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冕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日冕文学 > 太极天尊 > 第十五章:在世神医

第十五章:在世神医


阳萧听完瞎子的诉说,伸手翻看了瞎子的眼皮,看了左眼看右眼,然后思考了一下说道:“目前的情况来说,你的眼睛,当时受伤比较严重,眼球已经坏死,但是经脉完整,没有任何的损伤,只要换一对眼球就能看到东西了,当然视力没有原来的眼睛看东西,看得那么清楚。换眼睛会承受非常痛苦的疼痛,不知道你能不能接受。”

瞎子想都没想说道:“来把,只要能让我看到光明,那疼痛算得了什么?”

阳萧看着瞎子坚决的态度,去藏书阁取来了他多年做实验的野猫。

广场上还有几个无聊的弟子,看着阳萧去藏书阁抱了只野猫回来,感觉是有好戏看了。

只见阳萧一手握着一把锋利的匕首,对准瞎子的眼睛,速度极快,瞬间把瞎子的眼球给挖了出来,一眨眼的功夫,就把野猫眼球挖出来装进了瞎子的眼里,然后给瞎子眼睛绑上白布,白布上面涂满了不知名的药液。

“喵~喵...”

“吼!吼!...”

野猫疯狂嘶吼乱叫,瞎子控制不住自己的身体,手上都已经青筋暴起了,牙齿都快咬碎了,这疼痛得最后受不了,张开了大嘴,吼了出来,人晕了过去。

广场上目睹了整个过程的几名弟子,心里惶恐不安:“我靠!好残忍,好可怕,以后一定要远离他。”

“没错,我们快走吧!在不走我怕他把我们也拉去当病人处理了。”

“喂!你们等等我,别跑那么快,我一个人好害怕。”

......

当天下午云阳宗,接待的客房里,吴悔睁开了迷茫的双眼,看着这陌生的环境,头脑冷静下来,想了一会儿,第一时间拉开裤子看看了。

瞬间!吴悔嘴巴张成了O型,赶紧去上茅厕,掏出大宝贝,以前是滴滴答答的,现在犹如是那水龙头开到最大,这种畅快淋漓的感觉,真他娘的爽。

吴悔爽完,曾经的那种颓废一扫而空,没人能够明白一个太监变成了一个猛男的那种激动心情。顿时豪言状语出口:“今晚回到百花楼,我定要让当初嘲笑我的姐妹们,要她们知道我的厉害,我要一人打十个。”

云阳宗,广场高台上,只有阳萧一人坐在那里,闭目养神。

这时吴悔走到了阳萧面前,直接跪了下去,双眼泪花说道:“感谢神医的再造之恩,以后只要您一句话,就算为您当牛做马我也愿意,请问神医您尊姓大名。”

阳萧看着无悔,心里想到,没想到这真的成功了,太不可思议了,还是得多看书呀!书中自有黄金屋。

“云阳宗阳萧。”

吴悔三拜九扣之后,飞快的跑下了山,一想到百花楼的漂亮花魁们,那脚步就又加快了不少。

当晚,吴悔回到百花楼,直接叫了两位当红的花魁,进到了天字号房间。

无悔看着两位当红的花魁,口水吞了又吞,两位花魁皮肤白净,五官精致,长发飘飘,身穿红色绸缎,半露白嫩的小腿与双峰,让人看了心生荡漾。

这情景,吴悔心里已经爽到快要爆了,想到上辈子发工资了,最多就是在公园被那些少妇招手给叫走,姿色都是下等,不过价格实惠,全当是解渴,在看看现在眼前的这两位,这身材,这模样,如果在地球,绝对是大明星般的耀眼。

以前看电视总是羡慕那些有钱人能够天天享受美汁美鲍,现在我也可以。

一花魁说道:“吴少爷,平时你都躲在房间里谁都不见的,今天怎么突然想到叫我和翠花来这天字号房间?是不是有什么事呀!要不要我们去通知楼主?”

吴悔嘿嘿笑道:“通知楼主就算了,你们过来,给我捶捶背,捏捏肩,让我看看你们的手艺如何?”

翠花与香香扭着小蛮腰,走到无悔的身边,伸出纤细白嫩的小手,对着无悔的肩就是敲敲打打。嘴里娇滴滴的还说道:“吴少爷,我们的手法您是否还满意。”

无悔全身放松,舒服呀!真的是太舒服了。可是不对呀!面对着这样的极品女子,这样近距离的诱惑,为何它没反应,这不应该呀?

无悔表示有点不信邪,拉着翠花的手,楼着香香的小蛮腰,结果依然没有反应。

无悔快要绝望了,老天呀!你为何要如此对我,让我生在花丛中,还片叶不沾身,我不是什么圣人,我也不想做什么圣人,我只想做俗人,我只是想尝一尝这极品的美鲍。

“你们俩的手法还不错,出去吧!我想静静。”

翠花与香香很不爽的走出了房间门说道:“少爷他想静静,叫我们俩来干嘛?”

香香翻了个白眼说道:“翠花你又不是不知道,少爷从小就受到了伤害,不算个正常的男人,也就是楼主一直护着他,不知道今天为何会发神经叫我们俩去天字号房间,刚刚他楼了我的腰,被一个不算男人的男人搂了腰,我怎么突然感觉到有点恶心。”

翠花用手放在嘴边做了个嘘的手势说道:“你不要说少爷的事,楼主可是一直把少爷看得比什么都重要,如果被楼主听见了,小心楼主把你衣服扒光,丢你去那乞丐窝里。”

两人不在出声,各自回到了自己的房间里,今日之事闭口不谈。

吴悔拿出那入门级修行功法,尝试着吸阳气入丹田,没想到,这句然不漏阳气了,可以修炼了。看样子这是废材流崛起了呀!

第七天,云阳宗广场高台上,只有阳萧一人孤零零的坐在那里,台下空无一人。远处有三五成群的弟子在窃窃私语。

一个瘦瘦的弟子说道:“我们宗门可算是毁在了宗主手里了,声势搞得这么大,这结果真的是成了一个大大的笑话。”

另一名长得胖胖的弟子说道:“最近长老们也在找宗主给个说法,结果从昨日开始,宗主就宣布闭关了,不在管这些事,丢下这个烂摊子给众长老,这些长老也只好无奈的摇摇头,一个个都闭门不出,不在过问阳萧。”

“今天是最后一天了,如果不出什么意外,阳萧将会被挂上庸医的头衔,当初宗主把他捧得那么高,现在他就得摔得有多疼。”

“你们就别超他的心了,还是好好的看笑话吧!”

刘兰花出现在这群弟子身后大声说道:“不许你们说阳萧师弟的坏话,不然我收拾你们。”

刘兰花说完,做出一副凶巴巴的样子,扎着衣袖准备干架的样子。

几名弟子见是刘兰花,像是见了鬼一般,赶紧逃命去了。

“哼!哼!叫你们说我阳萧师弟的坏话,要不是你们跑得快,我非得打得你们找不到门牙。”

刘兰花说完,安安静静的走上了广场高台,默默的站在阳萧身后,没有说话。阳萧也一声不坑,眼神里也没有出现任何的失落,因为他不在乎这些名声,他只想查出当年他父母的那些事,这是他的任务。

.....

汗城,百花楼,吴悔醒来,看着边上还在昏昏欲睡的翠花与香香,昨晚的一幕幕还在他脑海的回荡。轻轻的起床,打开房门,牵着母驴出去,关上房门,把母驴关进了马棚。然后叫上十几个人,去做了一块牌匾,请上一群人,敲锣打鼓的朝着云阳宗走去。

汗城里很多人听到这敲锣打鼓的声音,都跑来看热闹。有不少的人认出了吴悔,正是那天在云阳宗发生惨叫昏迷过去的看病者。

肖家公子肖义带着随从看着那昂首挺胸朝他方向走去的无悔打趣道:“这不是吴老二吗?不好好的躲在房间里面呆着,今天太阳打西边出来了,你搞出这么大的阵势,是不是要让所有人都知道你是真的没有老二。”

吴悔高兴的笑着说道:“肖义,我们小时候一起玩耍,我被狗咬时,就你跑得最快,我把你当朋友,你却把我当傻子。实话不怕告诉你,我在云阳宗治好了,现在就算是你把你的姐姐妹妹全部叫来,她们都得给我跪下,像我求饶,现在的我很强大,好比你是小牙签,我是参天大树。”

肖义有点不敢相信,这货居然好了,看他走着六亲不认的步伐,搞得那么高调,生怕全城不知道似的,那么说明他是真的好了。

“你说话怎么那么难听,什么时候我就成小牙签了,你们家百花楼的姑娘最清楚。不过我还是很好奇,这都被狗咬掉,过去了八年时间,居然能治好,这是何等的医术。当真是恐怖如斯呀!今天就不与你计较了,我也陪你走一趟,去看看那云阳宗的神医。”

这些围着的吃瓜群众,瞬间好像就明白了,在想想当日的情况,原来如此呀!真乃神医呀!

一胖妇女说道:“当日我就在云阳宗排队看病,当时看到这位公子昏迷,那老公驴身上到处是血,发出惨叫,别提有多吓人了,搞得没人敢去找神医看病,都以为他是庸医害人,现在经过你们这样一说,全都明白了。”

“我要去找那神医看我这为何多长手指骨的毛病,相信神医一定能治好。”

“我这腰两边老是痛,摸上去感觉里面有硬东西,看了许多医师都没用,听你们这样一说,我也要去云阳宗看看。”

“我这腰下面感觉骨头长出来了,一座就疼,怎么都治不好,今天就陪你们一起去看看。”

....

吴悔一听,表示无力吐槽了,这几人的轻微描述,他都能猜出是什么病了,依次是,骨质增生,肾结石,腰椎盘凸出....

消息一穿开,雨家公子,雨权说道:“这吴悔居然好了,有如此神医,必须去结识一番,现在没病,不代表以后没有,所以趁现在赶紧打好关系,否则等以后消息传开,就没机会了。不知道会有多少家族去拉关系。”

城主府独孤家,收到消息,只是派了两个下人去看看,具体的情况到底如何。

越来越多的人加入了吴悔的队伍,前面在敲锣打鼓,后面不少人在宣传,说起了云阳宗阳萧是如何治好吴悔的不治之症。

“你们后来的不知道吧!我与你们说说,那云阳宗的阳萧,他学会了传说宗医术上最了不起的换鸟术。”

“什么换鸟术,说得那么掉身价,明明是换头术好吗?”

一个妇人出来说道:“我靠!这么神的吗?我这胸太小了,不知道这神医能不能给我换个大的。”

一汉子打趣道:“要不要给你换一对牛奶上去。”

妇人说:“只要能换,我愿意....因为我相公喜欢大的。”

......

云阳宗,看山门的弟子,看着山下那敲锣打鼓,密密麻麻的人朝山上走来,看着这个样子,在看看走在最前面的那个男子,这弟子连忙问旁边的弟子说道:“你看下面那走在最前面的男子,是不是那天被阳萧师兄给弄得昏死过去的那一个。”

这名弟子仔细一看说道:“没错就是他,他带这么多人来,肯定是兴师问罪来了,赶紧去禀报长老。”

云阳宗,长老堂,一弟子急冲冲的跑进去,向着长老行礼说道:“何长老不好了,那天被阳萧师兄弄得昏死过去的那个男子,带了好多人,已经快到山上了,这该如何是好。”

何长老说道:“遇到事情莫要慌,现在宗主都不管阳萧了,我们也管不了,就让这些人上山自己去找阳萧吧!毕竟自己做错的事情,自己就应该负责。”

报信弟子连忙退下说道:“明白了。”

....

无数的人没有被任何的阻拦,直接来到了云阳宗的广场,大家用着火热的目光看着那坐在高台上的美男子。

宗门弟子听到这敲锣打鼓的声音,全都放下了手中的事,来到广场准备看热闹。

刘兰花赶紧站在了阳萧的身前,张开双臂,誓要保护阳萧。

阳萧站起来,一把手把刘兰花拉过来,自己站到了前面。对着众人说道:“你们这么多人来坊我云阳宗,不知道所谓何事?”

吴悔手一挥,敲锣打鼓的声音停下,然后只见吴悔直接跪倒在地打声说道:“感谢阳萧神医治好了我多年以来的病,今日特意来感谢阳萧神医,送牌匾一块。”

几人把牌匾上的红布拉开,牌匾上刻着在世神医,四个金色大字。在阳光下异常耀眼。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