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冕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日冕文学 > 大眠阿斗 > 第47章 阻碍(其七)

第47章 阻碍(其七)


  
潘凤见王子师取出长笛,心道不妙。那长笛用上等玉矿石铸造而成,色泽莹润、通体翠绿,不断发出耀眼的绿色光芒,是一件厉害的神兵。
“哼!强弩之末,还想耍什么花样?兄弟们乘胜追击,无须再留手,大家一起使出全力一鼓作气灭了他!”潘凤厉声喝道。
身经百战的潘凤通过与王子师的交手之后深知王子师的修为厉害,现在是己方士气最盛的时候,是乘胜追击的最佳时机。
只有现在通过不断施压打垮王子师才是上策,如若不然被他利用那件厉害神兵打破他们的阵法所有努力就功亏一篑了。
“唐手!不要再观望了,直接动手,胜负在此一举!”潘凤向唐手命令道。
“是!军侯大人!”唐手接到潘凤的命令后也翻身上前来,以便于更近距引发弓弩。
在越短的距离内,给予王子师的反应的时间就越少,唐手的千机弩就可以更好的命中王子师。
一下子潘凤一方的气势达到了极致,六人的武器在各自的灵力灌注下发出熠熠夺目的光彩。
王子师从以一敌五正式变成了以一敌六,五个手持法器神兵军刀辟谷境的军侯再加上一个手持上品丹器神兵千机弩辟谷境的唐门唐手。
感到压力陡增的王子师深吸了一口气,只是面对潘凤五个军侯组成的五方阵法的话,王子师还是有自信不至于用自己这上品丹器神兵——翠竹羌笛的。
最让王子师头疼的还是在一旁暗暗待机的唐门唐手,他不但手段繁多,擅长使用暗器毒物,最重要的是他还有一把让王子师不敢大意的上品丹器神兵——千机弩。
如果是平常一对一对上唐手,王子师单单凭借自身的修为便可以压唐手一头,唐手在自己手上决定讨不了好。
只可惜现在王子师是以一敌六,对方占尽了天时地利人和,无论对方是哪一方单独对上王子师都不是对手,现在强强联合就能够给王子师造成威胁。
为今之计只有迅速将敌人分化开来,逐个击破方可破局,王子师沉默地思索着。
局势已经刻不容缓,大战一触即发,双方都在想尽办法抢占先机。
“上!”随着潘凤大呵一声,潘凤五人同时发起攻势。
潘凤五人每人只上前交手三招,既不恋战也不退宿,然后按顺时针不断移换阵眼位,始终对王子师形成五方包夹。
唐手的千机弩时时刻刻对准着王子师,一旦潘凤等人转换阵眼之时就扣动弓弩扳机,给王子师施加压力。
面对潘凤五人狗皮膏药式的粘人打法,不断消耗着自己的灵气,王子师朝阵眼最弱的两个军侯斩出两道强横的天玄斩将二人逼退。
只听得“呲”的一声,王子师把佩剑收回剑鞘,双手运起灵力,慢慢向上托起悬浮的翠竹羌笛。
王子师左手右手不断画出灵力圆环,将灵力注入翠竹羌笛之中,最后双手合十大喝一声:“玄阶高级功法:大悲咒!”
大悲咒是一种玄阶高级功法,通过震荡体内的灵力,吹奏翠竹羌笛发出音波攻击。通过翠竹羌笛发出的音波蕴含灵力,经由空气传播,轻则可惑人心智,重则可伤人脏腑。
与刀剑铁器直接伤人不同,这种玄阶高级功法是通过音波攻击,给人由内而外的伤害,更加难以抵御,可以说是杀人于无形之中,配合上翠竹羌笛这上品丹器神兵更是威力倍增。
王子师左手扶住笛身,右手手指不停变化按住笛子音律洞口,洒脱地吹凑起翠竹羌笛来。
面对潘凤五人的攻击,王子师只是闪转腾挪,凭借身法躲避五个军侯的五方刀法的劈砍,丝毫没有反击的意思。
“好好感受你们心中的罪恶,哭泣吧!”从王子师吹奏的翠竹羌笛中传出深厚的音波。
大悲咒在正个营帐大地内响起来,一时间梵音四起,余音绕梁,沉重的音波无孔不入,音波对潘凤等人进行着无差别侵袭。
潘凤五人不得不运起灵气抵抗佛音的洗礼,修为弱的兵士纷纷跪倒在地,只有痛哭流涕,忏悔生生所做恶事才能稍稍缓解体内的罪恶感,让自己身体好受一点。
唐手也运起灵力,祭出唐门秘术——绝身术,将自己全身包裹在唐门毒灵气形成的毒衣当中隔绝音波袭击侵扰,方才稍稍稳定心神。
如此一来局势瞬间逆转,本来是潘凤一方使用小人海战术,以人多阵法优势消耗王子师的灵力和体力。
现在却被王子师一人以一敌六,一人牵制住六人,所有人不得不运起灵力抵挡音波攻势,凭借一人之力消耗着六人的灵力。
潘凤五人一边抵挡音波侵袭,一边又要发动攻势,灵力消耗越来越大。而王子师只守不攻,只把灵力专心于大悲咒的功法的演奏。
此消彼长之下,潘凤五人的步伐逐渐沉重起来,身法越来越有失灵活,攻守之间渐渐偏离阵眼,五方阵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不断溃散。
由于修为差距太大,唐手只能把重心放在维持毒衣防御音波侵袭上,千机弩已经毫无准心,再也无法对王子师造成有效攻击。
随着王子师再度发力,被王子师音波侵袭消耗的潘凤五人再也支持不住,五方阵完全溃散,潘凤五人皆跪倒在地,嘴角流出鲜血。
王子师顺势闪身靠近五个跪在地上的军侯,刷刷拍出五掌将潘凤五人逐个击飞出去,五人倒在地上皆口吐鲜血,痛苦哀嚎,再无起身战斗的能力。
“嘿嘿!肥猪官,听到大悲咒这么优美的音乐感动不?以后还做不做坏事了?嗯?”阿斗笑道。
此时督邮满宠屁股已经全是模糊的血痕了,再没有一块好肉,只剩下无数马鞭留下的印记。
“不敢动!不敢动!”满宠答道。
“啊不!感动!非常感动!求求老天饶恕我满宠这前半生的罪孽吧!我已经知道错了,以后再也不敢为非作歹了,一定好好当个人!”满宠大声忏悔道,不停的以头抢地。
此战以莺燕坊的大获全胜告终,王子师也收起了大悲咒,让满宠手下过来把他抬走,王子师以一敌六给校事府潘凤五个军侯留下了深深的心里阴影。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