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冕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日冕文学 > 吴亦凡宙斯 > 篇二十八 床的阴暗面(上)

篇二十八 床的阴暗面(上)


  “咚咚咚......”一阵急促的敲门声从我房间外传来,将我从沉睡中吵醒,我不耐烦地转了个身继续睡觉。

  “咚咚咚......”但敲门声仍旧持续响起,而且开始变得越来越急促。

  我忍不住地被子拉过头部,用来隔绝这阵烦人的敲门声,敲门声终于消失,取而代之的却是妈妈询问的声音:“醒了吗?”

  我烦躁地将头从被子中探出,然后快速地将脑袋下的枕头抽出,然后用力的将枕头压倒脑袋上,企图将所有声音拒之门外。

  但是很快妈妈急促的声音继续从门外响起:“可以起来了,吃早饭了!”

  终于我忍不住地将头从枕头后探出,然后急冲冲地朝着门口大吼道:“我不吃!”

  “不吃胃会不好的,赶紧给我起来!”老妈暴戾的声音从我门口传来,我打滚似地在床上翻个身无视她的声音。

  突然我听到房门被人粗暴的打开,然后一阵窗帘被猛地拉开,发出刺耳的响声。

  就在窗帘被拉开的同时,我感到一阵刺眼的光亮从窗口直直照进我的眼中,房间内突如其来亮光让我异常难受。

  紧接着我就感到身上的被子别人用力拉开,冰冷的空气一下子就从四面八方侵袭至我全身。

  从睡梦中被人惊醒的感觉很糟糕,终于我感到一股狂躁的感觉从我心底升起。

  起先我感到胸口异常的闷,一股急湍的气流在胸口冲击着,猛烈撞击着企图打开口子呼啸而出。

  就像火山爆发前就开始扑腾不已的岩浆,它们在火山口嘶叫着渴望着一冲而上,然后它爆发了,从我的胸口喷涌而出。

  我伸手抓向枕头,用尽全力将它掷到窗口,一个女人的惊呼声和窗户的震荡声随即在我耳边响起。

  终于我不耐烦地直起身子,朝着妈妈站在的方向低吼道:“烦死了!”,然后伸手抢过她手中的被子,盖到身上继续睡觉。

  妈妈愤怒地声音从床边传来,她气呼呼道:“睡,睡,睡,你就睡着别起来了!”

  我烦躁的拉过被子盖到头上,用力捂住耳朵,企图遮掩从窗口照进的阳光和妈妈暴躁的声音。

  很快我隐约听到妈妈从床边走到房间门口的脚步声,就在她到达门口时。

  她突然停下脚步用轻飘飘的语气道:“你这人的性格从来就是这样,以后可别哭着求我救你,哼”说完我就听到不轻的关门声响起。

  我猛地扯开被子,将头暴露在空气中,死死地盯着已经被关上的门,恶狠狠地低喃道:“就算我死,也不会求你!”

  随即控制不住地再次把床上的另外的一个枕头丢到了门框上。

  听着枕头和门框相撞发出的沉闷的声音,心里渐渐升起一种爆发以后的快感。

  然后我无意识的勾了勾嘴角走下床将窗帘拉上,继续在黑暗中倒头大睡。

  没错我有起床气!

  而且越是面对亲近的人,我的起床气就越大。

  其实我也不想拥有这种起床气,因为每次在我发完脾气后,我都会感到头晕脑胀,严重时还会感到手软脚软且十分疲倦。

  就像患上什么疾病,让我感到无比的恐惧。

  我想控制这种脾气的爆发,但是无论我如何在心中警戒自己不可以,在被吵醒时我依旧无法控制自己。

  这种感觉非常难受,就像我的脑中住着另外一种人格,每当你在面临相同场景时。

  它会闪现在你的脑中,然后慢慢侵占你的大脑,将你拒绝发脾气的思维逼到角落或者关进笼子,任你在脑中嘶喊。

  紧接着它开始操控你的身体和行为,开始讲出并且做出一些伤害他人的事情。

  而每当我发脾气清醒过来以后,我都感觉无比的后悔以及......害怕。

  我害怕有一天它会永远将我禁锢在脑海的角落或者密封地牢笼里。

  让你能够听到感悟到外界,但你却无法控制自己的行为,最后你只能看着它占据着的你身体做着你厌恶的事情。

  我躺在黑暗的房间里,那种暴怒的感觉慢慢消散,我扯过被子将自己笼罩在被子当中,开始为刚才的行为感到无比的后悔和后怕,心中更是充满了对妈妈的歉意。

  懊悔的感觉慢慢浮上心头,我讨厌现在的感觉,当然更讨厌刚才发脾气的自己。

  因为过度激动和起伏不一的情绪,我开始感到头晕脑胀,并且感到非常的疲惫,于是我慢慢感到意识开始飘远。

  一些乱七八糟的画面和词汇从我脑中闪过,我无法像平时那样领会其中的含义,就感到意识消失在脑海中。

  发脾气会对人的健康产生很坏的影响,每次发脾气常常使人因此你应该有意识的调理自己的情绪,培养一种平和的心境,一种冷静分析事理、处理问题的能力。

  例如,你早晨醒来先闭目养神两分钟,然后放点轻音乐,你的情绪会随着音乐好起来。试试看,可能对你有帮助。

  “咚——咚——咚——!”一阵朦胧带有底噪的敲门声从我脑海浮现,我感到自己的意识从深海中开始向上浮,就像鱼儿慢慢向上海面游动那样,片刻我感到自己浮出了海面,而那阵轻微的敲门声也变得清晰。

  “咚——咚——咚——!”敲门声再次响起,但奇怪的是这个声音并不是从我房间的门上传来,声音非常的近,仿佛是在我耳边响起,来源竟像是......我身下的床板!

  我迷糊地睁开双眼,而那阵敲木板的声音再次响起,声音果然是从我背后的床下传来!

  我心道,难道房间里跑了老鼠,而它正在我的床底下啃床板?

  于是我赶紧侧过身将耳朵伏在床面,就在我聚精会神地倾听时,突然我的耳边传来了床板被敲响的声音,那声音不像动物磨牙,更像是有人躺在床下用手敲着床板!

  而且这个声音正好敲在我放着耳朵的正下方,仅与我隔了一层薄薄床板!

  被床下传来的清晰的声音吓了一掉,我几乎鲤鱼打挺般从床上坐起,赶紧打开房间的电灯,拉开窗帘,然后我再次小心翼翼地靠近床边,因为我的床底是封闭的,所以我并不能从床下观察床底的情况。但是我听到这个声音依旧响起,而且我感觉到声音的位置变了,敲的声音已经从床面转移到了床边,就像跟着我移动着!

  这床下一定有什么东西,而且这个东西的目标是我!

  我想起新闻上看到一些变态跟踪狂跟人入室,然后长达三年住在被跟踪者房中不被发现,主要的藏身地方就有床底、衣柜、柜子等地方,而且每天都会在房主洗澡或者睡觉的时候偷偷在一旁注视着。

  床下的声音还在响起,我看着眼前不大的床,想到正有一个长相丑陋,外表邋遢的男人正睁大双眼躺在积满灰尘和蜘蛛网且阴暗的床底下,从不知道某个缝中打量着你,心中就感到一阵强烈的恶寒升起。

  于是我轻声地走出房间,并且从方外将门锁住,赶紧跑到楼下寻找爸妈的帮助。

  来到楼下买我发现爸爸正躺在懒椅上打盹,而妈妈正端着一碗热气腾腾的面条从厨房走到客厅,见到我下了楼道:“不睡了啊?那吃面吧。”

  我看着妈妈手上冒着热气的面条,随即想到自己刚才的行为,而感到愧疚,但是又想到自己房间不安全,于是对妈妈赶紧道:“我等下吃,我感觉房间里有什么东西,床底下一直发出奇怪的声音!”

  妈妈皱了皱眉问道:“不会是老鼠吗?”

  我摇了摇头,面沉重道:“不像老鼠,声音很像有人在敲床板!”

  妈妈赶紧走到爸爸身边,将爸爸从睡梦中叫醒,我看着爸爸带着一脸迷糊表情醒来,突然感到有些搞笑,但很快又想起自己的吵醒发火的样子,扬起的嘴角很快就垂了下来,心道为什么爸妈都没有起床气,而我有呢?

  就在网盘发呆时,妈妈让我把刚才的话重新叙述了一边,于是我赶紧将刚才的事情说了爸爸,爸爸听完面色凝重地沉思了片刻,然后对着我和妈妈说:“先拿点工具上去吧,不确定有没有人也不能盲目报警。”

  我和妈妈点了点头,我拿上了一瓶辣椒水和一个网球拍,妈妈拿了一把扫把,而爸爸则拿了一根棒球棍和手电筒,拿完工具我们就赶紧走到了我的房间门口,我将钥匙递给爸爸,看着爸爸缓慢地扭动钥匙,我感到自己手新开始冒汗。

  随着“咔哒”的开门声,我紧紧地握住手中的网球拍,但在门打开后,发现屋内并没有人,于是我盯住床,爸妈开始搜索房间内的衣柜,当爸爸打开最后一个衣柜时,床底下突然传来了一阵响声!

  见状,我么赶紧围在床边,爸爸直接拿起手中的棒球棍敲打了床体,床下立刻就安静下来了,床底下一定有东西!

  只见爸妈交换了一下眼神,示意将床板移开一个角观察情况,我赶紧站到边上,举起手对准他们即将打开的床角。就在他们移动床角的同时,床底下传来了悉悉索索地移动声音,我紧张地举着辣椒水对着即将露出来的床底,几乎在爸妈推开床板的同时我使劲的往里面喷辣椒水。

  只见整瓶辣椒水都快见底了,但床底下却没有穿传来想象中的惨叫声,床底竟然开始变得非常的安静,爸爸拿出手电筒从露出的床角探进去,直直的光照下床底似乎并没有任何东西,于是爸妈决定再将床板推开一些。

  很快床板就被他们推开了一半,原本阴暗的床底暴露在光照下,里面果然堆满了灰尘和一些蜘蛛网,但是并没有发现任何人躲藏过的痕迹,于是爸妈索性将整个床板都推了开了。

  整个床底展现在我眼前,里面除了灰尘和蜘蛛网以外,还有一些纸牌等小玩意儿,大概很早以前没注意丢进去的,一个亮晶晶地圆球吸引了我的注意,我将它从床底捡起,发现竟然是我小时候经常玩的弹珠,心想难怪小时候突然消失了,原来是掉进了床底。

  爸爸见床底没有人,轻了口气道:“可能是床老化了,所以发出的声音吧。”

  我点了点头,妈妈却直接将手上的扫把伸进床底开始打扫,在她扫把与床底的接触下。

  我看到空中立刻飞起来一些微小的灰尘,这些灰尘在阳光的照射下显得异常的肮脏。

  我赶紧捂住口鼻道:“也不知道这床底有多长时间没见到过阳光了。”

  妈妈一边扫着一边回答:“太多年了,从你开始上高中住宿以后就没打开过了。”

  爸爸伸手挥了挥空中的灰尘道:“没事的话,我就下楼了。”说完就接过我手上的工具走出了我的房间。

  我看着妈妈正在打扫的身影,终于忍不住地对她道:“对不起,早上我不应该发火的。”

  听到我的声音后,妈妈没有转过头来只是继续手上的动作,她说:“先下楼吃早饭吧。”

  我应了一声就赶紧跑到了楼下,道完歉后我感到好受了很多,感觉一天很快就这样过去了。

  晚上我洗完澡回到房间,躺在床上开始玩起来了游戏,打着打着我感到眼皮变得异常沉重。

  就在我感觉自己就要睡着时,一阵敲击床板的声音从我后脑勺传来,我一个激灵醒了过来。

  于是醒来后,我紧紧地盯着床板,等待声音再次响起。

  果然不一会儿声音再次响起,只是这一次的声音却不是敲击声,而是床板移动的声音,有什么东西想从床底下爬出来!

  我被自己的想法惊了一跳,但是床底下的声音还在持续响起,并且动静和声音越来越响,就在我感觉床板就要被移开时。

  房外突然传来了爸爸的声音,他说:“上午我发现你房间的等有个坏了,我进来帮你换一下。”

  我赶紧冲到门边,将门打开,然后示意爸爸听床底的动静,但是从爸爸进来后,床底的声音就消失了。

  我们安静地坐了很久,也没有听到任何声音,爸爸转过头问:“你确定有声音吗?”

  我立刻点了点头,将听到床板移动的声音告诉了他。爸爸看了会儿我的眼睛,确定我不是瞎说后,决定再次将床板打开,我赶紧到厕所拿上拖把和扫把,叫上妈妈围在床边。

  很快床板再次被推开,但床底并没有任何东西,而且比起上干净和空旷了很多。

  我望着空荡荡地床底,开始怀疑自己是否出现了幻听。

  爸妈很快将床板推回,嘱咐我应该是床老化的缘故,让我今天先将就一下,等明天去购置新的床,说完他们就回自己的房间去了。

  我继续躺倒床上,烦躁地打开手机打算看会儿视频,很快我再次感到困意席卷而来,渐渐我感到手机非常的沉重,再然后我就感到手机似乎掉到了我的身边......

  “咚——咚——咚——”睡梦中我感到一阵敲击声从我床下传来,我不耐烦地转了个身,打算无视这个声音继续睡觉。

  不一会儿声音就停止了,就在我以为声音要过段时间继续响起时,我突然感到床板似乎被移动一下。

  我以为是自己的错觉,便再次不耐烦地翻了个身。

  但是在我移动的同时,我感到自己跟着床板被移动了几厘米。

  而且耳边还传来了床板的摩擦声。

  我惊慌地从床上跳起,赶紧打开电灯,发现床板下方的露出了床底的一个小角。

  露出的床角黑乎乎的,看不清里面,但是我肯定有什么东西在床底下推动床板!

  我看着眼前的床,只见床板开始继续移动,而且速度比起刚才要快许多。

  很快就露出了一个足够人头进出的大小,于是我赶紧跑到门边,用力地旋转门把,但是却发现门竟然打不开!

  身后床板移动的声音还在响起,我费力地拉着门,但是门却丝毫都没有要打开的意思。

  我转过看快速地看了一眼床板,只见它缓缓地移动着,目前还没有任何东西从里面出来。

  于是我快速地用眼睛搜索着钥匙,发现钥匙就在床头柜上,但是那个床头柜在被移开的床角边上,于是我大声的喊了爸妈,然后深吸一口气赶紧跑到了床边。

  我伸出手,眼看就要够到床头柜上的钥匙,突然从床板与床底的缝隙中伸出了一只女人的手,她紧紧地抓住了我伸向床头柜的手!

  床底下果然有人!但是从我们打开床底后,我一直躺在床上,那么她是怎么爬进去的!?或者说她根本就不是人!?

  我不受控制地尖叫起来,另一只手抓起床上的手机就像她砸去,但是无论我怎么用力砸她都没有任何反应,只是紧紧地抓着我的手!

  我疯狂的拿着手机砸着,一边大叫着爸妈,但是爸妈却没有任何回应。

  就在我慌忙中,我发现床头竟然有一把剃眉刀,于是我停下用手机砸她动作,伸手去拿剃眉刀。

  可......就在我即将拿到剃眉刀的时候。

  突然一股强大的力量从我手腕上传来,我感到自己不受控制地被这股力量拉住。

  然后我就眼睁睁地看着手边的剃眉刀理我越来越远。

  紧接着我就感到自己被拖进了床底!

  ......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