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冕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日冕文学 > 吴亦凡宙斯 > 篇六 隔壁房间的声音

篇六 隔壁房间的声音


  我在房间中酣睡,突然隔壁一阵吵闹声音将我从梦中叫醒。

  在黑暗中我听到隔壁房间传来一阵移动家具的声音,柜子与地板摩擦发出尖锐的声音,这种声音让我感到神经紧绷,难以入睡。

  我安静的在黑暗中等待声音的停止,但是过了很久,它都持续响着。

  于是我不耐烦的打开床头灯,在看到台钟显示时间为凌晨三点时,感到非常崩溃。

  究竟是哪种人会在这个点打扫或者搬动家具呢?

  人仿佛与生俱来就讨厌这种尖锐的声音。

  有些人说是因为我们的祖先是猿猴,在开口说话前都是以尖锐的叫声来传达危险讯息的,千万年后的我们在面对这种声音时,会条件反射的感到不舒服。

  而医学的说法则是因为尖锐声产生了高频震动,从而使耳膜震动的太快产生痛感,或者脑神经无法接受这种频率。

  无论出于哪种原因,我只知道自己的脑袋就快要被这种尖锐的声音折磨到爆炸。于是我用力的敲了敲墙面,企图提醒隔壁的人,但是声音只是停顿了一下然后继续......

  于是我披上外套,打开房门,敲响了对面房间的门,但是在外面等了良久也不见人开门。

  看着眼前有些掉漆的铁栅门,上面堆积着厚厚的一层灰,墙角还结着一个大大的蜘蛛网,上面正有一只的虫子挣扎着振动翅膀,要不是房间里发出声音我都怀疑隔壁没人住。

  我嫌弃的看着眼前的一切,要不是学校规定暑假要进行社会实践,而公司离家又远,我也不会选择租到这个破旧的单元楼里,果然价格便宜的代价就是一个奇葩的邻居和睡不安稳的觉。

  等了的大概十几分钟,我生气的回到房间换好衣服,打算直接出门准备上班。等我下班回到家中,发现那种声音已经消失不见了。

  晚上我安稳的睡下,睡梦中我再次听到“滋啦,滋啦”的声音,打开灯依旧是凌晨三点!

  我终于忍无可忍的跑到对门开始疯狂的敲起门,就在我准备好长期敲门的心理准备时,门突然“吱呀”的开了。

  从里面探出一个小女孩子的脑袋,她抬起头,眼中的黑眼圈异常得明显。

  我在脑中设想过许多隔壁房间的人的模样,精瘦的妇女、胖胖的死宅男、戴眼镜的理工男、搞研究的科学怪人......

  但怎么也想不到开门的竟然会是个小女孩!

  而且她看起来不过六七岁的样子,瘦瘦小小的身体让我收回将要骂出口的话,于是我慢慢蹲下身子,尽量以平和的语气问道:“小妹妹,你家里怎么干什么呀?大晚上的怎么还不睡呀?”

  小女孩小声的回答:“我爸爸妈妈上夜班,我在家看电视等他们回来。”

  我皱了皱眉,父母都上夜班只剩一个孩子在家也太不安全了吧!万一发生煤气泄漏、火灾或者其他什么的事故还得了!

  我:“那他们几点钟回来啊?”

  小女孩歪了歪头回答道:“我也不知道,可能要到早上吧。”

  我:“那你家里就没有其他大人了吗?”

  小女孩点了点:“家里只有我一个人,爸爸妈妈都是在我睡着后离开的,可是我现在睡不着了。”

  看着小女孩一副迷迷糊糊的样子我不忍心的问道:“你是不是一个人睡不着呀?

  小女孩点了点头:“我一个人害怕,所以我打算看电视等他们回来!”

  现在的父母也太不负责任了,赚钱本来就是为了更好的生活,但是现在竟然让一个那么小的孩子单独留在家里,未免太放心了吧!

  但是这样下去也不是办法,那么小的一个孩子就开始熬夜,一定会影响生长发育。我就觉得自己在小的时候父母就不太注重我的生长发育,导致长大后不像其他女孩子那样水灵白皙。一想到小女孩长大后可能会跟我现在一样抱怨甚至哀怨父母就觉得心疼,于是我打算打电话给她的父母。

  我:“你知道爸爸妈妈的电话吗,姐姐帮你打个电话给他们吧。没准他们就会来陪你睡觉了!”

  只见小女孩慢慢低下头思索了一番,然后摇了摇头。

  我:“那你家里有没有爸爸妈妈的联系方式什么的?”

  小女孩:“我不知道。”

  看着眼前懵懂无知的小女孩,我愈加感到气愤,究竟什么样的父母才会把一个那么小的孩子单独留在家里,还不留下些应急措施!

  我压制住心中的怒火,问道:“那不然你让姐姐进去看看,没准能找到你爸爸妈妈的联系方式”

  小女孩抬起头迷茫的看着我,眼中有些挣扎,似乎在思考些什么。

  我:“姐姐不是坏人,而且你家门口有摄像头呢,坏人怎么敢明目张胆的站在摄像头下呢。”我指了指身后的房间,继续说道:“你看,姐姐就住你家对面。”

  小女孩抬头看了摄像头和我身后的房子,又看了看我,然后慢慢的点了点头,示意我进去。

  走进房内,我感到一阵湿气扑面而来,房间内有一条从厕所拖向卧室的水渍。

  我:“你家厕所在漏水吗?”

  小女孩摇了摇头道:“没有漏水”

  我指着地上的水渍问:“那这边怎么这么多水啊?”

  小女孩:“我刚才玩了会儿水,地面就那么湿了。”

  我点了点头开始在桌面上寻找类似名片、电话本,但是在客厅找了一圈也没发现任何有记录联系方式的本子或者纸条。

  我询问小女孩是否能进她父母的卧室,小女孩表示可以,走进卧室我感到脚下的地面堆积了一些灰尘,而床头柜上放着一个座机,我走过去打算通过翻找座机上的上一个通话号码,拨打过去询问小女孩父母的手机号码。

  但是我打开座机,发现这个座机已经坏了,看起来也很久没用了。自从智能手机开始流行后,很多人家中都很少用座机了,我家也是电话坏了好几年,也不见父母维修。

  我走出卧室,打算进小女孩的房间找找看,但是小女孩却站在自己卧室的门口,表示不让我进去。无论我用怎样温柔的语气劝她,她都不让,于是我只好放弃进她的房间了。

  一个小时后,我打着哈欠,擦了擦眼眶中生理泪水,觉得非常疲倦,而小女孩则安静的坐在沙发上一语不发。这样等下去也不是办法,我叹了口气问道:“要不姐姐哄你睡觉好吗?”

  小女孩摇了摇头,表示不想进自己的房间一个人睡觉。

  我:“这样吧,我陪你睡在你爸妈的房间好吗?”

  终于她点了点头,我抱起她将她放到床上,然后半躺进被窝里,轻轻的唱起了儿歌,慢慢的她闭上了双眼,睡着了。看着她安逸的睡容,我突然想起自己的房门好像还没有关,于是匆匆出了赶去关了房门。

  一转身,发现小女孩就站在我身后,一言不发的看着我!

  我被她吓了一跳问道:“你怎么出来了?”

  小女孩:“我想上厕所,但是看到姐姐你不见了,有点害怕就跑出来了。”

  我松了一口气,这个时间点不管看到什么都觉得怪可怕的。随后我带她去了厕所,再哄她睡觉,凌晨折腾了将近两个小时,再加上前一晚也睡眠不足,慢慢地我感觉到身体非常沉重,然后意识开始模糊,睡了过去。

  等我再次醒来时,是被手机铃声吵醒的。来电显示是公司,我立马接起电话,上司的声音立即传来:“九点了,你怎么还没来上班,生病了吗?”

  九点了!我立马回答:“我睡过头了,马上到!”

  上司:“那你快点来公司!”

  我挂下电话,起身发现小女孩以及不在身边了,周围也不见其他人,难道她父母一大早过来把她送去学校了吗?但是怎么也不叫醒我?毕竟看到一个陌生人和自己女儿躺在自己的床上不管怎样都会觉得奇怪的吧。

  我立即从床上起来,以最快的速度跑到自己家中换完衣服就匆忙的去上班了。

  好在来到公司后,上司也没有怪罪我,只是表示下周一不要再迟到了。我整理了自己的凌乱的头发,坐到座位上,想着今天下班要过去拜访一下隔壁邻居。

  下班后,我第一时间来到隔壁门口,敲了敲门,良久都却没有人回应。正纳闷呢,我看到一个住在我楼上的大爷走了下来。

  他看到我等在门口:“小姑娘你来租房的吗?”

  我笑了笑道:“不是的,大爷,我上个礼拜就住到你家楼下了。那个时候还跟您打过招呼呢,您怕是忘了吧。”

  大爷眯起眼睛看了看我,拍了拍脑袋:“哦呦,人老了机眼神也不好使了。”

  我:“大爷,你知道这家人什么时候在家的吗?”

  大爷笑着回答我:“我的眼睛是花了点,但是记性还是很好的,这里已经一年多没人住了。”

  一年多没人住了?

  我:“不可能啊,我这几天还听到里面有动静呢,昨天还有个小女孩给我开门呢!”

  大爷诧异的摸了摸头:“难道是我记错了,我记得这里已经一年多没人住了,你看看这门都积灰了,还有这门口还结着蜘蛛网呢。”

  我:“会不会是他们不爱打扫啊?”

  大爷:“也有可能,要不然你跟我一起去楼上问问看我家老婆子,她记性可好了!”

  我点了点头跟着大爷来到了他家。

  大爷:“老婆子,我家楼下对门的那间房是不是一年多没人住了啊?”

  婆婆从厨房走了出来道:“那家啊,自从发生了那件事情,都两年没人住了!”

  我:“发生了什么事?”

  婆婆:“具体我也不清楚,我只知道那家人总是夜出日归的,他家还有一个六岁的孩子呢,后来一天凌晨他们家发出了很大的声响,也不知道究竟是什么声音,第二天就看到一辆救护车急急忙忙赶到楼下,再然后他们一家人就搬出去了。”

  我:“救护车是来干什么的呀?”

  婆婆:“这我也不清楚了,只知道第二天他们就不见了。”

  我:“有没有可能最近他们又搬回来了呀?”

  婆婆:“难说啊,你看到隔壁有人了吗?”

  我点了点头,将昨天晚上的事情告诉了婆婆,婆婆说:“哎,那个小姑娘也挺惨的,大半夜的一个人在家多不安全啊!”

  我:“是啊,不知道今天能不能碰到她的父母,婆婆要是你们白天看到了也跟他们说说呗,一个小姑娘一个人睡多不安全啊!不然我把我的电话留给你们,到时候你可以交给他们”

  婆婆点了点头,接过我的小便条道:“姑娘啊,你人可真好啊,一年前也有个跟你差不多大小的姑娘住过你现在的房间呢。”

  我回了个甜甜的笑容,继续问道:“那个姑娘为什么搬走了呀?”

  婆婆走到门口,环顾了四周,在确定外面没人后关上门,小声的说道:“她在附近上班,一天晚上她回来的太晚了在路上被几个男的......第二天人就没了。”

  婆婆顿了顿,叹了口气继续道:“那天晚上正好我等我儿子从机场回家呢,都将近12点了吧,看到她回来了,我还问她怎么回来的那么晚,她当时还笑着回答我说在加班呢,谁知道第二天早上我就听到救护车的声音了。”

  我皱着眉听完这个姑娘的不不幸遭遇,在心中替她惋惜,如花一样的年纪却遭遇到这种事情,换作是我我也受不了。

  婆婆:“对了,小姑娘,你也得注意安全,我看你人也长得水灵,穿衣风格跟那个小姑娘也挺像的,虽然发生那件事以后附近的安保工作加强了,但是不怕一万就怕万一啊!”

  大爷:“老婆子你就别吓小姑娘了,现在路边都是实时监控的,保安巡警也多着呢!”

  我笑着点了点头,表示会注意安全的。

  ......

  回到房间,晚上我都没有听到隔壁传来任何声音,兴许小女孩的父母在看到我早上睡在她家后,意识到把孩子一个人留在家不安全了。

  于是我打算上床睡觉,就在我进入梦乡后,一阵尖锐的“滋啦”声又开始响起,我烦躁的从床上坐起身,打开灯发现台钟显示时间又是是电脑呢,我走到隔壁门发现门竟然开着!

  我站在门口叫唤了几声,却没有人回应,于是我走进门,发现房间里没开灯,于是我打开灯,发现地面上有一条水渍,跟昨天一样又是从厕所拖卧室。

  我立马走到厕所,发现厕所的水龙头紧关着,然后我跟着一路走到小女孩卧室的门口,卧室的门紧闭着,一阵阵尖锐“滋啦,滋啦”声从房间中传来,我站在门口叫了几声,却不见小女孩回答,但是声音依旧不断的从里面传来。

  我思考再三,打算打开门看看,我旋开卧室门,眼前的场景吓得我直接瘫坐到在地上。

  只见房间中,一个水桶打翻在地,地板上湿漉漉的,一个巨大的电视柜和电视翻到在地上,而小女孩的身体被压在电视柜下!

  而她头被电视机覆盖着,全身上下只剩一只手露在外面,而一阵阵尖锐的“滋啦”声就是从她手中发出的,她手指正用力的划拉着地板,不知道是为了从巨物下爬出还是企图弄出声响引起别人的注意力。

  她的指甲早已血肉模糊,但是她依旧用力的划拉着,持续的发出着尖锐的声音,我惊慌的站起身来,打算搬动电视机,但是电视机太沉重了我无法移动分毫。

  于是我开始大声呼救了几声,并打开手机拨打120,就在手机即将接通时,我感到衣角一紧,我低头看向衣角,发现小女孩竟然站在我身旁,手紧紧拽着我的衣角!

  我诧异的看着拉着我的小女孩,转过身发现重物下的小女孩依旧躺在血泊中,手指奋力的划拉着地板,而且血液顺着地板慢慢的流到了我的脚边。

  难道是另一个孩子被压在电视机下了,我一把抱住小女孩将她带出卧室,并嘱咐她去喊些人来帮忙。

  但是小女孩却站在原地一动不动,我以为她吓坏了,于是故作镇定的摸了摸她的头道:“会没事的,别怕啊!”

  小女孩眨了眨眼睛道:“姐姐,你可以像昨天那样哄我睡觉吗,我一个人害怕。”

  我:“姐姐等下哄你睡觉,我们先把你的朋友救出来好吗?”

  小女孩摇了摇头:“这里只有我一个人,没有其他小朋友。”

  我指向身后的电视柜道:“那里压着不是你的朋友吗?”

  小女孩:“不是,因为那里被压着的就是我啊。”

  我惊恐的看着站在我面前一脸从容的说着自己被压在中午地下的小女孩,吓得不知道该说什么。

  小女孩仿佛没注意到我害怕的表情,拉起我的手道:“姐姐,我好害怕啊,爸爸妈妈都不回来,我被电视压的好疼好疼,我想叫人来帮我,但是我发不出声音,全身上下只有手可以动,所以我就一直挖地板,但是过了好久都没人理我,后来我觉得好累,就睡着了。等我醒过来的时候,还是没人来理我,所以我就一直用手挖地板,直到昨天你哄我睡觉。”

  听着小女孩的阐述,我感到全身的鸡皮疙瘩都起来了,我仿佛可以想到那个画面。

  一个小女孩半夜醒来发现父母不在身边,一个人不敢睡觉,于是在厕所玩水,后来干脆打了一桶水到房间玩。

  但是因为水撒了一地,一个不注意踩到水上,撞到了柜子,眼见一个硕大的柜子和电视机迎面砸来,多也躲不过,于是就被压倒在地面。

  剧烈的疼痛席卷而来,她痛极了,想要开口呼唤爸爸妈妈,但是她的头被电视剧压坏了,发不出任何声音,只剩下一只手在外面,于是她用尽全力挣扎着,但是没有任何人注意到她,时间一分一秒过去了,小女孩的生命就这样慢慢的流逝。

  但是她没有意识到自己已经死了,只是一遍遍的重复着手的动作,希望爸爸妈妈能发现她。

  我震惊的说不出一句话,也不知道面对这种情况该怎么办。

  小女孩:“姐姐,你可以哄我睡觉嘛”

  看着眼前黑眼圈异常重的小女孩,我于心不忍的点了点头,将她抱到她父母的卧室和昨天晚上那样哄她睡觉。

  如果她的父母能够及时发现,小女孩也不至于被电视机和柜子压那么久,最后孤独的抱着希望死去;如果她的父母能够多关心些孩子的安全问题,也不至于发生这种惨剧,如果......太多如果了,但是发生的时间还是发生了。

  我在心中想着无数中挽回的方法,但是却感到深深的无力感,我无法改变别人的想法,就像时间无法重来一样。渐渐地我感到一阵疲倦向我袭来,我的意识开始飘远,恍惚中我感到有人在我耳边呼唤。

  “姑娘,姑娘!”

  我睁开眼睛,看到眼前正站在一对中年夫妇,我疑惑的看着他们,一时反应不过来自己在哪儿。

  突然一个娇小的身影冲出来抱住我:“姐姐,谢谢你昨天哄我睡觉!”

  我低下头看到小女孩正抱着我,甜甜的笑着。

  然后女人开口:“姑娘真是谢谢你昨天陪我家孩子睡觉。”

  我:“额,现在几点?”

  女人:“七点半,我们刚下班回来。”

  我立马意识到昨天看到的小女孩被电视压着的场景竟然是在做梦吗?!想起昨天的梦境我就感到后怕,于是我赶紧嘱咐他们:“叔叔阿姨,晚上让小孩子一个人在家真的太危险了,万一被重物压着了,着火了,煤气泄漏了,有坏人啊什么的,可怎么办!”

  阿姨笑着点了点头:“我们也担心这些,所以叫了乡下的父母过来,照顾孩子,昨天真的是麻烦你了!”

  我重重的松了一口气,幸好昨天只是做梦,如果是真的实在太恐怖了!

  然后我告别了他们,回到了自己的房间,打算收拾收拾上班。

  结束一天疲惫的工作后,我慢悠悠的走在马路上,走到小胡同中,发现路灯竟然坏了,胡同中异常的黑,我打开手机上的手电筒,忽然一只黑猫从我脚边蹿过,快速的跳到旁边的垃圾桶上,垃圾桶的盖子滑下来掉到地上在胡同中发出刺耳的声音。

  晚上在胡同里遇到黑猫总有种不好的预感,想到昨天婆婆跟我讲的那个女孩的事情,我总觉得身后有人跟着,我转过头发现并没有,于是稍微松了一口气,一边加快脚步向单元楼走去。

  突然我发现胡同转角处蹲着一个男人在抽烟,我停下了脚步,然后打算尽量靠向墙边快速地通过,就在我经过他时,他突然站了起来挡住了我的去路!

  我急忙往后推了一步,与他拉开距离。

  我:“有什么事吗?”

  男人扔掉手中的香烟道:“小姐,能借点钱给我吗?”

  我警惕的看着眼前的男人,拿出钱包向他晃了晃,用力的往他身后扔去,然后立马转身往反方向跑去,在一阵狂跑后,我安全的跑到了大马路上。我蹲在马路旁,大口大口的喘气,刚才真的太危险了!

  在呼吸平静下来后,我打算直接到附近的警察局报警,并让警察送我回去。

  走了大约十分钟,我来到了警局,向警察交代了刚才发生的一切,最后在警察的护送下回到了家,在到达胡同时我仍然心有余悸,尤其路过在拐角处,我仿佛能够直接感受到自己如何被迷倒最后失去意识......

  回到家后我快速的冲了个澡,想了想最近发生的一切,考虑着是不是应该搬回家住,一个人实在不安全,然后我就迷迷糊糊的睡着了。

  半夜三点那种指甲划过地板的尖锐声音再次响了起来,这次的声音比前两次更加清晰,让我头皮发麻。

  我安静的躺在床上,企图催眠自己,但是越是想入睡,我的大脑就越清晰。

  终于我按耐不住的从床上爬起来,敲响了隔壁的门,与以往不同的是,隔壁马上有人来开了门,开门的是一个老奶奶,她披着一件外套和和蔼的问道:“姑娘怎么了?”

  我:“奶奶,你们房间有没有传出什么声音啊?”

  奶奶诧异地看了我一眼道:“这大半夜的我们都睡下了,没有听到什么声音啊。”

  不对啊,这声音分明就是从我隔壁的房间里传出来的啊,我床头隔壁房间就是他们的房间了。

  见我思考着什么,奶奶开口道:“姑娘,你是不是在梦里听到什么声音了啊?你听听现在也没什么声音啊!”

  我安静的听了会儿,发现的确没什么声音,于是我跟奶奶道了歉,回到自己的房间,关了灯躺下。

  但是不一会儿,尖锐的声音又响了起来,我烦躁的拉起被子盖到住脑袋,想要隔绝这个声音,但是声音还是无比清晰的传到我的耳中,让我感到浑身不舒服。

  我扯掉被子,仔细的听着声音的来源,发现这声音就是从隔壁传来的。

  我突然想到,在我房间的隔壁还有自己的厕所呢!我怎么把厕所给忘了!

  于是我打开灯,往厕所走去,在厕所门外我听到里面传来指甲挠墙的声音,一下一下越来越急促,然后开始变得缓慢......

  我打开厕所,发现一个浑身湿漉漉,没有穿衣服的女人正以一种扭曲的姿势躺在地上!

  洗手台压在她的头上,猩红的血液和着其他液体洒满整个厕所。

  眼前血腥的场景和“滋啦,滋啦”尖锐的声音刺激着我的神经。

  我愣了很久,再回神时发现自己已经搬开了压在她头上的洗手台,只见她的脸已经面目全非了,但是她的指甲仍旧用力的抠着墙。

  我拨打了120,然后穿着拖鞋跑到路上等待救护车的到来。

  不一会儿救护车就来了,我看着她被一群人抬到救护车上,然后看着救护车离开,我一下子瘫倒在地上。

  那个女人究竟是谁?

  她为什么会出现在我家?

  她跟我前几天听到的声音有关联吗?

  我思考着这些问题,来到了门卫室,打算调我们楼层的监控,我看了在我出门后到回到家的前几个小时,监控里并没有出现任何身影,于是我看了后面的几个小时。

  大概凌晨3:40时,我看到隔壁房的老奶奶开了门,一个人站在门前对着空气说了些话,然后关了门。

  门卫:“你邻居有梦游症啊?”

  我摇了摇头,快速离开了门卫室,跑向自己的房间,坐到床上。

  奶奶没有梦游症,那个点在监控里和她对话的人应该是我,可是我的身影竟然没有出现监控里!

  难道我已经死了吗?

  我迷茫的坐在床上,不敢相信自己的推断,突然我感到浑身上下散发出一阵湿气,我感到自己的身体开始不受控制,一个个片段闪入我的脑海中。

  我想起来了,那天晚上我加完班回家,在胡同里遇到了那个抢钱的男人。

  当时我把钱包扔向远方,自己跑出了胡同,也来到了警察局门口,可不等我推门进入警察局,那个男人就从我身后出现了,他用手帕蒙住了我的口鼻,我费力的挣扎着,但是很快我就感到全身的力气都被抽光,然后我就眼睁睁的看着警察局的大门,失去了意识。

  等我再度醒来的时候,我发现自己躺在冰冷的胡同里,周围黑的可怕,我绝望的站起身,拖着无力的身体回到了家,在门口还遇到了住在楼上的婆婆,她询问了我为什么晚归。

  我用力的扯出一个微笑,什么都没说。

  回到房间后,我打开冰箱开始喝酒,高浓度的酒精开始麻痹我的感觉,我突然冲到厕所疯狂的吐了起来,然后我打开水龙头开始冲澡。

  不知道洗了多久,我感到非常的晕,就在我光着脚走到洗手台时,脚下一滑,我一头撞上了洗手台,然后倒在地上,看着洗手台向我脸上砸来......

  可能是酒精的作用,我没有感觉到太大的疼痛,但是我的眼前一片黑暗,除了手能够动作外,其他都动不了,慢慢的我感觉到身体变冷,我突然想到了父母,于是我费力的开始用手指抓着墙面,希望有人能注意到我。

  过了很久,都没有人发现我,然后我的意识开始模糊,不知道过了多久,恍惚间,我听到隔壁房子传来了一些动静,于是我又开始挠墙......

  我也不知道后来自己是怎么离开厕所的,后来我开始重复上班下班的日子,慢慢的我忘掉了发生过的一切,但是发生过的事情怎么可能就此不存在了,于是每当凌晨三点我会回到厕所开始挠墙等待别人发现自己。

  可能是因为不想承认自己发生过悲惨的事情,我为自己编造了一个谎言,我将自己惨状的死法套给了隔壁搬进来的小女孩,这个谎言太真实了,真实的让我误以为自己还活着......

  人类真的是一个喜欢自欺欺人的物种啊......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