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冕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日冕文学 > 太极天尊 > 第二十九章:汉城危机解除

第二十九章:汉城危机解除


汉城!城主府后院。

  独孤月飞在空中用那不屑的眼神看着后院四处逃窜的人,得意的吼道:“汉城现在还有谁,谁能阻止我。”

阳萧走过去说道:“做人别太嚣张,不然没好结果的。”

独孤月看了看阳萧:“就凭你也想阻止我?哈哈哈...笑死我了。”

  话刚刚说完,只见一张帅气的脸出现在他眼前,一个比沙包还要大的拳头砸在他的脸上。

  独孤月从空中坠落下来,用不可思议的眼神看着空中的那人。

  四处逃窜的人愣了一下,看着空中把独孤月打下来的人。

  一汉子大喊:“快看,那是阳萧神医。”

  独孤月刚一落地,脸上传来的疼痛,让他愤怒的骂道:“阳萧神医不好好的去当你的神医,在这逞什么能,你以为就你这一阳境能是我的对手,刚刚要不是你偷袭我,就你,我一只手能杀你这样的垃圾几百个。”

  阳萧叹了个气说道:“我本不想暴露我的实力,奈何一而再再而三的逼我,你真的好贱呀!求着我揍你。这要的要求,让我如何能够拒绝呀!”

  独孤月双腿一蹬,翅膀一扇,地上石板粉碎,如一颗发射的炮弹一般,极快的朝阳萧飞去,手中的长剑冒着黑气,犹如那黑色的火焰,在剑上面跳动,似要斩掉阻挡他的一切存在。

  嘴里还吼道:“区区一阳境,休得猖狂,想逞能做英雄,我就先拿你祭阵。”

  只见那空中,阳萧的右臂上散发出阳元与阴元,就如那冰花两重天,相互交融在一起,形成一道可怕力量,让空气都停止了流动。

  阳萧从天而降,独孤月从地飞上。

  那看似平凡的拳头直接击在了刺来的长剑的剑尖上。

  独孤月心里大惊,没想到阳萧这么愚蠢,尽然拿拳头直接与这充满力量的剑尖撞在一起,这一剑定能废了他的手。

  刘兰花看着这一幕,心里已经怕的要命,嘴里已经忍不住喊道:“阳萧师弟当心。”

  这些逃窜的汉子看着空中,已经替阳萧敢到了惋惜,觉得这阳萧真的是不自量力,是拿鸡蛋去碰石头,拳头去撞剑尖找死。事实真的是如此吗?

  空中,两道能量相撞,只是一眨眼功夫,长剑先是被冰封住,然后被火焚烧,那把看似能刺穿一切的长剑尽然直接断裂。那看似平凡的拳头击毁长剑,还在一往无前,撞上了独孤月那握剑的手。

  咔嚓一声,独孤月握剑的手当场炸开,衣袖,骨头,碎肉,伴随着鲜血从空中洒下。

  独孤月眼睛瞪得老大,不敢相信这一切是真的,嘴里已经发出了惨叫,身体被强大的力量震得如射出的火箭一般,从空中急速坠落。

  “嘭!”

  一声巨响,整个城主府后院都在剧烈的摇晃,尘土飞扬,一个大坑出现在了大家眼前。

  阳萧缓缓的从空中降下来,他很是怀疑是不是没有掌控好力道,这应该是进了云阳宗后第一次出手,明明只用了三成力量。哎!下次一定要控制好力道,不能过多的暴露自己的实力。

  这一幕太过震撼。

  刘兰花傻了,看着那从天缓缓落下的阳萧,她印象里的阳萧可是一直没有出过藏书阁,以为他就是医术了得,修行境界是个辣鸡,而这一拳这也太离谱了吧!

  如果不是刚刚亲眼看到了独孤月所表示的实力,她都有点怀疑独孤月是不是太弱。

  蚩梦与木倩嘴巴张得大大的,看着阳萧像是看到鬼一般,半天说不出话来。这医术就已经甩她们很远,而这境界已经不是来用远能够形容的了。

  雨春明可是与魔化的独孤月交过手,自己还被打得很惨,完全清楚独孤月的实力,可是这阳萧只是平凡的一拳,这尼玛也太夸张了吧?

  吴悔可是见过大场面的人,小说漫画没少看,这一幕他想到了一拳超人。

  四处逃窜的汉子们,停下了脚步,完全被刚刚眼前的一幕给震撼到了。

  那些吸入戾气产生幻觉的汉子们也被这一声巨响给惊醒,应该是吸入的戾气还不多的原因吧。

  这些清醒来的人纷纷用奇怪的眼神看着与自己搏斗的人,连忙各自道歉。

  躲在后院树丛里的书生大喊:“阳萧神医威武,阳萧神医无敌,阳萧神医最厉害,一拳打飞独孤月。”

  单身汗们也跟着喊了起来:“阳萧神医威武,阳萧神医最强,阳萧神医您就是我们心中的英雄。”

  大坑里独孤月全身的衣服已经破烂,伤口随处可见,听到那些汉子的喊叫,他不服,他咬着牙齿在次站了起来。

  翅膀一扇飞出大坑,吓到那些大喊大叫的汉子们闭上了嘴。

  独孤月看着那享受着众人吹捧的阳萧,大吼着:“今日就算我死,你们也全都得陪葬,这座大阵没人能够破得开,你们就等着眼睁睁的被戾气所吞噬吧!哈哈哈....”

  阳萧不于理会,一个闪身至独孤月面前,一记腿鞭,在次把独孤月踢进了大坑中,地上又是一阵摇晃。

  “我在藏书阁看了万万本书可不是白看的,就这阵法我还真不放在眼里。”

  “你们所有清醒的人,把你们家里的屎盆,尿盆,端出来,把那些污秽之物东西泼往城中各个发光处,那些发光处也就是阵眼所在。戾气最怕污秽之物,好比是以毒攻毒。到时候,阵眼被破坏,大阵自然解除。

  你们所有人都是英雄,接下来拯救汉城的重任就交给你们了。”

  一个个清醒的单身汗们,瞬间感觉到热血沸腾,试问谁不想当英雄。

  “我们定当竭力完成任务,请阳萧神医放心。”

  “请阳萧神医放心。”

  这些单身汗们一个比一个跑得快,刚刚还有数不清人头的院子里,瞬间就空荡荡的了。

  城中各处,一盆屎,一盆尿的端出来,对着发光的阵眼就泼去。

  终于一处阵眼失去了光亮,那附近处于幻觉中的百姓清醒了过来。

  看着自己手里拉扯着的人,刚刚还挥拳相向的人,居然全都是自己的亲人朋友。那所看的妖魔,都只是幻象而已。

  这些最先从城主后院跑出来的汉子,看着清醒过来的人,连忙说明了他们处于阵中,吸入太多戾气而产生了幻觉。在把阳萧说的破阵之法宣传出去。

  没多久汉城中越来越多清醒的人加入了泼污秽之物到那发光的阵眼中。

  很多老人走路都走得不稳,依然,慢慢的迈着沉重的步子,端着尿盆,一步一步的朝发光点走去。

  很多汉子见状都叫老人别瞎参合了,这些事交给年轻人去处理。

  那老人立马翻脸骂道:“我虽然年纪大了,但是这汉城就是我的家,只要我还有一口气在,汉城需要我,我就算拼了这条老命,我也要冲上去。哪怕是死,我也该死在你们年轻人的前面。”

  许多小孩听到了大人说的破阵之法,一个个使劲的喝着水,然后站在阵眼发光处,有一点,尿一点,在尽着最大的努力拯救着那还处于幻象中自相残杀的同胞们。

  一只只土狗不知所以然,看到小孩们对着那发光处撒尿,这些土狗也撒着尿,做着标记,像是在宣导那是它的地盘。

  群众的力量是伟大的,一处处发光的阵眼被毁掉,只看到那无数的人端着个盆在城中奔走。

  云阳宗弟子连忙禀报:“宗主,那笼罩汉城的黑气开始散开了,那些发光的柱子也渐渐的熄灭。”

  躺在床上,全身缠着白布的刘大根激动的一手拍在大腿上连连叫好,哎呦!一声,疼得刘大根大叫。

  原来是太过激动,拍到了那伤口处,原本已经上药的地方,又流出了鲜血。

  城主府后院,那大坑里的独孤月还剩着最后一口气,扇动着伤痕累累的翅膀,飞出大坑。

  看着天上那已经散去的黑色戾气,那些一根根熄灭掉的光柱(阵眼),独孤月感觉到自己已经彻底输了,现在手中还有最后的一张底牌。

  那就是魔使送他的一支羽毛,魔使告诉独孤月这支羽毛是魔皇赏赐给他的,那羽毛是魔皇翅膀上掉下来的,拥有无限神通。

  为了能够顺利的把汉城所有人祭阵助魔使破境,魔使把这珍贵的羽毛送给了独孤月。魔使自以为在汗城这个地方没人是他对手,他不需要这魔皇之羽。

  这就是太过于自信而在阴沟里翻了船。

  独孤月瞅准时机,用尽最后的力量,对准阳萧,抛出那魔皇之羽。

  那飞在空中的魔皇之羽,其上发出的威势,让人感到不寒而栗。空中突然电闪雷鸣,乌云密布,估计是这魔羽引动了天地气息。

  “阳萧神医,看看这魔皇之羽的威力,看你能否接得住。”

  阳萧双手摆开,初运鸿蒙阴阳现,起落开合太极圈,掤捋挤按为总手,雀尾动作技法全。一轮太极八卦显于身前,做好了最强的防御准备,这是阳萧根据自身怪异丹田自创的防御功法。

  就在魔皇之羽快要接近阳萧之时,这魔皇之羽尽然直接转弯击中了阳萧身后那千米以外的刘兰花。因为刘兰花已经离开了阳萧的五百米范围,那厄运直接降临。

  刘兰花被魔皇之羽击中,身体朝后退了起步。天空乌云散开,雷电消失。魔皇之羽也就此消失。说来也怪,刘兰花居然感觉不痛不痒,难道自己的厄运已经结束?这是转运了吗?

  阳萧看着刘兰花没什么事后,悬着的心终于放下,他心里充满了愤怒,伤他可以,但是敢伤刘兰花那就不行,必须得让伤刘兰花的人付出代价。

  阳萧双手紧握拳头,发出咯吱咯吱的响声,一个健步,他消失在了原地。

  独孤月惊讶的喊道:“这魔皇之羽不会是魔使骗我的吧?有什么用?击中一个小姑娘居然没造成一点伤害,还没有一根针好用,针最少还能扎个洞。”

  独孤月刚说完,一个巨大而愤怒的拳头砸在他脸上。脸上的骨头断裂,脸部凹了进去。接下来,无数的拳头打在了独孤月的身上,独孤月一声声惨叫响起。

  在打出上百拳后,拳拳到肉。阳萧心中的怒火开始慢慢散去,双手用力的扯断了独孤月背后的翅膀后,独孤月终于忍受不住那痛苦,昏死了过去。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