到血液凶猛地注入我的心脏当中,就像海浪凶猛地拍打着礁石。

  我开始感到呼吸困难,胸腔中的空气一丝丝被抽空,一阵血腥味缓缓从胸口升上喉咙,然后漫溢到鼻腔中,铁锈般的味道瞬间占据了我的口腔。

  我看向眼前的终点,在心中为自己加油打气“再坚持一下,终点就在前面!”

  要想拿奖学金,就必须得到优秀的体育成绩。长跑分数占比是最大的,所以我必须拿下这个项目!

  就这样我奋力地向前奔跑着,眼见终点就在前方距离5米的地方,我突然感到脚步异常的沉重,大腿犹如被千斤重的锁链锁住。

  我拼了命的想向前迈步,可我的腿却驻足在原地一动不动,我抬头看了眼终点计时器,时间依旧在一分一秒的流逝着,我焦急着用尽全身的力气想迈动双腿,可我无论我用多大的力气,它......还是纹丝不动。

  一种无法掌控自己身体的恐惧感慢慢涌上心头。

  我想起植物人,你的大脑是正常的运作的,你能听到外界的声音,感受到外界的冷暖更替,但是你无法操控自己的身体。

  就像灵魂被禁锢在一个狭小的罐子里,你挣扎着想离开这里。

  但是你被紧紧的密封着,除了呼吸无法动弹身上的任何一个地方!

  我打算大声求救,但是无论我怎么在心中嘶喊,也发不出任何一个音调。

  于是我绝望看着一个又一个的同学从我身后超越,跑进终点。

  一分钟,两分钟.....十分钟过去了。

  我就这样一动不动的以跑步的姿势停驻在终点线面前,看着前面记录完成绩离场的同学们,看着体育老师又开始了下一轮的长跑。

  新一轮的长跑开始,他们站到起跑线上,等待着开跑的指令。

  “碰——!”的一声枪响,他们开始奔跑起来,然后我感到有沉重的呼吸声从我背后传来,我转过头寻求他的帮助,但我依旧做不到,眼见一个又一个的同学再次超越我,我内心异常焦急。

  就在我打算放弃时,忽然我的身体向下倒去,一个同学在路过我的时候撞到了我!

  我看着眼前越来越近的地面,拼命的想伸手扶地,但是我依旧没有任何动作。

  想到自己还带着眼镜的脸即将跟大地来个亲密的接触,就止不住的害怕。

  仿佛可以想象到眼镜撞上地面,碎裂开来,玻璃碎边就这样扎进脸中甚至眼睛中。

  我已经可以到预见自己在后半的残疾人生中,凄凉地度过,独孤的死去......

  可预想中的疼痛并没有传来!

  我甚至发现自己正面朝上的躺在自己的被窝里,刚才竟然是在做梦!

  “七点半了,要迟到了!”

  室友的声音忽然从旁边传来,已经七点半了!

  我明明记得闹了七点钟的闹钟,难道手机坏掉了,就在我打算伸手拿手机时,我发现我的手竟然动不了!

  手机就放在距离我头10cm的枕边,我费力的挣扎着扭头,却感觉头像生长在枕头上,无论我用多大的力气扭动脖子,还是一动不动......

  “西西,你怎么还不起来?”室友的声音从床下传来,我想告诉她我动不了,但是我依旧发不出任何声音。

  “你醒了吗?”

  醒了,我动不了!

  卫生间开始传来洗漱的声音,我等待着室友发现我的不对劲,然后把我送去医院。

  才几分钟过去,我却感到时间过得非常慢且长,终于卫生间的声音停了下来。

  “西西,西西,西西?”听着室友的叫唤,我焦急的用内心呐喊着:直接拉开我的窗帘爬上来看吧!拜托!

  “她是不是起不来了?”另一个室友回答道。

  “不知道啊,我都吼了好几遍了!”

  “我觉得是昨天跑完长跑太累了吧,她跑得那么快!”

  “应该是吧,不然帮她请个假好了。”

  “可以啊,那我们快走吧,要迟到了。”

  什么,别走,求你们别走啊,我醒过来了,但是我动不了!

  听着室友慢慢的旋门而出,随后“咔嚓”的锁门声响起,我的心一下沉到了谷底,宛如坠入无尽的黑暗中,无助绝望的感觉慢慢席卷全身。

  这很有可能是中风!

  想起有个亲戚因为中风,没有得到最及时的抢救,虽然当时人活了下来,但是抢救过来的他,从此口眼歪斜,手脚不能自控......

  等到室友下课回来时我会是一具冰冷的尸体还是错过黄金抢救时间,从此也变得口眼歪斜,想到我可能下半辈子要流着口水活着,还不如死亡呢!

  “叮叮叮——!”忽然手机开始响起,我还有活下去希望!

  只要稍微动动手就可以接到电话了,于是我开始将所有力量和精神集中在手上,慢慢地我感觉到我的手指可以活动了。

  我费力的想抬起手臂,仿佛过了一个世纪,我的手臂终于抬到了手机上,忽然手机铃声戛然而止。

  我费力的控制着手机企图打120求救,但是渐渐地我的大脑感到异常的疲惫,这已经超出我日常的负荷能力。

  我开始觉得恍惚,大脑神经也开始变得模糊,我感觉到自己缓慢的闭上了双眼,手就那样搭在手机上。

  我想用力的睁开双眼但是眼皮就像被强力胶水粘上住一样,无法睁开。

  顿时我的大脑沉入了黑暗中,无法思考......

  就在我感到思想若即若离时,忽然一个重物压到我身上,我想睁开眼睛看看是什么东西,但是我依旧做不到。

  我感到有什么东西......在我身上爬行,开始它踩在我的腿上,缓缓向上移动,然后爬上我的肚子,我清楚地感觉到是手!而且是四只手指异常细的手!

  为什么确定是手?

  因为我感到它的四指顺着我的皮肤向上抚摸着,偶尔指甲轻轻的划到我的皮肤,我感到止不住的颤栗,它好像指甲尖利的随时可以将我开膛破肚!

  就在它的手即将上移到我心脏位置时,它突然停了下来,然后我感觉到一股气息从我脸上方喷出,一下一下,我吓得憋住了呼吸。

  它好像在试探我是不是活着!

  它呼出的气离我越来越近,我甚至开始感觉到它的头至距离我的脸几毫米,突然我感到脸上一阵黏腻,好像是舌头!

  我的头皮开始发麻,一种恶心蔓延到我全身。

  但是我不敢动,因为只有我一动,他一定会一口要到我的脑袋,随即将我开肠破肚!

  见我一动不动,它似乎开始对我失去了兴趣,浓重的气息消失在我上方,身上的重量也消失了,我不确定它是否离去,也不清楚我现在能否掌控自己的身体,于是我决定等待十分钟后试试睁开。

  十分钟很快就过去了。

  期间我没有感觉到那个东西存在,于是我开始将全身力量和精神用力集中在眼睛上,本以为需要耗费一段时间才能睁开双眼,没想到我竟然一下子睁开了双眼!

  我好像可以动了!

  可就在我对自己掌握回身体主控权而欣悦时,我发现一张诡异的脸出现在我眼前一动不动!

  它就这样悄无声息的静静的等待着猎物自投罗网!

  与其说它脸诡异,不如直接将它形容成肉团更合适。

  眼前的“脸”上除嘴以外没有其他的五官,就像一张肉色的平面漏了一个洞,而那个洞里伸出一条细长舌头和两排如同锯子形状的牙齿。

  它应该在双手快触碰到我胸口的时候,就发现我的心跳了!

  我看着他慢慢张开嘴,裂开到整个头一样,口水慢慢的低落到我脸上,我身边唯一的武器只有一只苹果手机了,曾被我摔过无数次还依旧坚挺,我相信足够给这个怪物一个冲击,让我有间隙逃脱。

  我打算伸手拿手机,结果发现......我......根本动不了!

  与什么能比在遇到怪物时,以为自己有还有一线生机,规划好一切逃跑计策后,却发现自己动都不能动时更绝望!?

  眼见它獠牙离我越来越近,一股腥臭味扑鼻而来,可我却连闭上眼睛都做不到!

  我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它咬上我的头!

  然后“嘎吱嘎吱”的撕咬声从我耳边响起,让我感到毛骨悚然。

  “嘎吱嘎吱嘎吱嘎吱......”声音越来越响,比起疼痛,我竟然觉得声音更加刺耳!

  终于在我感觉脑袋快要被声音烦到爆炸时,我伸出手用力的拍向了怪物,我竟然能动了!

  突然一阵尖锐的疼痛从我指尖传来,我猛然睁开眼睛,发现自己的手打到了床杆上,我的手机在我身边疯狂的叫着,上面显示七点的闹钟。

  我摸了摸自己的脸,发现完好无损,根本就没有怪物,我也能动力了而且现在才七点。

  “好困啊!”室友的慵懒的声音从旁边传来。

  “累死了,等下还要体测好烦啊!”

  “体测?”我惊讶的问道

  “对啊,一大早的测长跑,我真怕心脏衰竭猝死在操场。”

  “我估计你死不了,旁边有救护车,哈哈哈”

  我惊恐的听着室友的对话幽幽的说道“我要是跑着跑着突然不动了,你们记得把我抬上救护车!”

  “哈?”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