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冕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日冕文学 > 吴亦凡宙斯 > 篇十三 飞蛾扑火

篇十三 飞蛾扑火


  你知道飞蛾为什么会义无反顾地扑向炽热的火吗?

  亿万年前,还未出现人造火光,飞蛾完全依靠日月星辰发出的自然光源,并在起指引下直线飞行。

  从此在它们身体里就留下了义无反顾直线飞行的基因。

  ......

  凌晨三点,我懊恼的蹲在椅子上,奋力地修改着论文,距离交稿还有一个月的时间,老师的催促以及论文的内容让我感到头疼。

  忽然一阵扑翅的声音从我耳边传来,我转过头,一双带着细碎花纹的翅膀出从我眼前跃过,那是一只白色的飞蛾!

  我看着它扑闪的翅膀,它以优美的姿势向前飞去,在它飞行的轨迹上出现了一道细碎的金闪,就像洒水车经过后被阳光折射出的彩虹闪闪发光。

  然后它停落在一片光亮上,安静的一动不动。

  我盯着它看了一会,自己情不自禁被它小小的身影吸引过去,忽然它身后的光亮和一排黑字让我想起自己正在写论文的事!

  它停顿的地方正是我的电脑屏幕!

  于是我不耐烦的伸手将它挥开,它挥动的翅膀带出一些粉尘到我手上,我拍了拍手。

  想起小时候抓飞蛾时,母亲告诫的话,她说飞蛾身上有的粉尘有毒。

  但是片刻,它再次飞到了我的电脑屏幕上,挡住了我正在写的论文,心中忽然升起一把无名的火。

  于是我拿起一旁的书本,将它挥到地上。

  它似乎伤到了翅膀,在地上扑腾着,良久都没有回到屏幕上,于是我安静的写了一会儿。

  但是没过多久,我的屏幕上又出现了一只黄色的飞蛾,无名火在此从我心中燃起,我直接打开电灯,打算将它们绳之于法。

  灯亮起来,室友迷迷糊糊的声音从上方传来,她问:“怎么了?”

  我不耐烦的回答:“有飞蛾。”

  随即寝室里就传来一道尖叫声,然后整个寝室的人都醒了过来。

  狗子:“啊,在那在那!”

  素二:“哪儿呢?”

  狗子:“啊,飞到千层那边去了!”

  我捂住耳朵道:“别叫了,会吵醒其他寝室的人!”

  狗子立马闭上嘴,瑟缩在角落,眼睛惊恐的盯着飞蛾的身影。

  我无奈的摇了摇头,问道:“它们飞来飞去的,抓不到啊!”

  千层提议:“飞蛾扑火,要不然我们把灯关了,点个蜡烛让它们自生自灭?”

  我点了点头表示同意,于是我从公共抽屉中拿出一根生日蜡烛和打火机,将蜡烛点燃放到寝室中央,然后将灯关掉。

  寝室四人就这样在安静的黑暗中,注视着跳动的火花。

  不一会儿一个较小的身影,扑腾着翅膀出现在烛光前方!

  它快速的煽动着翅膀,带动了周围的空气,使蜡烛上火焰闪烁着。

  然后它义无反顾的扑向了火光,在它扑上的瞬间,火光黯淡了一下,随即一阵更加亮的火光窜起,它的翅膀被点燃了!

  它挣扎着更加用力地挥动翅膀,但是无情的火光将它的身影笼罩住,在空中形成一片飞动的花火,最后它化成灰烬缓缓升到天空......

  “叮当”一阵清脆的声音在寝室里响起,我问道:“你们谁掉东西了?”

  三个室友都表示没有掉任何东西,于是我打开灯,发现在蜡烛旁边闪耀一道金光。

  我蹲在身子,将它捡起,那是一颗金色的石头。

  我举起石头问室友:“这是你们的吗?”

  狗子:“这好像金子啊!”

  素二:“对哎,要不你咬咬看?”

  我皱了皱眉,寝室里怎么会突然出现金子呢,这应该是某个饰品上掉下来的东西吧!

  原于是我将它放到桌上,爬上床开始睡觉。

  清晨,我被一阵嘈杂声吵醒,我睁开眼慢慢爬到床下,看到我的三个室友围在一起不知道在讨论着什么。

  她们见我醒了过来,手里捧着一个东西神秘兮兮地站到我前面示意我看。

  我低头一看,这不就是我昨晚捡到那个金色的石头嘛!

  我问:“怎么了?”

  狗子:“这真的是金子!”

  我蹙眉,心道这孩子一大早的抽什么风,于是无视她走到洗手间开始洗漱。

  等我洗漱完毕后,我发现她们竟然还围在那块石头旁边,仔细的打量着。

  然后寝室楼下传来一阵嘈杂的声响。我走到阳台,发现有许许多多的人手里拿着捕捞网,到处寻找着什么。

  我问室友:“外面在干呢,一大早抓蝴蝶吗?”

  素二回答:“大家应该是在抓飞蛾!”

  我诧异的问道:“抓飞蛾干嘛?”

  狗子兴奋的跑到我身边,将手机放到我眼前,道:“你看看这条新闻!”

  我拿过她的手机,手机上是一则新闻报道,标题写着:飞蛾浴火竟成金!

  而内容讲的是一名高中生发现飞蛾在燃烧后竟然变成了金子,而且这些金子经过检验,证实纯度为99%真金。

  最后是一副金子的配图,而图片上的金子与我昨天在寝室里捡到的一模一样!

  我惊讶的看着这片报道,拼命的在脑海中寻找关于飞蛾和金子的联系,可是无论我怎么想也无法将两者联系到起来。

  起初我并不相信,觉得这不过是一些小编为了博眼球和点击量而想出的营销方式。

  但是不一会儿,一些飞蛾被火烧变成金子的视频被发到网上,一时间网上疯狂的转发着哪里能抓道飞蛾的资讯。

  渐渐地我发现飞蛾浴火成金的事情变成了真的!

  狗子:“我们去抓飞蛾吧!”

  我问:“可是去哪儿抓啊?”

  素二:“楼下有很多人在抓,不然我们去楼下试试?”

  我犹豫了一会儿,最后还是点了点头。心想抓到飞蛾要怎么办呢?难道要烧掉吗?

  .......

  片刻,我与室友来到楼下,发现楼下竟然站满了学生,他们手里都拿着一个网兜拎着一个昆虫箱,有些甚至穿梭在树丛里。

  看着眼前的画面,我感到非常不适。

  狗子:“他们的工具好齐全!我们难道要徒手抓吗?”

  素二却突然指向前方的便利店道:“你看,那里有出售网兜!”

  我朝着她指的方向看去,看到便利店门口正放着一排网兜和昆虫箱,边上插着一块纸牌,上面写着:网兜20一个,昆虫箱50一个。

  网兜和昆虫箱竟然卖的这么贵!我无语的看着坐在店外嗑着瓜子的阿姨,想着商人果然可以从任何事物中看到商机。

  狗子:“我们去买一个网兜和昆虫箱吧!”

  我立刻回答:“这么贵,摆明了就要想趁火打劫啊!”

  素二却道:“还好吧,比起金子,这些已经很便宜了!”

  我转头看向千层,希望她能够出声制止这种不正常的行为,可千层却直接掏了钱将网兜和昆虫箱买下!

  然后他们三人就加入了浩浩荡荡的人群中开始寻找飞蛾。

  看着眼前近乎疯狂寻找飞蛾的学生,一股莫名的恐惧慢慢从我心中升起,大家变得好奇怪!

  于是我打开手机,开始浏览网页,企图寻找到相关的资料和新闻,但是新闻上仅停留在证实飞蛾浴火能够变成真金上。

  我关掉新闻页面,开始搜索其他网页,忽然一个名为《我父母变成飞蛾了,怎么办,在线等,急!?》的贴吧吸引了我的注意力。

  我进入贴吧,发现贴吧一楼中有一个视频,于是我点开那个视频。

  视频内显示的场景是在一条田野边,而视频正不停地摇晃着前进,一只手指从后出现,一个女孩的声音响起:“我现在正在追我的父母,就是前面的两只飞蛾!”

  我随着女孩手指的方向望去,竟然发现远处有两只巨大的飞蛾,大概有一个成年人的大小。

  我惊讶的看着巨大的飞蛾,他们正朝着山间飞去。然后女孩尖叫一声,视频就黑了。

  我在贴吧上留言问:发生了什么,为什么人会变成巨大的飞蛾?

  不一会儿就收到了回复,女孩回答:我也不知道啊,但是周围的人都好奇怪,都在抓飞蛾,我爸爸妈妈已经不见了!

  我问道:你还记得,他们是怎么变成飞蛾的吗?

  她回答:我一早回到家就看到他们在屋内飞着,我被下了一跳,然后他们就从身后着的门飞出去了。我追了好久,后来摔倒了,起来时他们就不见了。我问其他的人,但是他们都不理我,只是自顾自的拿着网兜抓飞蛾,你呢?

  我:我下了楼就看到一堆人在抓飞蛾,我的室友就像中了邪似的冲到人堆里抓飞蛾去了!

  她回答:我看周围的人都不正常,要不我们见个面吧!

  于是我问了她的地址,发现自己跟她相距一个城市。

  我打算坐高铁去见她,可是一路上我都没有见到一辆车,路上都是拿着网兜抓飞蛾的人。

  有些人蹦蹦跳跳,而有些人爬在树上,他们的脸上都带着相同的神情,仿佛看不到飞蛾以外的事物。

  整个城市,竟然只有我一个人正常!

  在无比的恐惧下,我疯狂地向高铁站跑去,一路上我与女孩交谈着,她也表示在她的城市里所有人都在抓飞蛾。

  终于30分钟后,我来到了高铁站,可高铁站附近并没有任何人影。

  我跑到站内,原本应该在站内负责安检以及售票的作业人员也都消失不见了,难道他们也去抓飞蛾了?

  一个奇怪的想法从我脑中蹦出:为什么大家都集中在城市中心抓飞蛾呢?明明山上的飞蛾更多啊!

  我无可奈何的蹲坐在高铁站门口,没有工作人员根本就坐不了高铁。

  打开手机,我将自己的情况讲给了她听,她也表示自己那边也是这种情况。

  然后她表示她可以开车来找我,于是我将学校的定位发给她,打算回学校寻找室友,希望在自己的帮助下能够使她们清醒过来。

  回到学校后,我在人堆中寻找室友,发现狗子正以头向上屁股向下的姿势趴在草堆里,她嘴中正絮絮叨叨的念着什么,我凑近一听,她道:“飞蛾啊飞蛾,你快出来!”

  我随即用力拍了拍的头,但是她却没有任何反应,继续寻找着飞蛾,面对行为怪异的室友。

  我终于忍不住的将她的头按到泥土里,但是她却没有挣扎,只是双手还刨着泥土!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为什么只有我一个人这么正常!

  我丢下刨土的狗子,继而寻找素二,然后在一个路灯下发现她,她正费尽的向上跳着,手上拿着网兜,眼睛死死的盯着路灯,口中念叨着:“你快下来!你快下来!”

  我开始叫她的名字,但是她却跟狗子一样毫无反应,嘴中还继续念叨着。

  于是我随着她的视线向上看,发现竟然真的有一只飞蛾在路灯下扑打着翅膀。

  忽然一个想法从我脑中浮现,如果我抓着这个飞蛾,她们应该会跟着我走!

  几乎在想到这一点后,我就立马行动了,我将裤腿挽起,双手抱住路灯,费力向上爬去,不知道花了多少时间我才爬到顶端。

  等我伸手抓向飞蛾时,路灯忽然亮了起来,我才惊觉天竟然已经黑了!

  我快速地将飞蛾抓住,然后从路灯上滑下,捡起地上的一个昆虫箱将它装入,然后在素二面前晃了晃飞蛾,素二果然伸手就想从我手中夺过飞蛾。

  我快速收回飞蛾向前跑去,她见状便立刻跟了上来。

  我在人群中穿梭着,而素二就在人群中横冲直撞紧跟着我,那气势像是想将我吃拆入腹。

  我一边跑着一边寻找狗子和千层的身影,在找到他们的身影后我用同样的方式将她们引向我。

  就在我激烈的奔跑时,一个电话打了过来,是那个妹子!

  于是我一边接过电话一边奔跑着。她道:“我到你们学校门口了,你在哪儿呢?”

  我喘息着回答:“我马上就到!”

  不一会儿我就在学校门口见到了她,她看起来比我小上很多,于是我问:“你有驾照吗?”

  她摇了摇头,露出一个狡黠的笑容,道:“我才上高一呢!”

  我诧异的看着比我小上一个代沟的她道:“什么!?你胆子太大了!”

  她却笑了笑道:“我们现在去哪儿?”

  我思考了一会,道:“现在到处都是抓飞蛾的人,新闻上却没有出现任何相关的消息,大概全球都进入了捕蛾热潮,不知道还有多少正常人跟我们一样,现在最要紧的应该就是联系到那些人,或许在交流中能够发现为什么我们没有跟人群一样,没准还能找到解决的办法!”

  她点了点头,表示赞同。

  因为我现在体力不支,而且她也经过了长时间驾驶,所以我们商量先回到寝室睡上一晚,第二天开始寻找跟我们一样维持着正常的人。

  就在我打算跨到车中时,她突然大叫起来:“啊,有丧尸!”

  我惊得一下子爬上车,关上车门,然后在黑暗中观察四周,终于在车后发现了三个来势汹汹的人影,我迷上眼睛仔细一看,松口气,这不是丧尸,是我的室友!

  但是不等我回答,她指向前方,再度尖叫了起来:“好多!都像我们围过来了,怎么办!?”

  我顺着她所指的方向看去,发现一大堆人往我们这里冲来,他们的手上还带着网兜和昆虫箱!

  我下意识的想到,有可能是因为我手上的这只飞蛾,我打开车窗想将它扔掉,但是转念一想飞蛾应该和这些奇怪的现场有莫大的联系。

  于是我伸手指向我的寝室楼道:“快开到那边去!”

  她匆匆发动汽车,向寝室楼驶去,就在她踩下油门的那刻,我一下子就栽倒在车坐上,并清晰的听到自己的后背与座位碰撞出巨大的声。

  然后疼痛就在我后背传来,不等我反应过来,我又突然向前倾去,然后整张脸撞上了前方的座位。

  瞬间我感觉自己的泪水从眼眶中滑落。

  她快速的说:“到了,然后呢!?”

  我抬起头:“你开了多少码?”

  她回答:“180,现在怎么办,快点啊,他们会追上来的!!”

  我摸了摸尚完整的眼镜,重现将它架到脸上,淡定的说:“那些不是丧尸,他们是冲着我手上的飞蛾来的。”

  她惊讶的回过头:“那你快把飞蛾扔了吧,万一他们为了飞蛾咬我们怎么办,然后我们也会变成他们那样的!太可怕了!”

  见她越说越激动,越说越害怕,我也感到有些害怕,万一抓飞蛾还能被传染,那我们岂不是要跟他们一样!

  于是我快速的从车上下来,示意她跟我上楼。

  片刻我们就来到了寝室,打开灯,寝室还跟昨天晚上那样正常,只是今晚的人们已经不再正常了,而我的室友也跟人们一样......

  我叹了口气,将门锁上,没过多久寝室外就传来阵阵脚步声和抓飞蛾的呢喃声。

  女孩道:“好恐怖,我总感觉他们冲进门来咬我们!”

  听着门外怪异的声音,我也觉得阴森恐怖,虽然我们是不飞蛾,但总感觉自己像处在丧尸片中,周围的人们都变成了丧尸,只剩下我们躲在屋内,渐渐被丧尸群包围,而剩下的命运就是被他们分食......

  我深吸一口气,立马换了个话题:“你昨天有做过什么奇怪的事情吗?”

  她摇了摇头,我又问:“或者跟飞蛾有关的事情?”

  她思考了一会,突然想起什么:“我昨天晚上在寝室抽烟,烫死过一只飞蛾!”

  我张了张嘴,看了看眼前比我娇小比我可爱的女孩,难以置信她即抽烟又会开车,是我太out了吗?

  她抬起问我:“你呢?”

  我思考了片刻将昨晚的事情告诉她,她听完后皱紧了眉头,就在我以为她想到了什么的时候。

  她说:“大学生竟然还要写作业道凌晨三点,太可怕了,我突然不想读大学了!”

  我绝倒,都这个时候了,小姑娘竟然还能想到这些,不过大学的确也很辛苦啊!

  在发现自己逐渐被带偏的思想时,我立刻晃了晃头。

  然后开始整理思路,我与她在昨晚都烧死过飞蛾,难道烧死飞蛾就能保持清醒。

  所以外面的人们并不是为了等到黄金,而为了抓到飞蛾并将它们烧死,来恢复自我?

  于是我打算从外面抓一个人回来,在她眼前烧死我手中的飞蛾试试!

  我道:“我要从外面抓一个人回来!”

  她张大眼睛道:“你想干嘛?抓进来解剖吗!?”

  我被她的想法惊到了,随即摇了摇头将我的想法告诉了她,听完后她表示会全力协助我抓捕一个人进来!

  于是我迅速从门口闪出,在漆黑的走廊摸索着前进里,但是周围没有一个人。

  于是我开始向楼上走动,忽然一个身影从扶梯上倒挂了下来,一个人头出现在我手边!

  我控制不住的尖叫起来,然后退后一步,将头转向另一边。

  有些东西,眼不见为净!

  她听到我的尖叫声后,快步的跑了上来,拐角处问道:“你被咬了吗!?”

  然后一脸警惕的看着我。

  我马上摇头,伸手指向我眼前,她上前一步看到了挂在扶梯上的人问道:“你把她干掉了?”

  我赶紧回头快速的看了一眼,只见挂在扶梯上的人影,没有任何动作,就像是睡着了。

  于是我上前将她的头抬起,发现她竟然是狗子!

  我道:“这是我室友,快帮忙把她扶到寝室!”

  片刻,我们将狗子扶到了寝室,只见狗子双目紧闭,仿佛进入了酣睡。

  任我怎么叫都没有反应,于是我走到阳台,向下看去,果然楼下躺着一大片的人,他们七零八歪地躺在地上,仿佛一片死尸。

  我将手探到狗子鼻子底下,再确认她的呼吸正常后松了一口气。

  然后我将飞蛾取出,在她眼前晃了晃,突然狗子挣开了双眼!马上扑腾着双手向飞蛾抓去。

  我立按住她,从桌上拿出一根皮带将她绑在椅子上。

  然后我和女孩点燃了一根蜡烛,将飞蛾放出,飞蛾便自动飞向烛光,亦如昨天晚上,它迅速变成了一只带着花火的飞蛾。

  就在飞蛾在空中燃烧的时候,狗子开始猛烈扎挣起来,她的手从皮带中挣脱出来,就向飞蛾抓去。

  我情急之下也抓向了飞蛾,待我触到飞蛾时,只碰到了一缕灰烬。

  而狗子的手却直直的伸到了烛火中,她惨叫出声:“啊,好痛!”

  我道:“你醒了?”

  狗子吹着自己的手抬起头道:“啊?我一直醒着啊!”

  狗子醒了过来,但是忘记了之前为什么要疯狂抓飞蛾的事情,虽然没从她口中得知,但是我们找到了让人恢复正常的方法。

  于是我们三人决定开始抓飞蛾!

  当然不是跟他们一样不带大脑的抓飞蛾,而是决定在夜晚的时候打开手电筒吸引飞蛾。

  傍晚,我们将陷阱准备就绪,就躲到床上等待飞蛾自投罗网。

  然而等了很久不也不见飞蛾的身影,迷迷糊糊中我仿佛睡了过去......

  突然我听到手电筒掉落的声音,我从床上爬去来,看到女孩蹲在手电筒面前,我小声问道:“是飞蛾过来了吗?”

  但是女孩却没有回答,于是我大声的问道:“有飞蛾吗?”

  但是她依旧蹲在手电筒面前,没有任何回应。

  这时狗子到:“她从刚才就一定猛盯着手电筒。”

  我道:“你怎么不叫醒我?”

  狗子回答:“我还以为你一直醒着呢,而且我也不知道她在干嘛!”

  于是我爬下床,拍了拍女孩的肩膀,忽然她转过头了,脸上竟然出现了白色绒毛,而且头部竟然长出了两根触须!

  她的脸就像飞蛾的头!

  我颤抖着问道:“你怎么了?”

  但是女孩却没有任何反应,继续蹲下身子望着手电筒,我上前将手电筒关掉,然后退到一边。

  只见她缓缓站起身,环顾了四周,然后走到阳台,看向月亮,慢慢的站到了阳台边上,身体开始向下倾斜。

  我与狗子立马冲上前想拉住她,就在我们即将碰到她的时候,她的背后忽然出现了两对充满磷粉的翅膀!

  然后她就挥开翅膀向上飞去......

  在月光下拉出一道带着细闪的轨迹。

  我在她身后嘶喊:“你去哪儿啊!?”

  但是她却没有任何回答。

  我想起了她之前跟我说的她发现自己的父母变成了飞蛾,他们究竟为什么会变成飞蛾呢?

  狗子站到我身边:“她要飞到月球上去吗?我们会不会变得跟她一样啊?”

  我摇了摇头,表示自己也不清楚。

  第二天早上,我感到自己的脸上有些痒,我用手挠了,发现手上竟然粘了一些绒毛!

  于是我快步的冲到镜子面前,发现自己的脸上竟然变得跟女孩一样。

  我惊恐极了,开始尖叫,狗子急忙从床上爬下来,在她看到我的样子后,她也尖叫起来。

  我绝望的蹲在镜子面前,等待着自己失去意识,然后变成飞蛾。

  但是恐惧一直占据在我心中,变成飞蛾以后是不是从此就失去自我了?

  狗子蹲到我身边,抱住满身是毛的我道:“怎么办?”

  我摇了摇头,垂下脑袋一言不发。

  忽然狗子问道:“既然你们昨天能把我变正常,就一定有办法让你不变飞蛾!”

  听完狗子的话,我稍微恢复了一点动力,狗子说的没错,既然我还没有完全变成飞蛾,就应该想办法阻止!

  于是我们开始思考我和女孩为什么会变成飞蛾。

  狗子问:“那个女孩做过什么?”

  我回答:“她前天烫死过一只飞蛾,然后昨天变成了飞蛾。”

  狗子说:“你昨天也烫死了一只飞蛾,然后你今天变成了这个样子!”

  我立马点了点头,但是又摇了摇头道:“我们前天不是还烧死过一只飞蛾吗?”

  狗子沉默了片刻,突然眼睛发亮道:“前天它是自己跑上去不算,昨天你是不是碰那只烧死的飞蛾了!”

  我伸手一拍脑袋,对啊,我怎么没想到呢,竟然是因为动手烧死了才变成飞蛾的!

  我叹了一口气道:“这难道是传说中的烧蛾偿命!?”

  狗子笑道:“那我昨天到底是因为烧死了飞蛾还是因为什么恢复正常的?”

  我道:“你醒过来的时候喊疼,难道是被火烧的?”

  狗子一脸严肃的点了点头,然后拍了拍我的肩膀,走到公共柜中,取出了一根蜡烛和打火机道:“要不,你烧一下自己试试?”

  看着一脸严肃的狗子,我思考了片刻,最后犹豫的点了点头。

  寝室里亮起了烛光,我不由自主的被着烛光吸引,然后我慢慢的走上前,将手放到火中,一种疼痛感从手指传来,但是我却无法将手和视线从烛火中移开。

  恍惚间我听到狗子的声音,我疑惑的转过头,只见她指着我,惊恐的大叫着:“火!火!”

  我低下头,发现自己正被包围在一片火光中,猩红的火焰在我周围闪烁着,发出温暖的色泽,突然剧烈的灼烧感从我身上每处传来,我发现自己竟然全身着火了!

  于是我拼命的挣扎着,想从这片火光中逃出,但是不管我跑到哪儿,它都紧紧跟着我,怎么也甩不开它。

  渐渐我感到全身的力气被抽光,我缓缓的躺倒在地上,看到自己慢慢的化成了灰烬,就像我前天看着被燃烧的飞蛾那样......

  “西西!起床了!”

  我猛地睁开眼睛,观察自己身边是否还有火光,在发现身上并没有着火后,我松了一口气,原来是梦。

  然后我爬下床打算洗漱,就在接触到地面的时候,一个毛躁的触感从脚下传来,我脚挪开,发现一只飞蛾的尸体正躺在我脚下。

  我大叫了一声道:“这里怎么会有只飞蛾?”

  室友回答:“不是你昨天拿火烧死的吗?”

  我立马惊得站在原地,我竟然烧死了一只飞蛾!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