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冕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日冕文学 > 民国锁婚:季少别追了 > 第二十七章

第二十七章


“你想回江城吗?”陶正礼终于问了,“我猜你江城那边的亲戚许久没见,应该会很想念他们吧。”

“我爹在江城的产业还需要我。我是一定要回去的。”林宁肯定道,“只不过不是现在,如你所说,季远凝布置得关卡重重,我只有先回季园才能从长计议。”

“你可以联系我,我一定会帮你。”陶正礼对她吐露了心声,“请你相信我。不管你在哪里,别忘了还有我这个信得过的朋友。如果你不能随意出门,就带话给鸣凤班的张慧清,我和她也相熟。”

林宁透过咖啡的热气望着他真挚的双眼,除了感动还有意外,他也认识张慧清?她确实是个值得推心置腹的好朋友,如今又加了一个陶正礼,还欠着同样真诚的傅石的人情债。这些人和事都令她心中觉得暖融融,更觉得重如泰山。

“我相信你。”林宁答道。

陶正礼展唇笑了,只有他自己品尝到心里泛起的苦涩。

最后离开维尼斯的时候,他把准备好的钞票给她,不待林宁推拒,道:“这是你劳动所得,是我泰禾欠了你的,也是因你解决燃眉之急,我作为你的上司该给你的奖励。”

林宁听了这话,果然再没推辞,把钞票收进手包里:“那我就不客气了。”

“本来就是你的,我想这些钱你以后用得上。”陶正礼给她开门,和她在店门口依依惜别。

他伸出手,和林宁微笑握了手。

林宁凝视着他,语气是说不出的感慨:“以前你在林村提醒我和远凝薛少爷寻仇的时候,其实我对你充满了感激,却没有说出口,今天我要好好说声谢谢你。谢谢你一直帮我,谢谢你救了我。我知道若不是你,不会有我在泰禾商号的这段经历。我很快乐很满足,我会想你的。”

陶正礼蓦然被她说得伤感起来,还是带着笑克制自己送她上了回季园的黄包车。

与此同时在云城角落某个不起眼的小院里,一个身着制服的青年在斑驳灰突突的门上叩着门环,他“叩叩叩”地拍了三下,有伸手拍门一下。院子里便有人开门。

“你怎么来了,那里有什么新消息?”一个布袍的中年男子快步疾走出来。

“师爷,饭店里发生了一件事,我想了想特来禀报。”青年拱手说道,“三爷可在?”

“你直接跟我说吧。”师爷摇摇头接话道。

青年人对师爷附耳说了几句话。师爷听得一脸凝重,他戴着圆形黑框眼镜满脸都是严肃的表情。听完青年的话,他道:“这件事你不要外传,等我和三爷商量一下,你先回去有什么消息及时来报。”

青年拱拱手致意,依旧从小院门口出来,午后的阳光照在他的棕红色的制服上,胸口是刺绣发硬的“锦阳饭店”四个字,泛着明亮的光芒。

林宁回季园,她最后一次让车夫放慢了速度,欣赏着四周的街景。这次是下午,午后的热度街上少有人在逛,还有在巷子口打盹的阿婆阿爹们,坐着竹椅子,有的拐杖立在一旁,连阳光都有点懒洋洋的,树叶子也蜷曲着,无精打采的样子。

她回到季园的时候,郑管家过来说:“夫人回来了,我还准备去接您的。”

“嗯,回来了。”林宁道,“小郑,上次远凝被人下药的事情,你查得怎么样了?”

郑管家摇摇头:“查问过,都不承认。现在相关人等我还关在柴房里。”

“我去看看。”林宁听郑管家这么说,带着菊蕊由郑管家引路直奔柴房。近前听见人们在哀叹,有女声说:“何时是个头啊!我们啥也没干,查什么查!”

她的声音立马有人附和:“就是就是,我不过那天掌勺而已,就稀里糊涂就被关起来。”这声音的主人是那天掌勺的厨子。

“关起来事小,这审问关柴房好多天实在吃不消哪。真如燕子你所说,这日子何时是个头哪!”另一个附和道。

话题又循环了,听得出大家的垂头丧气,柴房里安静下去,鸦雀无声。

林宁打开门跨进来时,就望见这些男男女女蓬头垢面、唉声叹气、颓唐得实在没办法维持基本的体面。

她皱皱眉,对郑管家道;“他们被关了好些天了吧?小郑,你把男女分开,让人打水来给他们梳洗整理一下,再接着审问不迟。”

燕子机灵,直接“扑通”跪倒林宁面前,大呼冤枉:“夫人饶命哪,我们确实没有做过害人的事情,求夫人明查。”

“我自然不会随便冤枉你们,听郑管家说审问时没有一个人承认,是吗?”林宁把燕子扶起来。

“我们确实没做,能承认什么?只怕是强加在头上的罪名,随便你们怎么说。”有个男声补充道,“既然如此,早晚都是死,不如有话说个痛快明白。反正不是我们做的就不是我们做的,别想栽到我们头上。”

“你们也先别抱怨,今晚都整理一下,既然你们各执一词,明天这件事我会亲自弄清楚。”林宁掷地有声砸下她的承诺。

说着行动起来,把男女分开各安排房舍,让人打水送水,使他们好好清理一番。

林宁带着菊蕊回西苑去,傍晚两人慢慢散步,她并不着急,脑子里还在过着自己在柴房丢下的承诺:明日她必须审问他们,以期早日弄清楚结果。

想着想着,腿不由迈上了另一条岔路。菊蕊没有做声打扰她想心事,跟随着她。

林宁意识到自己走岔了的时候,她已经站在一座灰突突的祠堂前。多久没有来过这里了!自从她和季远凝矛盾渐多后,不是吵架就是被禁足,自然没有心思来这里。

这座祠堂她再熟悉不过,刚刚搬进季园的季远凝牵着她站在这里说,阿宁,我们用这座祠堂纪念你我逝去的亲人多好,让他们无助的灵魂有个皈依寄托之地。

如果他们想我们了,可以在这里回来看看,我季远凝到底混出了人样,你跟着我生活衣食无忧,绝不比别人差,阿宁做我季远凝的太太,我只会让你幸福快乐,不再有忧愁难过。

她当时从他耳后看过去,穿过他刚毅的侧颜,果决的语气不容置疑,她记得自己回答了“好,随你”的话语。

于是这里立了季远凝父母的牌位,还立了自己的父母和弟弟之灵位。很久没来祭拜了,她带着菊蕊走进去,意外的是案上香炉插着刚刚燃尽的香,几人牌位前的贡果祭品还透着水灵灵的新鲜,里面打扫得干干净净,牌位亦被人擦拭过,一切都整洁如初。

她微有些感慨,跪下来祭拜着父母,对着爸妈弟弟的牌位磕了三个头,心中默默祝祷。起身时忽然看到祠堂后有个小门,她好像从不曾留意过这里。

于是她和菊蕊怀着好奇一起打开这扇门,才发现这里堆了好些杂物,甚至还有曾经放在这祠堂的一尊佛像,很有些年头,该彩绘的地方油漆脱落不少。

林宁望着这尊还保留着威严的佛像,忽然有了主意,拉着菊蕊道:“走,我们去找郑管家。”

第二天很快,早就传话下去说林宁今天来审问他们,不想等到傍晚夫人还没有出现。

所有人聚在一间房里等了好半天,就是没有看到夫人的踪影,也没看到郑管家带人过来,燕子和几个丫鬟们早就叽叽喳喳开了,自从昨晚男女分开后,又洗漱整理了自己,难得睡了个好觉,居然有点感激夫人,见夫人没来,不由有几分担忧的猜测。

就在众人的焦急等待中,忽然门被打开,进来几个家丁,不由分说直接拿布袋套了每个人的头,赶着他们向前走。

“这是带我们去哪里?”燕子被黑布袋蒙住头,有股害怕油然而生,她问出了声舒缓恐惧的情绪。

“不要问,到你们该去的地方去。”押着她的家丁回答道。

他们停了下来,被一字排开,头套取了下来。秋后昼短夜长,天黑得很快,火把点起来了。燕子发现林宁和郑管家就站在祠堂门口。

林宁前迈了一步,道:“今天我们当着神佛的面,好好审审这个案子。我听郑管家说,你们每个人都不认在东苑的饭菜里做了手脚,既然没个准头,不如让佛祖来辨明这件事。

今晚你们都得在这个祠堂里度过,这里面我特意让法师请来一尊神佛,我相信它一定能够明辨是非,告诉我真正的答案。你们听着,法师说他已经通过灵。佛祖告诉说,如果谁身上或手上有白色灰印,就一定是那个做了错事的人,其他人也不必害怕,没做亏心事不怕鬼敲门。

现在你们请进吧,我会命人在祠堂外面守着的,如果你们有人擅自离开,别怪我不留情面。”

林宁说完,眼见他们一个个走进了黑乎乎的祠堂,大家都进入之后,她让人把火把也撤掉了。至此场面全部交给了郑管家。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