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冕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日冕文学 > 民国锁婚:季少别追了 > 第二十三章

第二十三章


突然一个女子急匆匆抱了盆菊花和心不在焉的他撞个正着,女子身体一个踉跄,连人带花就要倒下去。季远凝眼疾手快伸手搀扶她一把。

感受到肩背处的温热,她抬起头来,定定看他:“先……先……先生。”

她顿时羞怯起来,昨晚上他抱着自己的情形一整天都在头脑里肆虐着。不想傍晚居然想什么来什么,脸皮浮上绯红和热度。

“你……”季远凝皱眉望着她。

“我是夫人身边的丫鬟,我叫安茹。”这才是安茹对他正式介绍自己。

安茹一整天都没见林宁,她躲在偏院伺弄花草,刚想把修剪好的粉菊搬去花园替换,不意和季远凝撞个正着。

“安茹?哦。”季远凝听名字上下打量她,有点熟悉似的,不过他没有纠缠于探寻飘渺无踪的感觉,随口叮嘱道,“再做事小心点,别伤着自己。”

安茹垂下头,低声道:“好。”再抬头时他早已不在。

季远凝穿过照壁直出西苑大门,听护院们对他行礼口称“先生”,忽然起兴回头,正瞧檐瓦下门口里,纵深的照壁黑秃秃的,剑眉慢慢拢起,印堂处皱成个浅浅的川字。

阿宁,我该拿你怎么办?

又隔了一日,季远凝尚在云江会馆里主持日常杂务。现在他可谓闵舵主一人之下,万人之上。

且说天门山总部位于江城,云城分舵里有五位掌权的大爷。季远凝接替因犯错被惩戒的池三爷,执掌了油水丰厚的礼户部,专事舵里人口户头、礼仪规矩的制定,按帮中旧规,礼户部的执掌人也是下一届舵主的候选人。季远凝年纪轻轻,就成为一匹黑马,前途不可限量。

他让手下抽取礼户部本月“开香堂”的清册,仔细核查着。

“小季,忙呢?”声音来自背着手而来的一个中年男子。此人厚眉阔额,同样浓重的五官,微微有些鬓角,代表他男子气概的风度,此刻他背着手,走路带风,从大门处进来。

“舵主。”众人都起身为闵舵主行礼。

“坐坐。小季我今天来,是有件事要同你商量。”闵舵主笑道,自己随意坐下。

季远凝使个眼色让手下人退下,拱手问道:“舵主,是什么要事劳动您的大驾?”

“我听老五说过,林小姐是你的夫人。我们帮里和泰禾商号有生意往来,他们陈经理向我求情,说银行放贷的胡专员发话,贷款的事情想要林小姐亲自出马,毕竟之前是和她对接的,换了人不懂规矩又太麻烦。陈经理来帮里求过你,你拒绝了他。他无计可施,只得向我求助。我希望你答应他。”闵舵主说道。

季远凝听闵舵主开口提“林小姐”,心里就一激灵。他按下浮动的情绪,并不直接肯定否定,而是单刀直入:“我们和泰禾商号有生意往来?怎么没有听您说过?”

闵舵主的面庞肌肉抽动一下,他估计到季远凝会这么问。他们确有来往,不过属于他掌控的工建部私下的协议。



闵舵主是不会暴露这件事的,他说了预备好的词:“你知道泰禾背后是谁吗?你以为陈泽就是幕后主事人?”

“哦?这事向您请教?”季远凝挑眉,嘴上恭敬问。

“那是本城数一数二的大家族——陶家的产业。”闵舵主附耳对季远凝说了几句,“陶家每年给我们交的费用甚巨,而且我们帮里好些个赚钱的生意,都在他们家产业里占股分红,他们可是我们的财神爷,你说呢?”

没想到泰禾商号的来头是陶家,难怪陈泽好说歹说听季远凝总不允后,撂了句狠话。当时自己不过以为是无用的发泄,没想到在这里等着自己。

“小季,为了帮里长远计,让你夫人帮个忙。若她不愿意,你就回去劝劝。女人嘛,别太宠着由她的性子,不然蹬鼻子上脸。不知你意下如何?”

“……既然这样,舵主您开口,我同意,想我夫人她也应该没什么异议。”季远凝迟疑了下,接下这个话茬。

“那就好,那就好,我等你妥善得安排一下吧!”闵舵主先听陈泽的描述,说季远凝如何油盐不进,如何不近人情。忽然听他答应了,就知道小季是聪明人,果然不会不给自己面子,孰轻孰重拎得清。

闵舵主满意地离开了云江会馆。这下他可以给陶家交代了。

闵舵主走后,季远凝继续拿书案上的清册读,读几行险些甩出去,最终举起来的手还是放下了。

蓦然他想到什么,抛下册子去找邢涛。

得到通知时,林宁没有见到季远凝,而是由郑管家引路,头一次正式踏出西苑,去厅屋见陈泽。

陈泽抄着手在沙发边来去踱步,见到林宁来,差点要抱她一下,若不是瞟到一旁的郑管家,忙把伸出去的手缩回来,改成了握手。

“哎呦林小姐可算来了,你真是上天赐给我的活佛菩萨,泰禾真有救了,有救了。”陈泽这腔调简直对她感激涕零。

“泰禾怎么了?”林宁见到陈泽,眼睛先眯弯了,有股喜悦从心底流露出来,关切道。

“哎呀,别提了。也不知怎么回事,你走了以后,换多少人接手贷款的事情,胡专员都鸡蛋里挑骨头,最后逼得人干不下去。我亲自去谈,才听他句句夸赞你,说你又伶俐又懂业务,人也会来事,和你合作很愉快,看别人都不上眼。我揣摩他的意思,这件事还是得请你出山、非你不可。林小姐,看在过去我对你不薄,这个忙你一定要帮。”

“让我帮忙可以,不过我有个疑问。”林宁答应下来。不过她最奇怪的是,到底他们怎么样让季远凝答应的,上次他还在自己面前夹枪带棒斩钉截铁表态不可能,怎么转天他就肯了?

“你问吧林小姐,我一定知无不言。”陈泽笑道。

“你们怎么让我丈夫同意的?”林宁把心中疑问问出口。

“得益于林小姐你的老同学,过几日你就会见到他的。”陈泽面露神秘莫测的表情。

“我的老同学,谁啊?陈经理你就不透露一下?”林宁看他神秘兮兮的样子,伸出食指做了个手势,“就一下下?”

陈泽笑着摇摇头。真好,还是他熟悉的林宁,她能来解决燃眉之急了。

郑管家把他们之间的互动尽收眼底,连他都看得出来,夫人定然在泰禾商号如鱼得水,她面上的自信轻松愉悦,和季园里的她换了个人。

他同情地叹口气,也许季园的夫人生活得太沉重太压抑了。

林宁终于恢复上班。这些天都没看到季远凝,西苑的守卫也撤掉,每日由郑管家安排好车子接送她去泰禾商号。

她重新走上熟悉的路,困在季园这么久,她竟然不知道这条路上新开了好几个铺子,外面小孩子跑跑跳跳,大人们追追喊喊,有些像她一般行色匆匆的上班族们,夹着公文包的样子都是那么亲切!还有拉开车窗玻璃吹进来的风带着清香,连时不时路上过去的黄包车夫加快步伐辛苦奔跑都变得充满积极的意味,什么都是那样美好。一切如此生动,她闭上眼睛任风在脸颊上定格激动的泪水痕迹。

很快就到了泰禾商号的门口,林宁正遇见了几个熟识的同事,大家笑盈盈互道早安,就像她从来没有离开过。

林宁感受到她脸上的笑容如此明媚,整个人仿佛有股闪烁的光芒,这是另一种神奇的力量将她唤醒。

她从来没有这么焕然一新过!

陶大少站在二楼的窗口望着她,这是桃花江决堤后他们首次重逢。他暗暗做了许多准备,就为了今天。

他的洋装在天光下泛着缎子般的蓝,左侧驳领的插花眼里别着宝石花朵的装饰,他一手插裤袋,一手撑在窗台上,看她进来,打算以最好的状态和她见面。

林宁听陈泽说今天泰禾商号的大老板要来,她居然才知晓陈经理并非大老板,不由暗叹自己后知后觉。

陈经理带她在总经理办公室门口敲门。



“进来。”

陈泽拧动门把带她进来。她望着陶大少发出一声惊叹:“咦,是你?陶正礼!”

陶正礼喜出望外:“林同学,没想到在云城能遇到故人!太好了。”

“没想到泰禾商号的大老板是你!”林宁讶异。

“是我。”陶正礼彬彬有礼的眼睛藏在镜片后,含笑伸手,“欢迎你回泰禾商号,林宁。”

林宁回握住,她戴在无名指上的戒指,隔应着他的手心,陶正礼低头看了一眼林宁戴在手指上的戒指,道:“在这里工作,私人信物不要带进商号来。”

“抱歉,我忘了,陈经理强调过。”林宁记起来这规矩,也感受到戒指大概割到陶正礼的手,忙缩回手把戒指拔下来,收进手袋里。

“没关系。早上你适应整理一下,中午我在维尼斯西餐厅给你定了接风宴,我有话对你说。”陶正礼笑道。

林宁亦笑了笑。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