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冕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日冕文学 > 民国锁婚:季少别追了 > 第七章

第七章


阿杏听了林宁的话,心想季远凝怕早就知道林宁要来,故而托辞避开,她心里暗恨一声,嘴上还强硬着:“那好,既然你今天来了,我这个人直性子,早有几句话要问你。当初远凝只是个无权无势的小喽啰,你千方百计要离开他,当时你还要我配合演了出偷梁换柱的戏码。怎么,如今远凝成为天门山举足轻重的季先生,你就能回心转意,安心呆在他身边坐享其成?我可没料到夫人你的态度能如此摇摆,我姚阿杏虽然出身下贱,但是拜高踩低的事我可干不出来。”

果然阿杏拿那件旧事做文章,林宁一点也不意外。

“你没想明白?看来姚小姐你确实不太聪明哪。我和远凝夫妻间的事情,我们该如何相处,都不该你一个外人可以随意指责评论,况且都只是我们夫妻间小小情趣罢了。无论发生什么事,我们都不会真心恼对方,始终是一路走来相互扶持的夫妻。”林宁话音娓娓,“我们这种患难感情你不懂。”

“可我阿杏阅人无数。男人心从来就不是铁板一块。起码远凝他现在常常来的是我这别院,我相信他心里有我。我奉劝夫人你,你别太得意了,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我看得多了,翻船不过是一瞬。”在林宁面前,阿杏还是底气不足心气不稳,此时有些气血上头,涨红了面皮。

“远凝现在也算云城有头面的人物。自然有他推不了的应酬,你也说了男人心不是一块铁板,捧场做戏惹上些无可奈何的风流债也难免,我作为他的夫人,自会规劝提醒他。所以我今天来全是为了姚小姐你着想,人生在世,不要入戏太深。远凝是厚道人,当然不会亏待你,我要是你,得了好处该抽身就及时抽身,不要做些不合实际的幻梦,免得以后人财两空,得不偿失。”林宁不急不恼,把玩着手指上的结婚戒指,盯着阿杏缓缓道来,她语气甚是诚恳,似乎是为阿杏考虑一般。

一个急切,一个稳当,谁占了上风,一望便知。阿杏听了一时语塞,正要找话反驳,不想又有人匆匆快步闯进来。

正是留在外面接送林宁的司机,他叫开门直接走到林宁面前,恭敬行了个礼说道:“夫人,先生派人传话,说他在季园等您回去一起用饭。”

林宁瞧了菊蕊一眼,答句“知道了”起身,菊蕊前一步扶住她。

阿杏亦听见传话,林宁余光看到了阿杏面庞上藏不住的嫉妒和失望,季远凝人已回了季园,这夫妻二人岂不是演双簧,拿自己寻开心?她一双眸子阴郁下来。

林宁临出门前,停步转身对阿杏微笑道:“先前我同你所言,全是一片赤诚,所谓忠言逆耳良药苦口,你千万要多想一想,别被一时恩宠蒙蔽了双眼。”

阿杏早没了半分气力同她斗嘴,怔怔瞧着司机替林宁打开车门登车而去的背影。恨得咬牙切齿,随手抄了瓷杯恶狠狠向门口砸了过去。

林宁听得“砰”的摔杯碎响声,不为所动,吩咐司机,走,开车回季园。

阿杏掷了杯子,闹了半天累了半晌,喘着气坐了下来。林宁此来,不就是示威,不过她姚阿杏可谓处心积虑才得到了今天别院的生活,绝不会放手!

她林宁有什么威风凛凛的,不就是仗了自己是季远凝的正牌夫人么!

她越想越气血滚涌,顺手接过桃珠递上的茶盏饮了一大口。林宁一走看热闹的丫鬟仆人自然散了,林宁在时一众仆人们都探头探脑,唯有丫鬟桃珠躲在暗处,她没想到林宁会来到这里,并不愿意和夫人打照面。

其实她也曾是林宁的贴身丫鬟之一,和菊蕊同时进季园伺候夫人。就是她看夫人失宠,故意用林宁藏避子药的玄机同季先生坦白讨要了另谋高就的机会。

夫人今番来别院扬威,别人不清楚,桃珠看得明明白白,先生和夫人的感情究竟走到了何等地步,季园那位不过外强中干而已。趁着人散,她走去厨房给阿杏端了杯红枣桂圆茶润喉,来得恰到好处。

回城车走时天色已晚了。林宁谢过司机,赞道:“没料到你想出这个点子。”

“这个主意还是菊蕊姑娘出的,她特意交代了我,让我估摸差不多时间就进去给夫人长长脸面。”司机一边开车,一边朗声说道。

“夫人,怎么样?看那个狐狸精,脸色都变了,真是大快人心。”菊蕊笑道。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