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冕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日冕文学 > 吴亦凡宙斯 > 篇三十三 画皮(铁钉)

篇三十三 画皮(铁钉)


  一阵毛骨悚然的感觉从我心口溢出,蔓延到皮肤上,使我的毛孔竖起,忍不住地开始颤抖。

  我开始打量病床与出口的距离,床与门口莫约三米。

  而他正坐在靠门侧的座位上,也就是说我要从床上跑向门口,只能从他眼前出发,而且速度需要快!

  于是我谨慎地打量着正低头摆弄胭脂的表哥,他的神情慵懒,并没有看着我。

  这是个好机会!

  于是我悄悄地将腿露出被子外,眼睛瞟向地面,大概预估出地面与床的高度。

  然后单手撑床,腰部开始暗暗发力,打算直接从床下跳下。

  就在我积蓄起完需要的力量,发力将腰部从床上弹起的岁间,一个轻飘飘的声音传到而我耳中:“其实我是个gay.”

  我被他突如其来的表白吓得忘记了腿部的动作。

  弹起的腰背直接从空中掉回床上,与病床相撞发出嘎吱的声响。

  床剧烈地震动着,而我的心也随它着的震动在胸中晃荡。

  难听的嘎吱声在安静的病床中显得异常清晰,我心虚似地用力压住病床,企图让它赶紧停下。

  片刻声音终于消失在我身下,我尴尬地抬起头与他对视,他眼中满是坦荡,没有丝毫的畏葸。

  我在惊讶中找回自己的声音道:“你真的是......gay?”

  他颔首,将木盒放到我面前,然后伸出手抚摸上我的脸:“你知道我有多羡慕你的女儿身吗?”

  一阵怪异地感觉从脸上传来,一个你以为喜欢你的男人突然对你说他是个gay!

  虽然比他变成掉脸皮的怪物要好上许多,但是......对于情感来讲,实在太过尴尬!

  他纤长滑润的手指慢慢从我脸上移到我的长发上,轻轻地顺过,深邃的眼中竟然真的带着钦羡!

  我茫然地看着他,唇上的红妆和他身上的衣服异常的违和。

  让我想起小时候偷穿妈妈高跟鞋,偷用她口红时的心境。

  那种源自于内心深处的好奇感,驱使并且诱惑着你去尝试,在明知会被挨骂的情况下,还是毅然决然地选择进行。

  对于小时候的自己而言,那已经是极大的突破了,虽然结果不过被训斥罢了。

  头发上的触感将我的思绪拉回他身上。

  他正垂着眼睛,浓密的睫毛微微颤抖着,脸上带着哀默的神情,看上去非常的脆弱,让人心疼不已。

  我望着他姣好的容颜,情不自禁的抬起手,将他放在我头上的手轻轻握住。

  他的手背细腻温润,比我的手要凉上些许,掌心的触感让我觉得自己抚上了一块美玉。

  在我眼中,倒是觉得他比寻常男女好看不知多少,更别说我了。

  结果他竟然倾羡于我!

  要是可以的话我愿意交换他那副好看的皮囊!

  终究是换皮容易,变性难。

  我轻叹了口气,心中无比感慨,不由自主透过他的皮囊,探进他灵魂深处。

  我道:“佛曰众生平等,凡人皆信其言,但坚持男女有别,男女究竟别在哪里,难道分性别的时候就不是人了吗?”

  在我讲完这句话后后,他眼中闪过一丝错愕,随即将手慢慢抽回,似乎不敢相信我能说出这种话,垂下眼睛陷入了沉思。

  我放下手,对自己忽然文绉绉地语气也感到奇怪。

  虽然我承认自己是个腐女,但从来没有对性别的差异进行过研究,因为我......只喜欢帅哥啊,而且最喜欢两个帅哥站在一起!

  就在我和表哥双双陷入沉思当中,门外传来一阵脚步声,我立刻反应过来应该是爸妈来了!

  我看向表哥的红唇,猛地弹起身,指向厕所道:“爸妈好像来了,你快去洗一洗!”

  表哥被我突入起来的动作惊到,随即恍然大悟,快步走向厕所。

  就在他刚打开厕所门时,病房的门被推了开来,爸妈急忙地走了进来!

  仅一步之差,幸好他先一步跨入了厕所,而爸妈也因为心急没有注意到闪身进入厕所关门的表哥。

  爸妈进来后,直奔床边,将骨头汤倒出,嘱咐我喝完。

  我举起碗,心不在焉地将目光聚焦在厕所门口,猛地灌下一口,舌尖传来一阵剧烈地疼痛感。

  猝不及防的高温蔓延到我整个口腔当中,然后滑入我的喉咙。

  我当下将嘴中残余的汤水吐出,滚烫的汤水回到保温杯中,妈妈见状赶忙道:“太烫了?”

  我迅速地点了点头,随即感到食道中传来撕心裂肺的疼痛,然后变成阵阵刺痛感,突突的刺激着我的神经,让我止不住地留下了生理泪水。

  我感觉自己的食管就要被烫熟了!

  我伸手示意爸妈自己需要凉水,但是由于他们刚来到病房,慌乱中竟然没有找到水。

  火辣辣的刺痛感在我的口腔和食道中越来越明显,我甚至感觉滚烫的汤水还在继续往下,开始烫伤我的胰脏等等器官。

  眼前出现了一只骨节分明的手,而这只手中正握着一瓶矿泉水!

  场景似曾相识,我急忙地接过水,赶紧喝下几口,微凉的水从我口中进入体内,将我原本麻木的舌尖以及食管浸润,火辣辣的疼痛缓解了很多。

  于是我放下水瓶,抬起头看向递来水的人,心道果然是表哥。

  妈妈道:“好点了吗?”

  我点了点头,将视线从表哥身上转回,提醒自己不要太过关注他略微红肿的嘴唇。

  妈妈见我缓过来后,有些恨铁不成钢道:“你这孩子啊,做事老是这么莽撞,吃个鸡蛋被噎住,喝个汤还把自己给烫到了!”

  说着便转过头无奈地看了爸爸一眼,愁容满面道:“今后你该怎么一个人生活啊!”

  爸爸拍了拍妈妈的肩膀,也跟着叹了口气道:“以后少做让你妈担心的事吧,你表哥跟我们说你救人溺水的时候,我跟你妈着急的啊,就差买个飞机飞到你身边来了!”

  我瘪了瘪嘴,回想起自己在黑暗的水边被浪花拍打,全身失去力气的情景,开始感到后怕。

  要是救援人员晚来一步,要是我没有坚持住放开了手,那现在我就不是简单躺在病床上那么简单了。

  我想起被水淹死的人,大概是全身浮肿,皮肤松散的披在身上,而全身的毛孔也会因为吸满水而变大变粗,而代替石膏绑在手上的将会是一根红绳......

  随即我又想到,爸妈在看到自己女儿被一块白布盖在身上,然后医生打开白布让家属进行确认时,妈妈一定会承受不住打击晕过去,而爸爸则会一言不发的进入沉默中......

  这样的场景让我感到极度的恐惧,我赶紧回答道:“嗯,我以后不会这样了!”

  在得到我的保证后,爸妈明显的地松了一口气,然后询问我什么时候可以出院。

  我摇了摇头,表示自己也不清楚,这时站在一旁的表哥道:“医生说表妹已经没事了,随时都可以办理出院手续。”

  爸妈听罢,表示早点现在就要去办理出院手续,因为医院这种地方多住并不是什么好处。

  爸妈走后,病房中再次剩下了我和表哥。

  我看向他,犹豫了片刻,终于还是将内心的感谢和歉意了出来。

  “表哥,谢谢你两次递水给我并且照顾我,我还要对你的不礼貌行为和猜忌道歉。”

  他眼中微微波动,复杂地感情交织在他眼睛中,仿佛开始就没有介意过又仿佛跟没有选择原谅我。

  我安静地等待着他的回答,良久他只是略带感慨地道:“你和以前不一样了。”

  我不解地蹙起眉毛,对他的话感到一知半解。

  我和他相处时间不过两天,但总感觉他那句话好像已经认识我很久一样。

  又或者说他智商高超,仅仅两天的相处就可以能推算出我应该是个怎么样的人?

  他注视着我的眼睛,深深地探向我的内心,仿佛想挖掘出我的黑暗面。

  我有些心虚地别开了眼,因为每个人的内心深处都存在着不希望被别人探知的秘密......

  就在我别开眼的瞬间,我似乎在脑海中听到了一个男人的嗤笑声,他的音色与表哥一样。

  但我看得非常真切,眼前的表哥并没有做出任何表情,也没有发出任何声音。

  我探头看向四周,而门口传来了一阵脚步声,忽然门被人从外面打开,我不由自主地屏住呼吸,看向门外,可推门而进的人却是爸妈。

  他们表示出院手续已经办完,并示意我们可以出院,于是我们简单收拾后就踏上了回家的路。

  回到家后,我躺回房间,开始思考昨晚以及今早发生的一切,又想到之前的梦境。

  总感觉事情没有那么简单!

  那个穿着红裳独自化妆的女子究竟是不是表哥呢?

  表哥真的是gay吗,或者说他只是胡编乱造?

  我想起有人说过,想要掩盖眼前的麻烦,那就制造一个更大的麻烦!

  如果他说的是假话,那么他编得理由非常正确,因为我现在好奇到死!

  比起昨晚他漏洞百出的做事行为,我更想知道他究竟是不是gay。

  还是说他根本是看出了我腐女的本质,抓住我的弱点,让我避开他的失误而转移注意力。

  终于在一番思想挣扎后,我决定去他的房间观察,一个人掩饰的再好,也不可能完全压制住源自内心深处的渴望。

  而对他今天行为分析,我笃定如果他的行李中没有出现其他化妆品的话,他一定是骗我的,而且来我家住的目的并不单纯!

  于是我悄悄地潜入他暂住的房间,他此时应该正在和我爸妈交谈。

  这里原本我姐姐的房间,因此房间中透露出一股女性独有的香味,他的行李箱整就放在昨天放的位置上,而床边只有一套干净的换洗衣服。

  我环顾四周,除了他的书包以外,再也没有发现任何不属于这个房间的东西。

  我思索了一会儿,心想自己都走到这里了,没有道理就这样空手离开。

  于是我将他的书包拉开,里面竟然传出一阵浓烈且奇异的香味!

  难道是香水?

  我仔细地闻了闻,发现这个味道与那天我在车上闻到的味道一模一样!

  可我记得他说是木盒中传出的味道,怎么书包中的味道那么浓烈!?

  随即我又想起梦中女子化妆时用的一模一样的盒子,我赶紧将他书包里的东西一股脑地倾倒在床上。

  一堆物品中,一个娇小的玉般材质的盒子吸引了我的注意力,我将玉盒托在手中,发现竟然非常的沉重。

  而玉盒外面镶嵌着金色的丝线,金丝细细密密地缠绕过整个玉盒。

  我翻找了整个玉盒,都没有找到可以打开的口子,但是我明显感觉里面装着什么重要的东西。

  就是我继续用手指摸索,突然我感到指尖有什么东西渗出,我挪开手指,竟然发现玉盒上出现了斑驳的血迹!

  我惊讶地看向手指,但发现自己的手上并没有出现任何的伤口,也没有感到疼痛。

  难道这血是从玉盒中渗透出来的!?

  碧玉沁血,难道这块玉是个活物!?

  还是说里面放着什么正在流血的东西!?

  强烈地好奇心驱使着我将它打开,可翻遍整个玉盒都没有找到开口,让我心急不已。

  于是我鬼使神差地就伸手将它举高,松开手就向地面砸去。

  玉盒的身影出现在空中,急急向地面坠去,我一下子清醒过来,就在玉盒即将落地时,快速地用双手接去。

  沉重地玉盒子打在我打着石膏的右手上,发出一阵沉闷且带着碎裂的声音!

  然后我就感到右手突然变的异常轻松。

  我诧异地向手腕看去,竟然发现石膏突然出现几道出现裂缝,然后一下子四分五裂开来!

  我被眼前的场景所惊到,小心翼翼地用右手托住玉盒,不敢有太大的动作,深怕骨裂的手二度受伤。

  就在此时,我发现玉盒上密密麻麻的金丝竟然开始脱落!

  从上缓慢地向下滑落,在金丝离开玉盒掉入地面的同时,玉盒边缘出现了一道缝隙!

  是开口!

  我赶紧沿着缝隙打开玉盒,光滑的内壁发出幽幽的光亮,但奇怪的是里面竟然只放着一根铁钉!

  我将铁钉拿出,仔细端详了一番。

  却并没有发现什么奇特之处,只是普通的铁钉,而且这根铁钉还是生锈了的。

  我诧异地看着眼前不起眼的铁钉,对表哥用玉盒金线保存它方式感到无语。

  竟然用价值高昂的金玉去保存一根废铁!

  我先将玉盒放下,深怕再次伤到右手,但就在我放下玉盒的瞬间。

  我突然感到左手掌心中传黏腻湿乎的感觉。

  我看左手,掌心处沾满了猩红的血迹,正顺着我的手往手臂内侧滑去。

  而血迹的来源正是那根铁钉!

  污红的血迹不停地从铁钉中渗出,开始滴落在瓷砖上,与洁白地瓷砖形成鲜明地对比。

  脚下汇聚的血液越来越多,我甚至感到手上的血液还是温热的!

  我慌张地将铁钉丢到地上,而铁钉与地面碰撞发出一阵清脆的声响,然后铁钉就开始朝门口滚去。

  我又畏惧又好奇地盯着它,不一会儿它就撞上了什么,停了下来,只是血依旧向外渗着。

  血液堆积起来,渐渐从它撞到的东西边缘汇聚到一起,血液竟然勾勒出鞋状。

  我诧异地定睛再看,发现它撞上的东西居然是一只鞋子!

  我记得进来时并没有在门口发现鞋子啊!

  于是我向上移动实视线,发现鞋子上方出现了一双修长的腿。

  仔往上看去,则是劲瘦且修长的身影,我突然意识到了什么!

  快速地抬起头,发现一个人正站在门口。

  他正牢牢地盯着我,眼中布满了阴厉,而他的脚正被四散的猩红包围!

  见我看到了他,他上前一步,在洁白的瓷砖上留下一个血脚印。

  我颤抖着后退一步道:“表......表哥,你怎么回来了?”

  他停下脚步,缓慢地转身将门关上,然后转过头一言不发的看着我。

  我深吸一口气,故作淡定

  “这个玉盒是新型的魔术盒吗?好神奇啊!但是好像被我弄坏了,对...对不起啊,表哥!”

  对面我的解释,他勾起了嘴角似乎确认了什么,然后又恢复阴狠的表情

  “江山易改,本性难移,你说谎的功夫一直都很好!”

  说完,他的眼睛就开始发红,血丝从浑浊的眼白中出现,慢慢占据着整个眼球。

  我想起梦中女子掉脸皮的场景,惊慌地向后退去。

  很快腿就碰上了身后的床,我转头看向身后,发现自己已经无路可退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