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冕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日冕文学 > 大眠阿斗 > 第8章 我可是张宝你是谁

第8章 我可是张宝你是谁


  
阿斗伸长脖子往外瞅了瞅,果然见到远处有几个黑点正朝着自己的屋子走来。“妈呀,真的修真者?这可咋办呀,靠!老子刚准备想睡午觉呢。不行,老子困了,不走了。”
“小兄弟,你咋还不走啊!张三他们马上就要过来了!”两个乡民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一般。
“嗯,你们先走吧,我困了,我得先睡一觉。看他们人来的也不多嘛,等我睡起来再打发他们走。”阿斗对两个乡民说道。
“啊?小兄弟你在说什么,再不走就来不及啦!”两个乡民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二脸茫然。
“那可是货真价实的修真者啊,别看张三平时凶得像虎豹豺狼,那张三在他们面前也只能唯唯诺诺,毕恭毕敬,生怕一个伺候不好就吊了脑袋!”
“啊?什么修真者这么厉害,一会敢过来吵我睡觉,看我屁股不给他打烂咯。”阿斗眼皮像灌了铅一样重,开始不停的打架,看上去就好像在梦游说胡话一样。
“哎呀,我的小哥啊,你是不是睡糊涂了!张三带来的那两个人可是筑基境的修真强者啊!修真强者一旦踏入筑基,便与凡人不可同日而语。”其中一个乡民说道。
“是啊,一旦修真者踏入筑基就意味着他已经打通全身的经脉,整个人已经脱胎换骨,身体有灵气环绕护体,与张三那样的凡人就有了云泥之别。凡人跃高不过一两丈,而筑基强者可一跃十丈,脚下生风,掌风可以隔空杀人。”另外一个乡民补充道。
阿斗哦了一声,也不知道听进去了还是没听到,像个醉汉一样丝毫没有清醒的迹象。
“两位大人,那人就在前面山坡上。”那张三指着坡上的一间茅草屋,带着两位张氏宗族强者已经越来越近。
“废物,这么点小事都办不好!你是干什么吃的!哼!”说话者整个头上包了一圈黄色巾帕,上半身未着衣物,袒胸露乳。从露出的身体可以看到此人肌肉虬结,膀大腰圆,胸口自左而右横着一道刀疤,腰间盘着一串大佛珠,佛珠边上吊着一个酒壶。右手握着一柄弯钩大刀,刀背立靠在肩上,看上去威风凛凛。
“大人恕罪,小人见那小子行动异常,恐是幽然府门徒,若是贸然冲突岂不是坏了大人好事。小人见识浅薄,所以特意请大人过来鉴别。”张三真是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本来是为族里开矿立功的美差,没成想好处没捞到,还折掉了弟弟一条性命。
“张三,你这谨小慎微的性格这么多年来还是一点没变呢,希望你没猜错吧。”开口的是另一位张家强者。此人也头束黄巾,形象却与另外一个肌肉大汉截然相反,瘦削的身材俨然一副教书先生的模样。全身穿着一套金黄色道服,手执长剑,说话不冷不热,让人捉摸不透。
听到这声“谨小慎微”张三冷汗直流,不知道他这么说是褒是贬,是夸奖自己办事稳重还是嫌弃自己磨磨唧唧,浪费了大人们的时间。
“江山易改本性难移嘛。”张三尴尬的笑道。
“哼,什么小事情都敢劳烦我们,知不知道大爷我们可是很忙的!爷可是办大事的人,以后这种鸡毛蒜皮的小事再办不好,你就给我滚出张家!”赤膊大汉吼道。
“那是那是!大人你们可都是参加过黄巾起义圣战的盖世大豪杰,早已名满天下,威名远播,谁人不知谁人不晓啊!”张三一脸谄媚,马屁使劲往圆了拍,心中却不屑道,不就占了个修真强者之名去充了个数罢了。
心中虽然不屑,但是张三脸上哪敢有丝毫不满,继续说到:“想当年那汉室国运衰微,各路群雄并起。黄巾首领高呼“苍天已死,黄天当立!”,带领义军揭竿而起。能够有幸参加起义圣战,都是一等一的在世豪杰!唯有大人您出马,问题才能迎刃而解。”
“说的不错。”这张三拍马屁拍的恰到好处,句句说到赤膊大汉心坎里去了,赤膊大汉也不再责骂张三。
张三悻悻然长舒一口气,总算暂时逃过一劫。
“大人,虎山那边的发现的是个什么矿呀?”张三怵怵地问道。
“是个灵气晶矿,据探子回来说规模还不小呢,要是想全部开采出来也得费上数年功夫。”赤膊大汉答到。
“居然是灵气晶矿!”张三瞪大了眼睛,他们这些最下层的张氏南方子弟修行极为困难,南方灵气稀薄,只有有钱的大户人家才能买得起灵气晶矿加速修行。当张三听到是灵气晶矿时,口水简直飞流直下三千尺,疑似银河落九天。
张三想着要是日后自己在矿里当了差,偷摸地摸出几块晶矿来,修炼起来岂不是事半功倍,想想做梦都会笑醒吧。
“没错,这可是大功一件,我们正忙着跟宗族上头汇报呢,没准上头一高兴,赏下几枚渡劫丹药,踏入那灵虚境界不是轻而易举的事情嘛。”赤膊大汉脸上洋溢着笑容,好像获赠丹药已经是板上钉钉的事情了。
“张三,我看你兄弟二人有点本事,两年前赐予你兄弟二人筑基进阶丹,为我办事。这次采矿的事情十分重要,若是你办好了,便再赏你两块晶矿。”另外一位强者说到。
“多谢大人!多谢大人!大人滴水之恩,定当涌泉相报!”张三此时好像忘记了失去弟弟的痛苦,沉浸在日后飞黄腾达的美好幻想之中。
“大人到了!就是这里。”张三指着眼前的茅草屋说到。
两个乡民已经远远的躲到树后面,阿斗斜眼站着,好不容易把眼睛挤出一条缝隙。
“就是这小子?”赤膊大汉对张三问道。看着眼前这好像弱不禁风的阿斗,赤膊大汉朝着他伸出胳膊,这么对照,阿斗的脑袋居然还没他的拳头大。
“你们就是张家的人啊?”阿斗迷迷糊糊地问道。
“没错!我们就是!”赤膊大汉答道。
“大人,此人看上去并无任何修为,行为却十分诡异。”张三说道。
“就是你杀了我张氏宗族弟子张四?我可是人称“地公将军”的张宝,张氏宗族筑基境中期强者,你是谁?”身着金色道袍的那人责问道。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