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冕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日冕文学 > 吴亦凡宙斯 > 篇四十二 画皮(突变)

篇四十二 画皮(突变)


  一阵奇异的感觉从我胸口升起,然后我感到这种感觉随着跳动的心脏泵入血管中。

  随着我所有的血液的流动运输到全身上下,最后再次汇聚到我心脏当中,在我的体内掀起巨大的浪潮。

  这种流遍全身的异样感,使我全身的毛孔不由自主地被打开,让我接受到所有来自外界的信息,触及一切外来的物质。它们从我的皮肤开始侵入,慢慢钻入我的身体内部,异样的感觉和外界的刺激交织在一起,让我的身体止不住地开始微微颤抖起来。

  颤抖的身体和剧烈跳动的心脏,让我想起小时候在老师提问后,准备举手发言时的心态。

  大概是全身的细胞都跃跃欲试的跳动着,所有的感官都变得异常活跃和敏感起来,眼睛能够见到任何细小的要点,耳朵能都听到所有有关的声音。

  最关键的是我此时大脑的状态是急速高转的,任何风吹草动都能被我的身体捕获。

  我向,这种异样的感觉应该是来自于身体中最原始的应激反应:兴奋。

  我感受着内心的蠢蠢欲动,胸腔中传来的心脏跳动声愈加响亮,猛烈跳动的频率让我怀疑下一秒它将从我口中一蹦而出。

  于是我伸出右手,将手抵在胸口,企图将剧烈跳动的心脏压制下来,但那不过是徒劳罢了。

  我心虚地抬头看向坐在对面的男子,只见他嘴角噙笑,眼睛中正略带深意地看着我捂住胸口的手。

  他的眼睛非常深邃,眼中透露出幽暗的光芒,仿佛能够直接从我的表现中将我的心虚看穿。

  我匆匆别过头,掩饰般地开始观察周围的一切。

  妄想将这个虚假和真实掺半的世界识破,然后从催眠中醒来。

  可房间中的任何布景都与我清醒时所见的一模一样,除了身后的爸妈凭空消失以外,再无任何让我感到奇怪的地方。

  我立刻想到,既然进入催眠状态需要是通过催眠人的诱导......

  那么,要想解除催眠的状态,同样需要诱导,所以我需要寻找契机!

  解铃换需系铃人,契机自然要从眼前的男子身上寻找。

  想到这一点后,我立刻把发散的思维收回,然后将视线聚焦到他身上,带上慌张和疑惑的表情问道:“我眼前的世界是真的吗?”

  只见他面上毫无波澜,随即反问我道:“这是你脑中的世界,你说是真是假?”

  他的回答让我感到鄙夷,我现在大脑中所反映的景象,明明是由他诱导所形成的,根本算不得自主意识下的产物,又何必说的冠冕堂皇。

  我赶紧将面上的慌张和疑惑表情换成震惊,径直地睁大眼睛愣在原地,僵硬着身体不动弹。

  稍愣片刻后,用不可置信的声音道:“你的意思是说无论是幻想还是真实,都源自于我的大脑吗?”

  他点了点头,眼中不自觉地流露出了一丝得意,我在心中嗤笑他的反应。

  心道:不就是表演混乱吗,我最喜欢演戏了。

  为了打造趋于真实的心理,我主动停止呼吸,神色紧张地望着对面的他,等待着他的回答。

  但见他点了点头道:“现在出现在你面前的场景,是你最浅层意识所构成。”

  他话音刚落,我便抛给他一个似懂非懂的表情,等待他将目的全盘脱出。

  果不其然,他接受到我的表情后,立刻放低嗓音,用充满诱惑的声音道:“你想继续往下探索更深层的潜意识吗?”

  我面露三分疑虑七分好奇问道:“下一层我能看到什么?”

  他眯起眼睛,原本刻意压低的声音突然拔高些许道:“缚玉。”

  他眼中略带激动的神情,让我感到奇怪,既然是我的潜意识,他何需有异常的情绪呢?

  我暗自在心中推敲了一番,结合之前出现过的场景,如果没猜错的话,眼前的男子一定与缚玉有莫大的渊源,我想他在我的潜意识中不是王生便是西南王爷!

  至于他为什么执着于让我再次进入最初的催眠场景,我便不得而知了。

  于是我蹙起眉,低下头,面上带上满满的犹豫,似乎有所顾忌。

  而实则却是等待着他再次对我进行劝诱。

  果然,他见我一言不发,再次轻声劝诱道:“其实,他是......”

  长时间的屏气开始让我感到心跳加速,胸腔中跳动的声音变得异常激烈起来,于是我在他放缓语速的同时,开始缓慢的吸气。

  长时间缺氧带来的结果,让我重新开始呼吸时的节拍变得混乱,粗重的呼吸声和急促的表情使我看起来非常紧张。

  他看着我的模样,满意地勾起了嘴角,这才缓缓继续道:“他是你潜意识中的一种性格,了解他你便能了解自己了。”

  说完他便安静地等待着我的反应。

  我慢慢地调整自己的呼吸,将节奏控制在不快也不慢的状态,下定决心似地将眼中的犹豫驱散,然后道:“那你继续吧。”

  说罢,我便自主放松身体,用舒适地方式半躺在椅子上。

  他见状,伸出右手,将手腕上小巧的铃铛露出,举起手轻轻一摇。

  铃铛随着他手的动作,散发出一阵清脆的声音,声响很快就传到我耳中,随后慢慢弥荡在我脑中,从清脆逐渐变得悠扬。

  我闭上双眼进入一片黑暗当中,脚步随着渐渐远去的铃铛声迈进。

  良久铃铛声消逝在我耳边,一阵白光驱散了我眼前的黑暗,我缓缓睁开双眼。

  一片偌大的碧绿的湖水呈现在我眼前,清风从远处吹来,吹动湖边的杨柳,带着阵阵潮气涌向我的脸颊,让我感到异常的舒适。

  就在我想起身感受这份惬意的煦风时,脚下突然一震,我立刻赶到重心不稳。

  我堪堪稳住身形,身后便响起了一个声音:“玉儿总是这样迷糊呢,真叫本王担心。”

  我诧异地回过头,只见一个身着华装的男子,朝我走来。

  他的步伐稳且有力,随着他的每一步,我感到脚下晃动起来,重心再次晃荡起来。

  我赶紧伸手抓住身边的桅杆,身边出现的桅杆立刻吸引了我的注意力,正常的地面上怎么会插这个呢?

  我恍然大悟过来,立刻低下头看向脚下,只见脚下出现了一块光滑的平整木板,而此时木板正轻轻地晃动着。

  我眯起眼睛,将视线转向湖面,但见湖面十分平静,湖面上除了我们的船只以外再无其他的船。

  此时的船边的水面被男子的步伐牵动着,引起阵阵波纹荡漾,然后往湖中散去。

  我蹙眉看着眼前宽广的湖面,万万没想到自己会出现在湖面。

  就在我懊恼眼前场景时,身边传来了男子的声音:“玉儿,你在看什么?”

  他的声音将我的思绪拉回,我急忙地转过头,躬身道:“回王爷的话,我什么都没看。”

  说完我径直直起腰,收回手再次望向湖面。

  男子微怒的声音从我耳边响起:“你觉得我不会杀了你?”

  说完我就感觉自己被人用力一扯,身体不由自主地转向男子,随即下巴传来一阵疼痛。

  此时他正用力地捏着我的下巴,逼迫我与他对视。

  虽然他的声音让人感到压迫,但我看得真切,他的眼中不过三分愤怒,另外七分却是浓重的兴趣。

  像极了早已吃饱的猎豹,逗弄着手中的猎物。

  我别过眼睛,柔声回答道:“缚玉不敢。”

  我话音刚落,他就放松了手,将原本紧捏的姿势改为抚摸。

  他爽朗地笑声从我身前传来“哈哈哈......很好,总算肯叫自己缚玉了,不枉我驱散整个湖上的行船!”

  说罢,便俯身直直朝我而来,他英俊且狂妄在我眼前放大,我心下猛地一跳,双手下意识的发力。

  也许是我过于慌张,而他过于自信,湖面响起扑通一声,他竟然就这样掉入了水中!

  我茫然地看着他掉落的身影,水面上溅起的水花,对眼前的事情感到猝不及防。

  但是很快,身边就响起了慌张的喊叫声,紧接着一堆身着统一的人跳入湖中,一边叫喊着一边在说中扑腾。

  我仔细一听才发现,这个西南王爷竟然......不会水!

  事情发生的太突然,我根本都没有任何准备!

  原本平静的湖面被打破,终于在沸沸腾腾的下饺子片刻后,王爷被捞了起来。

  我望着甲板上躺着的男子,但见他刚才还张狂的脸变得异常苍白。

  心中没由得漏掉一拍,心脏开始剧烈的跳动起来,随即慌张的感觉遍布到我全身。

  我对自己的反应感到诧异,照理说现在的我是以清醒的方式进入这层催眠的,但是身体似乎不受控制的产生了其他的感觉。

  就在我为心跳的变化感到百思不得其解时,一个凄厉的女声响起。

  “缚玉,无论王爷醒来与否,我都要你死!”

  她尖锐的声音让我感到烦躁,我转过头但见一个美丽的女子正恶狠狠地看着我,如果她的眼睛不瞪那么大,鼻孔不张那么大的话,应该是个美人。

  她说话的态度,让我自心中感到不爽,于是我悠悠开口道:“请便。”

  语毕,她突然暴起,将原本跪在王爷身边的姿势换成蹲姿,气急败坏道:“来人,给我压下去!”

  周围的人一时没有反应过来,便僵在原地不敢动弹。

  女子见状,暴躁地站起身来,焦急地伸手随意指向一个侍从道:“还不动手!”

  她过于激动的情绪,使她的声音破音,难听如破锣。

  我嗤笑着捂住耳朵,主动往侍从身边走去,虽然对着他们道:“哪个方向?”

  侍从一愣,随即反应过来,便带着我往西边走去。

  一路上我沉默着,搜寻西南王爷与表哥的相处点,总感觉表哥不是西南王爷。

  ......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