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冕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日冕文学 > 吴亦凡宙斯 > 篇十一 转世“神仙”

篇十一 转世“神仙”


  正所谓是活人在阳间,死人在阴间,阳间一个世界,阴间一个世界。

  天地万物皆有灵,凡万物身死后,其魂均归至阴间。

  阴曹地府掌管着万物生灵的生命,死后灵魂都会被黑白二常拘到阴界,而其在阳间的一切善恶都将在此了结。

  .......

  我晃晃悠悠的向前飘荡着,一会儿往左边移动,一会儿往右边移动。一阵头晕目眩,随之而来的翻江倒海的恶心,终于我再也忍不住的向前大喊道:“大人,求你们停一下,我......呕......”不等我说完我就呕吐了起来。

  看着我呕吐出的一片片白色物质也开始飘荡在空中,我下意识的蹬动双腿企图远离那些污秽物。

  就在我刚向上漂浮了一段距离,我突然被一股力量往下拽。

  脚下传来一个粗糙的男声,他道:“下来!”

  然后一个尖细的男声道:“你直接把它拽下不就好了。”

  然后我就被用力拽下,一头栽倒在地面,我摸了摸头,慢慢从地上爬了起来。

  晃动手腕上的铁枷锁,将双手抬起道:“大人,我觉得手被勒的有点疼,可以稍微松开一点吗?”

  一阵尖锐的笑声从我眼前传来,我顿时感到耳膜疼,于是捂住耳朵,面露不悦。他道:“魂魄是不会感到疼痛的!”

  我翻了个白眼,谁说魂魄不会感到疼痛,我感觉自己的手快要被磨出血......不对磨掉一块魂魄了!

  他们牵着铁链就想继续往前走,我道:“大人,我不习惯飘荡,所以......我刚才好像将什么白色物质吐掉了一些。”

  拽着铁链的力量突然松了一下,本来距离我十米左右的两个身影突然在地面形成两道黑白的光影,从远处直接拉到我的眼前。就像一束灯光打过来,在空间留下两道残存的影子。

  黑白两人贴近我的脸,凶狠地问道:“你吐掉了魂魄!?”

  我耸了耸肩膀,没有开口。没错我已经死了,现在正被黑白无常拘着带往阴界,而我刚才在路上吐掉的正是我的魂魄。

  黑无常用力的拽了拽铁链,一股皮肤与铁链摩擦的痛感马上传到我的手腕上。我自嘲的勾起了嘴角,自己明明是个魂魄了,却还下意识的认为自己能够感觉到疼痛。所谓相由心生,指的大概就是这种情况了吧。

  白无常见我没反应,拿起手中的枷锁就要向我抽来,我立马说:“三个,三个!”

  黑无常:“在哪儿?”

  我伸手指向刚才我呕吐的地方,那边正漂浮着三块白色的物质。

  于是黑无常“嗖”的一下出现那些呕吐物面前,徒手抓住三块呕吐物,再度“嗖”的出现在我面前,他伸手将三块呕吐物递给我,我皱着眉头没有伸手接。

  白无常:“你对她那么客气干嘛,直接塞到她嘴里就是了!”

  于是黑无常拉住我的铁链将我固定住,另一手拿着三块呕吐物往我嘴中塞来。

  我赶紧闭住嘴巴,太恶心,天底下还会有人把自己吐出来的东西再吃下去的吗!?

  但是黑白无常有两个人,于是白无常掰开了我的嘴,黑无常快速地将我呕吐出的三块白色物质塞到我口中,然后用力的拍打了我,我清晰的感觉自己吞咽下它们。

  口中传来一种苦涩的感觉,就像胆汁的味道,我止不住的干呕了起来。

  白无常捂嘴尖笑道:“你是我见过第一个接受自己死了,但还保留活着触觉的魂魄。”

  我摸了摸胸口,企图让自己好受些,问道:“那其他魂魄呢?”

  白无常道:“其他不是哭天喊地的不相信自己已经死了,拼了命想要回去;就是接受自己已经死掉,毫无波澜的乖乖跟着我们去阴界。”

  我伸手假装抹了抹眼泪,尽量用哽咽的声音道:“白爷,黑爷,实不相瞒,其实小女子是为救人而亡的,你们能不能可可怜可怜我,给我讲讲接下来的流程?”

  白无常点了点头道:“可以,只要你不要呕吐就行了,其实我们看着也恶心!”

  我在心中咆哮,原来你们也觉得恶心,那刚才喂我喂的还那么起劲!当然我的面上露出一个善解人意的微笑,然后点了点头。

  我道:“等下我们去哪里啊?”

  白无常道:“阴曹地府,面见十殿阎罗,对你进行审判。”

  我道:“十殿阎罗,每殿阎罗都主掌不同,我们要从第一殿开始进去吗?”

  黑白无常同时大笑起来,粗糙和尖锐的声音混杂在一起,十分难听。

  黑无常道:“第一殿专司人间寿夭生死,统管吉凶。你一个死人可没有资格进入!”

  生死皆为万物,我不知道究竟是什么样的偏见,导致所有人都认为阴间阴森恐怖,到处都是孤魂野鬼,殊不知鬼魂曾经也是生人。

  就连引领魂魄进地府的黑白无常也对魂魄带着偏见。其实阴阳两界都是同一个世界。

  我道:“那我们去哪儿?”

  白无常道:“二殿寒冰地狱,三殿黑绳大地狱,四殿血池地狱,五殿叫唤大地狱,六殿大叫唤大地狱及枉死城,七殿肉酱地狱,八殿闷锅地狱,九殿铁网阿鼻地狱。”“嘻嘻......你觉得你该去哪一殿呢?”

  我不由自主的咽了一口口水,怎么都是地狱。

  一个巨大的血池里,漂浮着一堆堆的残肢,正咕噜咕噜的冒着血泡,忽然血泡破裂,一个占满猩红的头颅从池底冒了上来,他挣扎着想要游上岸,但是他没有可以划动的四肢,只剩下一颗头飘在上面,眨眨眼睛。

  一个铁锤子从上空笔直垂落下来,砸到一个坑里,溅起一片红色的水渍,偶尔还带着一块块的肉泥。它每掉下来一次就有无数的惨叫声响起......

  想到这里我止不住想要呕吐,我捂住嘴巴,停下了飘荡的脚步。

  白无常停下脚步,看了眼捂着嘴巴的我道:“你不会又要吐了吧!”

  我低着头弯着腰,一只手捂住嘴,另一只手向他摇了摇,然后强忍住恶心,白着脸抬起了头,继续前进。

  如果一定要从这些地狱里选一个的话,那我一定选寒冰地狱,因为血池,肉酱,焖锅实在太恶心了!人都死了竟然还要被这样折磨!

  我道:“我会去哪一层?”

  只见白无常伸出手指指向前方,道:“就是这里了。”

  我抬起头,看到三个大字:第十殿

  第十殿,转轮王薛,四月十七日诞辰,专司各殿解到鬼魂,区别善恶,核定等级,发往投生。

  走进殿内,一个巨大的殿堂展现在我眼前,殿内真的站满了牛头马面,他们长相非常怪异,他们的头就像普通的牛马一样,而身体则跟人类的一样,不过具体身高要比人类矮上些许。

  我被拖着进入站到了殿内,抬起头看到一个巨大的身影坐在上方,他端坐在上方,因为身体比我大了好多倍,所以我只能看到他的鼻孔,看不到他的脸。

  他挥了挥手,一个牛头走到了我面前,拉开一个卷轴,用唱戏方式开始念道:“林西白,享年22岁。生于农村家庭,在世期间踩死过1254只蚂蚁,打死568只蚊子,拍死345只苍蝇,弄残12只青虫,浪费粮食1.2吨......气过父母678次,与他人争执78次,说脏话4567次......”

  我张着嘴站在殿中央,一脸黑线的听着牛头吟唱我生前的种种,卷轴不是应该记录生平重要事例吗,为什么尽是些生活琐碎,而且蚂蚁应该是我不小心踩死的吧。

  原本以为我这一生规规矩矩,没做过什么恶事也没做过什么善事,只是没想我竟然无形中残害过这么多得生命,浪费过这么粮食,与别人争吵过这么多次。

  人的一生看似平凡,其实也经历过种种。

  牛头继续唱道:“帮助他人876个,做好事786次,获奖678次,救过人1个。”然后他就停下吟唱。

  原来我还做多这么多好事!

  阎罗道:“林西白,你生平平淡,本应该继续投胎为人,但因你是为救人而亡,现在给你一个选择的机会,你想转世成什么样?”

  我惊喜道:“什么都可以吗?”

  阎罗道:“自然!”

  转世成为什么好呢,做其他动物一定没有做人来的好,可是人这一辈我已经活过一世了,对了,做神仙!

  我道:“神仙!”

  阎罗道:“什么神仙?”

  我思索了片刻,原来转世成为神仙还分种类啊,不管什么神仙,总比人好,于是我道:“都可以啊,王霸之气的那种!”

  阎罗点了点头道,随即在我的卷轴上唰唰两笔,就挥挥手让牛头马面把我带出了殿内。

  走出殿外,白无常将我的铁链打开,他捂脸尖笑道:“走完奈何桥,喝完孟婆汤,你的地府之行就结束了。”

  我双手抱拳放在胸前道:“英雄再会!”

  白无常道:“再会恐怕要千万年以后了吧。”

  我在心中嬉笑着,做千万年的神仙实在太爽了!

  我一高一低的向前飘着,一条宽约数十尺的河出现在我面前。河上架着一座三层窄桥,桥头站着两个身穿铠甲的魂魄,他们手持尖枪,一脸严肃。

  我飘上前,他们道:“卷轴何在?”身边的牛头马面拿出卷轴交给他们,他们打开后快速看了一眼,将卷轴交到我手中,指了指最上面那层桥,道:“切忌掉入河中!”

  我接过卷轴,点了点头,向前飘到,刚到桥上没我就发现自己的双脚落在了桥上,我向前迈了一步,忽然我脚下一滑!竟然一屁股跌坐在桥上,手指堪堪握住桥面两侧,这条桥极窄且滑!

  我惊魂未定坐在桥上,低下头看了一眼河面。可以说吓得我鬼面惨白!

  只见桥下的河呈现血色,河内遍布虫蛇,河水波涛翻涌,一股腥气从下方涌上来。河水与最后一层桥面几乎是平行的,只要河水轻轻波动,就能溢满那层。我颤抖着站起身子,可是桥面太过光滑,好几次我都没能站起来。

  良久我背后传来声音,紧接着一个鬼魂被迫走上最后一层,他堪堪的站在桥面,小心前进着。

  一阵波涛袭来,他一下滑倒在桥上,幸好没有被卷入河中,他稳住心神继续站起来前行,忽然一只手从河面出现!一把拉住他的脚,往后一拽,他的脚和身体直直掉入血河中,仅剩下一只手攀住桥边。

  他费力的往上爬,但是抓着他的手却死死不放。然后他开始惨叫起来,我俯下身子,竟然看到一堆虫蛇咬住了他的下半身,终于他忍受不住疼痛,掉下了河。

  然后半个身体在污浊的波涛中沉浮,铜蛇铁狗围住他开始撕咬,他凄厉的叫着,头挣扎着浮出河面,手上伸着,对着我喊:“救命!”,我趴在桥面无能为力,最后河面只剩下他的分散的躯体,他的眼睛甚至还盯着我。

  我颤抖着匍匐前进,生怕自己跟他一样掉入河中。

  我在桥面上爬着,仿佛一个世纪过去,终于我来到了桥头,马上爬上岸。脚落地的瞬间,我感觉自己活过来了......虽然我自嘲的勾了勾嘴角,我还是个死人怎么会有活过来的感觉的。

  上了岸边后,我看到桥头立着一块石头,上面刻着三个红色字:三生石。

  旁边有一个窝棚,一个婆婆站在梯子上,手拿着一根长木棍搅动着。这就是传说中的孟婆和她的孟婆汤吧!

  我迅速走上前,踮起脚看她搅动的罐子,那罐子足有一个人高,罐子里黑乎乎的看不太清。于是我道:“婆婆,我帮你搅一会儿吧!”

  她抬起头怪异的看了我一眼,然后松手手中的木棍,慢慢的从梯子上怕了下来,我立马眼疾手快的扶住她道:“婆婆我帮你搅一会儿呗!”

  她点了点道:“行吧。”

  在得到她的批准后,我“蹭蹭”两三步就爬上了梯子,拿起木棍,开始搅动。我快速地搅动了两下,发现罐子底部似乎有泥状的物质,很难搅动,看望向罐中,发现上层是比较清透的水。

  于是我用的搅动起来,企图将底部的东西带上来,不一会儿底部的东西被我搅了上来,我低头仔细一看,罐中竟然出现老鼠、蜈蚣、蝎子的尸体,然后一股腐臭的味道随之上传来。

  我扔掉手中的木棍,跳下梯子,捂住嘴巴。孟婆水竟然是用五毒的尸体熬制的!

  婆婆看着我的样子,笑道:“小姑娘,你还想搅吗?”我立马摇摇头。

  她道:“哈哈,你是我这辈子遇到的一个说要帮我搅孟婆汤的鬼魂。”

  我错了,早知道就不搅了,不知道是什么还能喝下去,这次逼着我喝我都喝不下去啊!

  我露出一副苦瓜脸道:“婆婆,能不能不喝!?”

  虽然知道这是不可能的事情,过三生石喝孟婆汤是轮回的必须要做的事情,否则你就无法转世投胎,沦为鬼魂野鬼!

  但是在看过孟婆汤的原料后,我实在喝不下去!

  婆婆道:“你将你的卷轴交于我看看。”

  我掏出卷轴,拿到婆婆跟前,然后凑到婆婆身边,想要看看卷轴李究竟写了些什么,但是卷轴里的字我竟然一个都看不懂,这什么鬼画符?

  婆婆收拢卷轴道:“既然你要转世为神仙,又看在丫头你帮我搅了会儿孟婆汤,那么不喝也罢!”

  我睁大双眼,兴高采烈的看着眼前慈祥的婆婆,道了句谢谢,就往轮回走去。

  眼中是一个巨大门,门外闪着一圈圈的光晕,像时空扭曲的样子。

  我抬脚跨入轮回,然后感到天转地旋,等我再次睁开双眼的时候,入眼的时候一片白色。

  周围包裹着一层白色薄膜,我费力的将膜顶开,外面竟然是一片金黄色的沙滩。

  我迷茫的向前扑腾着,忽然一个巨大的身影从我上空略过,黑色的影子覆盖住我头上的阳光。

  我仰起头颅,发现那巨大的身影竟然是带着翅膀的恶魔!只见他浑身漆黑,双目血红,发出嘶吼向下俯冲。

  刚变成神仙就遇到恶魔这种设定太可怕了吧!我还没学会怎么使用仙术呢!

  于是我扑腾着向前方的大海跑去,千钧一发之际我冲到了海中,我深吸一口气,猛地栽入海中,拼命地向大海深处游去。

  良久我感觉盘旋在上空的恶魔已经离去,我松了一口气,向海面游去。

  我得赶紧修炼,不然遇到这种情况,老是逃跑也太丢仙界的颜面了!

  我慢悠悠的向海边游去,忽然一只水母吸引了我的注意,水母晶莹透看起来美味极了,于是我鬼使神差的张开嘴咬住了水母,一阵刺痛感从我嘴上传来。

  我伸手摸了摸嘴。咦?我的手怎么够不到我的嘴?

  于是我低头一看,卧槽,我竟然全身变青绿了,我的手竟然没有手指,而且我竟然还套着一个硬硬的壳!?

  我再次观察自己,终于我发现我竟然变成一只海龟!没错,海龟!

  我漂浮在海面上,费力的想着究竟哪个环节出现了错误,才导致我变成了一只海龟,但是我怎么也想不通!

  我在脑中将阎罗骂了一百遍,明明说好让我转世为神仙的,怎么就变成生鲜了?

  等下,生鲜?

  难道阎罗与我对话的时候误将神仙听成了生鲜?所以才问我要哪种类型,而我回答王霸之气。所以我就变成了乌龟王八!?

  我绝望的望着大海和蓝天,谁能告诉我我该怎么办?

  在海上漂浮了三天后,一个念头突然从我心中升起,海底下应该有龙宫!

  于是我马不停蹄往海底游去,我徜徉在海中,感受着海水从我身边流过。

  一天过去了,我没有找到龙宫;两天过去了,我没有找到龙宫;第三天我终于忍受不住饥饿,开始吃水母和一些小虾米。

  这天我继续在海底游着,忽然有个巨大的身影从我身后游过,带起我身后的海水一阵波动。

  我转过身没有发现任何鱼类,然后我又感觉身后海水波动,于是我快速转过身,只见一个巨大的白色锯齿出现在我眼前,一些外翻的红色物质附着在锯齿底部,这是什么?

  我向后退了一步,将整个物质纳入眼中,这竟然是一条大白鲨!

  我惊慌的向后扑腾,心中想着:妈妈呀,我要被鲨鱼咬死了!

  就在它张开血盆大口咬向我时,一个巨大的网将我们兜住,然后我就感觉被拉出了水面。我

  躺在网上,睁开双眼,近在咫尺的是大白鲨的牙齿,我赶紧向后退了几步。

  然后一个人声响起:“Jack, look, we got a great white shark and a little turtle.”

  我在心中咆哮道:好不容易见到我熟悉的人,但是竟然是个外国人,我的英语水平只有四级啊!

  然后我就听到他们用英文交流着,似乎打算把我跟那条大白鲨带到水族馆去,我扑腾着,企图从船上爬到海中。

  但是很快我就被一直大手抓起起来,他拎住我的龟壳,将我高高举起。我绝望看着自己的短腿在空中扑腾着,然后放弃了挣扎。

  见我安静下来,他将我抬到他眼前,我对他对视了一眼,只见他有着一头柔软的金发,一双大海般碧蓝的眼睛,高挺的鼻梁,整个人都很白皙。

  我大声道:“帅哥!”但是发出的却是“昂昂”的怪叫声。

  我后悔了,当时不如喝下孟婆汤,做一只正常的海龟!

  傍晚,我睁开双眼发现自己正躺在一个巨大的水族箱里,周围是一些水草和大型鱼类。

  于是我开始了我的逃亡大计划:

  第一次我趁工作人员下班,费力的爬出了水族箱,开始寻找水族馆的出口,忙活了一天,不等我跑出水族馆,就被那个金发碧眼的帅哥发现了。

  他抓起我道:“Where do you think you're going, little guy?”

  第二次我再次跑出水族箱,整夜开始寻找出口,然后我发现了一张水族馆的地图,我看了片刻稍微了解了地形。

  于是我叼着地图开始我往鲨鱼馆的方向爬去,就在天亮时,我又被他发现,他伸手扯掉我口中的地图道:“ Why are you holding this?”

  第三次我快速叼上地图,马不停歇地跑出鲨鱼馆,来到海水体验馆,因为缺水我爬进了体验池休息。

  等我再次醒来的时候我竟然被一个小孩抓在手里,他剧烈的摇晃着我,我感到一阵头晕目眩。

  突然他停了下来,将我高高举起,我立马缩回壳中,等待着与大地的亲密接触。

  他的声音从我上方传来:“You can't do this, kid.”

   然后他送孩子手中接过我,道:“How did you get here?”

  我从龟壳中伸出脑袋,委屈的看了他一眼。

  第四次我依旧不怕死的踏上了逃亡之路,我一路走过鲨鱼馆,在体验池中喝了些水,继续往外逃跑,终于在天亮时,我掏出了水族馆,可是就在我迎接外面的空气时,我发现外面竟然是马路,大海呢?

  于是我开始向前扑腾,不一会儿,我被炙热的太阳照射着,马路非常烫,终于我感到自己失去了知觉,其实就这样死去也挺好的,下一次转世我还是继续当人吧!

  当我睁开眼睛的时候我发现,我竟然又回到了水族馆中。

  此时他站在我边上,他道:“I'm glad I found you, or you 'll be burned to death.”

  我绝望在水族馆中闭上了眼,你对我情深义重,但是我们人龟疏途!

  在经历过这些后,我放弃了逃跑。

  因为我开始进行自杀大计划!

  第一次,我开始绝食,没过几天我就感到头晕目眩,然后慢慢失去了意识,等我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我竟然还活着,他们对我进行了营养剂注射,并人工喂食。

  第二次,我爬出水族馆,暴晒在太阳地下,就在我失去意识时我被他们扔回了水族箱,从此水族馆大门被封紧。

  第三次,我爬出水族馆,爬进鲨鱼馆寻死,就在我将要被鲨鱼咬死时,一顶网将我捞起,从此鲨鱼馆被封紧。

  第四次,我跑去挑衅身形比我大的鱼类,然后以那条鱼被我撞晕结尾。

  ......

  第N次后,终于我被关到了一个单独的水族箱中,我气愤的开始撞玻璃。

  再等我睁开眼时,我竟然发现身边有一把刀!于是我迅速的确定周围没有任何人后,拿起刀就在手腕上用力一划,鲜红的血液一下就从我手中流出,我皱着眉感受着疼痛。

  然后安静的躺在穿上,等待自己失去意识。我将手垂到床下,想着等自己到达地府后,一样要好好吐槽一番阎罗,然后在正正常常的投胎成人!

  慢慢地我感觉身体开始变冷,于是我拉过被子盖在身上。我感到大脑开始变模糊,一种恐惧感涌上心头,我打算伸出手摸了摸胸口,希望自己镇定下来。

  当我的手碰到胸口时,我突然感到不对!我有手了!

  我抬手双手放到眼前,没有看到预想中青绿色,入眼的却是一片鲜红,我记得海龟的血不是红色的!

  于是我赶紧直起身子从床上爬起来,跌跌撞撞地跑道卫生间,只见镜子中一个脸色有点苍白的女孩出现在我面前,我伸手摸了摸脸,我变回来了!

  然后我感到手中一阵滑腻,低头一看,手腕正“滋滋”地往外冒着血,我惊慌的拿起一旁的毛巾,将手按住,然后快速的跑到楼下,对着爸妈喊道:“快送我去医院!”

  爸妈迷茫的看了我一眼,我立马伸出手给他们看,忽然我感到一阵头晕目眩,然后我感到自己缓缓的倒下,失去意识的瞬间我突然想到:自杀会下哪个地狱来着?

  等我再次醒来的时候,我发现自己躺在医院里,医生正小声的嘱咐着爸妈,见我醒来他们马上围了过来,妈妈用一场温柔地语气说道:“怎么样了,还晕不晕?”

  我摇了摇道:“不晕”,随即转头问医生:“我什么时候可以出院啊?”

  不等医生回答,爸爸就说道:“再检查一下吧,等下会有个医生来看你,你跟他好好说说话啊。”

  我皱了皱眉,感觉事情不妙,他们不会以为我自杀吧!?说不是吧,又的确是我自己拿刀花开了自己的手腕......

  不一会儿一个女医生走了进来,然后爸妈都退了出去。

  她坐在我床边,问道:“你最近有什么不开心的事情吗?”

  我摇了摇头。

  她又问:“那你最近感觉压力大吗?”

  我又摇了摇头。

  她继续问:“那你有什么特别想做的事情吗?”

  特别想做的事情,我看向她的眼睛,张开了口,她满含期待的看着我,我道:“我想写一本海龟的一千种自杀方式......”

  我看到她瞳孔微颤了一下,随即立马恢复善解人意的模样,温柔的问道:“为什么想写这个呢?”

  我道:“因为我在梦中梦到我变成了一只海龟,想要自杀重新投胎”然后不等她说话,我拉过被子盖到头上,躺下身子继续道:“你出去吧,我现在是个人样了,不会自杀了!”

  你说地府如何判善恶,梦境如何判真假......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