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冕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日冕文学 > 民国锁婚:季少别追了 > 第二十九章

第二十九章


季远凝从旁边桌上一摞类似信笺的东西里取一封,展开念道:“某月某日,你手下黄甲私自授受香烛钱五十元,同日他把其中的三十元进贡给你;某月某日,赶香堂的学徒陈乙向守门人进辛苦钱一百元,其中六十元进了你的腰包。还有几件事,你要不要我全部念出来?没想到你的抽水都拿到百分之六十了,真是生财有道哪!这里面你有多少上供给了池三爷?”

所有人的眼光看向王堂主。

“我不服你,季先生。我是贪财,而你贪恋的是这天门山的权位。听说季先生你为了上位,连老婆都奉献得出来,太令人不耻了。”王堂主轻蔑道。

“你说什么?”季远凝墨色的眸子更暗,闪过一丝狠厉。

“……这事帮中都传遍了。请季先生给我们一个说法,否则我等不服!”王堂主还没说话,另一个堂主附和道,这么一闹季远凝的手下人都有点弹压不住了。

季远凝被众人起哄,自己冷静下来道:“我都不知道从何说起,如何与你们解释?王堂主你听到什么照实说!”

王堂主便一五一十把听来的传闻全部说出来。譬如林小姐如何如何险被男人冒犯,关键时候是陶大少抱走醉酒妇人解救了她,传闻必然添油加醋,野史秘辛一般绘声绘色。

听完王堂主的话,季远凝的心里狠狠一抽。他只觉得心疼难抑,胸中有口气吐不出来。阿宁完全隐瞒这件事,他脑补着陶正礼抱着她甚至两人共处一室,没想到她为了陶家能做到这个地步。除了心口的疼痛,更有股心内散发出来的酸涩,他有点坐不住,把手撑在椅子把手上。

但下面数十双眼睛盯着自己,季远凝不能露破绽,他随手抄起茶盏,放在嘴边遮掩着。一口茶水下肚,稳住了心绪。

他放杯转了转手指的婚戒,用极淡的语气道:“我夫人嫁给我,亦算半个帮里的人,她这件帮忙陶家的事情是闵舵主派下来的。她答应的事自然想方设法也要办到,岂能推诿。不过此事确实棘手,还好陶家大少跟我是朋友,帮拙荆解了围。”

“小季你说得对极了。我吩咐的事情,你办得很好。”闵舵主中气十足的声音从云江会馆门口由远及近传来。

莫五爷陪着闵舵主到来,季远凝慌忙迎接,其他帮众参拜。闵舵主摆摆手让大家起身说话,他开口道:“小季,我听老五说你正为难,又听近日帮中传闻,我下令命你办的事情都能被人编排,看来是要好好整顿整顿这里了。”

“季远凝谢过闵舵主,谢过五爷。”季远凝聪明人,立即向两人行礼。莫五爷拍了拍他的肩,以示安慰,伴着说完话的闵舵主转身离去。

闵舵主到来发话令王堂主冷汗涔涔,春日缓缓转暖的天气似乎热得快一些,他低下头恨不能有地缝钻进去躲上一躲。

舵主说要整顿,众人都在惴惴不安季远凝会翻自己的旧账,而且刚刚还附和王堂主……每个人都等着季先生的下文。

季远凝端坐太师椅上首,腿微微分手搁在膝盖上,目光灿然很是威严。

季远凝令左右宣读帮规,很快上了刑罚按倒王堂主就是一顿鞭笞,看着后者在长板上痛苦地扭着身子,听他不住呻吟求饶,更有一道道鲜红的血迹从他的厚长衫布料里渗透出来,在场人满耳满心的刺挠,所有人鸦雀无声,任由这种不适放大散漫在空气里。

不知过了多久,行刑人来报,王堂主晕过去了,请季先生示下。季远凝静气凝神转了转手上的戒指,等了一会悠悠开口:“王堂主违反帮规,剥夺他礼部堂主之位,抬下去医治。”

有人抬了王堂主离开,季远凝清了清嗓子,准备从桌案上另外取一封信。

有了王堂主的先例,所有人噤若寒蝉,不知是谁带头跪下,其他人便也纷纷跪下,山呼季先生开恩。

季远凝慢慢把手中东西放下,手虚虚一抬柔声道:“大家请起,我知道这些都是你们以前做下的一些旧事。今天我拿出来并不是要清算和惩罚。

我是想告诫你们,你们每次做下的事情,别人都是有办法知晓的,永远不要自作聪明。

我明白礼户部没有甜头是不可能的,水至清则无鱼,你们也有妻儿老小,也要生活,不过分的话我是可以容忍你们的。

但是像今天这样的事情,譬如不给钱就不开庙门、私自隐瞒高额抽水、传些没有头尾的闲话,凡此种种我希望以后不要再发生了。”

讲完这番话后他按规处罚了庙门的守门人,接着他让手下抬来炭盆,把桌子上一封封信函扔了进去。

盯着熊熊燃烧的火焰,所有人似乎都放下了心,然而季远凝接下来的话又让人把一颗心激动得噗通直跳。

他说,现在开始所有堂主的职务全部空出来,每个人都可以竞争,不受辈分年龄等客观条件的限制,只一条,能者上庸者下。

他在大家肯定的应答声中感知到,好像有股澎湃的气息蠢蠢欲动。公事处理完毕众人都退下去了。

偌大理事堂里只剩季远凝默坐,琢磨那些传闻,他决定现在就去见见陶家大少。

他和陶正礼在泰禾商号经理室见的面,双方握了手。季远凝也是林村分别后第一次见到陶正礼。

“季远凝,你来了,请坐。”陶正礼道。

季远凝不客气,双方对坐,陈泽端上来茶水。他没有接,陈泽只得放在茶几上退下。房间里只剩他们两人的时候,他的眼睛就停留在茶水的冉冉热气,脑里斟酌该如何开口。

还是陶正礼打破了沉默,他含着一抹不易觉察的笑容说,林宁第一天来,我就想过有朝一日恐怕和你必须面对面,没想到这一刻来得这样快。

季远凝答道,我早该来的,现在已经太迟。我不容许任何人打我夫人的主意,我不希望你是其中一个。这话对季远凝来说,已经说得十分委婉。

季同学,你怕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陶正礼听到这话不由真笑起来,我是真心欣赏林宁的能力。她实在是个很兢兢业业勤勤恳恳的聪明员工,有她在身边相佐是泰禾之幸,是我陶正礼的福分。

听见他不住夸赞林宁,季远凝仿佛读懂了陶正礼话里的潜台词,他直截了当问出了心中翻来覆去的问题:“你喜欢她吗?”

陶正礼思虑着对方砸过来的这个问题,脸上客套的笑暗淡下去,良久开口:“季同学,我实在是很羡慕你……”

话一出口可谓暗红尘霎时雪亮,季远凝全明白了。

“大少爷,今天中午还有局,您别忘了地点在锦阳饭店,过午该出发了。”陈泽敲了敲门进来。

“好,这可是薛老爷的心意,这一场我定要准时到。”陶正礼被陈泽解了围,“你让人备车。”

锦阳饭店!其他的都听不太清楚,唯独这四个字就好像往铁板上钉钉,个个掷地有声似的,直往季远凝的耳朵里捶打。

锦阳饭店林宁醉酒,暗恋她的陶正礼救了她,其间发生了什么,会发生什么?一切给了他充满想象的答案,他的脸色极差,不知为啥这次真的有股火苗在胸口拱着烧着,他整个人都好像要被焦灼似的。

“既然陶同学你有事要忙,我就不叨扰了,告辞。”季远凝耐不下去,起身拱手出门。

“你难得来一次,我送送你。”陶正礼执意客气周到地送他出来。季远凝不得不承认,和陶正礼接触后,自己在天门山算得上阅人不少,而陶正礼这样的男人,城府见识可谓上佳,加之芝兰玉树的风貌,算得上翘楚。

这个认识让季远凝感觉背脊发凉。上了车他扔出了三个字:回季园。

林宁正在餐室用餐,自季远凝踏进餐室大门,她就感受到有种惹不得的危险在他周身蔓延。

他不由分说过来一把抓住她的手,轻轻一带把她拉起来,跟我走,我有话问。

他牵着她走得飞快,像把气性都发泄在脚底。进她西苑的房间时,她还有些气喘吁吁,靠着门板喘气。

他默默拉开椅子,把她摁在椅子上坐下。自己捡了她对面的位置坐着,脚下那波气好像泄了不少,声音稍有和缓:“阿宁,现在我给你机会解释。”

“解释?你想听什么?”林宁平静问道。

“那天在锦阳饭店发生的事情,我希望听到你如实的陈述。”

“没什么。”林宁蹙眉,“你听到了什么?”

季远凝只是望着她,没有做声。

“是呵,你是无所不能的季先生,什么都瞒不了你。”林宁倏忽笑起来,“不管你听到什么。那件事我没什么好说的,只是冒个险而已。”

“冒险需要你牺牲色相给男人陪酒?并和夫君之外的男人独处一室,这些你觉得正常、应该?” 最后的句子他咬字很重,林宁听得出来,他在忍耐。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