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冕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日冕文学 > 大眠阿斗 > 第25章 莺燕坊(其二 暴打满廉)

第25章 莺燕坊(其二 暴打满廉)


  
舞台上董小姐《与君乐》已经弹奏完毕,底下掌声雷鸣。
“感谢各位公子今天来为妾身捧场,今日我出一上联,各位公子对出下联。我会选出一位作出令我满意下对的公子,作为今天的免费陪客。”
按理来说在这风月场所里,风尘女子往往为了混口饭吃,都极尽所能地卖弄风骚,博得来客的好感,多赚些小费银两。
而这董小姐恰恰相反,寡言少语,不苟言笑,却偏偏又生得一副美艳脸蛋儿,平时冷若冰霜,美艳“冻”人。除此之外,董小姐还弹得一手好琴,性喜吟诗作对,温文尔雅,与其他女子相比犹如鹤立鸡群,脱颖而出,自成花魁。
虽然董小姐总是拒人千之外,但是城里的富贵公子哥反而趋之若鹜,甘当舔狗。这大概就是所谓的得不到的永远在骚动,被偏爱的都有恃无恐吧。
“我的上对是“十口心思,思君,思国,思社稷。””董小姐柔声说到,脸上却是不苟言笑。
舞台底下人声鼎沸,传来一片叫好声。
“董小姐果然好雅兴,这是一个拆字联,“十口心思”,十、口加上心正好是个思字,“思君思国思社稷”气场强大,真是巾帼不让须眉啊!”台下前排一位富家公子夸赞道。
“我先来,亡月王望,望山,望海,望苍穹!哈哈,各位在下献丑了。”一个穿绿衣服的公子嘴上说着献丑,却把胸脯挺得老直了。
舞台上董小姐轻轻点头示意。
“我也来一个,寸木又树,树人,树志,树风气。”穿红衣服的男子,为自己想不出更大气的下对懊恼不已,身边女子趁机不断劝酒。
“董小姐,我也有一个,八目加贺,贺花,贺月,贺升平!怎么样董小姐,我这个还可以吧!”穿蓝色衣服的大叔大笑道。
“哼,都是些不入流的东西!董小姐,且听我的下对。寸身言谢,谢天,谢地,谢君王!”满廉对完之后得意洋洋抬起头颅扫视了一眼面前这些嫖客。
满廉虽然人品恶劣,却也读过几年书,比起当下这些纨绔子弟还是要强上三分。满廉的下对与董小姐的上对,对的丝丝入扣,气场上非常契合。“心思”对“言谢”,“君国”对“天地”,“社稷”对“君王”甚是工整。
舞台下面七嘴八舌又出了一些下对,却没有一个能够超越满廉的下对的。
跟满廉同桌的酒友举起酒杯,“满公子已经胜券在握,预祝满公子抱得美人归!哈哈!”
“还有哪位公子还有佳对吗?”董小姐在台上微微一笑,向台下问道。
“大坏蛋,我要“叫姑娘”。台上那个姐姐好漂亮呀,叫她下来陪我玩好不好?”小铃兰指着舞台上的董小姐地说到。
阿斗满脸黑线,心道:“我的小祖宗唉,你咋这么会玩……”
“台上那个小妞儿,让我试试呗!”阿斗向台上大声喊道。
见阿斗出言轻浮自己女神,台下一众公子哥皆对阿斗怒目而视。
阿斗拽耳挠腮,想了半天,终于说到:“有了!口口马骂,骂天,骂地,骂狗屁!”
“切——什么玩意!搞这么半天我还以为是个王者呢,原来是个青铜……”舞台底下一片鄙视嘲讽。
“哈哈哈哈!你不是大坏蛋了,你是大笨蛋。”小铃兰哈哈大笑。
阿斗也摸着头尴尬地笑了笑。
舞台上董小姐闻声朝阿斗这边看了过来,一眼便认出了小铃兰戴的七彩瑶光手镯。
“我宣布,获得今天免费作陪的是,刚才最后作出下对的那位公子。”董小姐向阿斗点头示意。
“什么?怎么是这小子,不公平啊!”舞台下面炸开了锅,吵个不停。
最生气的莫过于满廉了,“董小姐,那个小子对得狗屁不通,我作的对子才跟你是天作之合,凭什么选他啊?我才配与你共度良宵啊!”满廉大声喊道。
“我说的是,选出一位能作出令我满意下对的人作陪,这位公子的下对我很满意。这位公子,请屈尊到妾身闺房一叙。”说罢董小姐抱起古琴走离了舞台。
“什么?这都可以?”台下一众公子哥个个拍断大腿,露出嫉妒羡慕恨的表情。
“妈的,我看看是哪个不长眼的狗东西敢跟我抢女人!”满廉一肚子怒火,朝着阿斗这边的桌子走来。
由于阿斗上次在银楼穿的实在太过寒酸,而如今换了一身行头,满廉一时间竟也没有认出阿斗。
直到走近了阿斗的桌子,才发现抢他女人的人竟然就是在金六福银楼抢他手镯的那个人。
“是你,狗杂种!上次就是你抢了我的手镯害我没泡到董小姐,今天倒是穿的人模狗样的。”满廉怒骂道。
“今天又坏我好事,老子要弄死你!”满廉抬起拳头就向阿斗砸来。
满廉向来在城里骄纵惯了,做事情从来不计后果,也没有什么人敢反抗,都害怕满家事后变本加厉的报复。
阿斗抱起小铃兰左躲右闪,堪堪避过满廉的拳风。
满廉一拳一拳猛击,把桌椅砸得稀巴烂,众人见状四散逃窜,深怕被卷进这场风波。
就在满廉拳头即将砸到阿斗的时候,一个人影闪身过来一把抓住满廉的拳头。“啪啪”几个耳光扇在满廉脸上,随后一脚狠狠地踹在满廉的肚子上,将满廉踹飞出去,摔了一个狗啃屎。
“哼!一个小小的筑基境也敢在我莺燕坊撒野?还不快滚,再不滚把你的狗腿打断了!”一个高高大大的汉子出现在阿斗面前。
“给我记住了,我不会放过你们的!”阿大、阿二被阿斗打伤之后尚在家里疗伤,满廉这次独自出门吃了瘪,也不敢多做停留,只能边跑边放狠话。
“公子受惊了,在下莺燕坊护院——黄初剑。董小姐已在厢房等候公子,公子请随我来。”高大的男子手持宝剑拱手说道。
“好。阁下真是好身手,打得那恶人屁滚尿流哈哈!”阿斗笑道。
“公子见笑了。”黄初剑走在阿斗前面带路。
小铃兰扯了扯阿斗的衣裳,小声说到:“大坏蛋,他就是给我们家送银子的那个人。但是他好像不记得我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