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冕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日冕文学 > 吴亦凡宙斯 > 篇十五 密之赌星

篇十五 密之赌星


  什么叫做侵略?

  侵略有很多种,有文化侵略,有民族侵略,亦有生物侵略......

  如果人心被侵略了,到底算什么侵略呢?大概囊括了所有的侵略吧。

  2019年7月在一个寒风交加的夜晚,地球上悄然崛起了一个名为“赌星”的城市,人们不知道这个城市是如何在一夜之内建成,也不知道这个城市属于哪国界,唯一可知的是,它能够出现在任何你想要找到的城市。

  是它遍布整个地球,还是它本来存在人心之中呢?

  ......

  我从跑车中迈出长腿,利落的关上车门,然后帅气的摘掉墨镜,目视前方。

  副驾驶里的钟老狗跟随着我下车,然后屁颠屁颠地接过我的墨镜,用嘴哈了口气在镜片上,然后拿起袖子疯狂擦拭。

  我大吼:“你干嘛!?”

  钟老狗:“帮你擦眼镜啊!”

  我伸手扶额,在心中吐槽,再完美的下车方式也被他毁了!

  没错,站在我身边一个看似古道仙风的高人其实就是一个内心哈士奇,有一点点法术的老头,虽然他一直自称为仙人,但在与他搭档多年的我看来,他大概只能够被称为先人。

  我和他是一个调查灵异事件组织的调查员,此次前来就是为了调查“赌星”这个城市,至于组织上选择我们,大概是因为我们是整个组织里最空闲的人了吧。

  脑中回忆出领导对我们嘱咐:这个赌星没有国界之分,你们就当度个假,去探探里面的情况然后汇报到组织吧。切记,除了路费,一切不报销!

  我叹了口气,其实我6月份才去组织进行了面试,当时因为组织缺乏工作人员,于是一轮面试后我就被留下了,而我身后的钟老狗,我也不知道他到底会干什么,只知道我跟他是组织中最闲的人了。

  我转头看向他问道:“我们怎么找到赌星的入口?”

  只见钟老狗高深莫测地在周围转了一圈,然后缓缓开口道:“我也不知道啊!”

  于是我再次听到自己叹息的声音,忽然前方一个穿着紧身红裙,踩着细高跟的女人吸引了我们的注意,她迈着优雅的步伐向着前面的公园走去。

  我与钟老狗快速地对视一眼,非常的默契的跟了上去。

  只见那个女人走进公园大门,我们跟上前去,就在我打算跟她打个招呼的时候,她竟然凭空消失了,留下了一脸震惊的我和钟老狗。

  快速地将面部表情恢复正常后,钟老狗义正言辞道:“我就知道这个公园果然有问题!”

  我收起震惊地表情,露出一副了然于胸的表情,非常配合的点点头道:“这个女人果然有问题!”

  然后我们两个心照不宣的对视了一眼,就快速闪入公园开始寻找赌星入口。打死都不承认只是为了和美女聊聊天!

  忽然前方出现了一个白色房车,房车门被打开着,一只圆滚滚的脑袋从车中探了出来,然后一个胖嘟嘟的身影就从车中跳了出来,那是一只企鹅!

  它扑闪着小脚丫,双臂一晃晃地慢慢前进着,模样简直可爱到犯规!

  见状,钟老狗立马冲上前抱住那只企鹅。

  但是就在他刚抱住那只企鹅的时候,企鹅就从他的怀中滑落掉到了一个土坑的边缘,他再次弯下身去将企鹅捡了起来,但是企鹅又从他怀中掉落,掉入了土坑中。

  我大步走到他身边,开始研究怎样才能将企鹅捞起来,最后我们打算用我的西装外套将它包住,防止它再度滑落。

  当我们用外套包住她时,忽然土坑两边的土壁里伸出了一根树枝把企鹅拉进了土里。

  在我懊恼该如何向组织索赔西装费用时,土壁中伸出了更多树枝,它们扭曲着开始缠绕在一起,渐渐组成了一只手的形状,从土壁中伸出来,我拉住老狗向后跳了一步,这是什么怪物!?

  树枝却没有进一步延展出土壁,它只是慢慢的收拢五指,就像人类使用手抓物体时的样子。

  身后传来一阵脚步声,我们转过头去,发现一排排企鹅从房车中跳下向整齐地树枝方向走去,然后被树枝带入土壁。

  我们快步走到房车门口,发现里面正往外冒着阵阵冷气,与外面的空气接触形成白色的雾气飘在空中,营造出一个仙气云绕的景象,房车的内部是一个巨大的恒温箱,恒温箱中摆满了冰块和雪,模拟成了南极的样子。

  我惊讶与老狗对视了一眼。

  这是谁的车?

  为什么要在车中养企鹅?

  土壁中伸出来的树枝是什么?

  企鹅们为什么会主动跑到土坑中被树枝带走?

  一连串的疑问环绕着我们,令我们百思不得其解,于是我们决定在这充满奇异事件的公园中展开调查。

  前进片刻,草地上一些小孩的身影吸引了我们的注意,于是我们走上前去,却发现那些人形是由植物组成。走得近了,还能在草地上植物组成的一些人体部分。

  就像之前从土壁中伸出来的树枝的一样,它们由树叶和藤蔓缠绕着,从草地中延伸向上,或摆出孩子漫步的姿态,或残肢横放的姿态,画面极度不和谐。

  忽然一阵风吹来,那些树叶竟然缓缓动起来,却不像普通树叶被风吹动般在空中飘零,而是像活生生的人一样动作起来!

  看着眼看诡异的场景,我们感觉撤出了草地。

  因为总感觉,如果不从中撤出,将会被他们缠住拉网另一个世界......

  就在我们继续向前行走了一段距离后,一颗巨大的樟树出现在我们面前,它的树干足需10个成年人手拉手才能围住。

  它的枝干无线向上攀援着,直向天际,它的枝叶茂密的遮盖住阳光,投影在地上不露出一丝空隙,而地上布满是掉落的樟树种子。

  树干下方两个穿着警服的人员正笔直地站在两旁,我和钟老狗走上前去一探究竟。

  走近后发现在树干中心被挖空,一道铁制的门毫无缝隙地包裹住树干空心部位,我望向两个正目视前方巍然不动地人员:“这是什么?”

  他们在听到我的声音后,仿佛突然活了过来,脸上本有些木然的神情突然变得生动起来,就像一个雕刻的塑像脸上突然有了表情。

  他们告诉我这是一个安检门,里面便是赌星,而他们是安检人员,主要负责赌星的安检工作。

  我问道:“赌星究竟是什么样的一个地方?”

  他们道:“在赌星里可以赢到任何想要的东西。”

  钟老狗问:“那要是输了呢?”

  他们道:“如果输了,赌坊里的人会直接把你送回家。”

  我问道:“如果赢了,出口也是这个吗?”

  他们却没有了回答,继续恢复面无表情的站立姿势,在发现问不出其他答案后。我与钟老狗退后几步,商量是否要进去。

  我道:“怎么样,进去吗?”

  老狗道:“他们的回答就像设定好的电子音,而且我觉得赌输后会被他们杀掉!”

  我点了点头表示同意,但是随即想到这是组织交给我的第一个任务,仅是让我探探情况,如果就这样空手而归的话,一定会被组织的其他同事看轻。

  于是我看向老狗道:“其实我对赌术有所了解,没有十足把握的话我绝不上场,我们就当参观参观吧!”

  钟老狗皱起眉头,使原本年老的脸更显苍老,犹豫片刻后,他还是点了点头。

  于是我与他来到安检门口,接受安检,安检人员告诉我们赌星是个与外界隔绝的地界,所以要求我们换上古装取下通信设备等电子设备方可进入。

  我换上一见纯黑色带着金绣线的汉服,而老狗则换上了一件绿色带帽的汉服。

  过了安检门,是一条幽黑深不见底的过道,在漆黑过道两旁整齐的放着一些纯白的蜡像,钟老狗突然“咦”了一声,随即往过道边上的一个蜡像跑去,见状我快步跟了上去。

  只见一个与老狗外貌与身高一模一样的蜡像站立在边上,除了颜色和缺少生气外几乎与他一般无二。

  我们诧异地看着蜡像,这是怎么回事?

  于是我们在过道上站了一会儿,只见一些存在与他们自己一样蜡像的人满不在乎或者根本没看见一样继续往前走去。

  我和老狗觉得在公园发生的一切,赌星中的老板一定是主谋!

  在商量一番后,我决定正式进入赌星,而老狗在见到与自己一般模样的蜡像后,决定不进入赌星,打算回到安检门后并且使用法力开启第三视角陪同我进去。

  我进入赌星正厅后,放眼望去发现正厅足有五个足球场那么大,各种琳琅满目的赌术展现在我眼前。

  我瞬间感到一股喜悦从心中溢出,忍不住的表现在我脸上。老狗的声音从我耳边传来:“淡定!冷静!”

  于是我深吸一口气,往人群中间走去,只见在一张金黄的长桌边,坐着两个穿着鲜红汉服的男女,而那个女的正是我与老狗之前跟踪的人。

  看她熟练的样子,想来已经进进出出赌星多次了,那么可以从她下手得到一定的情报!

  我上前开始观察他们桌上的纸牌,发现他们玩的竟然是梭哈!我从小就喜欢赌神,因此对梭哈有非常大的兴趣,于是我试探性地坐到他们面前,不等我开口一个穿着金色古装戴着金色帽子并且留着一撮八字胡的胖男人走了过来。

  他向我作了个揖,脸上堆满笑容道:“您是要挑战他们吗?”

  我问道:“什么叫做挑战?”

  他回答:“挑战擂主,筹码我们将为您备上,赢了你便能成为下一届擂主,但是......”

  我问道:“但是什么?”

  他回答:“但是输了,我们就将送您回......家”他特意咬重了家字发音。

  我继续问道:“怎么挑战?”

  他道:“原本应该由两个人搭档参加,但是您就一个人,不过......我们可以给您两份筹两局以后只要您手中的筹码均高于两人便是您赢了!”

  我向他做了个手势,表示自己需要思考一下。然后在心中与老狗交流:“你能不能看到他们的牌然后告诉我?”

  老狗道:“可以啊!”

  在得到老狗的回答后,我露出一个志在必得的笑容问道:“筹码是多少,底注是多少?”

  他继续堆上脸上的笑容道:“一份筹码是一百万星币,底注为一万星币。”

  于是我道:“我要挑战你们!”

  早就在我说完这句话后,一阵滔天的锣鼓字大厅正中央发出,随后波及到大厅每个角落随后身边的人纷纷围了过来,但非常有秩序的围在距离我们五米外的地方。

  突然被一群人围观,搞得我有点紧张啊!但是更多的却是兴奋!

  赌局正式开始,一张黑桃Q和一张底牌被发到我手中,而男方手中是一张方块K,女方手中是一张梅花A。

  女方下注,她道:“二十万。”

  男方表示跟。

  我蹙了蹙眉在心中问老狗对方的底牌,他道:“男红桃K,女梅花K”

  我看了眼自己的底牌梅花Q,想着既然是第一局没有不跟的道理,于是道:“跟!”

  然后一张方块Q和黑桃K发给了我,男方是一张梅花7和一张方块7,而女方是一张梅花J和一张黑桃8。

  现在是我下注,我手中有三Q一K,男是二K二J,女是梅花10、J、K、A。

  男子的牌是没有问题了,但是如果女子在拿到梅花的话,就是同花,那么我只有再得到一张Q才能赢,出现梅花的几率比我拿到Q的几率要大很多,为了第二局我还是谨慎下注吧!

  我道:“一万”但就在我说出一万的时候,人群中立刻发出了倒彩。

  男女双方都表示跟,于是最后一张底牌发到了我手中,我紧张的将它开大却发现是一张梅花2。

  叹了一口气后立马问老狗对方的底牌,老狗道:“男梅花3,女方块10。”

  在得到结果后我瞬间松了口气,大方将纸牌摊开。

  可就在我以为胜券在握时,我却发现男方摊开的底牌竟然变成了方块了,而女方底牌则变成了梅花3!

  这是怎么回事?难道是老狗看错了还是他们换底牌了!?

  老板:“此局,这位女士胜!”

  看着被收过去的筹码我赶紧问老狗:“不刚才看反了?”

  老狗却道:“我没有看反,他们应该换牌了!”

  我愤怒的看向一男一女,竟然出老千!想要怒骂的话刚到嘴边最急忙收了回去,要是我说他们换牌会被人发现老狗的存在,于是我强压下心中怒火,思考接下来该怎么办。我目前手中还有178万,而男方78,女方144万,接下来的一局一定要赢,不然就算弃权,男方也会将故意输给女方。

  于是我道:“继续吧。”

  牌慢慢的发了下来,我嘱咐老狗这次一要要注意他们的小动作。

  我收到黑桃A和底牌桃花A,男方黑桃10底牌方块10,女方红桃K底牌方块Q。

  在得知各自况后我松了一口气,这次应该没问题,于是道:“十万”。

  就在我等待他们跟注时,他们却道:“不跟”

  我一脸震惊的看着他们,没有懂他们的操作,这样的话比赛不是结束了吗,而且我钱数都比他们高!

  “叮当——!”的声音再次响起,我疑惑的看着前方满脸笑容的男女,难道他们想回家?

  老板道:“挑战失败!”

  我抬起头看向老板道:“我的筹码比他们每一个都高啊!”

  老板却露出一个微笑,凑到我跟前,随着他的微笑,我可以清晰得看到他脸上的肉抖动着,他道:“他们两个加起来的筹码比你的高!”

  我立刻说:“你明明说游戏规则只要两局之后我的筹码均比他们高即可胜出!”

  老板却突然变脸,放下了脸上堆起的肉,凑到我耳边压低声音道:“我本来很欣赏你,但是你竟然是灵异事件调查组织的人,所以别怪我改变规则了!”

  我的身份竟然暴露了!于是我学电影里的场景将桌面反倒,桌上的前果然掉落一地,而周围的人们也都纷纷围了上去哄抢,我立刻趁乱往外跑去。

  在跑过人群来到走道后,我和回体的老狗向安检门跑去,突然老狗的声音从我身后响起:“我被什么东西抓住了!”

  我赶紧转过头,只见那具与他一模一样的蜡像正双手锢住老狗的脖子,使老狗无法脱身。我跑上去开始掰动蜡像,蜡像的力气出奇的大,我用尽全身的力量才将它掰开。

  就在我和老狗准备继续跑时,蜡像的手臂突然扼住了我的脖子,让我使不上力气,渐渐地我绝干到呼吸困难,而身后的追赶声传来。

  老狗费力的掰动着蜡像,但是他的力量不够,于是我道:“你先出去,回组织搬救兵!”

  老狗用力的看了我一眼,然后点了点头,往外跑去,看着他卖力却搞笑的跑姿我无奈的笑了笑。

  身后响起了老板的声音,他幽幽道:“送你回家!”

  我费力转过头看向他,问道:“到底是什么意思?”

  老板笑了笑道:“送你回的是我们的家,我们是赌星人。”

  然后两只浑身长满触须的宛如章鱼的生物从老板身后游动在我面前,拿出一个小圆球,扔向我,我瞬间就被包裹进一个空气囊中,我动手拍打圆球,可它非常坚固。于是我问:“赌星竟然是一个星球?你们来这里的目的又是为何?”

  老板面露贪婪的表情,双眼发光道:“我很喜欢地球上的生物,我想将跟种各样的人类作为收藏品带回我的母星!”

  我道:“你大可以直接进攻地球,为什么要选择这种卑劣的方式!?”

  老板摇了摇头道:“我只不过利用人类贪婪的本性罢了,哪里说得上卑劣呢,只要你赢这里的东西你都可以带走,但是你输了需要付出代价!”

  我道:“你这样是变相的侵略地球,何必说得这么高大上!”

  老板哼声道:“究竟是我侵略地球,还是人心自我侵略,进入这里从来都是他们自己的选择!”说完便再球外按下一个按钮,一阵白色的气体快速弥漫到球内,我咳了两下就感到头脑发昏,四肢无力,紧接着我就失去了意识。

  等我再次醒来的时候,我发现自己坐在一家急驶的仪器中,我看向周边,发现有很多跟我一样的人类闭着眼睛坐在这台仪器上。

  我赶紧站起身,在急驶的仪器中低头奔跑,一边寻找着出口一边谨慎提防被外星人发现,就在我环顾四周是,我突然碰上了一个物体,我吓得后退了几步。只见一个穿着制服样式的女人站在我面前一脸疑惑的看着我。

  我小心的问道:“你是人还是什么东西?”

  女子惊讶的看了我一眼道:“额......不好意思请问可以出示一下你的身份证和车票吗?”

  身份证?车票?这个外星人实在隐藏自己的身份吗?

  我一脸茫然的看着她,没有任何反应。

  她安静的等待了我一会,见我一直没有反应,就从手中拿出一个对讲机道:“这里疑似一个没有身份证和车票的乘客上车,请求支援!”

  我突然想起来自己在高铁上,正赶往学校参加考试!等我反应过来时,已经看到一类似乘务长的人站到了我面前,他道:“不好意思,可以麻烦您出示一下身份证和车票吗?如果没有的话......”

  我赶紧抢在他说完话前回答:“有!有!有!”然后屁颠屁颠的跑到座位上拿相关证件。

  在他们验证过证件后,我松了一口气坐回座位,可就在他们离去时,我听到女乘务员小声对男乘务长说:“吓死我了,差点被她发现......”

  我大惊道:发现,发现什么!?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