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冕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日冕文学 > 吴亦凡宙斯 > 篇二十 乡村卫生院(上)

篇二十 乡村卫生院(上)


  我出生于农村家庭,小时候跑过村中的每一寸土地,翻过每一座山头,涉过每一个溪流.......

  爸妈说我从小野性十足,天不怕地不怕,但唯独害怕去村中的卫生院。

  至于为什么我已经忘得一干二净,只是觉得是小孩怕打针吃药的脾性。

  村中的卫生院坐落在菜市场附近,卫生院里只有一个医生,印象当中他是一个又瘦又高,时常戴着眼镜精明能干的老头。

  一阵寒意袭来,我止不住地瑟缩起身子,然后伸手开始摸索被子,但是摸了片刻也没有碰到被子。

  于是我张开双眼慢慢坐起身寻找被子的身影,发现被子掉落在床边,我弯下腰去捡,一阵头晕目眩地感觉突然向我袭来,我迫不及防地从床上跌落到了地上,身下柔软的被子为我提供了保护,使我免于直接与地面亲密的碰撞。

  我从地面缓缓爬起,费力地将被子抱回床上,然后回到床上,感到头异常的沉重。

  于是用力地甩了甩脑袋,企图让自己清醒一些,但随着我的动作脑中立刻传来了一阵阵的钝痛,仿佛脑仁被尖锐的重物敲打,我意识到自己感冒了。

  迈着不稳的步伐我迷迷糊糊地走到楼下,开口对爸妈道:“......早安”,一开口才发现自己的声音已经变得非常沙哑,而嗓子因拉扯而异常地疼痛。

  妈妈见我状态不对,便走到我身边,伸手摸了摸我的脑袋,随即惊呼道:“你的头怎么这么烫,好像发烧了!”

  我晃晃悠悠地坐到桌边,伸出手摸了摸自己的脑袋,却什么都感觉不出来道:“我怎么摸不出来?”

  于是妈妈走上前,用手摸了摸我身上的其他地方道:“整个人都烫了,怎么摸得出来!我带你去卫生院!”说完便要拉着我出门。

  我拉出她的手,用嘶哑的声音问道:“不去行吗?”

  妈妈立刻严肃道:“不行,不赶紧把烧退下来还得了!”说完就拉着我走向了卫生院。

  一路上我无力地挣扎着,莫名地不想去卫生院,一方面是因为我实在不想被扎针挂盐水,另一方面是我对那个医生有所抵触。

  记忆回到一个夏天的傍晚,我因为贪吃多吃了几个桃子而导致消化不良,被爸妈送到卫生院后,他简单地用手按压了我的腹部,神奇的是才按没几下,我胃中传来的剧烈疼痛感就消失了,这本来应该是一个好的记忆。

  就在我临走前,他一脸严肃且认真的告诉我道:“这些桃子啊,是因为你一下子吃了他太多们的同伴,所以才报复你才让你这么疼的!”

  当时听完他的话后,我大约有三年的时间没有吃过最爱的桃子。

  而且在看到一个个香气袭人的桃子就感到害怕,直到长大一些后才明白他当时只是吓唬我,从此我就对他产生了抵触心理。

  因为我总觉得的他是因为讨厌我才故意吓我的。

  片刻后,妈妈拉着我走到卫生院的门口,我抬头注视着眼前的建筑,灰白的围墙将整个卫生院包裹住。

  而在墙角同一个位置依旧生长着那株小草,形态和大小仿佛还是十几年前的那株,唯一变化的是屋顶矮上了许多,大概是因为我长高了。

  眼前的卫生院渐渐与我记忆中的卫生院重合,一个瘦高的人影从里屋走到正厅,老妈赶紧拉着我走了进去,走到屋内,医生正坐在他专属的位置上低头认真地看着报纸。

  十几年过去了,他的模样几乎没有变化,头发依旧灰黑,神情依旧冷淡。

  脸上甚至没有多上一条皱纹,身上的白色大褂衬托出他冰冷的气质,架在他鼻梁上的无框眼镜显示出他的干练。

  他仍旧是我有记忆中又高又瘦,浑身透露出一股生人勿近的模样。

  我皱着眉看着眼前正低头看报的医生,对他十几年都没有变化的外表感到奇怪。

  这时老妈用手肘撞了撞我,示意我叫爷爷,我无奈地扯出一个微笑,心想现在的我已经长大了,已不是当初天真无知的小女孩了,十几年未见他应该不记得往事了。

  于是我开口叫了声爷爷,他闻声便慢条斯理地放下报纸抬起头看向了我,然后露出一个微笑道:“现在还吃桃子吗?”

  我几乎下意识地就想往门外走,但却被妈妈一把按到了座位上,然后我就听到妈妈担忧的声音自我头顶传来,她道:“我女儿好像有点发烧了,您给看看吧!”

  医生听罢,伸手扶了扶眼镜,眼睛仔细观察了我一番,然后从一个铁盒子中取出一根新的体温计,将包装拆开拿到我跟前道:“张嘴,含在舌苔下。”

  我盯着近在咫尺的体温计,习惯性地伸出手去接,但是他却猛地缩回体温计,然后示意我直接张嘴。

  于是我极其别扭地张嘴含住体温计,舌苔下方传来的异物感以及体温计冰冷的触感让我感到非常的不适。

  因为无法正常吞咽口水,所以我的口中慢慢堆积了一些唾沫,混杂在温度计周围让我觉得异常的脏。

  在我含住温度计后,医生便将刚才放下的报纸拿起开始翻看,妈妈则坐到一旁开始等待我的温度结果。

  而我因为出门匆忙没有带手机,周围安静的让我觉得无聊,百无聊赖中我开始转头观察卫生院内部。

  诊疗室里挂着一拍照片,是一组缝合案列,第一幅照片中出现了一只皮肉绽开依稀露出白骨的手臂,一些恐第二幅中手臂已经被缝补起来,绽开的皮肉和白骨已经被细细密密的线所代替。

  第三幅照片上中出现了一只正往外冒着黑红血液的手,而它的一根大手指此时正安静与躺在它的前方,中间是模糊的骨肉,在下一副图中手指已经被缝合回手上,但是缝合回手上的手指却显的与其他手指格格不入。

  看着墙上血腥的照片,我感到一阵恶心,于是我赶紧转头看向了别处,此时诊疗室最里面的一间开着门缝的房间吸引了我的注意。

  我转头看向四周,发现左边是一件休息室,放着几张雪白的床以及座椅,主要为来挂盐水的人们提供方便,里面还有一间专门用于医生配置盐水的台子。

  而右边则是一件药房,主要用于储存药物。我再次转头看向开了门缝的那件房,思考的那间房间究竟是干什么的呢?

  好奇心使我想要走到那间房间去看看,但是碍于医生坐在面前,我就放弃了这个念头。

  时间慢慢流逝,不知多久过去了,我渐渐感到自己的嘴开始变得麻木,于是我将目光转聚到医生身上,希望他能发现我的不适早点将温度计从我口中取出。

  看了片刻,眼前的医生却毫无反应,只是安静地看着他手中的报纸,仿佛眼前坐着我和我妈不存在,于是我赶紧转头拉了拉妈妈的衣服,然后指向自己嘴中的温度计。

  幸好妈妈立刻心领神会,问道:“温度计是不是可以拿下来了啊?”

  闻声他诧异地放下报纸,看到坐在他面前的我,仿佛恍然大悟般扶了扶眼镜,然后对我妈妈说:“年纪大了,差点忘记了。”

  说完转头对我扬起了不似歉意的微笑,然后淡定地伸手取下我口中的温度计。

  几乎在他取下温度计的同时,我从座位上直起身快步走到外面的卫生间,一口将嘴中的唾沫吐出,然后开始漱口。

  在回门诊室的路上,我开始思考他刚才的微笑,但是卫生间离门诊室太近,不等我有脑中闪出任何答案,我就回到诊疗室。

  医生正和我妈妈交谈着,妈妈见我进来便对我说:“38.2度,看来要挂个盐水了。”

  听到要挂盐水的消息,我便不由自主的皱紧了眉头,因为据我所知发烧还可以通过打退烧针、吃退烧药进行退烧,一般医生也会询问病人是选择打针还是挂水,但是他为什么不询问我,就决定要为我挂盐水呢?

  于是我看向医生问道:“只能挂盐水吗?”,只见医生眯起眼睛注视了我片刻。

  随即笑着回答:“也可以选择打针和吃药,不过挂盐水好的更快一些。”

  然后他转过头用眼神询问我妈妈,妈妈几乎没有任何思考便回答:“那挂盐水好了!”说完便拉着我坐到休息室的椅子上。

  对于挂盐水我是反对的,因为挂水就意味着我将待在卫生院中好几个小时,所以我针扎着想要站起身,但是因为脑中的钝痛以及晕乎乎的感觉让我放弃了挣扎。

  于是我只能无奈的坐在宽大的座椅上在心中暗示自己被针扎一下并不疼,不一会儿医生就拿着一个铁盘走到了我面前。

  我迅速地看了一眼铁盘,只见一支比我小手指还要细的针筒真安静地躺在上面,然后他伸手用食指和中指夹住那支针筒,将它针尖向上竖起,用大拇指向上按压塞子,随着他手的动作,针筒中的液体就从针尖溢出。

  然后他用另一只手将我的手腕翻转过来,我紧张的问:“这是什么?”

  医生勾了勾嘴角回答道:“你别紧张,这是皮试,测试你会不会对其中的药物过敏。”说完便将针扎到我的手腕上,我立马感到皮肉中传来一阵尖锐的疼痛,然后皮下鼓起乐一个小包。

  他将针拔出以后扔到箱子中,对我说:“过段时间,要是手上没有起红疹就可以挂水了。”

  我低头看了看手腕上鼓起的小包,开始思念我的手机,于是我转头看向妈妈道:“你的手机呢?”

  妈妈伸手插进裤袋摸索了一番,然后为难的看了我一眼道:“我也忘记带手机了......要不我回家去拿,你在着坐着等我一会儿吧。”

  我立刻点了点头,看着妈妈离去的身影医生忽然转过头看着我道:“现在的小孩真是一刻也离不开手机啊。”

  我立马露出尴尬的笑容,不知道怎么回答,幸而在我们对视的时候。

  一个妇女带着小孩走了进来,一进门口小孩就开始哭哭啼啼起来,妇女立刻用手打了他屁股一下。

  然后凶巴巴对他吼道:“哭什么哭,今天挂完盐水就好了,以后你以后还敢不敢跑到溪里游泳!”说着便将他按到一旁的座位上。

  和颜悦色地对医生道:“今天是最后一天了奥,正好我家里还有点事儿,您看您能不能帮我照看着点,我吃午饭的时候就过来接他!”

  医生点了点回答:“没事儿,你就安心回去吧,都是同个村说什么照看太见外了。”

  我诧异地看着眼前善解人意的医生,一种怪异的感觉涌上我的心头。

  就像是你原本对某个人万物定位清楚的人设瞬息崩塌,并且望着相反的方向发展,这种被OOC的感觉让我说不出的怪异和难受。

  我静下心想:难道真的是我对他心存偏见的缘故,其实他本来就是一个善解人意热情好心的乡村医生,只不过喜欢跟小孩子开玩笑罢了......

  就在我思考期间,再次响起的啼哭引起了我的注意,我抬转头看向那个坐在椅子上哭喊的孩子。

  此时他的妈妈正将他按在椅子上,而医生把止血带绑到他手腕上,伸手抓住他的手背用力拍打了两下,再仔细观察了一会儿后将棉签沾着碘酒擦到他的手背上。

  然后拿起一旁的针,小男孩突然哭着挣扎起来,一时之间他妈妈竟然挣脱开了医生抓着的手。

  医生见状不得不停下来,只见他眯起眼睛,缓缓低下头注视着男孩,压低声音道:“如果你再乱动的话,我可能需要多扎你几针。”

  说完便在小男孩的面前晃了晃手中的针头,小男孩瞬间白着脸安静了,然后他就快速地将针扎到小男孩手中,并把一段输液管贴到男孩手中,接着打开了电视机转到动画片频道安抚男孩。

  见男孩情绪稳定下来后,男孩的妈妈便小声地对他嘱咐了几声离开了。

  我望着妇女离开的背影,一阵莫名的不安弥散开来。

  心想她竟然将一个那么小的孩子扔在医院中独自输液,难道不会感到不安吗?

  突然一个冰冷地触感从我手上传来,我发现自己手被人执了起来,于是赶紧转过头,看到医生正弯着腰站在我面前,然后他将我的手翻转了过来观察了片刻道:“可以输液了。”说完便转身拿了一个铁盒子过来。

  我紧张的盯着他,只见他一脸淡定的将止血带绑到我手上,抓住我的手拍打了一下,然后突然停下动作,抬起头注视着我的眼睛。

  勾起嘴角道:“果然还是成年人的血管好找。”我迷茫地看了一眼没有理解他的意思。

  随即我就感到一阵冰冷细腻的触感从我手背上传来,我点头一看发现那是碘酒挥发带走热量的缘故。

  然后他拿起那根不算细的针开始对准我的血管,我害怕的抬起头,却看到了他眼镜中反射出的画面,针慢慢地刺入我的皮肤。

  针扎进入我深蓝的静脉中,露出一截银色的针管在皮肤外,我甚至可以看到那另外一截针是怎么镶嵌在我的静脉当中,这种感觉让我非常不舒服。

  将一切后续做完后,医生突然对我说:“果然长大了就不会哭哭啼啼的了。”

  我抬起头,依旧露出了一个尴尬的笑容,然后我就看到妈妈的身影,她看到我正在进行输液,便向医生道了谢。

  然后将我的手机递给我,我接过手机终于感到自己活了过来。

  我打开视频打算看电影,妈妈的声音从头顶传来:“我要回去烧饭了,你挂完盐水发个微信给我,我等下来接你。”

  我惊讶地抬起头,想挽留的话却没能说出口,怎么说自己也是一个成年人了,输液还要妈妈陪的确有点丢人,于是我不乐意地点了点头。

  我看着手机中的视频,感到视频中播放的声音开始飘远,眼皮开始变得沉重,渐渐地我感到意识若即若离,最后我止不住的合上了双眼堕入到了无尽的黑暗中.......

  一个孩子的抽泣声从我脑海出现,慢慢传入我耳中,我思索着是谁的在哭泣?

  突然想到自己此刻正在医院输液!

  于是我猛地睁开眼睛,想抬头观察输液瓶的情况,但是无论我怎么抬头脖子都没有任何动作,于是我打算活动身体的其他部位,结果却发现自己根本动不了!

  而且不是全身无力的动不了,而是全身僵硬的难以动弹!

  我用力的挣扎着,但是身体却毫无反应,这是怎么回事?难道我被鬼压床了?

  我开始观察周围,发现眼前的电视正播放着灰太狼追赶喜羊羊的画面,难道刚才脑海中的抽泣声是电视里传出来的?

  就在我百思不得其解的时候,不远处突然传出了一阵男孩的抽泣声。

  我费力的想扭动脖子查看男孩的情况,可是我只能保持着不动的姿势听着他小声地抽泣。

  我突然想到了医生,于是我想开口寻找医生的帮助,但是我发现自己根本出不了声!

  身体无法动弹,开不了口,只有眼睛和意识能够活动,我想自己应该是被鬼压床了。

  依稀记得鬼压床又称睡眠瘫痪,是人在睡眠中,意识已清醒过来,但是肢体的肌肉仍停留在低张力状态,所以会造成身体不听意识指挥的情形。

  鬼压床需要等身体清醒过来才算正真的清醒,但是此刻我正在输液当中,如果输液瓶空了以后会发生什么呢?

  我开始想象输液瓶空后。

  自己的血液开始缓缓倒流入输液管中,透明的输液管被黑红的血液灌满,而我安静地坐在座位上,脸色开始变得惨白,最后因失血过多进入休克,更恶心的是当他们发现我休克后,再将我刚才流出的血液输入到我的体内......

  或者说血液根本就不会回流到输液管中,取而代之的是空气开始缓慢地进入我的血液当中,然后随着我的静脉进入我的体内,经过各个脏器然后引起肺部栓塞或者梗。

  最后因为窒息而亡,等他们发现我的时候,我已经面如土色的死去......

  惊恐的死亡画面出现在我脑中,我疯狂的开始发力,企图让自己醒过来,但是无论我怎么按暗示自己身体依旧没有任何动作。

  忽然男孩的啜泣声停了下来,医生的声音从我边上响起,他用哄孩子的语气道:“好了,别哭了,记住不要跟任何人说今天的事情哦,不然......”

  医生顿了顿,随即恶狠狠道:“你知道后果的!”

  医生的话是什么意思?他为什么要威胁男孩?他对男孩做了什么?一系列的问题出现在我脑中,我想转头看看究竟发生了什么,但是我无法做到。

  就在我企图做出些动作时,我就听到一阵脚步声开始接近我。

  我感到有一个人站到了我边上,他慢慢地蹲下身子,将手覆盖上我的手背,一阵冰冷的触感就从我手背上传来。

  他正摸着我扎着针的手背!

  然后冰冷的触感顺着我的手背慢慢向上滑动,从手背滑到手臂内侧,再从手臂内测滑到脖子上,最后那种触感停留在我脖子上。

  医生的声音从我前方传来:“你的血管比其他人好找多了,我就是喜欢像你这种皮肤非常薄的人,只是......”

  然后他沙哑道:“可惜你太瘦了,真想把你养肥一点再吃掉呢......”

  我听着上方传来医生的声音以及我脖子上冰冷的触感。

  一股恶心的感觉立刻遍布全身,使我全身的汗毛止不住地颤栗起来,我尖叫着想躲避他冰冷的手,但是我的身体依旧无法动弹!

  我开始思考他那番话的意思,他先是警告小男孩不准将今天他做的事情告诉别人,然后又走到我这里肆无忌惮地抚摸我的手和脖子,并且讲了一些露骨的话给我听。

  我几乎确定他在我的药中动了手脚,使我进入到沉睡当中无法醒来,只是不知什么原因我的意识竟然清醒了过来,但是从他的话语中推断,他应该还不知道我的意识已经恢复了清醒。

  而从他的熟练程度中,可以看出他应该经常对来到他这里看病的人做出这种......猥亵的事情,而且更可恶的是他竟然连小孩子都不放过!

  幸而我的意识清醒了过来,才能够知道他的这些不齿的行为,我心中暗暗下定决心,一定要在自己醒来后将他做的丑事曝光出来!

  就在我思考该怎么收集他的罪证时,他摸着我的脖子的手突然收紧了起来

  他阴沉的声音随即从我上方传来“你是不是已经醒了!?”

  我惊慌地闭上双眼,深怕他知道我已经清醒过来。

  然后我感到他的手越收越紧,脖子上的压力使我渐渐感到呼吸困难,就在我以为自己将要窒息的时候,一阵尖锐的疼痛从我手背蔓延开来,然后我感到身体一阵轻松。

  我睁开双眼,发现医生正蹲在我身边,而他的手则搭在我的手背上,见我醒来便道:“用手按住。”

  我疑惑的朝他示意的地方看去,只见他的左手正压在针的上方,右手捏着针管缓缓往外拔,然后我就感到手背上传出一阵撕裂的疼痛,针被他拔了出来。

  我迷糊的按照他的指示将手背按住,然后我转身看向旁边的坐骑,发现小男孩的身影已经消失不见了。

  可是在我意识清醒的时候并没有感觉道他妈妈来接他,难道刚才的是一场梦,但是会有这么清醒的梦吗?

  于是我试探性的问医生:“那个小男孩呢?”

  医生露出一个和蔼的微笑回答:“他妈妈把他接走了,有什么问题吗?”

  我看着医生和蔼的笑容,一时不知如何开口,于是我摇了摇头道:“没有,我刚才好像睡着的时候听到了他的哭声。”

  医生笑着道:“幸好我过来看了你一下,不然你这瓶盐水怕是要挂到你醒来为止了。”

  我尴尬的露出一个微笑,对医生表示了感谢,然后发了微信等待妈妈来接自己。

  回家路上,我不断地回忆刚才在卫生院中发生的一切,脖子上冰冷的触感太过真实。

  我究竟是因为对鬼压床恐惧而造成了幻觉,还是医生感觉到我的清醒故意做出一副正常的样子来隐藏他的罪行?

  不管事实如何,今天的输液算是结束了,但是就在我庆幸不用再去卫生院的时候,妈妈突然开口道:“明天早上你自己去卫生院吧!”

  我转过头惊讶地看着妈妈,问道:“去干吗?”

  只见妈妈眨了眨眼睛道:“挂盐水啊,刚才医生跟我说话的时候你不是站在旁边吗!”

  我睁大眼睛道:“可以不去吗!?”

  妈妈却露出一个微笑,坚定摇了摇头,然后丢下我一个人呆站在马路边上......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