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冕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日冕文学 > 大眠阿斗 > 第18章 转运手镯

第18章 转运手镯


  
“怎么这么黑……我这是在哪?”小铃兰挣扎着微微睁开眼,终于有一丝光亮照进这漆黑的世界。
这个人怎么把帕子放我头上,小铃兰咳了两下,想说话却感觉自己的嗓子火辣辣的,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大夫!大夫!铃兰爷!她醒了!”
“小兄弟,快去拿药给她喝。醒过来就好了,幸亏你给她放了些毒血,敷了蛇药,减缓了毒性的发作,这女孩儿也算命大了。”
“太好了,兰儿你没事了!”一位老者掩面而泣。
“来,小丸子,喝药了。”
小女孩儿被轻轻地抱进了怀里,这个温柔的大哥哥是谁呀,他为什么对我这么好?
小铃兰喝完药后感觉身体温润了许多,慢慢闭上眼睛又睡了下去。
在小女孩儿心中萌生起了一股说不清道不明的情愫。
“铃兰爷,是我不好,没有照顾好小铃兰。”阿斗自责地对铃兰爷爷道歉。
“别这么说小兄弟,是我把她宠坏了,我不该让她瞎胡闹跟着出去的。”铃兰爷爷拍了拍阿斗安慰道。
“那凤凰汤我帮您熬好了,晚点等她睡醒来您再喂她吧。”阿斗现在看见小铃兰就非常愧疚,现在只想找一个没人的地方喝上一大壶酒,大醉一场。
阿斗带上几坛酒来到河边,对着坛子一口一口往下灌。阿斗想不明白,自己向来不以物喜不以己悲,心境淡泊宁静,只要自己过得去,不为世事侵扰,今日为何郁结。
“哈哈,这位小兄弟为何一个人喝闷酒啊,让本座喝一口同你一起解闷可好啊?”一个半边秃头半边留发的和尚,衣衫褴褛,胸前挂着一串大佛珠,笑眯眯地坐到阿斗旁边。
阿斗随手将一坛酒甩给和尚,和尚接过酒大口大口喝了起来。
“哈哈,好酒!这酒不错,有股特别的香味。”和尚笑道。
阿斗并未理会,兀自大口地喝着闷酒。
“小兄弟怎么愁眉苦脸的,你有故事我有酒,有什么烦恼说出来听听呗!”这和尚也是个厚脸皮,这酒明明就是阿斗的。
“与你无关。”阿斗说到。
“小兄弟我会算命你信不信,看你印堂发红,肯定是犯了桃花,动了凡心!”和尚热脸贴了冷屁股也不气恼,笑呵呵的说到。
“胡说八道!”
这和尚虽然言语不着调,但是“动了凡心”这四个字似乎说到阿斗心坎里面去了。
“来,小兄弟,干一个!”和尚也是个自来熟。
阿斗也不再抗拒,将酒坛与和尚撞在一起。
“小兄弟,万事自有因果,只需顺其自然,大可不必庸人自扰。”和尚说到。
“其实,是我一个朋友病了。”阿斗灌下一大口酒。
“你那朋友今年是不是正好十二岁?”和尚也灌下一大口酒。
“有点东西。”阿斗心道,“你是怎么知道的?”
和尚对阿斗的发问并未作答,自顾自说到:“你朋友今年十二岁,正当本命之年。“本命年犯太岁,太岁当头坐,无喜必有祸”!”
“大师果然是高人,大师怎么称呼?”阿斗拱手道。
“哈哈!什么大师不大师的,贫僧法号半生。”半生和尚将酒坛与阿斗的一碰,又喝了起来。
“半生大师果然豪爽,干!”阿斗也灌下一口。
““本命年”也叫做“槛儿年”,即度过本命年如同迈进一道槛儿一样。每到本命年时,不论大人小孩都要买红腰带系上,小孩还要穿红背心、红裤衩,这样才能趋吉避凶、消灾免祸。”半生和尚说到。
“你那位朋友命犯太岁,星宿动摇,命途多舛,命里有此大劫,普通“扎红”根本不管用。”半生和尚提起酒坛又灌一口。
“大师可有解法?”阿斗又递给半生和尚一坛新酒。
“办法倒是有,你只需到集市买一只银手镯。我这有一张转运符,你把转运符包裹住银手镯,刺破手指在这转运符上滴上三滴血,然后默念三遍符上咒语即可。你朋友戴上这转运手镯方可逢凶化吉。”半生和尚打开新酒坛又喝了起来。
“不过小兄弟我要提醒你,这样就会把你的时运转给她,她的厄运转嫁给你,你要替她挡灾挡难。且这半年你不能离她太远,离得越远,转运效果就越弱,你可仔细想清楚了?”半生和尚双指夹住转运符。
“多谢大师!”阿斗毫不犹豫接过转运符。
与半生和尚畅聊一晚之后,阿斗终于宽慰不少,心中阴霾一扫而空。
阿斗回家躺在床上,想着最近发生的事情,这才过去没几天,怎么好像过了好几年似的。
“你印堂发红,肯定是犯了桃花,动了凡心!”阿斗又想起半生和尚说的话,这句话深深烙在了阿斗的心里。
这和尚疯疯癫癫的,有一句没一句的,不知道哪句是真的哪句是假的。动了凡心?什么意思?阿斗觉得说到自己心坎上了,又不知道到底是怎么回事。
我以前每天上山打猎多快乐呀,饿了就吃肉,渴了就喝酒,困了倒头就睡,今晚怎么就是睡不着了。
这疯和尚也不知道哪里来的,神神叨叨的,还会算命。早知道让他帮我算算下次吃大席的时间了。
转运手镯嘛,明天上县里集市买一个,好久没进城了,路都不怎么记得清楚了,明天还得去请教请教吴名老村长。搞得这么玄乎,唉,司马当活马医吧!
也不知道一个银手镯多少钱呢,我这破房子家徒四壁,翻个底朝天也翻不出一件值钱的东西。
对了,吴名老村长给我一个玉佩呢,明天早点上虎山找找看那个矿洞在哪,挖几块硬通货去集市上,应该比银子好使,嘿嘿!
我可得好好想想还要买点什么回来,好不容易去一趟城里,买几坛女儿红呢,还是买件新袍子呢,不好不好。还是买把新猎叉吧,上次出去还磨了老半天,费我不少功夫。想着想着,阿斗渐渐迷糊起来,终于睡着了,一觉醒来天已经大亮。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