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冕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日冕文学 > 太极天尊 > 第十六章:来看病的都是些什么人?

第十六章:来看病的都是些什么人?


云阳宗,广场上,一个个人争先恐后的去排好队,谁也不让谁。

“老兄,能不能把你排在第一的位置让给我,我给你黄金一百两。”

“不让,我现在要治病,要在多的银两有何用,命才是最重要的,我只想健康的活着。”

“排在第二的姐姐你是否愿意?给你一百两黄金,把位置换给我?”

“不行,自己去后面拍队去,我想要换牛奶,错过这个机会,我就很难实现我的梦想了,我想做一个抬头挺胸的女人。”

这位财主朝后一看,队伍已经排到了山下,说了一句:“我顶你个肺呀!黄金都没人要,这是什么世道呀!今天看样是排不上号了。哎!”

云阳宗的弟子看着这些疯狂排队的人,一个个呆若木鸡,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这尼玛也太疯狂了吧。他们始终不敢接受这个现实。

大家还在疯狂之际,一瞎子走上广场高台,慢慢的取下包着眼睛的白布。

瞎子突然感觉到有强光刺眼,缓缓的睁开眼睛,用手遮住阳光激动得大声喊道:“我能看得见了,我能看见东西了,家里那照顾我一年多的女子,现在我回去能够看到你的样子了,真的是很期待呀!不管你长什么样,我都会待你如初,与你白头。”

台下的人瞬间安静了下来,看着台上那激动大吼的瞎子,一个个更加相信了阳萧就是神医在世,别说是花钱叫让位置,就算是拿汗城最好的功法来换也不愿意。

瞎子跪在阳萧面前说道:“感谢神医赐我光明,这辈子只要神医用得到在下的时候,只需神医的一句话,叫我干啥都行,哪怕是去杀任何人,我也绝不含糊。”

阳萧扶起瞎子说道:“我不要你去杀人,我只要你好好活着,你的这双眼睛是我得意的作品,没我同意,你不能死,你必须好好的活着。”

这一番话,让在场的人都为之惊叹,这话说得霸道又温柔。

瞎子感动的跪下磕了两下响头,激动的走下高台。一心想着回家看看照顾他那么久的女人到底长什么样。

那被砍掉腿的汉子也知道了事情的原委,杵着拐棍走上高台,拐棍放在一边跪了下去,心里觉得惭愧的说道:“阳萧神医,对不起,我之前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错怪了神医,我真的是该死,现在我才知道,神医为了救我命而断我腿,在下真的是无脸见人了......”

汗子没完没了的自顾自的说着,下面的人早就等着不耐烦了,有人就开始大声喊道:“上面的那个断腿的,求你别说了,我们这么多人还在等着看病,今天可是最后一天了,如果你在浪费大家时间,到时候就怕你出了云阳宗的大门,大家会把你的另一条腿砍掉。”

汉子吓到连忙起来,拿着拐棍,跳下高台,结果摔了个三脚朝天,嘴里发出“哎呦喂!”的声音,然后,自己爬了起来,一瘸一拐的消失在大家的视野里。

惹得这些排队的人哈哈大笑。

阳萧看了看排着的长队,无奈的摇摇头喊道:“有请下一位。”

一个书生打扮的男子走上高台,年纪也就二十来岁。

阳萧仔细打量着这书生,然后把了把脉,脉搏很正常呀!身体各方面都很健康呀!问道:“请问公子你哪里不舒服?”

书生说道:“我心里不舒服,最近非常的痛,经常痛得睡不着。”

阳萧:“是什么原因引起的?”

书生回到道:“我于汗城,认识了一姑娘,这姑娘是最绸缎生意的,从第一次见面,我就喜欢上了她,通过我不断的努力追求,这姑娘也接受了我。

我们两结为夫妻,她天天去卖绸缎,我在家看书,她收工回家,我还是在看书。她上床睡觉,我秉灯夜读。日子久了,一天我娘子带回来个瞎子,说见他可怜,这么年轻力壮的眼睛就被人弄瞎了。于是就留他在家,照顾他。我也没反对,我依然在看书。

可是,前不久,我娘子写了一封休书给我,把我赶出了家门,说我就是个废物,就知道一天到晚看书,做生意帮不到忙,在家里啥事也不干,就是她养的一个小白脸。要来有何用。

我也就纳闷了,我看书还不是为了学习知识,想改变命运,这女子就是目光短浅,根本不明白,还把我扫地出门,非说要和那瞎子一起过。真的是气死我了,害我天天一想起这事就心痛。”

阳萧算是听懂了,原来是富婆包养了个小白脸,结果这小白脸没点卵用,最后只好抛弃,另求新欢。“你说的瞎子,是不是刚刚走的那一个?”

书生难过的说道:“就是他,您还治好了他眼睛,现在希望您能治好我的心。”

阳萧有点无语了好奇的说道:“读书人爱读书很人之常情嘛!我也爱看书呀!不知道公子你一般看什么书?”

书生有点自豪的说道:“我看的书可是不得了的,常看的有《床上七十二绝技》,《菊花一杆枪》《爱之飞天遁地术》等等....”

阳萧有点无语了,这都是些什么书呀!自己在藏书阁看了上百万本书,为何从来没有看到过,不过听书名好像都是写男女房中术的禁书,这个书生,真的是没救了。

“公子,你的病我无法医治,心病还需心药医,或许你回去多看点你喜欢的书,你的病估计就好了。”

书生有点不爽的说道:“什么神医,就是浪得虚名,害我大老远跑来,排在第一这个位置,我容易吗我,刚刚那财主拿一百两黄金给我,我都没让这个位置给他,你真的是太让我失望了。”

阳萧一头的黑线,遇到这种人,真的是服了。“有请下一位。”

一位大婶走上高台,看样子是精神抖擞呀!哪里像是有病之人。

阳萧还是把了把脉,然后问道:“大姐,请问你哪里不舒服?”

这位大婶嘴裂开嘿嘿笑道:“我没有哪里不舒服?”

阳萧一脸的疑惑:“你没有哪里不舒服那你为何来看病?”

大婶笑得更怪了说道:“听说那个吴老二呀!他那东西都能换?我从六岁就嫁给了我现在的相公,家里养不起,就提前送给我相公家,让我做了童养媳,可是等我长到了十八岁,我的胸一直没有发育,现在我都有个孩子了,我哪里像孩子他妈,我相公经常嫌弃我,说我胸太小,因此经常晚上不回家,去那百花楼喝花酒,因此我夜里经常都是泪湿透了枕头。

说了那么多,其实我就是想挺起胸膛做个女人,好让我的相公天天晚上陪在我身边,请您给我换一对大的,牛奶,或者羊奶都行。”

阳萧在次无语了,这都是些什么人,治病容易,这心病难治呀!

“大姐,你是想得太多了,你相公那是根本就不爱你,如果真的爱你,他怎么会把你丢家里自己去喝花酒,你以为他是嫌你胸小,其实他是在为自己出去喝花酒找一个借口,一个你无法反驳的借口,就算是我给你换了,换个牛的,或者羊的,虽然大是很大,估计他到时候又会嫌有气味了,所以说你还是回去吧!这跟大小没关系,一切都看你在那男人心里什么位置,这才是问题的根本。”

这大婶想了很多,觉得阳萧说得很有道理,默不作声的,起身走下高台,心里念着,相公根本就不爱我,不过我还有孩子,这相公要不要我都没关系了,大不了当他已经死了。

阳萧大喊:“下一位。”

接下来这些看病的,有一个修炼出了岔子,一只手长出了六只手指骨,阳萧用阳气与阴气的结合,给他按了回去。用现代话说就是骨质增生。

一个人是肾两边感觉有异物,很刺痛,还以为是修炼结出了两颗金丹,阳萧以金针刺穴,运用阳元,阴元,在他体内击碎。用现代话说,就是肾结石。

一个人是只要一坐下就叫痛,以为是修炼运用阳气过当,集于丹田,运行之后,结果从大肠排除,那大肠的尾部给烫坏,导致上茅厕,放屁都痛。阳萧在书上看到过类似的病,开以薄荷,雄黄酒,三花叶,冰莲,打碎,睡前擦拭一次患处,三天就可缓解,一个月就能痊愈。用现代话说,这就是痔疮。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