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冕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日冕文学 > 民国锁婚:季少别追了 > 第五章

第五章


他想也不想推开兴致盎然的阿杏,林宁转身离开了厨房是非之地。季远凝腿快追上她,将她拉了一把,她趔趄地跌进他的怀里。他说,对不起,她说有话告诉我。

“她能有什么话?”林宁不屑,“她的世界,除了男人就是男人。”

“你的世界里有什么?除了我还有什么?”季远凝意味深长地问。

却等不及她回答直接抬起她下巴,墨色的眸子里微眯,流光里只有她。他含住了她的唇,掠夺占有的深吻,攻城掠地一般。她的酸痛在他落下的吻里软化释然了,他说:“阿宁,我不要你这样没名没分。你嫁给我吧。”

国立江城大学牌坊上闪烁的梦让她有点犹疑,想了想对季远凝道:“你容我考虑几天吧。”

季远凝点点头,在她粉嫩唇上偷袭了个浅吻。

几天后林宁再次去了一趟火车站。依旧是那份告示当头,只不过贴的时间微久,一张角晒脱了胶,在风中飘飘摇摇。纸是轻忽忽的,字却一个一个砸在她心头。

回来的时候,房东太太叫住她:“林小姐,正好你回来。听说这两天保长带人来我这里查验人口。你们把身份文书之类的备齐,别忘了。”

季远凝预防不测,手写了一份婚书,两个人郑重其事签字画押。在林宁摁上印章的一刻,她清楚这张薄薄朱纸意味着自己已经嫁人了。她无声走到窗口,瞧那轮仍旧播撒淡淡月光的明玉盘。季远凝伸出手臂拢她在自己的颌下道:“这只是权宜之计。不过,若你愿意嫁给我,我一定会想方设法给你最好的。”

她转身抬头和季远凝四目相对。不得不承认那一刻季远凝眼里的流光让她心疼了。细数着思绪,再加上少年时情窦初开的砰然心动和云城生死与共的患难情意,要没有他,自己早就是一具泡在冰冷江水里的浮尸了……她叹了口气,毅然吟出一句诗:“只愿君心似我心,定不负相思意。”

猛听到她的答复,季远凝又惊又喜地抱紧了她……

于是就这样嫁了。季远凝请房东太太作证婚人,又上街请匠人打了两枚黄金婚戒,装扮屋子、给街坊四邻发了喜糖……虽然简朴倒也像模像样。众人起哄,季远凝打横抱起她转了几个圈,她亲眼见到围观的街坊中阿杏也在人群里,那天是林宁最快乐幸福的时光……

两年后姚阿杏再次出现,令林宁想起以前心里越发苦酸杂陈,如今生活不再艰难,却反不如初。现在站在别院的黑漆雕花门前,她该做些什么?她问自己,此刻她什么都没有,只有自己。

时间悄悄改变了许多。林宁眼前的姚阿杏,和记忆里那个风尘女大不同,以前的阿杏是久经历练的女人,浑身带着危险的诱惑。是那种花朵娇艳的仙人掌,附着细刺,远观毛绒绒甚是可人,但摸起来那些细腻的小刺会扎进肉里,不仅挑不出一碰更是挠心的痛。

而今阿杏敛了娇艳,一身淡紫色的旗袍,朴素简单的配饰,妆也化得恰当好处,顿时由娇艳的仙人掌花变成洗净铅华的良善美人蕉,令林宁心内惊了一惊。更令林宁惊讶的是阿杏直接亲热熟捻挽上季远凝的胳膊,俨然外室自居的模样。外室距离登堂入室不过咫尺之遥,这个角度她无法看见季远凝的表情,暗暗猜度他理应享受着齐人之福,只能看到他任由阿杏挽着往院里走,随从在他们身后跟着进去。

阿杏得到预期的回应,面上洋溢着喜悦,每个毛孔都诉说着舒畅,连连吆喝门里的丫鬟们端茶送水,又探问着季远凝今晚想吃什么菜色云云,一时间只闻阿杏兴奋过头取悦眼前男人的言语声。

菊蕊在林宁身旁不屑轻“呸”一声,看向夫人。林宁冷眼旁观,似乎感觉季远凝的脚步微微一滞,仔细看时,男人头也没回,踏进门去,院门随后在他们身后阖上。

“瞧这女人没见过世面的俗气样子,也不知道先生中了什么邪会喜欢这号女人。”待外面安静下来,菊蕊小声替林宁怨怼着。林宁没有接口,她望着紧闭的院门沉思着,眼里闪着迥然的光,却再不会像以前一般捂嘴落泪跑走了。

“夫人,我们进去么?”菊蕊问道。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