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冕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日冕文学 > 吴亦凡宙斯 > 篇三十九 画皮(回神)

篇三十九 画皮(回神)


  皇权贵胄,不敢猜,更不能猜。

  男子浩浩荡荡而来,又浩浩荡荡而去。

  白布飘荡的灵堂中,留下依旧趴跪在地上不敢抬头的众人。

  在他跨出大门的那一刻,我快步上前走进人群中,将母亲从地上扶起。

  她在我的搀扶下,慢慢地站起身子,我忧愁地看着她逐渐衰老的身姿,是我的无用让她备受煎熬与折磨。

  她站定后,紧张地往门口望去,但见门口的士兵和王爷早已没了身影道:“雅儿,这可如何是好?”

  我望着她的眼睛,她浑浊不堪地双眼中布满了血丝,那是夜夜难眠所致,此时那双眼中正透露出浓重的忧愁和慌张。

  我轻轻将眼前这个脆弱又坚强的女子拥入怀中,柔声道:“会没事的。”

  随即放开她,伸手指向灵堂中的棺木道:“你看,他们不是已经躺在里面,再也无法伤害我们了吗?”

  她顺着我手指的方向看去,听完我的话,眼睛不由自主地弯起,仿佛看到了一身中最美的场景。

  我看着她袒露的笑容,也跟随着她扬起嘴角。

  我伸手将她稍显凌乱地头发轻轻别到她的耳后,她仰起头望向我,眼睛在阳光的照射下出现一道水波,水波逐渐扩散到整个眼眶当中。

  一颤,便滑落下来。

  她道:“我的雅儿,终于长大了,从此是个顶天立地的男子汉了!”

  我扯出一个灿烂的笑容,眼睛不由自主地被她的笑容感染,但眼前的阳光却让我决定扎眼,我在心中暗自想着自己顶天立地的样子。

  可脑中除了红袖贴身,舞轻衣的样子,再无其他。

  男子汉与我的前半生毫无瓜葛,而与我的后半生也怕是不愿想、不敢想。

  不愿在我,不敢却在与王爷。

  母亲眼中带着的憧憬让我感到不适,于是我赶紧转移话题道:“母亲,您累了吧,还是先回房歇息吧。”

  母亲点了点头,我搀扶着她往房间走去。

  但就在我和母亲迈开步子的时候,一个如破锣般的嗓音自我们背后响起。

  “站住!不要以为我不知道你们母女俩打的什么鬼算盘!”

  我转过身去,发现原本领头趴跪在地上的主母已经爬起身来,此时的她正颤抖着,全身上下的肥肉随着她的动作晃荡中,让我看了恶心。

  我没有理会地继续扶着母亲往房间走去,她歇斯底里地声音立马从背后传来,宛如杀猪一般。

  “赵雅儿,你给我站住!”

  我在心中长舒一口气,柔声对母亲道:“你先回房,我收拾一下就来。”

  说罢,便无视母亲眼中传来的担忧,径直往主母身边走去。

  大概是因为刚才的叫喊用尽了她全身的力气,她的胸脯一上一下正喘着粗气,满脸涨红着,就像一只烤熟的母猪一般,不知是被气还是缺氧导致。

  而她旁边的丫鬟正费力地搀扶着她,肥猪般的她将整个身体的重量全权压在丫鬟身上。

  我将目光从主母的身上转移到丫鬟身上,她瘦弱地身子正止不住地颤抖着,我在心中为她感到可怜又可笑。

  我用极其平淡的声音道:“母亲可有什么吩咐?”

  她被我突如其来的叫声所惊,面上带着满满地疑惑和加焦虑,但很快她再次恢复回平日里尖酸刻薄的样子道:你不过是个贱婢所生,竟然还有脸面叫我母亲?”

  我眯起眼睛,带着胁迫地运气道:“这个家很快就由我做主了,你不想我叫你母亲也罢,到时候送你出府即可。”

  说罢,我便直接转头离开,她暴躁的声音即可从背后传来,她道:“你究竟想干什么?”

  我扯出一个微笑,自己等待地就是他这句话。

  我没有回答她,只是慢悠悠地走到棺木旁边,伸出手开始在棺材上抚摸,一圈又一圈,棺木上的材质光滑细腻,竟然让我产生放不开的感觉。

  主母地尖叫声随着我的动作响起,我皱眉将手捂住耳朵,她道:“你怎么可以顺便触摸你父亲和哥哥的棺材和灵位呢!这可是大不敬啊!

  我将放在棺木上的手取下,随后望向主母,她见我将手放下,稍松一口气继续严厉地问道:“你究竟想干什么,你和和你的贱婢母在打什么算盘?”

  听到她对母亲再三地侮辱,一阵怒意从我胸口升起,曾经的十三载中,每每出现这种情况时,母亲都会告诫我能忍则忍,即便是不能忍也得忍。

  而在每次遇到她的侮辱时,母亲虽然看似毫无情感波,但是她的内心是煎熬和疼痛的。

  而这次终于不一样了,我上前一步伸出右手,紧紧地扼住她肥胖油腻的脖子,然后开始发力。

  她被我突如其来的动作吓到,不由自主地缩起身子,往身后的丫鬟躲去。

  我见状,即刻伸手将边上的丫鬟拨开,随后握住她脖子的右手赶紧用力,而她在我双手用力的情况下,开始剧烈的咳嗽起来。

  我看着她在我手下逐渐变狼狈的样子,涨红的脸和咳嗦的声音让我感到一快意涌上心头,这种感觉非常的美好。

  而她见我完全没有想要停下来的意思,于是她伸出手开始在我手臂上用力的推搡着。

  ......

  因为她的肥胖和过度的挣扎,让我感到异常的不悦,手不由自主地继续收紧。

  我感受着手中传来的挣扎开始变缓,面对生命的即将逝去而出神,突然一阵黏腻的感觉从我虎口传来。

  我回神低头一看,只见我的手上出现了一阵水渍,随即我感到一阵腥臭味从水渍中传来,这股股味道让我感到异常的恶心。

  于是我赶紧抬头向上看去,只见主母正歪着头倒在我的手中,脸上的肥肉不受控制歪斜着,嘴巴也因此大大张开着,露出俩颗金黄的牙齿。

  在阳光下的照射下你会发现,她的嘴角正泛着晶莹的光,稍微凑近她你就会发现她嘴角液体并不完全透明,在阳光下的照射下你会发现那是浑浊泛着黄色的液体。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