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冕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日冕文学 > 冉夜沐寒秋 > 第三百二十一章 后日谈(完)

第三百二十一章 后日谈(完)


  “这人怎么回事,吵一架删所有人好友?”水泠清在咸鱼的群说。“我的好友也删了。”

  “我的也删了呦。”小核桃这时候也接话。

  “你们昨天都怼他了?”云青问。

  “并没有啊,我打着日常就被踢出盟会?”墨离说。

  “我好像一开始酸了几句吧。”小核桃说,“不过我实在是想不出什么话来说他,还是冉夜厉害点。”

  “我刚考古呢,感觉昨天说的事情也不严重啊。”云青疑惑,“这么嘎嘣脆玻璃心的么?”

  墨离大概昨天被删好友的气也还不顺,就说:“是啊,冉夜就吐槽了他的从来不鸽,然后某人就较真了,后来就争起来了。我还在游戏里,就看到解除关系,下来才知道吵起来了。”

  “那估计全删了吧。他连核桃都删了。”枫公子说。

  水泠清道:“也可能是昨天就是借了个由头,索性全清了。本身也不是什么很严重的事。”

  “我也觉得没什么。”小核桃说,“他这……确实算玻璃心?估计他一直觉得是他在迁就我们,我们欠他很多吧。之前大号带我们小号五连都叨叨了很久呢。他全天有空,只能他等我们了,我们怎么可能等他。”

  “说实话,我一个新来的。”枫公子道,“他之前怎么带你们我不知道,我来了之后,就跟他那个羽生,现在是大号吧,打过一次。之后就看他一直在往外团划拉人。感觉就很不对劲。”

  “放鸽子不是什么严重的事情。”这时候云青说,“放鸽子不是什么严重的事情。但是大家有事都在群里说,你说出来什么都好商量。但是有人就喜欢私下搞事情,嘴上说的,和他本来目的不一样。还有从来的时候,就开始私下撩小姐姐,一个撩不动换另外一个,也能很烦人。”

  “撩小姐姐这个倒是无所谓的。”冉夜这时候倒还缓了一句,“年轻男孩子嘛,对女孩子有兴趣,撩几句,都是正常的。但是他是,嘴上说‘不搞情缘’,然后一点也不避讳,撩出火了,自己又一个躲字诀。”

  枫公子嘲讽:“我看他不是不情缘,他朋友都不需要,都是储备资源,可以24小时随时待命,陪他打本的那种。”

  小核桃说:“讲道理,他昨天被会长怼,狡辩自己没鸽过。我都没有那么大意见的。但是看到他退会前哔哔会长那一段,真是戳到我怒点了,他不删,我也是要删他的。本来没多大事,哪怕哪天懵了,吹牛了,被怼了一句你就没鸽过?之类的话,难道不是发两个尴尬表情包,认个怂就过去的事吗,有什么大不了的?临退还说别人记仇,到底谁之前在斤斤计较啊。”

  差不多红茶群的每个人,都把自己对沐寒秋不满的地方说了出来。

  看大家都差不多发泄过后,几个姑娘又开始互相交流起旅游时候的见闻。沐寒秋的离去似乎让大家的心情都变的好了起来。

  冉夜和水泠清发着旅游区的古建筑和风景,枫公子和云青开始发各种美食。一时间,群里其乐融融的气氛,反倒是比之前持续了两三周的低气压,让人看的舒服很多。就连平时不怎么说话的一些潜水党,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假期的关系,也纷纷上线说上几句。

  这天回到家,冉夜思索了一番,觉得有些话,还是要和沐寒秋说清楚,但是又不想直接和他说,让他再有纠缠不清的机会。

  于是,冉夜登上了游戏,看着角色选择界面的“一六七八”,她低低的说了一句:“这是你最后的任务了。”

  登录中。

  在角色偶遇的列表里,冉夜找到了“花开富贵”这个名字。当初为了给一六七八的盟会占人数,沐寒秋开过的小号,因为入会的时候和冉夜聊过几句,所以被系统收进了偶遇名单。

  冉夜花了十分钟,思考自己到底要说些什么,最后,给沐寒秋用游戏邮箱,发了一封信。

  “小沐,虽然你拉黑了我的所有联系方式,但是我想了想。你在群里最后说的有一点我不认同。我觉得我还是有必要说明一下的。

  团本,不是我想打本才去打的。我和花舞风或者小核桃、午辰她们不一样,我对高难度挑战一直都没什么兴趣。而且我也说过我有社障的毛病,非常怵和陌生人打本。

  我去打,因为是你邀请的,也只是因为是你邀请的。我是冲着你这个人才去的。公测刚开始的那段时间我是真的很喜欢和你一起做各种事的。为了谁鸽什么本,在我这里只看哪边的人在我心里重量更大。

  至于后来为什么不打了,理由很多,之前闹过别扭的时候也说的差不多了,我觉得没有必要多说什么。

  我用一年想明白了一些事,也谢谢你在我过去需要的时候给过的语言鼓励和支持。但是,后来真的,太累了,就这样吧。之前我说过,有事可以沟通,但是我最后放弃了。从你有一天私聊让我尝试电影分享卷能不能用开始。

  我是从来不看英雄电影的。

  如今,你我之争已经累及墨离和其他人,还是大家彼此散了的好。

  不知道你会在多久之后看到这封信,还是会一直等到系统60天的时限过后删除,你也看不到呢?

  不重要了,从此山高水长,祝君安好,江湖不见。”

  最后经过大家确认,除了又陷入暂时A游戏状态的午辰状况不明。此外就是花舞风,没有人去问她是不是还和沐寒秋保持联系。其他人的游戏好友和各路社交平台,果然是被删了干净。

  沐寒秋不在之后,花舞风一反常态的变的话多了起来。很积极的加入了一些日常闲聊的环节。花舞风这时的热情让很多人都觉得十分不可思议。

  收假之后,冉夜开始进入专心码字的状态,除非有团本活动缺治疗位支援,否则轻易不上游戏。其他人各种游戏中活动丝毫不受影响,就连花舞风也更积极的参加盟会内部的团队活动,只是又困难团本或者极难团本的时候,她还是会单飞。

  被沐寒秋删除了好友的人,只能看到他在线,不知道所在地图。一时没有双向删除的人,也不知道花舞风现在的团,是不是还和沐寒秋一起。只能看到沐寒秋的所在盟会一直在变。先是回到了“月照江流”,没多久又去了另外一个盟会,这个盟会的名字,冉夜在和沐寒秋打团的时候,在其他团员的信息里看到过。

  两三周之后,咸鱼群有一个被很多人遗忘的账号,退出了群聊天。

  后进管理员的小核桃在红茶群问这个退群的人是谁。

  冉夜和墨离才想起来,这是沐寒秋一开始加进来的小号。因为这个号从来没有有在群里说过话,很多人都忘记了还有这么一个号的存在。

  “所以这是看你们说完他才退?”枫公子极度无语,“这个男人的心眼到底有多少?”

  “结果发现我们没有他也很快乐,感觉受伤所以退了吗?”小核桃问。

  “也就他退的第一天有人讨论过他吧,后面谁还记得?”冉夜问,“我要去大群里说一下。”

  “嗯?小沐居然还有小号在这群,今天才退?”冉夜说着就在咸鱼发了一条消息,“这突然退群,我还想这是谁呢。想了半天才想起这是他小号。”

  “暗中观察?”水泠清接话。

  小核桃问:“这是小到自己都忘了的号吗?”

  冉夜对小核桃解释:“以前他用这个号拉过一个小群,之后加的这边,这个小号是小群群主。他那个群,在他退大群的时候我自己退了。泠清在那个群的吧,踢人了吗?”

  “解散了,大号退群当天散的。”

  “哦,那就是有时间解散群,‘没时间’退这边咯。”冉夜最后这么说道。

  冉夜的那封信,系统没有回执系统,所以也不知道沐寒秋是不是因为看到了信退的群。还是像其他人说的,因为发现自己的退出并没有引起什么骚乱,觉得无趣才退群的。又或者,他是想要看到有人还会怀念,挽留他,想起他还有这么一个小号,才留下想看看的。

  一切不得而知。

  随着沐寒秋最后的小号退出,他和咸鱼盟最后一点联系也已经断开。

  冉夜删掉了还保留的和沐寒秋的单向关系,最后一次看,他已经回到了自己的小盟会。游戏的签名也改成了“一群脑残抱团取暖”不知道是不是在其他盟会过的也不顺心。

  花舞风的态度也在沐寒秋退群之后回归到了过去的冷淡,不久之后,不知道是不是工作关系,又陷入长久的A游戏的状态。直到后来几次大版本更新,在版本之初,还会突然热情的想要一起打本,持续不了两周就依然加班遁了。见怪不怪的咸鱼众,也只在她主动询问的时候带她一程。

  咸鱼众一直保持着很和谐的关系。因为沐寒秋反面教材的关系,大家似乎都掌握了沟通的技巧。就算偶尔有意见摩擦,当面锣对面鼓的碰撞一番后,因为都不涉及原则问题,最后也都握手言和。

  几人的关系在偶尔的磕碰中,反倒是更加紧密了。

  三年后。

  新的游戏一代又一代的出,还留在剑指江湖的人其实不多了。偶尔版本更新的时候,咸鱼盟的人,大家会上线去开开荒,平时还在游戏的人已经不多。

  但是大家线下还保持着联系。

  冉夜去参加了水泠清和夜之弦的婚礼,这两个人如今过上了猫狗双全天天撒粮的日子。

  在水泠清的婚礼上,墨离、云青、小核桃、午辰都纷纷到场。

  经过了天龙浪子的写作指导,和冉夜一年多的努力,她终于拿下了和网文平台的长期合作的合同。

  只是和她之前预想的不同,如今她和天龙浪子的作品,封面、人设、插画的部分,都已经全部委托给了枫公子。彼此之间建立了十分稳固的合作关系。

  现在,天龙浪子的小说漫改项目,也正在和枫公子洽谈合作的事宜。枫公子这次来S市参加水泠清的婚礼,也是刚好需要天龙浪子讨论一些漫改的细节方面的问题。

  水泠清捧花抛出,落在了冉夜的手里,冉夜拿着花束看向了人群。

  人群中,天龙浪子正鼓着掌,对她微笑。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