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冕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日冕文学 > 吴亦凡宙斯 > 篇二十一 乡村卫生院(中)

篇二十一 乡村卫生院(中)


  回到家中,我感觉头仍旧有些晕乎乎的,于是匆匆吃了几口午饭,吃完药便躺到床上,整个下午就在我的熟睡中度过。

  晚上我吃过晚饭和药后,走到浴室洗澡,就在我脱下衣服的时候,我发现镜子中自己的脖子上似乎有些青色的痕迹,突然回想起上午在睡梦中被人扼住脖子的情境,于是我站到镜子面前,细细查看,企图从皮肤上找到手指掐过的痕迹。

  但是查看了良久却发现这青色的痕迹不过是皮肤下青色的动脉,任我仔细查看其他的地方,也只找到皮肤下各种粗细的动脉和血管,于是我非常失望地伸手摸了摸动脉,感受着指尖传来的热度和跳动。

  洗完澡后,我百无聊赖地裹紧被子躺在床上,不一会儿就感到一阵困意袭来,心想应该是药片起效了,然后我就沉沉地进入了梦乡。

  忽然一阵脚步声从窗外响起,我迷糊地睁开双眼的时候,拿起床头的手机发现在竟然是凌晨一点十分,窗外的脚步声还在持续地向前,于是我好奇的将窗帘拉开,只见黑乎乎地马路上一大堆人正陆陆续续地向前走着。

  我心道,这个时间点村里的人应该都已经睡下了,怎么会有那么多人出来散步呢。

  于是我将手机的手电筒打开,照向窗户下的人群,人群中有男有女,也有老有少,但多数还是小孩和老人,而且他们动作异常地缓慢,就像是在黑暗中摸索着前进,忽然矮小的一个身影抓住了我的视线,是上午在门诊室内的小孩!

  我奇怪地想着男孩怎么会在这个点一个人走到马路上,我开始寻找他的父母,马上就他的前面找到了他妈妈的身影。但是很快我就发现了不对劲!他们竟然都是分开走的,不管是小孩还是老人......

  眼前人们奇怪的身影,试探性地叫喊了一声,我声音弥漫到安静的马路上,与他们的脚步声交织到一起,人群没有一点反应,甚至脸头都没有抬,只是缓慢地向朝着一个方向前走去,似乎他们的目的地是同一个地方。

  他们要去哪儿?

  我望着逐渐远去的人群,终于忍不住地跑到了爸妈的房间,企图询问他们是怎么回事。但是就在我来到爸妈的房门口时,我发现他们房间的门打开着,而床上空无一人,空空的被窝在月光下照耀下显得空荡荡的。

  爸妈去哪儿了?

  我慌张地跑到楼下,开始寻找他们的身影,但是任我将整个房子翻遍也没有找到他们的身影,于是我用手机拨打了一个电话给妈妈,但是很快手机铃声就从楼上传来,在空荡且安静的房间中久久回荡。

  我感到非常惊慌,难道爸妈也跟着马路上的人出去了?

  于是我直接穿着睡衣跑到了大门口,打开路灯,只见一群人正缓慢地向前走去,而他们的眼睛都是闭着的!

  难道他们在梦游,但是有可能发生集体梦游的事情吗?

  我思索了片刻,决定跟上去查看情况,更重要的是寻找爸妈!

  我走到人群中,开始寻找爸妈的身影,在寻找的过程中,我发现他们的表情非常安逸,就像安静地熟睡着,只是正常人在熟睡的时候不会走到马路上。

  忽然我的眼睛捕捉到了一个穿着黄睡裙的身影,那似乎是我的闺蜜阿波!?于是我赶忙穿过人群走到她身边,只见阿波紧闭着双眼,正恬静安逸地向前走着,我轻声呼唤了她,但是她却没有任何反应,就在我打算伸手拉她时,一阵奇怪的声音从前方传来。

  “撕拉——撕拉——”

  听起来就像铁块的摩擦声,我抬起头发现我们竟然已经走到了菜市场附近,而前方原本应该是晚上九点就锁上的菜市场大门,竟然大大地敞开着,然后人们正陆陆续续往里面走去。

  他们去菜市场干嘛?

  我怀着疑惑,暂时离开了朋友,往菜市场大门走去。

  转过弯就能进入菜市场大门,我转过弯看到人群竟然整整齐齐的排在菜市场入口处,如果不是他们紧闭着双眼以及黝黑的周围,我会以为他们是来排队买菜。但是现在这个情况他们是要做什么呢?

  于是我随意地排在队伍中,打算一探究竟,人们缓慢的移动着,而随着脚步的前进,那个古怪的声音也越来越清晰地传入我耳中。声音每响几次,就会停片刻,然后继续响起,而此时人群就会前进几步。

  随着慢慢地前进,我突然忆里菜市场门口的第一家店是一户买猪肉的夫妇,他们店中经常传出这种声音!

  有一次我跟随妈妈买肉,夫妇热情的介绍猪的各种部位,在妈妈决定要什么部位后,他们拿出了一把锋利的刀,快速的在一根白色的棍子磨上几下,然后挥着刀没两下就将肉切好。

  而在那次买肉的经历后,每次我跟随来到菜市场,妈妈要买肉时,我都会下意识的站远一切,因为我不喜欢他家店中传出来的那种带着猪骚的血腥味。

  这是磨刀的声音!我立刻收回发散回忆中的思维,下意识的就像转身逃跑,就在我迈动脚步转身的时候,我竟然发现爸妈就排在队伍前方!

  我该怎么办!?

  “撕拉——撕拉——”的声音还在持续响起,而人群的脚步也在声音响起的同时前进,我焦急地看着父母前进的背影,再次前进了好几步,前面到底在做什么?!

  恐怖的磨刀声,沉睡着排队的人们,诡异的场景让我感到焦虑恐惧,就在我打算直接冲到前方一探究竟时,一个声音轻轻地飘到了我耳中,他说“按住。”然后磨刀声再次响起,我们再次前进了几步。

  虽然声音很轻微,但我还是第一时间认出了这个声音的主人,因为上午的时候他对我说过同样的话。

  是医生!

  医生为什么会出现在菜市场前方?他为什么跟我一样是清醒的?是他控制了村民来到这里吗?

  一系列的疑惑让我感到头越发的疼,我难受的捧住头,忍不住地蹲下身子。在磨刀声响起后,我身后的人竟然绕开了蹲在地上的我继续前进,我诧异地抬起头,想确认他们究竟是醒着还是沉睡着,就在我直起身子时,几个村民开始从菜市场中出来,他们依旧行动缓慢,神情安逸,闭着双眼,但是不同的是他们的双手正捂在脖子上。

  他们为什么捂住脖子?

  我赶紧从队伍中走到其中,只见他们捂着手下露出了一块白色似纱布的东西,我想伸手拉开他们的手看看,但是医生的声音又从前方传入我耳中,于是我赶紧回到了队伍中。

  队伍还在前进着,我慢慢从队伍中看到了正低着头的医生,月光下他的白大褂显得他若老神仙般,周身散发着光芒,但是下一刻他的举动,几乎吓得我魂飞破散。

  只见他左手拿着一根白色的棍子,而右手拿着一把锋利的刀,正一下一下的摩擦着,然后排头的村民走到了他面前,他面无表情的抬起头拿起刀子在村民的脖子上轻轻一划,然后指了指旁边的脸盆,继续开始磨刀......

  只见那个被刀划开的村民主动的弯下腰,将脖子伸到一旁的脸盆上方,鲜红的血液很快就从他的脖子上流到脸盆中,发出滴答滴答以及液体相撞的声音!

  医生竟然在取人血!

  但是他用这种方式取血做什么?

  我立马想到了他想贩卖人血,但是混杂在一起的血是不能用于医疗的,那他要用这些人血做什么?

  我快速的转动着大脑,但是原本就疼痛的大脑在面对眼前恐怖的画面后,越发混沌。终于在思索了一会儿后,我突然想到应该立刻报警,但是拿出手机才发现手机竟然已经没电了!

  我无奈的放下手机,打算直接叫醒众人,但随即想到刚才被刀抹了脖子的村民都没有醒过来,就立刻放弃了这个想法。而且如果我这么做了,医生没准会直接冲过来杀了我。

  就在我犹豫不决的时候,我发现刚才被划开脖子的村民,正捂着脖子缓缓地前进着,看样子似乎并没有什么生命安全。难道医生只是取用一些他们的血,并不会伤及大家的性命。要是我贸贸然行动可能会造成不好的结果!

  思索片刻后,我打算直接回家报警,让警方来处理这件事,可就在我打算转身走的时候,我发现我的爸妈竟然已经排到了最前面!而医此生正要拿着刀划向我爸爸的脖子!

  我紧紧盯着医生,但又不敢贸然上前,我深怕他被我惊扰而没控制好力道,失手将我爸爸杀掉!

  于是我竟然就这样眼睁睁地看着他将刀划向我爸爸的脖子,然后妈妈......

  我又恐又气的看着医生犹如杀鸡一样的将刀划向我最爱的人的脖子,终于在我惴惴不安地注视下,爸妈总算是安全的离开了脸盆然后捂着脖子走出了菜场,而我也在确认他们安全后打算转身离去。

  但是就我在刚打算转身时,医生冰冷的声音就从前方传来,他道:“看了这么久终于要走了吗?”

  我赶紧收住即将迈出的腿,屏住呼吸隐藏在队伍中不敢动作,而眼前的医生仍旧低着头稳稳地磨着刀。

  从我看到他以后,他就一直保持着磨刀砍人的动作,根本就没有抬头关注过人群,所以我猜测他根本没有发现混在队伍中的我,只是随便试探人群中是否存在像我一样的清醒的人,于是我继续保持着与前面的人一样的姿势。

  医生继续道:“我以为,你会在你爸妈走到我面前的时候冲上来呢,没想到你竟然这么无情。”

  他发现我了!

  随着医生冰冷的声音落去,我感到身上所有的毛孔都张了开来,叫嚣着让我干净逃跑,于是我也这么做了,我跌跌撞撞地菜市场大门跑去,风呼啸着从我脸上吹过,身后并没有响起追捕的脚步。

  我转过头发现身后的确没有出现医生的身影,但就在我转回头继续向前跑的时候,一个白色的身影出现在我面前,是医生!他是怎么跑到我怎么去的?!

  看着黑暗中医生硕长的身影,以及他手上正反射着泠冷月光的刀,我惊慌地再次转身往反方向跑去,但是身后医生的身影再次消失了,而同时我听到头顶传来了医生冰的声音以及扑翅的声音,他道:“你跑不掉的。”

  我抬起头,发现医生出现在了我头顶的天空中,而他的背后伸出了两支巨大黑翅,正上下的挥动着,那对翅膀就像漫画中恶魔的翅膀。

  就我在抬头疾驰的过程中,我撞到了一个人的身上,然后我们跌倒在了地上,我抬眼一看竟然是我的朋友阿波!

  只见她跌倒在地上,但神情依旧恬静安逸,但我正龇牙咧嘴的费力想从地上爬起,但不等我爬起,医生就挥动着翅膀缓缓地站到了我的前面,然后他蹲下身子,捏住我的脸逼我与他对视。

  我抬起头却诧异地发现,医生的脸竟然变得非常年轻,但他的脸上却布满额诡异的黑色条纹,密密麻麻的令我恶心。

  医生道:“我都说了你太瘦,根本不够我吃,你为什么非要跑出来投食呢?”

  我在心中咆哮道,要是我知道你吃人,我打死也不会跑出来的!然后我绝望的闭上双眼,等待他拿刀抹向我的脖子,但是等了片刻也没有感到意料之中疼痛,于是我睁开双眼,发现医生已经松开了捏着我脸的手,然后指挥我的爸妈将我抬起来回家。

  我感到自己被人抬了起来,我挣扎着想动,但是我却发现我的身体动不了,仿佛又回到了上午鬼压床的状态,片刻我感觉自己回到了家中,然后被爸妈轻轻的放到床上,再接着我就感到自己的意识渐渐飘远......

  等我意识有所感觉的时候,我发现自己是被刺眼的阳光照醒的,我猛地从床上起来,赶紧跑到了父母的房间,但是他们的房间就想凌晨那样空荡荡的,于是我跑到楼下,发现爸妈正坐在桌边吃着早饭,见我穿着睡衣下来,妈妈道:“你这孩子怎么穿着睡衣就跑下来了,发烧还没好呢!赶紧上楼穿衣服!”

  我无视妈妈的话语,直接走到她身边,开始观察她的脖子,但是却发现她的脖子完好如初,根本没有一点伤口,于是我快步走到爸爸面前,而爸爸的脖子也是一样,没有任何伤口。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我怔怔地站在原地,妈妈走上前来用手摸了摸我的头道:“还是有点烫,吃完早饭赶紧去卫生院挂盐水吧!”

  我抬起头,忽然才意识到自己的头一直昏涨难受着,我心道难道都是因为发烧和小时候的经历使窝做了一些糊乱七八糟的梦?

  回到楼上,我将睡衣换下,但是脱掉睡衣后,我发现自己的胳膊上有一个很细小的划痕,不明显更不疼痛,但我记得昨天之前手上是没有伤口的,难道是在奔跑的时候与阿波相撞而留下的,于是我感受了一下身体的状况,却发现自己身上并没有任何碰撞摔倒后的疼痛。

  来到楼下后,我安静地坐在桌边喝着白粥,心中却盘算着再次前往卫生院,弄清楚梦境与现实......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