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冕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日冕文学 > 吴亦凡宙斯 > 篇十二 飞车世界

篇十二 飞车世界


  “ We were both young when I first saw you

  当我第一次看见你的时候,我们都还年轻

  I close my eyes and the flashback starts

  我闭上眼睛,一幕幕往事又在脑海中重现

  I'm standing there on a balcony in summer air

  我站在阳台上,空气里,浓浓的,是夏天的味道

  See the lights, see the party, the ball gowns

  看见灯火,看见热闹的舞会,华丽的盛装

  See you make your way through the crowd

  看见你费劲地从人群中挤出来

  And say hello, little did I know

  That you were Romeo

  对我打招呼,呵,至少让我知道了你的名字叫“罗密欧”

  You were throwing pebbles

  你(对着我家的窗户)扔小石子儿

  And my daddy said stay away from Juliet

  我爸爸气急败坏地叫你离我远一点

  And I was crying on the staircase

  (可是这时)我却蜷坐在楼梯间里偷偷地抹眼泪

  Begging you please don't go

  在心底里祈求你不要离开......”

  随着赛前歌曲的响起,我跟着节奏舞动身体,为接下来的奔驰做好充分的准备。

  “3”

  “2”

  “1”

  “GO!”

  我用力地踩下油门,左右操控着方向盘,急速向前方飞驰而去,看着仪表盘中的速度快速上升,听着疾风从我耳边呼啸而过,这种急速奔驰的感觉就是我活着的意义!

  一圈,两圈。就在前面最后的一个急转弯,我用力踩下刹车,流畅的旋转方向盘,完美的行驶而过,将刚获得加速器释放,一跃冲向终点。

  第一名的字标赫然显示在我头顶。

  “10,9,8,7......1 ”。我看了眼随后冲进来的选手,为自己日渐进步的车技感到无比骄傲。

  站在领奖台上,我抱着香槟兴奋的庆祝,无比欣悦的享受着周围人的欢呼。

  在收到系统提示经验加成后,我跳下领奖台,打开队内通话框。

  “新地图有点意思呀,冰川世界!”

  “这么快就跑完了,可以啊!”立马就收到了甜甜的回答。

  “嗯哼,赛一局吗?”我哼了哼,得意地回答道。

  “不着急,新的地图又不会跑走。”小奕淡定的发了个表情,慢悠悠的回答。

  “对呀,等下小小要和逍遥举行婚礼了!”甜甜兴奋地在群里大喊。

  我皱了皱眉,怎么没人告诉我。

  于是我马上打开与逍遥的私信

  “你们要结婚,怎么不通知我一声?”

  逍遥发来一个抱歉的表情道:“最近忙着筹办婚礼呢,就忘记跟你说了。”

  我叹了口气,虽然当初是身为副队长的小小拉着落魄的逍遥进了车队,也是小小出资为逍遥买下A车雷诺,还帮助逍遥快速的成为了车队新的骨干。

  这些年大家对逍遥的车技和管理都是有目共睹的,之后他也凭借着自己出色的能力成功的成为了新一任副队长,但逍遥却始终觉得他今天的一切都源自于小小。

  但是有些感情并不能一味选择报恩啊......

  想起我初到车队,逍遥对我细心的指导,为了提高我的操作技术,在赛场上与我进行的无数次比拼,才能磨练出我现在的车技,他对我来说既是良师也是益友。

  想劝他的话到了口中却怎么也没法说出口,毕竟逍遥就是这样一个负责的人。

  最后我还是选择祝福他们。

  “恭喜你们,我马上回去参加婚礼。”

  “嗯。”

  收起对话框,我落寞的退出了竞技房间,进入自己的更衣室,脱下战斗装扮,换上一套裙子,赶到了婚礼现场。

  他们的婚礼选在了爱情海,海风缓缓拂过我的脸庞,脚下是柔软的沙子,我脱掉鞋子,慢慢行走着,感受着爱情海的魅力。

  眼前是漫长的海岸线、湿润的沙滩、翠绿的棕榈树、海浪拍打岩石激起雪白的浪花。

  我想起第一次与逍遥在滨海沙滩赛跑的场景,像今天一样是一个晴朗的夏天。

  我加速着想超过他,却因为技术差异迟迟落后于他,但每当距离拉大时,他都会不经意的慢下车速等我。

  那天跑完后,我们在海滩边聊了很久,我还说希望能在海边办一个浪漫的婚礼。

  今天他们的婚礼举行了在爱情海。

  就在我注视着眼前蔚蓝的海面和天空出神的时候,突然有人从身后拍了拍我道:“回神了。”

  我吓得向前一跳“刀剑!你站我身后多久了?”

  “不久,我很早就来了,从你进来后我就一直在你身后。”刀剑嗤笑着回答。

  我在心中翻了个白眼,怎么刀剑总是在我发呆或者出糗的时候出现。

  我想起第一次参加跳舞竞赛,我紧张到在舞台上同手同脚,他就此嘲笑了我大半年。

  他转身,面向爱情海,伸手指了指问道“你......想要这样的婚礼吗?”

  在看到他手上拿着的银色镰刀时,我无语了......

  参加婚礼就不能把手杖收起来吗,虽然我们都知道这是限量版的,商店买不到,但是这样看起来像是来干架而不是参加婚礼!

  于是我回答:“你就不能把银色镰刀收起来吗,参加婚礼诶!”

  他扑哧一声笑道:“你的重点总是很奇怪啊~”听着他故意拉长的尾音,看着他慢悠悠的收起银色镰刀的动作。

  我又默默在心中翻了一个白眼,这人总是让我火大。

  一个熟悉的声音从背后传来:“西西,你怎么又脸红了,每次你跟刀剑待在一起火气都很重啊,他又嘲笑你的舞技了?”

  我转身发现小奕正挽着甜甜,缓缓走过来。

  他们穿着一套情侣装,粉色的西装衬托出我哥完美的身材,淡粉色的低胸裙更是显得甜甜妩媚动人。

  又是一对不分场合穿衣服的情侣,难道他们不会意识到自己会抢了新娘新郎的风头吗!

  “哥,怎么连你也这样说。”

  我愤恨的踩了踩脚下的沙子,抬起头挑衅的看着刀剑道“婚礼结束,我们跑一场,看看到时候谁嘲笑谁吧!”说完就转身走人。

  婚礼开始了,小小和逍遥缓缓走上红毯,他们深情的对视着,然后逍遥拿出里世界中象征忠贞不渝的钻石戒指为小小带上,看着他们头上互相出现对方情侣的字样,然后一枚巨大戒指悬空在他们头上。

  世界的广播也马上传来祝福:祝妖姬小小和妖姬逍遥结成伴侣,他们的座驾是A车雷诺和A车雷诺......

  天上开始绽放出一朵朵美丽的烟花,我抬起头看着,觉得像极了爱情。

  “终于......结束了。”

  婚礼结束后,大家都围在一起呼唤庆祝,而我却觉得闷闷的,于是我跑到人群中,面对刀剑比出挑战的一个手势。

  “请吧!”

  瞬间队友们开始起哄。

  “我看西西要成为我们车队里第一个女战士了,我看她每天都在跑圈啊”

  “还不是逍遥和刀剑带的,一个教技术一个老挑衅。”

  “开房间,开房间,我们观战去了!”

  .......

  为了公平起见,这次的比赛,我们选择了随机竞速赛道,比起道具赛和其他模式,竞速是最考验车手操控技术的。

  我记得刀剑非常擅长高难度的赛道,比如秋名山赛道,几乎每20米就有U型和L型难度弯,能否连续不碰撞的转过非常考验漂移时的弯度大小,以及W喷、双喷的熟练度。

  “歌”在一曲结束后。

  赛道展现在我们眼前,竟然是飞跃长城!我震惊的看着眼前的赛道。

  这个赛道可以说很简单,对车手的技术要求并不高,主要在于车手对赛道熟悉程度,掌握好飞跃的最佳途径,我前些年经常跑这个赛道,像刀剑这样技术比较高超的选手,应该不屑于跑这个赛道。

  看来这次我很有优势呀!但是也不能太放松,毕竟刀剑是上过红人榜的人,在车队的实力也是数一数二的。

  “这么简单的赛道,你应该不会跑不进了吧。”就在我们坐上各自的座驾后,刀剑转过头笑着对我说。

  我故作轻松的扯出一个微笑道“我看这次是你跑不进了吧。”

  “3”

  “2”

  “1”

  “GO!”

  就在出发指令发出的第一时间,我用尽全力踩下油门,在最快的时间内达到最高时速。

  我看向后视镜,发现刀剑的车就紧紧的跟在我身后。前面是第一个转弯点,如果在这点转弯点不能甩开刀剑的话,以他的漂移技术一定先我一步收集到第一个加速器!

  于是我决定提前踩下刹车,进行漂移。

  在一个漂移结束后,我发现刀剑并没有从这个弯道超过我,我快速的释放第一个收集的加速器,在高速气压喷射下我一口气冲向第一个飞跃点。

  在跃起后,我立马在空中进行了小喷,就在我落地的瞬间,看到刀剑跃起的身影,落地后我再次进行小喷试图拉大和他的距离。

  在我高度紧张的操作下,总算保持稍微领先刀剑的速度,冲向了最大最远的飞跃点,这个飞跃点距离非常长,一旦开始飞跃就难以在空中转弯,所以飞跃前的方向一定要掌控的非常精确。

  就在我打算平稳的观察方向时,刀剑的身影突然从身后逼向我,如果从飞跃点开始被超越的话,在空中是很难再次超过刀剑的,于是我决定立马飞跃。

  当我开始飞跃到一半时,眼前突然出现了长城的巨石,我立马转弯,但是在天空中转向和刹车都起不到任何作用,眼前的巨石越来越近,我绝望的闭上了双眼,迎接即将撞上的疼痛感。

  “碰——!”的一声,我撞上了巨石,可当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我发现自己竟然毫发无损,就连车子也没有任何的损伤,但是我的确感觉到自己撞上了巨石,难道我拥有金刚不坏之身?

  这时,刀剑从我上空跃过,他朝我喊道“发什么呆,还不快追上来!”

  我急急忙忙的向后退了些许,转正方向盘,再次快速向前。

  “10”

  “9”

  “......”

  “1”

  就在最后一秒,我才堪堪的跑入终点,爬下车后,我感到自己的双脚发软到难以支撑,刚才撞上巨石的一幕还印在我眼前,这种真实的飞跃和碰撞感让我觉得害怕。但同时纳闷以前刚开始跑飞跃长城的时候也撞过不少,怎么那个时候从没有过这种感觉。

  “你的车技的确进步不少,要不是你太心急,应该可以跑赢我的。”刀剑的声音从身后响起。

  我在心中翻了个白眼,这种安慰人的方式我一点都感觉不到开心好吗!

  “要不要去同城休息会儿?”见我不回答,刀剑缓缓走到我面前,低下头看了看我

  “你不会是哭了吧?”声音没了往昔的调侃,带着一丝丝的慌张。

  我抬起头,对着他比了个中指“你才哭了呢!”

  然后快速的退出房间随机入了同城。

  果然,刀剑马上跟了过来,还极其不要脸的点击了跟随我,于是我跑到哪里他就跟到哪里。

  面对不要脸的刀剑,我选择闭上双眼在同城小睡一会儿。

  “叮咚!”一个对话提示框将我从睡梦中惊心,我真开双眼,点开对话框。

  上面显示的是刀剑:“西西,我先下线了啊,有点事情要忙,晚点在上线陪你。”

  我诧异的想着什么是上线下线,难道是红人馆里的新任务吗?

  “叮咚!”就在我思考时,另一个提示声响起,我打开对话框,发现是逍遥。

  “西西,我可以跟你聊会儿吗?”

  “可以啊”

  “我发现小小最近不太对劲”

  “怎么了?”新婚才一天,难道是闹矛盾了吗?

  “她......”“她可能是个人妖。”

  “??人妖?”小小怎么可能是人妖,在我们的世界里怎么可能存在除了男女以外的第三种性别。而且小小是车队里公认的队花,车队里的女队员包括我也都和小小一起换过衣服,就算是变性手术也不可能将一个男孩子变得与女孩子一模一样吧。

  “是的,之前她不是发过她现实的照片到车队里吗,我发现图片是网上找来的。”

  照片?现实生活?我为什么听不懂逍遥的话,小小的样子不是直接呈现在我们面前的吗,为什么还要发照片确认,难道她在车队的身份不是真实的身份,她还有其他的身份?

  见我不回答,逍遥继续道“结婚以后,我发现她有其他的QQ号码,而且对我们车队都是不公开的,于是我用小号加了她却发现他竟然是个男的。”

  QQ是什么,我们不都是通过车队自带的对话室来联系的吗?

  “可我们都能看到小小的样子啊,就跟她的赛手信息照片上的一样啊。这个做不了假啊!”

  “你忘了游戏里的设定可以更改。”

  “游戏?”我茫然的回答道,什么游戏,为什么我一觉睡醒后,就开始听不懂刀剑和逍遥的对话了,难道我在梦中?

  “就是飞车啊。”就在看到逍遥发来的这条消息,我感到不可思议,我们玩飞车不是因为我们追求极致的速度吗,这是我们选择的职业,怎么能轻易的将它定义为游戏!

  “逍遥,对我来说竞速就是我的人生,你怎么能把它定义为一场游戏呢!”

  “西西你怎么生气了,我不是在质疑你玩飞车的初衷,我只是觉得在这个虚拟的世界里太多人都选择隐藏真实的自己,就像小小他在现实生活中明明是个男孩子,缺在飞车中谎称自己是个女孩子。”

  虚拟世界?逍遥的意思是说这个世界是虚拟的,可我感觉自己真实存在其中,每一次的高速的飞驰,每一次极致的漂移,都让我感觉到无比的真实。这一切竟然都是虚拟的!

  “逍遥,你的意思是说这个世界是个虚拟的世界吗?”为了验证我想的没错,我哆嗦的发出了这句话。

  “是啊,你怎么了,我感觉你今天怪怪的。要不早点下线休息吧!”

  我颤抖着关掉了与逍遥的对话框,看向同城的天空和周围的人们,天空是这样的蔚蓝,周围的人们是这样的真实,这样的世界怎么可能是虚拟的?!

  突然一声“叮咚!”,我打开对话框,上面显示的是刀剑

  “你果然还在线,这么晚了,明天要上课吧,下线休息吧。”

  看着眼前刀剑的信息,我决定再问一次。

  “刀剑,这个世界是虚拟的吗?”

  “你是不是游戏玩太久了,怎么问这个问题?赶紧退了游戏,关电脑睡觉吧!”

  我绝望的闭上眼睛,再次睁开双眼,打开世界界面,发现上面赫然出现了“退出游戏”四个字,我感到无比害怕。

  就像你从这个世界里获得了一切,你以为你拥有了所有,可现实却调笑着告诉你这个世界根本就不存在,这一切不过是你的妄想罢了......

  就在我感到无比绝望的时候,一段段不属于这个世界的我的画面出现在眼前。

  一个与逍遥视频对话的女孩脸上挂着甜甜的笑容,听着他对她的细心指导。

  一个女孩气鼓鼓的在视频上与刀剑对骂,却在看到他发来结为伴侣邀请时而惊慌失措。

  一个女孩在车队群聊视频中放言要成为第一个女战士时的豪情壮志。

  这些画面上的女孩是我吗,还是操控着我的现实生活中的别人?

  我应该按下那个按钮,然后退出游戏回到他们所说的现实世界吗?

  可是......如果我仅存在这个世界呢?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