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冕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日冕文学 > 吴亦凡宙斯 > 篇十八 共生女娲

篇十八 共生女娲


  传说中的的女娲为人首蛇身,形体巨大。

  在神话中,她独活于天地之间,因寂寥而于黄河畔捏泥成人,从此天地间便多了与她形似的人。

  而俗闻中,她与伏羲乃兄妹,结合育人成为人类的始祖,传闻他们寿命极长,活千年而后亡,天地间的人类均为他们的后代。

  神话与俗闻究竟何为真......

  我与朋友在山间嬉戏,这是一座埋藏在乡间且人烟稀少的大山,它的周边几乎没有人烟,有的是潺潺的溪水和茂密的草木。

  我抬头仰望,眼前那座墨绿的大山在碧蓝的天空下愈显幽深空灵。

  我与朋友拨开一片茂密的灌木,眼前出现了一片偌大的山谷。

  抬眼往山谷上方看去,崎岖崖峭向上盘桓着,顶上是一条巨大的裂沟。

  从我们站立的地面上蔓延至天顶,纵深莫约数百米,沟间偶有大鸟展翅疾驰。

  头顶响起一声嘹亮地鸟叫,嘶鸣声久久弥荡在山谷中。

  朋友伸出手指,指向崖峭边一棵歪扭的树根,她说:“你瞧,好大一个鸟巢!”

  我顺着她手指的方向看去,只见一个直径近几寸的大洞出现在树根上,洞中容积约为五六升大的器皿,周围由泥土垒砌成一个小堤,红白的泥土各自分离于两边,好似装饰。

  我道:“你说是鸟巢,我觉着怪像兽洞的!”

  朋友沉思了片刻,拿出手机将一副青羽黑瞳如鸠鸟大小的水墨鸟图放到我面前。

  她说:“这是志怪小说里的冶鸟,听说它白天的时候是鸟的形状,到了夜晚就会化成人形。”

  听完朋友的话,我感到非常的兴奋,在渺无人烟的地方遇到奇异的事情太有意思了!

  于是我继续问道:“历史对这种鸟有记载吗?”

  朋友低下头快速地在手机上击打着,然后寻找了一番,将手机递给我看。

  《搜神记》中记载:冶鸟生于越地,是当地巫祝色祖先,栖息的地方沾染了污秽,就会有老虎通宵守护,而且在冶鸟进食的时候人万不可去打扰它。

  看完冶鸟的相关信息,我拿出单反,将镜头拉近鸟巢,开始观察着鸟巢附近的天空和崖边,企图找到这只传说中能够化人的鸟。

  但是除了开始的一声鸟叫后,附近再也没有出现过任何叫声和飞行的身影了。

  我失望的叹了口气,传说果然就是传说。

  朋友继续向前走去,我急忙按下快门匆匆拍了几张照片,便快速跟上她的步伐。

  片刻她突然停下脚步一动不动的站在我身前,她的身体有些僵硬,于是我问:“怎么了?”

  她没有转头保持着僵硬的姿势,压低声音快速的说:“前面十步有一条竹叶青!”

  我急忙收回迈向前的步子看去,一条翠绿细长的身影正横卧在我们面前,然后左右扭动着身体快速地向前爬去,它的头呈三角形正微微昂起。

  竹叶青有毒,但它喜欢缠绕在树上,这条怎么横卧在路间?

  我和朋友都保持着不动的姿势,深怕它感觉到危险突然冲过来咬人。

  片刻它终于游进旁边的草丛中,渐渐消失在我们视野里。

  我问朋友:“它应该不会回来了吧?我们还向前吗?”

  朋友松了一口气,然后从地上捡起了一根树枝,对我说:“路过草堆和树木的时候,用这个打一打,要是有蛇的话会跑掉的!”

  我点了点头,仍心有余悸地看向那条蛇爬入的草堆,心中无限感叹:蛇真的是一种可怕的动物,不仅攻击力极强而且长相可怖,最可怕的是身带剧毒,咬上一口便能让你魂断于天。

  我和朋友继续向前走去,身边一根莫约成人手臂粗的藤蔓吸引了我的注意,它的上方是陡峭的悬崖,看不到它蔓延生长的根部。

  于是我忍不住伸手握住藤蔓,就在我刚握住藤蔓时,它垂下的尾部突然卷起紧紧缠住了我的手,然后快速缠绕到我的手臂上。我惊呼了一声,立刻用另一只手去拉扯藤蔓,可那根藤蔓竟然趁机缠住我的另一只手,然后开始收紧。

  藤蔓的力气出奇的大,我的双手几乎在它收紧的同时就变红了,手上传来巨大的压力使我感到非常疼痛,于是我赶紧向前方的朋友求救。

  我:“阿波!救命!”

  朋友听到了我的呼喊声,立刻转过身来,也许是我被藤蔓缠绕的样子过于搞笑,她竟然噗嗤的笑出声来:“你在玩捆绑play吗?哈哈哈哈哈哈哈......”

  我懊恼道:“别笑了,它勒地越来越紧了!”

  见状,她赶紧收起笑意,伸手掰动藤蔓,但是随着朋友的用力,我愈发感觉藤蔓开始收紧,而且有向上的趋势。于是我赶紧让朋友住手:“我感觉它开始向上发力了!”

  朋友松开手,一脸不解的看着我,问道:“什么意......”

  可就在她松开手的瞬间,我就感到自己被一股很大的力量向上拉去,不等朋友讲完,我的双脚就腾空而起,藤蔓竟然生生将我从地面拔起!

  朋友见状赶紧抱住我的腰,慌张道:“我艹,什么情况啊,这根藤蔓是活的吗!?”

  双脚离地的感觉让我惊慌不已,我赶紧对朋友说:“我不知道啊,你千万别放手啊!”

  朋友点了点头,可就在她点完头后,那根藤蔓又开始往上发力,巨大的力量从我的双手和腰部传来,被两股力量反方向地拉扯,我感到一阵剧烈的疼痛。我忍不住地痛呼出声,就在我以为自己要被拉成两段时,一个落地声响起,朋友抱住我腰的手突然松了开来,然后我感到被拉扯的疼痛缓解了许多。

  我一脸惊慌地低头看去,低下头才发现朋友的抬起的头已经离我有半米之长,朋友一脸焦急道:“我实在抱不住了!”

  看着急的朋友,我想安慰她,可我自己现在的状态并不适合安慰别人,于是我哭丧着脸看着渐渐被拉开距离的朋友和地面道:“你说它是不是食人藤蔓什么的,专门抓人吃?”

  朋友赶紧摇了摇头,安慰我道:“不会的,一定是植物的应激反应,你稍微等会儿,我马上回去叫人来救你!”说完便快速地往山口跑去,我看着朋友逐渐远去的背影。

  止不住的开始脑补出一副自己被食人花一样的植物吞入腹中,然后被一些黏稠的液体包围,身体和皮肤开始溃烂,最后被消化成为一滩血水,从此成为它生长的养分......

  就在我无限脑补自己被消化殆尽的场面时,一阵嘹亮的声音自我下方传来。

  我低头望去,只见一只光秃秃的鸡徘徊在我脚下,一边拍打着身子一边嘶鸣着,然后雄赳赳气昂昂地抬起头,对准我的方向一跃,竟然轻轻松松地跃过我。

  我赶紧抬头,只见它的眼中出现了两只金黄的瞳孔,从我头顶窜过,用爪子抓住藤蔓,然后用力一啄,藤蔓便断了开来。

  我感到双臂上的压力突然消失,然后我就直直向下坠去。!

  一股失重的慌张感遍布全身,还未等我叫出声来,我便重重掉到了地上。

  剧烈的疼痛自我内脏中传来,随之而来的是一股强烈的恶心感,我呕的一声吐出一口血来,然后躺在地上。

  我挣扎着想要起身,但内脏中传来的疼痛让我止不住的瑟缩起身子,我费力地呼吸着,但每一次的呼吸都带来撕心裂肺的疼痛,让我不敢呼吸。

  就在我以为自己就要痛死过去的时候,一个好听的女声响起,她说:“你的五脏六腑严重损坏,体内已经大出血了,再过片刻你就会因为脏器快速衰歇而亡。”

  她顿了顿问我:“你还想活下去吗?”

  我费力的呼吸着,剧烈的疼痛让我无法开口,但是我想活下去!

  然后我听到一阵地面摩擦声音响起,她的声音出现在我耳边,她说:“与我共生吧,这样你就能够活下来了!”

  疼痛让我的大脑无法思考,于是在听到她说我能活下的同时,我下意识的点了点头,然后我就感觉自己被翻过了身,我睁开眼睛,在一片模糊中出现了一双金黄的瞳孔,再接着我就失去了意识。

  等我再次醒过来时,入眼的是一片光滑的石壁,而背后是一片柔软的草地,于是我深深吸了一口气,发现刚才撕心裂肺的疼痛已经消失了,我被人救了吗?

  我慢慢直起上半身,开始观察周围的环境。

  这是一个偌大的山洞,山洞内壁都是光滑的石头,前方有一个水坑,一些水滴从石缝中滴落,然后汇聚道水坑中,周围的空气非常潮湿,我看遍了整个山洞也没有发现任何人的身影。

  于是我试探地问道:“有人吗?”

  但山洞除了我的回声,就没有任何其他的声音了,我诧异的想着刚才与我对话的姑娘去哪儿?

  我依稀记得她说我的内脏已严重损坏,但是现在我为何没有感到任何的疼痛,就算是手术也应该有漫长的恢复过程,还是说我已经昏迷了很长时间,以至于身体已经完全恢复?

  于是我快速的环顾了四周,发现周围并没有任何医药器具,推测自己并没有动过手术。

  思考片刻,我突然想到人在注射了吗啡等毒品后会感受不到任何疼痛,推测自己可能被注射了吗啡止疼,所以身体感受不到疼痛,但是我又想到如果仅仅是注射了吗啡的话,自己岂不是还在危险期!

  于是我打算拉起衣服,观察自己身体的受伤情况,但就在我低头的同时,我发现一条巨大的蛇身出现在我身下,正从我宽大的外套下笔直躺在我眼前!

  我大叫一声,开始感受自己的双腿,发现我的双腿没有任何知觉!

  难道是一条蛇将我拖到了这里,以为我已经死去,便开始慢慢吞噬我的身体,而我就在它吞噬我的同时醒了过来!

  我惊慌的想迈动脚步,可是我的双脚没有任何感觉,我能活动的只有上半身!

  于是我赶紧在地上找到了一块石头,打算直接向它砸去,就在石头即将碰到它时,我一个激灵猛地停下了动作,想起常言道打蛇打七寸,如果我这一下打下去不能将它打死的话,只会激怒它然后加速吞噬我!

  可是它的身体隐藏在我的衣服中,我无法确认它的头部以及七寸位置,所以我决定解开衣服,找到它的七寸!

  我深吸一口气,颤抖着拉住衣角,现在脑中设想了一遍,它恐怖的头正怎样吞噬着我的双脚。

  然后轻轻地将衣服往上拉,将衣服拉过我的腰部,出现在我面前的竟然不是巨蛇的头部,依旧是它的身子!

  它竟然已经将我的双脚全部吞下,再这样下去我整个身体都会被它吞到腹中!

  于是我快速的将衣服拉过腰部,但是眼前出现的场景让我惊慌失措,只见它的身子直接与我的腰部相连,而它的头部却不翼而飞!

  这是怎么回事,难道是我吞掉了它?但是我的双脚呢?

  眼前的场景是在超过了我的预想,竟然一时叫我反应不过来,所以我用力将石头砸向它,突然一整疼痛自下传到我的身上,我忍不住的将手摸到了它的身体上。

  就在我触摸到它身体的那一刻,我突然意识到了它竟然变成了我的一部分!因为我感到刚才的疼痛就是从它身上传到我身上的!

  我的双腿竟然变成了蛇尾!

  我惊恐的看着眼前的巨大且漆黑的蛇尾,因为难以接受自己双腿变成蛇尾的事实而昏了过去。

  良久,一个男性的声音自我头顶响起,我缓缓睁开眼睛,发现一个穿着长袍,长相英俊的男子正注视着我,见我醒来便伸手指向石壁道:“你快看看我新作的画!”

  我疑惑地望着眼前的男子,身体却不受控制地向前移动,来到了一片石壁旁边,看着石壁上出现的奇怪的符号,然后我听到自己的声音响起:“宓羲哥哥,你的画越来越好了!”然后转身看着男子露出一个爽朗的笑容。

  面对眼前毫无头绪的对话以及不受控制的身体我感到万分的不解,这到底是是怎么回事!?

  就在我沉浸在迷茫中时,男子缓缓向我移动过来,然后我感到什么东西缠道到我的身体上,我低头一看竟然是一条巨大的蛇尾!

  我挣扎想要远离他,但身体的动作却是依偎到他怀中,然后将自己的身体也缠绕上去。

  男子道:“外面的大水已经褪去,我们可以下山觅食了!”

  我抬起头道:“太好了,我已经一个月没有进食了,肚子里的宝宝都等我进食呢!”

  在听到自己一个月没吃东西以及怀孕的消息后,我感到一道惊雷自我天灵盖劈下,瞬间将我烤到外焦内嫩,我心道:一个月不吃东西还能活吗,还有我真的怀孕来了吗?

  然后画面一转,我看到男子正站在我面前,快速地往山下游去,而我则紧紧跟在他的身后,片刻后,我与他来到了一片草丛中,匍匐在地上静静地等待着猎物出现,忽然一阵呼救声响起,我与他昂起身子。

  男子道:“我去前方看看,你在着等我!”

  我点了点头并嘱咐他小心行事,然后看着他远去的身影。但是等了良久都不见他回来,于是我顺着他前进的方向开始寻找他的身影,再来到一个巨大的树边时,我发现了一个箭靶形状洞边有一滩血。

  几乎下意识的就感到一阵心慌,然后我快速顺着血液的痕迹往前走去,发现草堆中有好几个人或跪或蹲着围成了一个圈,我向前移动,一个人转身发现了我。

  他面上带着一丝愧疚和惊慌,我问道:“发生了什么事?”

  然后一堆人都转过身直视着我,而其中一个人露出了害怕的神色,举起手中的柴刀就想像我劈来,但是很快就被其他人拦住。

  我惊慌地赶到他们围着的地方,只见一只浑身青羽的鸟和男子躺在血泊中。

  我听到自己颤抖的声音响起:“宓羲哥哥!”,然后我伸手抱住了安静躺在血泊中的男子,失声痛哭起来。

  良久,我抬起头问:“究竟怎么回事,为什么宓羲哥哥会变成这样?”

  众人叹了口气,皆低下了头,沉默不语。而一个手臂上带着伤口的男子说:“我不慎打扰到了正进食的冶鸟,它化成人形要将我杀掉,而宓羲出现救下了我,只是......”

  我道:“只是什么?”

  他闭上双眼声音痛苦道:“只是前段时间被大水冲来的人不认识宓羲,在听到我的求救声后,便以为宓羲是想吃我的妖物,竟失手拿着镰刀杀了他,我!都是我的错!是我没有阻拦住他!”

  我冷笑一声,将宓羲的尸体放下,看向那个手持镰刀的男人,道:“杀人偿命,今日我便要你一命抵一命!”

  那个男人瑟缩了一下,然后握紧手中的镰刀,惊恐的喊道:“那个妖物也可以算作人!是他自己作怪长成这样,与我何干!”

  我冷眼看着这个杀害宓羲的男人,转身抱起宓羲的身体往山洞中走去,身后响起一个声音:“女娲,不知者无罪,你不会就此降罪于部落吧!?”

  我却仿佛置若罔闻地抱着宓羲的身体,继续向山洞走去。

  ......

  路上,我突然清醒过来,刚才自己的思想竟然也不受控制地代入到了这具身体中。

  我快速的思考着刚才发生的一切,终于在一番整理后我才明白,原来自己的意识待在女娲的身体里!

  而看到的一切应该是女娲的记忆,那么在女娲怀中的宓羲就是传说中伏羲了!

  传说中的女娲和伏羲是人的祖先,但是从他们的对话中可以推断出他们并不是人类的祖先,只是女娲确实拥有着一些人类所没有的力量。

  但最令我奇怪的是为什么只有这个部落的人认识女娲和伏羲,而外人却不认识他们,究竟是什么原因使后世的人将他们称为祖先?

  其中的联系让我百思不得其解,于是我打算安静地观看故事后续!

  片刻女娲便来到了山洞中,她抱着伏羲的身体开始落泪。

  她道:“可恨部落之人,当初是他们将刚刚诞生的我们放入葫芦中祭天,以求洪水褪去。上天可怜我们才让我们与蛇共生,并赐予我们控水的能力。这些年我们为他们治理多次洪水,若不是我们,部落早已被千万次洪水卷走入地府,如今他们不报答我们也罢,竟将你杀死。”

  说着她伸手摸了摸肚子,继续道:“可怜我们的孩子,还未出生便失去了父亲。宓羲哥哥我不饶他们!”

  说完她便将伏羲的尸体放到身边,然后走到山洞口,念起了一段晦涩如咒语般的话语。

  念完再次回到伏羲的身边将伏羲抱在怀中,用尾巴缠住他的尾巴道:“宓羲哥哥,洪水将至,你且安静睡上一觉,等洪水过后他们将会到阴曹地府为你赔礼道歉!”说完就伏在他胸膛闭上了眼睛。

  ......

  我百无聊赖的在心中数羊,我的眼前一直保持着一片黑暗的景象,自从女娲说完那番话后,她就一直保持着一动不动伏在伏羲尸体上的姿势,我都不知道时间过去多久了,只知道我已经可以闻到尸体腐烂的味道了!

  忽然,洞口传来一阵声响,一个声音传来:“女娲,求你为我们驱除洪水吧!”

  我一下子精神了起来,但是女娲却没有任何反应。

  洞口突然响起一个激愤的声音,他道:“是我杀了宓羲,如果你因为他的死而不顾部落里众多人的性命,那么你就将我的性命取去罢!”

  眼前出现一片光亮,女娲终于睁开了眼睛,她直起身子,捧起伏羲的脸,情意绵绵对他说:“宓羲哥哥,你那么喜欢热闹,部落的人到时候都去了你那边,你就有人陪伴了!”

  我看着眼前开始溃烂的伏羲,一阵恶心止不住的涌上心头,心想女娲真的是爱残伏羲了,面对这么恶心的画面,她竟然能做到坦然自若!

  见女娲没有反应,一群人都纷纷跪下磕头,开始恳求女娲祛除洪水。

  我看着他们的身影,无奈的叹了口气。

  早知今日何必当初,将襁褓中的孩子无情祭天,面对他们的幸存不仅没有半分愧疚,还将他们的帮助当做应所当然。

  最可气的是在伏羲死去的时候,第一关心的却是部落的安危!如果他们存在良知,就应该关心女娲,突然一阵愤怒席卷我的思维,我想他们这种人死有余辜吧!

  但是随即我就被自己的这种想法吓到了,而原因却不是因为我出现了这种可怕的想法,而是因为我感到自己的情绪竟然不由自主地受女娲影响。

  就在我为自己的情绪被女娲影响而感到不安时,我竟然看到他们把杀了伏羲的男人绑了起来,然后驾到一根木棍上,抬到女娲面前。

  男人大吼道:“你们要向妖物低头吗?”

  见男人出口不逊,他们就用一块布将男人的嘴封住,然后个个人都摆出了一副的迫不得已、实属无奈表情。

  然后我就看着领头的人开始用谆谆善诱地语调道:“女娲,此人交由你随意处置,还请你救救部落中的人,毕竟我们也是你们的朋友啊!”

  一阵反胃的感觉从我心里升起,感叹这些人变脸的速度。

  而此时的女娲慢慢转过身,盯住被绑在架子上的男子,陷入来了沉思,良久她挥了挥手道:“走吧,三日后我自会将洪水祛除,只是今后别再来打扰我与宓羲长眠了,否则我定叫漫天洪水淹遍整个大地!”

  语毕,就见人群退出了山洞,留下了那个被绑在棍子上的男人。

  女娲缓缓起身,再次念出了一段晦涩难懂的咒语,念完后我感到自己的视野越来越开阔,然后她一下子俯身冲到了男人的面前,张开嘴竟然活生生将男子吞了进去!

  我惊恐的看着男子的头部扭动在我的嘴中,一边发出呜呜的声音一边疯狂的颠动身体!我反胃想闭上眼睛,但是我根本控制不了她的身体,于是我就将女娲活吞男人下肚的场景分毫不露的收眼底,并且镌刻到了脑中......

  等到女娲吃完男子后,她慢慢扭动着沉重的身体,再次伏到已经腐烂的伏羲身上,她轻描淡写道:“这种嘴脸的人,没有资格去地上陪你。”

  说完便闭上了双眼。

  当我再次睁开双眼的时候,我发现我正坐在山洞中,我动了动自己的手,发现自己已经能够掌握自己的身体了。

  刚才发生一切还历历在目,我长叹一口气,低头看着身下的蛇尾,果然与女娲的那条尾巴一模一样!

  女娲难道就这样睡到了天荒地老吗?还是说她根本已经死了?那么她肚子中的孩子呢?

  脑中产生一堆问题让我感到头疼,但是最让我头疼的是我究竟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就在我感到自己的脑袋快要爆炸的时候,一个声音突然从我脑中响起,她说:“我已与你共生,此后你的寿命将会变得很长!”

  我赶紧问道:“你是谁?”

  她回答:“或许你可以称为女娲。”

  我道:“你是女娲?可是你怎么会跟我共生?”

  她叹了口气道:“我本是与女娲共生的蛇身,但是她早于千万年前宓羲死去之后进入沉睡,随后不久她就死去,因与她共生,我便拥有了她的记忆,如今我便是女娲。”

  我问道:“那你怎么跟我共生的?”

  她回答:“女娲死去后,我便退化回蛇身,只是我终究有一个心结需要完成,正好我于山间感觉到你奄奄一息的气息,于是来到你身边问你是否愿意与我共生,得知你想继续活下去,我便与你共生了。”

  我点了点头继续问道:“什么心结?”

  她回答:“女娲死前,将腹中的胎儿留给了我,蛇身的我无法将它产下,于是我才与你共生,希望将它产下,抚养长大。”

  听完她的回答后,我突然感到腹中什么东西动了一下,我伸手抚上腹部,才发现自己的腹部竟然微微隆起!

  我赶紧将手挪开,焦躁喊道:“可是我不是女娲,你也不是女娲!”面对自己下半辈子要维持蛇身的样子我已经很难接受了,现在竟然要让我生一条人蛇出来,未免太恶心恐怖了!

  她轻笑道:“我是女娲,你也是女娲。”

  我问道:“什么意思?”

  她回答:“人蛇共生,我拥有女娲的记忆,她死后我继承了她的记忆我便是女娲,如今你与我共生,待我们正式融合你也将继承我的记忆,从此你便是女娲,直到你死后我才可以找另一个女娲。”

  我将她的回答整理了一边,才明白她的意思,等我与她融合,我就不再是我,而是女娲!

  我猛烈的晃了晃头,想到之前陷入女娲体内不能操控身体,甚至被她影响的感觉,就觉得惊恐交加,我不想失去自我!

  于是我赶紧问道:“我们能不能解除共生!”

  她沉默片刻回答:“你会死。”

  我底下头望了望蛇尾,实在感到不能接受,但是面对即将来临的死亡又充满了恐惧。

  我究竟该如何选择,是选择从此变成女娲活成失去自我的行尸走肉,还是就这样带着自己的思想在恐惧中死去......

  片刻我终于选择完毕,我听到自己非常清楚的声音,我道:“解除共生,让我死吧......”

  她叹了口气道:“也罢,我不逼迫你”

  说完我就感到一阵剧烈的疼痛从我身体内部袭来,内脏破裂的疼痛让我止不住的发抖,然后我慢慢感到意识被剥离出身体,游离在疼痛和消失的边缘,让我感到非常的害怕。突然一个声音响起,她说:“你愿意跟我共生吗?”

  我忍不住地想要点头,但是最后清明的意识不允许我点头。

  忽然她诱惑地声音传进我的耳朵,她说:“为什么不跟我共生,只要跟我共生你就不用忍受痛苦了,你也不用死去,只要你跟我共生!”

  终于,我烦躁地用尽最后一丝力气回答:“不想就是不想,你烦不烦!”

  她却突然冷笑道:“我竟然小看你了。你知道吗,是我让冶鸟化身成你朋友的样子带你入山,又是我控制藤蔓将你拉到山上,最后我还让重明鸟将你啄下山崖,摔成重伤!”

  我瞪大眼睛,感到不可思议,于是问道:“为什么?”

  她恶狠狠地回答:“你可不是我的第一选择,我之前便诱人进山多次,只是前几次都没控制好高度,让人一摔下就死了,好不容易把你摔得半死不活,你竟然不愿意与我共生!”

  女娲真是个变态,在失去意识前这是我想到的最后一句话。

  .......

  “西西!”朋友的声音从我身边传来,我猛地睁开眼睛,发现自己正坐在一辆大巴上,于是我问朋友:“我们怎么在这?”

  朋友回答:“我们不是约好了去乡下的山中露营吗?”

  我想起来了,昨晚朋友跑到家中,对我说在乡下发现一座风景秀丽的山,于是约我露营,我欣然答应,今早便乘上大巴前往山中。

  我抬起头盯着朋友看了一回儿,朋友问我怎么了。

  我道:“你知道冶鸟吗?”

  朋友笑了笑道:“你什么时候也看起《搜神记》了?”

  我眯起眼睛打量了她片刻,继续说道:“那你觉得她能化成人形,就像你现在的样子吗?”

  朋友收起笑容,皱了皱眉道:“你小说看多了吧”,说完便转过头一言不发。

  ......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