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冕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日冕文学 > 民国锁婚:季少别追了 > 第四章

第四章


巷子口外是云城的主街,沿街的门面铺子都在纷纷下门板开张,这才是她曾经熟悉的都市生活。

她的心情雀跃得要飞起来。这么早大街上鲜少有女人,这样的清隽佳人,吸引了或多或少的男人眼光明里暗里的流连。

其中当然包括了坐在汽车里去医院检查的薛少爷。他无意中一瞥,就瞧见了巷子口逛出来的林大小姐。

“快停车!薛少爷命令着,不待停稳打开车门窜下来,往对街跑去。

“林大小姐!”他朝林宁喊了一嗓子。林宁脚步一滞,这里无亲无故怎会有人认识自己,想是幻听,便摇了摇头,继续往前走。

“林宁!林宁!”他大叫着挥舞着手臂,向她迎面跑来。

林宁停步望着薛少爷。后者走近林宁,反而拿腔作调地把手插在裤袋里,脸上带着暧昧不明的涵义,道:“哈,林大小姐你也来云城了。幸亏我被季远凝那个野种扬沙弄伤了眼睛,倒救了一命,谁知道桃花江土堤决口了呢。”

林宁不想听这些,除了不想听他讲洪水的事,更不想听他一口一个野种的称呼季远凝。她脸色不悦抬腿就走:“是你们欺负季远凝在先的。”

“诶,你别走啊,好好好,我不说以前的事了。你家也搬到云城来了?肯定是准备在找房子吧。找房子自然要联系我呀,云城哪里不熟悉……”

他真是聒噪,和季远凝比起来,又没有眼力见又不自知,林宁懒得和他多言语,兀自迈腿朝前走。

他发觉到她对自己的话不感兴趣,追上去觍着脸继续纠缠:“你要去哪里?本少爷可以带你一程。”

“不用了。”林宁推开他的手一口拒绝,“我就随便逛逛。”

这时司机掉好头跟在薛少爷身旁晃晃悠悠地开着,按了下喇叭,薛宅管家在前排探出头来,道:“少爷,我们和医生约好复查眼睛的时间要到了。”

“知道了。”薛少爷在林宁这里热脸蹭上了大冰山,心情烦闷,冷冷横了一眼管家,怪他多嘴。

林宁察言观色,想了想换了付和蔼的态度对薛少爷道:“你不如先去看病,耽误了可不好。我又不是不在云城,你何必急于一时。”她的本意是把他打发走罢了,摆出冷面此路不通,不如换了个以柔克刚的招法。

“好好好,我当然要听林大小姐你的,你家搬在哪里?我好来拜访拜访伯父伯母。”

林宁撒谎道:“只是随便暂住,早晚要回江城去的,以后安顿好了再说吧。”

薛少爷粗粗一想,这话也对,便不再问,拉开车门坐进车子,在后座同她挥挥手。汽车一溜烟地开走了,只留下街旁独自站着的林宁。

被他搅闹一阵,林宁愣了一会才想起来自己的目的地。于是脚步不停,朝火车站方向走去。

她到了车站,远远望见门口张贴着大字告示,说江城亦遭水灾火车停运,恢复时间另行通知,只能悻悻而归。

晚间季远凝买了菜带回来,温和笑道:“这些天都是麻烦房东太太,今晚就由我当你的专属厨师了。”

说着他挽起衬衣袖子,就把一篮子菜提去了公共厨房。

楼板实在太不隔音了,姚阿杏嘻嘻笑着打她门口过去。有人招呼她:“做饭哪?”

“是呢!”阿杏响亮地回答,听声音早上那股悒郁似乎早就消散不见。林宁开门看时,她扭着曼妙的腰肢往厨房方向走去。

不可否认她对阿杏这样的女人是充满着未知而好奇的,这股好奇心驱使她做出了自己都意外的动作——她亦轻轻跟着阿杏往厨房里去。

林宁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或者说她完完全全像一个轻信的傻瓜,还有种自欺的悔意,她为何要来这里看到这一幕!

阿杏娇媚靠近在季远凝耳畔悄声说着什么,小小一方厨房里似乎洋溢着某种暧昧不明的意味,季远凝仿佛有些沉浸在这样的氛围里,脸上挂着笑享受着阿杏的“咬耳朵”。两个人虽然算不得肢体接触,但这一来二往里,男人沉醉女人自得,挑不出的你情我愿。此刻林宁就像个插足他们的外人,孤零零地搁在门边。

那时林宁到底年轻,自己的脸先涨得通红。她什么也没说,什么也反应不过来,只在心头一阵阵泛起酸,眼泪不自主夺眶而出。

林宁捂着嘴落泪一幕惊动了季远凝。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