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冕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日冕文学 > 陈松 > 第128章 春晚

第128章 春晚


祭完祖,陈爱国带着陈墨三兄弟和各位乡亲们招呼着。

村里的男人都在给他们几个发烟,就连才上初中的陈根手里都有了几根,陈爱国更是众人招呼的在重点对象,只见他耳朵上已经架了两根,手上更是攥了一把,笑脸呵呵的和大家谈笑着,听着大家对他几个儿子的夸奖。

陈松和陈墨看着自家老爸的样子,颇为感慨,去年祭祖的时候,家里的祭品也就是一条河里打捞的大鱼而已,祭完祖后还把鱼弄回家煮了鱼汤,不敢有一点浪费。

那时候村里人对陈爱国可没这么多话说,也就是点头随手打个招呼的事情,只是这下半年陈松发了迹,陈爱国才得到了村里长辈们的簇拥。

他们俩个没有闲多久,年轻一辈们也把他们两个围了起来,反而是四弟陈根最潇洒,和那些半大的孩子一起偷吃祭坛上的糖果零食。

这些零食已经祭完祖,是可以分散给大家一起吃的。

村里的年轻人都知道大牛现在正在城里过年,羡慕之余,也开始半开玩笑似的求陈松带着他们出去,随手漏点让他们混口饭吃,不求能跟大牛一样,起码每年多点钱,以后家里生活也能趟得开一些。

陈松只能尽量先应和着,也不敢把话说死。

当然也还是会有那些弄不灵清的人,仗着比陈松长几岁,要求陈松必须帮着照顾后背,别光照顾那个王寡妇和外来的大牛一家。

对于这种自以为是的人,陈松理也没理会,只是给了对方一个白眼,拉着陈墨就离开,心里就把他拉进了黑名单中。

陈松可是很记仇的,以后陈松真的成功了,成为大人物后,回来照顾陈家坳的乡亲们,这些人以后估摸着也不会是扶持的对象。

周围其他人也觉得有些尴尬,没理会这些自以为是的人,大家开始聊起自己感兴趣的事,南方的新鲜玩意,女人,赚钱,或是八卦趣事。

而就在祠堂里的男人们热闹的交谈的时候,家里的女人们也都准备好了晚上的吃食,各自走了出来攀谈着。

黄芩和陈娟,还有郑良娣抱着小孩子走出,顿时就被一群村里的妇女们围了起来。

听着周围她们口中说出的各种或是羡慕,或是恭维,或是心里泛酸,或是求提携的话语,懵逼了好了一会,有些不知所措。

直到听完她们的话,三个女人才知道自家今年发迹,祭祖的大鱼大肉是真的引起了所有人的目光,知道他家算是发了财,以后不用再辛苦的地里刨食。

女人聊天的中心,可不是祠堂里男人那些话题里,大多是丈夫咋样,孩子咋样,一般过的不好就眼巴巴的看着,话少只是说羡慕别人,而话多的一般就是过的还算可以的,使劲炫耀自己。

但大家怎么炫耀,都没有黄芩和陈娟,以及郑良娣还有怀里的孩子更耀眼,如今陈爱国家基本是成了村里的明星人物,连带着她们这些妇女出去都倍儿有面子。

也有不少妇女试图想她们给陈松介绍对象,但郑良娣自己有给三弟说亲的经历,所以对这个很是排斥,下意识的就扯开了话题。

黄芩本来还不乐意,被郑良娣拉了拉袖子,然后再她耳边嘀咕了几句后,黄芩才打消给陈松应下说亲的事情。

毕竟他们母子关系刚转和,还处于蜜月期,况且马上过年了,明知道陈松不喜欢说亲的情况下,再不知好歹给他应下,可就会弄得大家脸上都不好看,到时候家里人都不开心,这年也过不好,没必要!

冬日天暗的快,不管是祠堂这边,还是村里这边,都敏锐的察觉到了太阳马上要下山,最后大家各都说了几句后都相互告辞,各回各家。

陈爱国父子四人回到家,看到黄芩已经准备的差不多,连忙帮忙摆好小方桌。

农村里,除了在祠堂祭祖,还要在各自家里祭拜六神。六神一般是指灶神、檐头神、白虎爷、井神、土地神、财神,大家诚恳祈祷,祈求未来一年人口平安,家业兴旺。

一家人按照辈分排列,对着神龛祈祷。

拜完六神,已经六点多,快七点左右了,终于可以开始除夕夜的年夜饭了。

“松娃子,快去你家把电视机搬来,今天咱们一边看电视一边吃年夜饭守岁!”

看到家里几个女人在座最后的准备,陈爱国连忙让陈松回家搬电视。

陈松点点头,飞快跑回去,也没二十分钟,就把一台电视机搬了来,插上电源,外面院子里摆好天线,开到了能看到的频道,却看到了一个预告,说是今年8点会有春节联欢晚会播出。

黄芩和陈娟把一道一道把菜端上桌,鸡鸭鱼肉样样齐全,惹的四弟陈根口水直流,连带着郑良娣怀里的小娃娃也咿呀咿呀的指着桌上的大鱼大肉,兴奋在他妈妈怀里直蹦跶,惹得众人一阵好笑。

陈松拿出了带来的好酒,是一瓶存世好几年的茅台,据说是周谨言在他爸的柜子里偷偷拿的,陈松也不在意这个,直接就打开给陈爱国和陈墨倒了一杯,顿时酒香扑鼻。

“哇塞,国酒茅台!哥,你从哪里搞来的,我也要喝!”

四弟陈根看到茅台出现在饭桌上,顿时大呼小叫。

不怪他如此表现,茅台酒本身就是名酒,价值不菲,随着前几年伟人送了一瓶给鹰酱总统,更是让它声名大噪,早就有人开始打起特供茅台的主意。

普通的茅台酒,现在大概在18块钱左右一瓶,但是陈松拿出来的,是周谨言从他父亲柜子里偷来的,那可是特供,基本是没法用十几二十块钱能衡量的。

陈爱国一把拿过酒瓶,看到了酒瓶身上的特供两字,眼珠子都快要瞪出来了,他连忙转头看向陈松,希望他给出个解释。

“爸,放心吧,这是我一个朋友送的,就这么一瓶,其他都是本地酒。”

陈松笑着解释,小心翼翼的把酒接过,盖好盖子。

“不就是一瓶酒嘛,怎么你们弄的这么夸张。”

黄芩一点也没办法理解这群男人,对这一瓶酒这么重视。

几个男人心照不宣的打个哈哈,陈爱国忍不住想要端起酒杯抿一口。

“等下,你个死老头咋这么急!大家先一起干一个!”

黄芩连忙拦住陈爱国迫不及待的手,将他准备抿一口的酒杯拿了下来,惹的陈爱国翻白眼,却没敢反抗。

“新年快乐!”众人一起举杯,陈爱国飞速的将一口酒倒入口中,闭上眼睛回味悠长。

“德性!”黄芩白了一眼。

众人有说有笑,一边吃菜一边喝酒,今天的菜肯定吃不完,所以黄芩也让大家敞开了吃。

八点不到,电视机里就有了春晚的画面。

83年是我国第一届的春晚,也是中国电视节目的一个里程碑,在后世很长一段时间里,春晚的收视率一直是居高不下,一直是同时段第一。

首届春晚晚会主持人中,陈松只认识刘晓庆、马季、姜昆,另一位大神不咋认识,但这并不妨碍他观看。也正是这一次,中央电视台的春节联欢晚会成为了电视观众欢度春节的一个重要形式,成为了老百姓每年除夕夜的视听盛宴,更成了华人的年夜饭。该届春晚给人印象最深的节目就是歌曲《乡恋》,而李谷一则成为了春晚正式登台的第一位歌手。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