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冕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日冕文学 > 大眠阿斗 > 第19章 金六福银楼 (其一)

第19章 金六福银楼 (其一)


  
阿斗赶紧爬起来上了趟虎山,找到矿洞后发现洞内尚未做好开采工作,自己便进去自己凿下几块上品成色的晶块揣进兜里。
问过了吴名老村长,这从孙家村到县城里有小半日的路程,阿斗包了些干粮从孙家村启程了。
由于孙家村一带到县城路途较远,到县城一半途中盖了个凉亭供人歇脚,阿斗坐下吃了口干粮便继续赶路。
进到县城之时已经是正午了,阿斗找了个面摊吃了碗面。
“伙计小哥,这城里最好的银楼在哪呀?”阿斗边吃面边抓住上面的伙计问道。
“这县城里大大小小的银楼有好几家呢,最大最好的银楼是金六福,专门为城里的达官贵人,富家千金打造首饰,开在城南边喜民街。客官你要买什么呀?”
“我要买一只银手镯。”阿斗嗦起一口面条。
伙计仔细打量了一下阿斗,见阿斗穿的粗布麻衣,吃的清汤光面,料想阿斗不过就是一个小小的普通猎户,“爷,您要买银手镯的话我劝您去北边儿溜溜,那边有几间小铺子,那边寻常百姓多,还有不少摆地摊的。金六福那边最便宜的镯子也得五两银子,抵得上您在这吃一年的面啦。”
伙计虽然嘴上一口一个爷,但是话里话外的把阿斗说得矮了一截。
阿斗吃完面条,把汤底喝个精光,放下几文钱径直朝城南方向走去。
喜民街上,金六福,三个镀金的大字刻在招牌上气派非凡。阿斗抬头望了望,银楼有两层,没错,应该就是这一家银楼了。
门口站着一个揽客的店小二,店小二打量了阿斗一眼,只道阿斗是一副穷酸像。
阿斗正要走进店里,只听得店小二说到:“哎哎哎!哪来的叫花子,穷人与狗不得入内!金六福的规矩不懂吗?”
“哦?这样啊,那你怎么在里面啊,你不是说狗不能进去吗?你这可是严重的双标呀。”阿斗嘿嘿笑道。
“你说我是狗?”店小二怒道。
“我可没说啊,这是你自己说的。”阿斗笑道。
“哼!我们店可是很忙的,买不起就别进去看了,浪费我们的时间!”店小二冷哼一声。
“你怎么知道我买不起,说不定我要把你们银楼包下来呢!”阿斗戏谑地说到。
“就你,也不撒泡尿照照你那穷酸样,把你全身扒光也换不到一两银子。我看你是想进去偷东西吧,偷点首饰好去莺燕坊泡妞?”店小二好像看贼一般看着阿斗。
“我可不好这一口,你们这是摆明了店大欺客咯?”阿斗反问道。
“让他进来,我们打开门做生意的怎么可以拒人千里之外,来者皆是客。”一个大腹便便的管家笑眯眯的说到。
“是,大管家。”店小二向大管家点头弯腰,赶紧让出一条道来。
“呵呵!小兄弟看看,想买什么?”管家笑道。
“我要买一只银手镯。”阿斗说到。
“小兄弟,这边是黄字号柜面,金银首饰五两起步;这边是玄字号柜面,金银首饰二十两起步;这边是地字号柜面,金银首饰五十两起步;这边是天字号柜面,金银首饰一百两起步。小兄弟可带够了银两?”管家笑眯眯的看着阿斗,管家觉得阿斗就是一个刚进城的乡巴佬,只要等他说出不够钱便可顺势撵他出去,也不会折了银楼的声誉。
“带我看看天字号。”阿斗随口道。
“小兄弟,这边请!”管家引着阿斗来到天字号柜面。
“哼,一会我给推荐一只最贵的,看你还怎么装。”管家心里想着,给天字号柜面售货女郎使了一个眼色。
那女子,身材婀娜,前凸后翘,一下就会意到了管家的意思,拿出一只雕有精美龙纹图案的银手镯,娇滴滴地靠在阿斗身边,“客官,这一只手镯叫飞龙在天,寓意一飞冲天,是我们店里大师精雕细琢而成,只要五百两银子。”
阿斗接过来翻看了几下,说了声不合适又丢回给了那女子。
女子带着阿斗又看了几款手镯皆不合阿斗心意。
“没别的了吗?你这楼上还有吗,我上去看看。”阿斗说到。
“小兄弟请止步!不好意思,楼上是我们贵宾区,现在正在进行本店绝版首饰拍卖,只有缴纳过会费的会员才有资格上楼。”管家自傲地说到。
“那要会员要多少钱?”阿斗问道。
“十两银子。小兄弟若是没带够银两便请回吧!”管家料阿斗拿不出这么多银两随口说了一个数,伸手要把阿斗请出去。
“给!”阿斗摸遍全身,掏出了全部的家当,正好十两银子,顺势把银子丢在管家伸出的手中。
“穷比玩意儿,打肿脸充胖子,就让你上去开开眼界,带不下来一件东西看你有什么脸皮下来。”管家心道。
阿斗走到楼上,立刻有婢女带阿斗找了个空桌,端上来茶果。“卧槽,这贵宾待遇果然不一样。”
前面拍的几件首饰阿斗都没有兴趣,这不巧了嘛,最后一件银手镯正是金六福的镇店之宝。
“各位先生,各位女士,现在拍卖的这件首饰是本店的绝版镇店之宝,绝无仅有只此一件——七彩瑶光手镯!手镯通体纯银制作,雕有绝美镂空花纹,最重要的是镯身嵌有七颗不同色彩的宝石,七颗宝石熠熠夺目,发出的光芒可以连成北斗七星。这是所有爱美女子梦寐以求之物,带走它,带走你的女神!”拍卖女主持海棠搔首弄姿,将手镯戴在手上展示。
“各位看官,心动不如行动,底价三千两!五百两加一次哦!”海棠用魅惑的声音喊道。
“我出三千两!”
“好的,三号桌三千两!”女主持喊到。
“三千五百两!”
“四号桌的帅哥三千五百两!”女主持喊到。
“四千两!”
“八号桌那位帅哥四千两了哦!”海棠向八号桌抛去一个飞吻。
“五千两!谁敢再加价就是跟我满廉作对,这镯子我要了!”
说话的正是督邮满宠的儿子满廉,满廉最近看上了莺燕坊的花魁董小姐,却被董小姐拒绝了,说除非满廉能送她金六福的镇店之宝七彩瑶光手镯,才能陪满廉春宵一晚。
鉴于满廉督邮儿子的身份,在场的公子哥不敢再继续叫价,金六福的掌柜在一旁也是敢怒不敢言。
“一号桌五千两,一次!”
“一号桌五千两,两次!”
“一号桌五千两,三……”
“我出一万两!”
就在海棠以为尘埃落定的时候,底下一个人的出价打断了她的最终落锤。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