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冕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日冕文学 > 太极天尊 > 第三十章:大花狗

第三十章:大花狗


汗城,祭祀大阵阵眼已经几乎全部熄灭,唯独只剩下城主府后院那还有一处阵眼还发着光亮。

  所有的村民已经在城主府门口排起了长龙,手端着屎盆,尿盆,进入城主府后院,泼向了那发光的阵眼,一盆接着一盆,终于在大家的努力之下,阵眼光亮消失,大阵已破。

  百姓们开始欢呼。阳萧很是担心的走向刘兰花身旁,拉起她的小手。刘兰花有点不好意思的往回扯了扯,却没有挣脱开来。小脸蛋一吓子就红通通的,看上去甚是可爱。

  阳萧在伸出另一只手,放在刘兰花手的脉搏上,把着脉,见没有其它异样时,阳萧才索性的把手松开。

  蚩梦与木倩看到,心里莫名的起了醋意,开始羡慕着刘兰花。不知道自己受伤了,阳萧师兄会不会如此关心。

  .....

  突然,一端着尿盆的单身汗发现那躺在地上昏死过去的独孤月,一盆尿直接泼在独孤月身上。

  独孤月身子抖了一下,睁开那肿得像牛蛋一般的眼睛,闻到身上传来的臭味,在看着眼前那端着尿盆的汉子,气没打一处来,自己从小到大何时受过如此大的侮辱。尽管心里很想杀了那汉子,可是全身传来的疼痛,却让他动弹不得。

  本就肿大的眼睛,在恶狠狠的盯着那个汉子,可谓是相当吓人。

  汉子吓得连忙后退了几步,仔细观察了独孤月一番,见独孤月全身是血,无法动弹。这汉子的胆子也就大了起来。

  “吗的!用尿泼你怎么的?眼睛瞪那么大干嘛?想打我还是想杀了我?看我不踢死你个畜生,你还我媳妇。”

  汗子走过去对准独孤月身上就是一脚,那独孤月疼得哇哇直叫。

  独孤月的叫声吸引了更多端盆的百姓,一个个端盆的走了过来。

  “大家过来看看,就是这畜生害得我们汉城所有人自相残杀,也就是他杀害了众多女子,要报仇的赶紧来。”

  这些百姓争先恐后的赶来,一盆盆屎尿倒在独孤月的身上,一只只大脚踢在他身上,这些善良的百姓居然自觉的排起了长队,一人踢一脚,踢完就换下一位。

  独孤月的哀嚎声不断的在城主府后院响起,那埋在屋檐下被砍去四肢的独孤海,看着那独孤月的凄惨,他放下了心中对独孤月的恨,心中甚至还产生了同情,嘴角露出了一丝微笑,然后闭上了双眼,没有了呼吸。

  这些善良的百姓从白天,一直踢到晚上,独孤月不知道什么时候早已身亡,但就算是死了也没有逃过被这些百姓踢。

  阳萧一行人早已经离开城主府,回到了雨府修整。

  ......

  肖家大厅,所有肖家的重要成员其聚。

  肖家家主宣布道:“肖家不孝子孙肖义私自于独孤月勾结杀害无辜妇女数人,还害得汉城所有人差点祭阵,这罪孽不可饶恕,经过大家的一致决定,于明日押往,城门口斩首示众,以平民怨。”

  肖家在场的所有人全部赞同,认为家主做得对,牺牲自己的儿子,保全肖家家族,此乃大义。

  .....

  雨府,受伤的雨春明躺在床上,吴玉梅听说了今日的情况,觉得雨春明是个英雄,自己亲自去帮忙上药,主动去照顾他。独孤海已死,吴玉梅那心结终于放下。

  雨承在上过药后,做着噩梦被吓醒过来。看着自己已经躺在了家里的床上,身上缠着白布,连忙叫道:“来人,来人。”

  蚩梦与木倩推门走进房间问道:“雨承师兄你终于醒了,有什么事吗?”

  雨承好奇的问道:“今日我昏迷之后发生了何事,是不是我父亲杀掉了独孤月?”

  蚩梦与木倩相互看了对方一眼,决定还是把实情给他说了吧。

  “其实今日发生之事太过曲折,你的父亲虽然很强,但还是被魔化后的独孤月重伤。”

  雨承一脸惊讶,没想到魔化后的独孤月那么强,连自己的父亲也不是他的对手。

  “那我父亲没事吧?是不是宗主下山杀了独孤月救了我们?”

  蚩梦那得意的表情说道:“雨承师兄你放心吧,你的父亲有吴玉梅楼主照顾,他没多大的事了。至于那独孤月嘛!宗主并没有来,是被阳萧师兄一拳打得就丧失了战斗力。”

  雨承听完满脑子的问号?自言自语道:“怎么可能,阳萧那身上所散发的元阳之力,最多也就一阳境巅峰。连我父亲四阳境都没打过独孤月,他阳萧一个一阳境的废物一拳打倒独孤月,你们让我如何相信?是不是阳萧给了你们什么好处?让你们来骗我,打击我的道心?”

  蚩梦与木倩瞬间拉下了脸:“雨承师兄你不信就算了,反正我们不许你说阳萧师兄的坏话,他就是很强很厉害,是汉城所有百姓心中的英雄。是他拯救了整个汗城的百姓,是大家有目共赌的。”

  蚩梦与木倩走出房间,关上房门,没有在理会雨承。

  雨承呆呆的看着床顶,他的思绪已经乱了,心里已经开始胡思乱想了,已经处于崩溃的边缘,他可是练功一脉的大师兄,在下山时还对师弟们许下承诺,一定要让阳萧知道他们练功一脉的厉害。可是现在,一切都不如愿,回去后定被师弟们嘲笑。

  夜幕降临,月光洒在大地上,雨府后院,那三名女子的房间,传来两个女子那刺耳的尖叫声。

  住在隔壁的阳萧急忙破墙而入,只见那蚩梦与木倩两人用被子裹着身子,粉红色的肚兜隐隐可见。两人站在自己床边,嘴巴张的老大,发出那刺耳的尖叫。

  而中间那张床,是刘兰花的,此时床上已经没有了刘兰花的踪迹,只有一只大花狗出现在床上。那大花狗,身上的毛有黑有白,黑白交错,张着张大嘴,吐着根舌头。

  随后那大花狗也惊恐的叫着,汪...汪...汪...

  阳萧小心的走过去,试着摸了摸大花狗的头。大花狗停止了叫声,用那可怜又害怕的眼神看着阳萧。

  听到叫声,雨府后院的家丁护卫,丫鬟,吴悔,吴玉梅,等等,通通的跑了过去,看看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阳萧用手轻轻的抚摸着大花狗的头,安慰着大花狗的情绪,然后看向蚩梦与木倩两人问道:“这是怎么一回事,刘兰花师姐去哪了?这大花狗怎么会在刘兰花师姐的床上?”

  蚩梦想着刚刚的那么一幕,脸色有些苍白,缓缓的说道:“刚刚我们三人还在一起有说有笑,刚各自上床准备休息时,回头一看,刘兰花师姐就不知去向,就见这只大花狗躺在了师姐床上,着实把我们俩吓了一跳。”

  阳萧仔细检查,发现那刘兰花的贴身衣服都还在,用手摸了一下那粉红色莲花边的肚兜,上面还有余热。

  却急得那大花狗,汪汪大叫。

  刚刚也没有发现有任何人接近这里,不可能一个大活人就此消失不见,而在这大花狗身上却能感觉到那一丝丝刘兰花的气息。

  阳萧不犹的想到,今日独孤月最后抛出的魔皇之羽,心中有了猜测。

  阳萧对着大花狗说道:“我不知道你能不能听懂我说的话,如果能,你就点点头。”

  大花狗拼命的点头,嘴里还发出小声的汪汪声,那尾巴也是一个劲的摇。

  “你是不是刘兰花师姐?”

  大花狗点了点头,还有点不好意思的躲在了阳萧身后。

  这些围观的人也算明白了,这只大花狗就是刘兰花,心中非常惊讶,这到底是为何人会变成狗?

  阳萧:“大家都散了吧,已经没事了,今日之事,希望大家保密。”

  一个个满口答应,纷纷散去。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