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冕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日冕文学 > 冉夜沐寒秋 > 第三百二十章 后日谈(一)

第三百二十章 后日谈(一)


  第二天一早,冉夜和水泠清在地铁站碰了头,一起去参观X市很著名的历史景点。

  前一天晚上,或者不在线,或者因为各种原因没有在咸鱼群里说话的人,也纷纷冒了泡。

  最让人意外的是童绾瑜的出现。

  “一觉醒来就看到师父的留言,我一下就清醒了,发生了什么事?”

  “嗯?你居然冒泡了吗。”一边走一边在用手机发着信息的冉夜,让泠清也看看群里。

  “是啊,一醒来看到师父疯狂吐槽,我看的一脸懵逼。出什么事了?”童绾瑜所说的师父就是墨离。

  “她跟你吐槽什么了?”冉夜问。

  “我跟她吐槽,以后跟小沐恩断义绝。就当从来没有认识过这个人,以后不要在我面前提到他。”墨离也冒了泡。

  童绾瑜问:“所以出什么事了?”

  “没什么,就是我昨天晚上看他吹牛,怼了他。”冉夜轻描淡写的说,“前面也有别的事,让他积压了很久不满吧。不然也不会因为我怼了他一场,就退群退盟会各种社交平台全删好友,连墨离的挚友好友都删了。哦,说不定还有泠清的,毕竟我俩算一国的。”

  童绾瑜哭笑不得:“虎摸你们。”

  冉夜说:“其实无所谓了。之前他开仓库盟会的时候,自己的小号就全挪出去了。留了个大号在咱们盟会,说是跟咱们一起打本。但是留着的号,从团本开放到现在就没一起打过。他有打不完的团本,我们也不好阻止别人进步不是?”

  “嗯,人走了,就当无关紧要的人吧。”童绾瑜如此说。

  “其实说一次也没打过是不对的。把我们拉去他的团打过一次,不过没打通。喊人的时候说又大佬带,稳的很,大家去学习。后来团灭的挺惨,也不知道之前他是怎么跟团长说的愿意带我们一群人,我觉得他们的T那次打的也很崩溃,那周BOSS还有BUG,带不动。”

  “这……好惨。”

  “反正,咱也不知道他把群里的人都当成什么。估计对这边盟会本来就没有多少归属感吧。”冉夜很无奈。

  童绾瑜说:“有没有归属感,大概只有他自己进心里清楚了”

  冉夜接着说:“他在外团的时候,缺什么位置,就来这边问,问就是要固定。我们这边退团进度本来就慢,凑个团,人不够还战战兢兢的去世界招募,就怕碰到暴躁老哥。遇到现实里有事的人比较多的CD,没有被事情绊住的人问他能不能去他们团跟一个CD,他就张口要人跟他们团绑固定。”

  “这,感觉好强迫啊。咸鱼玩家不配打本吗?”童绾瑜看的有些发愣。

  “本来吧,看他最近几周,遇到这种情况就固定固定的。我自己有事要忙,没顾上多说这事。这周有假期,外出旅游探亲的多,自己人不好成团,喊想打的出去野团打打。结果昨天晚上,看核桃招呼他们组团的时候,小沐一说自己从来不放人鸽子,我就一个没忍住。”冉夜说。

  “没忍住也是触及到底线了吧。”童绾瑜很理解的说,“我之前翻了记录了,也看你刚刚讲,应该是互相都积压了很久的矛盾,忍不住爆发了是情理之中。”

  “他从什么时候看我们不爽的,我不知道,也不好说。”冉夜道,“反正我是一两个月之前看他,观感还是非常好的。也就是从团本开了之后,我跟了一个月,之后说不跟团之后,观感才越来越差。反正那事,后来我问他了,他有他的说法,我有我的说法。互相理解不了,他要是硬觉得是我不考虑他的立场我也没办法。”

  “怎么回事?”

  “事情都过了,细节就不说了。我很在意的事,他对谁有意见,是不当面说的。我能感觉他不想让我退团,但是他不说。那件事我后来自己跟他们团的T沟通的。几天以后,为了别的事,提了一下这茬,他才跟我说,他是有12345个步骤来解决问题的。结果怪我说早了。到底是不是这样,反正我也不能去考证。”

  童绾瑜呆然:“有事情,居然不沟通不解决?”

  “我不知道啊。昨天口角了一波,就退群退盟,各种删。你说他要是觉得我不好,退盟退群,删我好友我都能理解。删墨离算怎么回事呢?这怕是积怨了不知道多久了吧。”

  童绾瑜大概是从来没想到,过去她心目中很好的小寒会是这样的人,说:“既然都做的这么绝,大家吐吐槽也就过去了,以后就是师傅说的,当从来没认识过就是了。”

  “以前也不是没跟他闹过矛盾。有时候吵了,或者冷战了,隔上两三天,我去给他道个歉。我说我这个不对,我道歉,但是那个地方我觉得你也不对,以后是不是能注意一下。”冉夜说,“我是觉得,吵架这种事,就是个人和人之间,明确彼此底线的比较激烈的手段。能意识到这点,不要搞人身攻击,吵架就算吵的有价值。但是他给我的感觉就是,错都是我的,他在等着我去跟他道歉。”

  “嗯?”

  冉夜解释说:“有矛盾,我反省我该反省的。我说我介意的,他做过的事,他是不是也应该注意一点?但是他是完全不提的。他会说,‘你给我道歉,那我原谅你了。’你想让他主动道歉,不存在的。你看昨天我怼他的时候,还一直要我把证据放出来。他几月几号放别人鸽子,我时间都能给他说出来,肯定是确有其事,我倒是想给他留三分颜面。他一定要较这个真,真贴出来打他脸他才舒服?第一次这样,我没觉得哪里不对,第二次还是这样,我就很懵逼了。”

  “呃……不懂,突然感觉不懂他,不认识这个人了。不过你第二次还能反应过来也是可以了。”童绾瑜又有些哭笑不得。

  “我反射弧特别长,也是很多天之后才品过来,好像哪里不太对。”

  “他这一波操作,也是惊到我了。”童绾瑜感叹了一句最近烦心事太多,遁去工作了。

  “我游戏估计也删好友了。”水泠清这时候见冉夜和童绾瑜话题结束,在红茶群里说了一句,“我发现社交软件这边的好友都被他删掉了。我也要去表演一波了。”

  前一天晚上,在交通工具上,错过了现场的云青,这时候才在红茶群里说话。

  “一晚上怎么发生这么多事?”云青一副状况外的样子。

  “云青,你要不要和我一起表演一番?”水泠清笑,“那个人,不但退了,还把我们的全平台好友都删了,老死不相往来,积怨已久。”

  冉夜说:“已知删了我和墨离的游戏好友和所有社交平台,泠清的社交平台也清了,游戏应该没跑。”

  云青说:“你们等我先考个古看看都发生了什么事。”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