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冕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日冕文学 > 吴亦凡宙斯 > 篇十四 我的粉丝

篇十四 我的粉丝


  “白菜蜥蜴在吗?你有一个包裹,请签收一下!”一个身穿制服的快递员站在我家门口,我匆匆忙忙地跑到门口接过快递。

  我诧异的将门打开,想起自己最近并没有网购,而且白菜蜥蜴是我的笔名。

  于是我看了看寄件人的地址,那里却是空白一片。

  “你快签一下吧,我还赶着送别的快递呢!”快递员焦急地催促着。

  我抬头看向快递员,只见他满头大汗,整个人如同从水里捞起来一般,但是他好像没有察觉到自己已经浑身湿透了,只是紧紧地盯着我握笔的手。

  一阵阵汗臭从他身上传来直冲向我的鼻子,于是我无奈的拿过笔,快速地在单子上写下名字,然后捂住鼻子后退一步。

  在我打算拆开包裹时,快递小哥叫住了我,我转头询问他还有什么事情,他眼中带着疑惑以及一丝烦躁紧紧地盯了我一会儿,然后缓缓开口道:“你为什么不签白菜蜥蜴?”

  我怔了怔,心中感到疑惑,我刚才签的明明就是白菜蜥蜴啊!我低头看了看他手中已经潮湿的单子,收件人那边竟然变成了一片空白,我刚才明明签字了!

  由于实在受不了快递员的味道以及他打量的目光,我不做多思的接过了笔,一笔一划将白菜蜥蜴四个字写到单子中,与他确认以后,才拿着快递进屋。

  进屋后我百思不得其解的坐在桌边,想着刚才签单时发生的奇怪事情,就在我思考究竟因为什么原因的时候,一阵“叮咚”声从我手中的包裹中传来。

  这个包裹中寄来的难道是一只手机吗?

  我快速的将包裹拆开,伸手取出一只精致的盒子,将它打开。

  里面躺着安静的躺着一只洁白的手机,这是一只苹果4,外形娇小而且非常厚重。

  我将手机拿起打算开机,就在我用力长按开机键时,我的掌心出现一阵黏腻的触感,随即殷红的颜色开始自手机后方渗出,缓缓将手机边缘染红。

  我诧异的将手机翻转过来,我忽然感到一阵刺痛从掌心传出,仔细观察才发现那殷红的液体竟然是我自己的血液。

  而原本洁白的手机边缘竟然夹着一片锋利的刀片,此时正切开了我的皮肉,使我掌心流出潺潺的鲜血。

  我吃痛地将手机松开,手机便从空中落下,重重的与地面碰撞发出刺耳的金属声。

  突然屏幕亮了起来,它竟然自动开始开机了!

  就在我打算拿纸擦掉手中的鲜血,观察受伤情况时,开机后屏保却让我吓了一跳。

  那是一张我坐在电脑面前面对电脑打字的画面!

  照片上我的目光正经盯着电脑,而手因为正快速的在键盘上打字而出现了重影。

  看穿着,应该是昨天晚上我刚洗完澡的样子。

  是谁拍了这样一张照片!?

  我惊恐得向四周望去,我的房间只有一个窗户,但是这张照片的角度明显不是从我窗户方向拍摄的,那这张照片是怎么来的!?

  我惊慌的拿出手机,不顾手上的伤口,快速的拨打了小区的安保部门。

  在等待安保人员上门前,我随意的包扎了自己的伤口,终于一阵敲门声响起,我将门打开,可站在我面前的却不是小区安保人员而是刚才那个快递员。

  他惊慌的看了我一眼焦急地问道:“刚才的那个快递呢?”

  我正对那个诡异的快递感到一奇怪呢,于是我问:“怎么了?”

  他紧张的说:“我送错了,你快把它还给我!”

  送错了?怎么可能?那只手机的屏保明明就是我的照片啊!

  我问道:“那你要送给谁?”

  他说:“不是你!是白菜蜥蜴!”

  可白菜蜥蜴就是我啊!我惊讶的看着眼前一脸惊慌的快递小哥,从第一次签收快递开始他就面露疑色,现在的表情更是惊恐交加。

  我道:“我就是白菜蜥蜴。”

  他猛地抬起头,突然用手掐住我的脖子,恶狠狠地盯着我道:“快把快递还给我!还给我!”

  我用力拍打他掐着我脖子的手,可他的力气却出奇的大。

  脖子上的压力渐渐让我感到呼吸困难,我想大声呼救,可是我发不出一点声响。

  我转过头开始寻找有什么工具能够帮助自己,我发现门边有一把长柄伞,于是我挣扎向伞伸出手。

  可是距离伞的距离有点远,无论我怎么够都够不到,就在我以为自己会就这样他掐死时,一个年轻小哥的声音突然从门外传来。

  紧接着快递员的手就从我脖子上松开,然后他尖叫一声跑出了小区。

  空气突然灌进我的胸腔,我开始剧烈的咳嗽起来,一只手搭上我的后背,为我缓了缓气,片刻我终于感觉好受了些。

  我抬起头,看到肤色白皙、外表俊朗,穿着安保服的小哥正蹲在我面前,而他的手正打在我的后背上。

  陌生的温度从我背后传来,我感觉他手的温度直接隔着衣服传到了我的脸上,使我原本因缺氧而憋红的脸更烫了。

  我不好意思的躲开了他的手,尴尬的咳嗽一声道:“谢谢你,刚才要不是你我可能......”

  不等我说完,他就打断我接下去的话道:“你不会有事的!”

  我诧异的抬起头,他脸上闪过一丝窘迫,然后迅速转移话题道:“刚才那个人我见过。”

  我急忙问道:“你认识他吗?”

  他点了点头说:“他是我们这个小区的快递派送员,前几天突然被送进了医院。

  听说是在路上被人打到了脑袋,变得疯疯癫癫的,没想竟然在你这里撞上了。”

  我点了点头,心道:原来那个快递员被人打傻了,难怪疯疯癫癫的掐着我要拿回快递。

  小哥急切的低下头,伸手拉了拉我的衣领,然后问道:“你脖子没事吧,我看好像有点严重!不然我送你去医院吧!”

  对于一个习惯跟男生保持距离的宅女而言,一个男生的接触和关心让我倍感负担。

  于是我不由自主地向后退了一步道:“额,我没事,那个,你是刚才跟我通电话的人吧?”

  他收回手,不太自然地将左手放到裤袋中,然后点了点头。

  我站开挡在门前的身子,示意他进门,他走进门自然的坐到沙发上询问:“你的屋子有什么问题吗?”

  我沉默了片刻,思考是否直接将怀疑在房间被撞了摄像头的事情讲出来。

  思索再三还是决定实话实说,毕竟比起面子还是安全更为重要!

  我:“我怀疑我的房间被人侵入过,而且还被人安装了摄像头。”

  在听完我的阐述后,安保小哥面露严肃,他道:“稍等片刻,我去取工具来帮你检查一下!”

  说完便起身往门外走去,我赶紧跟上,刚才的时间让我心有余悸,加上自己房间并不安全,所以我打算跟他一起下去。

  我:“我可以跟你一起去吗?这里好像不太安全。”

  小哥点了点头,我表示先回房间拿点东西在与他一起下楼,在路过桌上放着的快递包裹和手机时,我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决定不带它下去了。

  不一会儿我就和快递小哥拿着仪器从回到了家,当我旋转开门后。

  发现原本应该放在桌上的手机,竟然不翼而飞了,桌面上只剩下一片已经被氧化了的我的血迹!

  这表示,有人在我们出去的时候进来过!而且他一定在某个角落里观察着我的一举一动!

  这个想法从我脑中冒出,让我感到毛骨悚然,要是我刚才没有同小哥一起出去的话。

  后果会怎么样?没准等小哥再次回来的时候,我已经悄无声息地倒在血泊中慢慢变冷了!

  我慌张地对小哥道:“我桌上的东西不见了,有人刚来过了!”

  小哥在听到我的话后,顿了顿转过身来,面带疑惑道:“什么东西不见了,贵重吗?”

  我摇了摇头将手机的事情告诉了他,他道:“偷拍你和闯入你家的人很有可能就是快递员。”

  我皱了皱眉,总感觉偷拍的人不是快递员,但是我也没说出口,只是表示希望小哥尽快帮我检查一下家中哪里有摄像头。

  于是小哥开始帮我检查,在仪器探到卧室和浴室时发出了尖锐的声音。

  然后两个微小的针孔摄像头就从卧室空调和浴室灯中被取了出来,我看着眼前的摄像头感到惊恐,究竟是什么人?

  小哥道:“我帮你联系锁匠,换一把新锁吧!”

  我点了点,开始重新思索那个快递跟摄像头的的联系,寄快递的人应该与装摄像头的人是同一个人。

  但是快递既然已经寄出了,那为什么还要取回?

  是那个快递员神经不清楚的想将快递收回,还是原本寄快递的人后悔才要求他将快递收回,或者说根本装摄像头寄快递和送快递的人根本就是同一个人?

  就在我陷入沉思时,换锁的人上门了,小哥替我接待了他。

  回过神我不好意思的看着小哥,伸手拍了拍脑袋,自己竟然把小哥还在家的事情忘得一干二净,晾着人家不说还让人家帮你接待别人。

  换完锁后,小哥将手机私人号码留下,并表示有事情就打他的电话,然后与换锁的人一起下去了。

  目送完他们后,我叹了一口气,拿出手机想将小哥的号码存下。

  却在看到自己手机上的红褐色血迹时,才想起自己的手还受着伤,于是我打开药箱为自己简单的消毒包扎。

  夜晚,我洗完澡走到卧室,回想着上午发生的一切,真是让人心惊胆战。

  忽然一阵门口一阵悉悉索索的声音从门口的钥匙孔中传来,那声音就跟我小时候调皮拿铁丝捅门锁所发出的一样,我立刻想到,有人想拿铁丝开我的门!

  我惊慌地关上房间的门,将门锁上然后将电视柜移到门上,开始拨打小哥的电话。

  就在我焦急的等待电话接通的同时,门外的声音还在持续的响起,甚至越来越大声。

  终于电话接通了,我立马开口:“喂,有人在我家门口开锁!”

  小哥迅速道:“我马上来!电话不要挂断!”

  于是我继续保持通话,然后蹲到的角落,等待小哥的到达。但是门外的声音越来越大,终于“咔哒”的声音清晰的从外门传来,门好像开了!

  我焦急地在电话里喊道:“门好像被打开了!”

  小哥粗重的声音从电话起传来,他道:“我已经在楼梯上了,马上就到,你不要......嘟嘟......”

  小哥的声音戛然而止,电话里突然传出被挂断地的忙音声,我慌张的望向手机,发现屏幕上显示通话已挂断。

  然后一阵急促的敲门声响起,我一下子缩到角落里。随后小哥的声音就从门外响起:“你没事吧!?”

  原来敲门的人是小哥,于是我松了一口气回答:“我没事,你等下,我帮你开门!”

  他应了声,于是我从猫眼中向外探去,再确认是小哥后,将门打开。

  门刚打开,他就焦急地走到屋内开始检查各个角落,再确认屋内没有人后,问道:“你刚才真的听到门被打开了吗?”

  我点了点头,回答:“他好像是用铁丝开的门,最后我的确听到锁被打开的声音!”

  小哥听完皱了皱眉道:“看来可能是跟踪狂,你有没有什么头绪?”

  我思索了一会儿,将上午想到的事情讲给了他听,他道:“会不会是你的书迷?”

  对啊,书迷,我怎么没想到,快递包裹的签收人名字以及快递员再三确认我是不是白菜蜥蜴,这么想来,一切都对上了。那个快递员很有可能是我的粉丝。

  我道:“你是说快递员看过我的书,很有可能是我的黑粉?”

  小哥点了点头道:“他可能很早就看过你的书,你的书写的是什么类型的?”

  我道:“跟梦有关的一切,有幻想、灵异、爆笑等等”

  小哥思考了一番道:“他前段时间伤到了头,很有可能将你书中的一些比较幻想的东西串联到了现实生活当中,所以做出一些奇怪的事情。”

  原来竟然是我的粉丝吗,我叹了一口气,心情十分复杂。一方面是因为竟然能在一个小区内遇到看过自己书的人,另一方面则是因为他的举动太过可怕。

  我开始思考自己的小说是不是写的太过幻想,不切实际。

  小哥安慰道:“你别想太多,这件事不过是个偶然罢了。”

  我点了点头,随即想到自己应该报警,于是我对小哥说:“我觉得我应该报警!”

  小哥听后点了点头道:“的确应该报警,但是一般没有发生实质性的伤害,警察也不会专门派人保护你,你附近有没有什么朋友,或许可以搬去那里同住一段时间。”

  小哥说的一点都没错,警察很忙,没有发生实质性的伤害警方也不能随意抓人。

  就算抓了人最多也是教导拘留几天就放出来了,说不定拘留以后对方更会产生报复心理。

  我长叹一口气道:“这个城市我的确没有朋友。”

  只见小哥皱了皱眉,随后道:“这样吧,在你找到解决的方法前,我可以在晚上的时候过来陪你。”

  我立刻回答:“这太麻烦你了,我还是住到宾馆去吧!”

  小哥沉默了会儿,点了点头,并表示可以开车要送我去宾馆。

  到了宾馆后,我躺在宾馆里开始思考今天一整天发生的事情,心情异常复杂。

  复杂的是对于今天所遇到的事,并不只是感到害怕和恐惧,我竟然带着一丝兴奋和激动!

  这种兴奋和激动就隐藏在我的恐惧之中,我越是感到害怕就越感到兴奋。

  就像看恐怖片的心情,对出现的恐怖画面惊惧不已但同时又忍不住地继续观看下去。

  在闭上眼睛进入睡眠前,我想着明天早上报警吧。

  一阵手机声将我从睡眠中吵醒,我迷糊的伸手摸过床头的手机,打开手机发现根本任何消息。

  于是我将手机放回床头,继续闭上眼睛,忽然手机声再次响起。

  我烦躁的将手机拿到眼前,却发现手机还是没有任何消息!

  突然手机声再次响起,我惊恐地望着手中安静的手机,那这个声音是从哪儿传来的?

  我惊慌的从床上直起身体,寻找声音的来源,在观察了房间一圈后也没有发现手机和任何人影,忽然手机的声音从被中传了出来。

  我拉开被子,赫然发现昨天的那只手机正躺在我的被被窝中响着!

  我的脑中出现这样一个画面:我躺在床上,脸上带着安详熟睡着,一个陌生的男子轻轻旋门而入,走到我的床头,将手伸进我的被窝,放下手机,然后安静的坐在我的床边在黑暗中观察着我的睡颜,甚至伸出手摸过我的头发和脸!

  想到这个画面我就忍不住的冲到洗手间开始疯狂的洗脸,实在太慑人了!

  洗过脸后,我回到房间拿上手机立刻赶到前台,询问昨晚发生的一切。但是柜台却表示并没有将房卡交给别人。于是我要求检查监控,可柜台却表示监控无法提供给个人,于是我气愤之下赶到了警察局。

  将发生的一切告知了警方,警方表示立刻开展调查。

  警察调出了宾馆的监控,发现在今天凌晨一点十五分的时候,一个带着帽子穿着黑色外套的男子进入了我的房间。

  一点四十五分后走出了房间,他竟然在房间里待了那么久,而那三十分钟我完全没有察觉到任何异样!

  我又惊又怕的想着,随后开始仔细的盯着男子的样子,从体型观察发现他就是那天给我送快递的男子!

  于是我将情况告诉了警方,警方表示马上对其开追捕,让我暂时待在警察局里。

  警察局中,我在女警官旁边观察着早上发现的手机,手机的屏保与主页都是我坐在电脑面前被偷拍的照片,惊讶的是打开手机相册,手机相册里的照片几乎摆满了我的照片。

  有吃饭、睡觉、穿鞋、发呆......甚至还有洗澡、换衣的。我愤怒地盯着相册中的照片,一种隐私被人挖掘的羞愤从心头涌上来,让我止不住的要骂脏话。

  但是相册一张不同的照片吸引了我的目光,竟然是一张安保小哥正在吃饭的照片,我指了指他道:“他怎么会出现在这!?”

  女警官立即问道:“你认识他?”

  我点了点头,将有关小哥的事情告诉了她,警官表示要将他请来做一份笔录。

  于是我立即拨打了电话给小哥,小哥表示马上赶到,在小哥来到警局前,我们继续在手机中翻找。

  突然一个app吸引了我目光,我向警官示意点开app,发现它的用户名正是经常在我小说底下留言和打赏的一个读者!

  忽然门口响起一阵骚动,我抬头看去,发现那个快递员竟然被两个警察压着进来。

  我在心中惊讶到警察的效率实在是太高了!

  之后他就被带到了审讯室,我对警官表示自己非常还知道他为什么要对我做这些事,于是我站到了审讯室外旁观。

  审讯室内,警察问道:“你是不是在林西白女士的房间里安装了针孔摄像头?”快递员默然着没有回答。

  警察将手机扔到他面前道:“这些照片是不是你拍的?”他露出了一个嘲讽的笑容没有说话。

  警察道:“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快递员终于开口,他恶狠狠道:“因为我不喜欢她的小说,她的那些幻想让我恶心!”

  我叹了一口气默默走出了审讯室,果然是因为我的小说。

  只是我不理解既然他不喜欢我的小说,眼不见为净,又何必做到这么极端呢......

  突然小哥的声音从我面前响起,他道:“你怎么了?犯人不是抓到了吗?”

  我抬起头看着眼前笑的阳光的小哥道:“他真的是因为不喜欢我的小说才做出这些极端的行为的,你说我是不是应该停更了?”

  在听完的话后,小哥快速的皱了皱眉,随即伸出手在我的脑袋了轻拍了一下。

  他说:“我觉得你的小说很有意思充满了幻想,你没有必要因为一些人的厌恶而放弃自己的追求!”

  小哥说的没错,每个人的看法不尽相同,你无法改变别人的想法,但是你可以决定自己的做法!

  我对小哥笑了笑道:“谢谢你的安慰,我会继续写下去的!”

  小哥道:“我要去做笔录了,回见吧!”

  我点了点头,与警察打完招呼后先一步回了家。

  晚上,我洗完澡坐在电脑面前,继续更新,将今天所遇的事情编辑成章节发出去后,我的手机忽然跳出了一堆提示。

  我叫聪聪打赏了100起点币

  我叫聪聪打赏了100起点币

  我叫聪聪打赏了100起点币

  我叫聪聪打赏了100起点币

  我叫聪聪打赏了100起点币

  我叫聪聪打赏了100起点币

  我叫聪聪打赏了100起点币

  我叫聪聪打赏了100起点币

  ......

  我惊讶的看着手机的提示,这个ID是那个快递员的!

  他现在应该在警察局才对,怎么可能有时间给我打赏!

  于是我快速回复他:你到底是谁?

  但是对方却没有任何答复,只是继续打赏着......

  终于我忍受不住,向公安局打了电话,但是公安局表示人还在局里压着,具体情况需要到明天查问。

  我挂掉电话,发现对方已经停止了打赏,或许打赏也可以向文章发布一样定时?还是说我叫聪聪另有其人!?

  那么偷拍我的人究竟是不是快递员?在思索中我渐渐地感到疲惫,就在我即将进入梦乡时一阵悉悉索索的声音再次从门外传来。

  我猛地被惊醒,然后闭上眼睛安静的听了一会,却没有再听到声音,我叹了口气,想着可能是自己神经紧绷导致出现了幻听。

  于是我关掉了电灯,躺到床上,突然手机的提示声再度响起,我赶紧打开手机,发现我叫聪聪竟然回复了我。

  他说:“我是你的粉丝,我很喜欢你的小说,更喜欢你躺在床上的样子!”

  我惊恐得直起身,突然门外传来铁丝插进门锁扭动的声音,我赶紧打开灯,快速冲到门口将一堆重物堆到门口,然后转身躲进房间锁上门,继续将重物堆到房间的门边。

  就在我堆完重物时,手机再度响了起来。

  我叫聪聪:“没用的,我已经从窗户进来了,你说你房间的门能不能撑到警察赶来呢?(笑)”

  然后房间的门开始疯狂的响起,我崩溃的赶紧拨打了警察的电话,在接到我的报警电话后,警察表示马上赶到。

  我窝在角落,听着房间门被大声的撞击着,随着房门一下一下的重击声撞进我的心里。

  我看着摇摇欲坠晃动着的门,颤抖着打了一个电话给小哥。

  小哥很快就接起,他温柔的声音在电话中响起:“怎么了?”

  我慌张的哭道:“我房间里有人!”

  小哥道:“我马上到,你先别慌!”

  挂完电话我瑟缩在角落里,眼前的门被撞了开来,一个身材硕长的男子带着一条青蛇的面具走到了我面前,我尖叫出声。

  只见他缓缓蹲到我面前,用非常低的嗓音道:“你喜欢这个青蛇面具吗?”

  看着眼前吐着蛇信的青蛇面具,我拼命的向墙后靠去,他逼近我倾身向前,就在他缓缓靠近我的时

  我伸出拿着手机的手用力的砸向了他的脑袋,他迫不及防被我砸到头到到一边。

  鲜血顺着他的脑袋就流了下来,他轻笑了一声从地面坐起。

  我随手抄起身边的衣架一边哭喊着一边用力的向他砸去,终于在砸了三下他,他倒在了边上。

  我赶紧从他身边闪过,向门边跑去,忽然他开口道:“你不是想知道我是谁吗?”

  我顿了顿,停下了脚步,不由自主的转过身,看着他倒在血泊里的身影。

  他道:“其实你很好奇吧,究竟怎样的一个人才能做到这么喜欢你的小说呢,从你今天更新的章节中可以看出你明明很享受别人的追逐,我已经动不了了,你只要蹲下来摘掉我的面具就可以知道我是谁了!”

  他的声音很蛊惑,我也的确很想知道他究竟是谁,于是我缓缓的蹲下身,一边警觉的盯着他,一边伸手拉开了他的面具。

  一张俊朗的脸出现在了我前面,我惊讶的看着眼前倒在血泊中的人,他竟然是......小哥!

  我捂住嘴巴,无力地跌坐在他身边,眼泪住不住地从眼眶疯狂掉落,然后我颤抖着问道:“为什么是你!?”

  他露出一个满足的微笑,缓缓地张开口,但还不等他张口,我伸出手擦掉眼泪,站起身冷声道:“满意了吗?”

  看着他僵在脸上的笑容,眼睛中充满了对我突然转变语气的疑惑。

  我弯下身子,冲他露出一个甜美的笑容,道:“这个青蛇面具一点都不像我小说里描写的那样,眼珠应该更冷漠,嘴巴应该张的更大,而颜色也不够艳丽!”

  他诧异地盯着我问道:“你在说什么?”

  我直起身子,理了理头发道:“我早就知道那个快递员不是偷拍我的那个人了,你不是说喜欢我的小说吗,可是你读的一点都不认真呢!”

  他道:“你什么意思。”

  我露出一个嗤笑,压低声音道:“你说的没错我就是一个喜欢刺激的人,我一早就发现你就是偷拍我的那个人了!我一直在等你会以什么样的形象出现在我面前呢,结果真是让我失望!”

  他在血泊中挣扎了一下,我用力在他身上踹了一脚,满意的听着他发出的闷哼声。

  然后继续开口:“在警察的时候我已经知道你的名字了,你的名字中带着一个聪,而那只手机中除了我的照片以外还有你的照片,所以那个ID是你的,不过我猜那个手机是他送给你的吧?我还猜他一定爱着你,所以甘愿为你顶罪!”

  他怔了怔没有开口,我蹲下身子,用看待流浪狗的表情注视着他,继续道:“真是可惜,你的外表我很喜欢,但是你太蠢了,刚才你不是很兴奋吗,现在怎么一声不吭呢?”

  他道:“你之前都是演的?”

  我叹了口气道:“一开始我真的有被吓到哦,在宾馆的那天晚上我根本兴奋的睡不着,他一进来我就发现了,于是我开始装睡,你猜他都在我床头说了写什么?”

  不等小哥回答,我开始模仿快递员地口气道:

  “他说:白菜蜥蜴你不过写了一些无脑的幻想,凭什么让聪聪这么喜欢!明明我才是对他对好的那个人!

  为什么在他发现你住在我们小区的时候,就开始偷窥你跟踪你。

  你知道吗?我当时有多气!

  所以我找上门想要把手机寄给你让你感到害怕然后躲远远的。

  但是他知道以后竟然威胁我说要跟我分手!

  于是我冲到你家想拿回手机,但是我还是忍不住掐住了你,结果他出现了,我只能落荒而逃!

  你说,你哪里比我好了,就因为你那点破字吗?”

  我顿了顿,恢复自己的声音继续道:“你是没听到他当时即压抑又愤恨的声音,我当时都快憋不住笑出声来!”

  随即我看着倒在血泊中的小哥,只见他的脸色惨白,猩红的血液缓缓从他身后溢出,将我的洁白的地毯染红,画面非常的刺眼好看,我道:“你后悔吗?”

  他虚弱的问道:“后悔什么?”

  我蹲下身子,晃了晃手中的手机道:“看我的小说,跟踪偷窥我,以为我是一个愚蠢喜欢沉浸在自己幻想中的女人?”

  他缓缓闭上眼睛,再睁开,神情终于恢复了冷静,他说:“我不后悔。”

  突然他用力的抓住我的手,将我一把扯到他怀中,紧紧的抱住我道:“可能我天生喜欢变态吧。”

  然后警笛声从门外传来,我长叹一口气,在他胸口轻轻了吻了一下,挣开他的怀抱,蹲到角落里,露出一副惊恐不已的样子。

  他转过头看着惊恐的我,轻笑出声......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