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冕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日冕文学 > 大骆第一赘婿 > 第九十四章 红袖添香

第九十四章 红袖添香


晚饭后,秦倾雪和纤儿来到了沈顾的院子。

纤儿是过来找白琉儿一起去城里玩的。

她和白琉儿通过一次借衣裳已经建立起了深厚的友谊。

少女间的友谊,是很快就可以建立起来的。

而加深友情的方式,大概就是一起逛过街,一起约过饭,还有一起聊着共同感兴趣的话题。

所以,两人约好了晚饭后一起结伴去城里逛逛。

白琉儿一直是一个人独自在外面游玩,没有感受过友谊的温暖。

突然有了可以一起玩的玩伴,很是开心。

兴奋不已、心花怒放、蹦蹦跳跳地和纤儿一起出去了。

而秦倾雪是过来找沈顾的。

沈顾每次讲授之前,都会先把准备好的诗词拿出来同秦倾雪分享,一起交流品读。

一来是秦倾雪和他都是讲授诗词科的,可以互相交流。

二来是他知道秦倾雪十分钟爱诗词,想着和她一起分享。

两人经常从诗词歌赋谈到人生哲学,再从人生哲学聊回人生哲学。

虽然秦倾雪和陆宛依并称江州两大才女,但是陆宛依擅长的是乐才,而秦倾雪擅长的是诗才。

所以,秦倾雪可以说是江州诗才最好的女子。

秦倾雪来到沈顾的书房,见沈顾正坐在书桌前,低头沉思,欲提笔写诗。

她走上前,笑着说道:“我来为你研磨吧……”

沈顾抬起头,笑着打了声招呼:“你来了……”

随后点了点头:“也好,就劳烦你替我研磨了……”

这个时代用的墨不是墨水,而是墨块。

在使用前需要研磨,让墨汁变得均匀,有活性,不然很容易就会凝固变干,不方便书写。

秦倾雪抚了抚耳边的发丝,柔声问道:“这次,你又准备了什么诗词?”

“唔,这次主题稍微有点不同……”沈顾笑道。

“你每次新写的诗词的主题都是不同的……”秦倾雪眨了眨眼睛。

“哦,是吗?我倒是没注意……”

“一般的人只擅长写某种固定主题的诗词,或是作出的诗词风格大同小异。只有你,不仅风格灵活多变,而且不管什么样的主题,你都能作出绝妙的好诗词……就连写女子诗,我都感觉自己比不上你了……”秦倾雪拿起墨块和砚池,端庄地均匀研磨着,脸上还挂着浅浅的笑意。

“哎,哪有,写女子诗,我肯定比不上你的……你才是真真正正的女子,我顶多算是个内心细腻柔软的男子汉。”

沈顾接着说道:“这次的诗词,说起来比较有趣,是我今日在湖边见到一名男子和女子在游湖时相遇相识的情景,进而产生的灵感。大概写的是男女之间萍水相逢的一种缘分……”

“萍水相逢的缘分么?”秦倾雪低声喃喃道。

这让她不禁想起了自己和沈顾相识的情景,颇有感触,手上的动作不自觉顿了顿。

随后又继续研磨了起来,她好奇地问道:“诗名是什么?”

“《长干里》”

待到研磨得差不多了,秦倾雪就放下砚池和墨块,拿起了书桌上的毛笔,沾了沾墨水,递给沈顾:“给!开始写吧!”

沈顾接过毛笔,在宣纸上缓缓地写下《长干行》这一首诗:

君家何处住?妾住在横塘。

停舟暂借问,或恐是同乡。

家临九江水,来去九江侧。

同是长干人,生小不相识。

一旁的秦倾雪看着沈顾认真投入、专注的样子,不由得痴住了。

沈顾本就长得眉清目秀、顾盼神飞,而且风度翩翩、气宇不凡。

现在又十分投入、专注地在写着诗,更是有着不一般的吸引力。

她很喜欢这种感觉,也很喜欢做着这样的事情。

沈顾写诗,她在一旁研磨。

沈顾念诗,她认真地听着。

沈顾评诗,她不时地回应。

她喜欢沈顾写的字,也喜欢沈顾作的诗,更喜欢陪在他的身边,一起聊着诗词。

感觉和沈顾在一起的每一分钟,都像是在时光的尽头……

书房、烛光、写诗、研磨……

红袖添香,佳人相伴……

随着沈顾写的字一个个地落在纸上,秦倾雪也看到了整首诗的内容。

前两句写的是,女子的询问,写出了少女的单纯善良。

后两句写的是,男子的回答,写出了男子的憨厚朴实。

整首诗描写的是男子与少女之间相互回应的情景,形象生动,感情真挚。

沈顾放下了毛笔,笑着问道:“感觉怎么样?”

秦倾雪认真说道:“简单、丰富、明快、含蓄,很好地结合在了一起,富有生活情趣……”

“嗯,没错。”

沈顾笑着回忆道:“当时是这样的,有一位少女在前面游湖划船,划啊划,划啊划。后面呢,有一位男子注意到前面划船的是个姑娘,而且背影还很好看。于是,他兴致就来了,动力也来了,就拼命死划,死划,想追上前面的那位姑娘。”

“你猜,他想干嘛?”沈顾问道。

“他,应该是想认识那位少女……”秦倾雪回道。

“没错,就是搭讪,他就是想和那位少女搭讪。他想看看那位少女究竟长得好不好看,如果长得好看,他就会上前勾搭一番。如果是个背影杀手,他应该会假装没看到,然后更加拼命地死划,溜之大吉……”

秦倾雪扑哧一声,笑了出来:“哪会这样……”

沈顾一脸认真地说道:“会的!男子,其实都是视觉动物!”

然后笑了笑,接着说道:“女子也是!”

“貌似还真是……”秦倾雪掩面笑道。

“男子死划了一会儿,终于追上了女子的船。两船并行,男子看到了少女的容颜,顿时惊为天人,心里大声赞道:这就是我的菜啊!少女也看到了男子,顿时心头小鹿乱撞,心里羞道:哎呀,是心动的信号!两人四目相对,越看越对眼,简直就是一见钟情!”

“噗,然后呢?”

“然后少女就主动了,毕竟萍水相逢,要是失之交臂就可惜了。于是她主动问男子的住处-你家住在哪里呀?还主动报上了自己的住处-我住在横塘哦……这个赤裸裸地暗示,大概是想说,你可以,来我家约我!”

“少女,好,好直接……”

“有时候为了抓住缘分,是需要这样的。但是女子嘛,总还是会害羞的,不好意思的……于是,少女就想啊,我刚才是不是太直接了呀,哎呀,羞死人了,然后补充了一句:你不要误会,我没有别的意思,就是来打声招呼,或许我们是同乡呢……少女给自己找了个借口,来掩饰自己的主动……大概有种 此地无银三百两的感觉……”

“女子的心思,你也能猜到么?”

“哈,女孩的心思男孩你别猜,猜来猜去也猜不明白。不过,有时候可以猜到一点点……”

“这时候,男子就很聪明了,明明心里在偷笑,但又没有表现得很明显。这种就是典型的欲擒故纵啊!然后,他先套近乎,回答了少女的问题,我住在九江附近,和你家很近的,而且今日我们还在这里游船相遇,这就是缘分啊!接着他又找到了共同点,进一步加深了联系,说道:原来你也是长干人啊,我也是耶!对头!同乡啊!太巧了!要是能早点遇到你就好了,相识恨晚啊!”

“有了两人一来二去的呼应,之后两人就可以顺水推舟地进行下一步了……”

沈顾笑着仔细地分析了男子的心理。

秦倾雪托着下巴,认真地听着沈顾讲述。

深深地看着他,眼神里带着丝丝情意。

她露出了一个温柔的笑容:“你总是能以不一样的角度去解读诗词,而且还能解读地那么有趣……”

心里想着那位少女好主动啊!好勇敢啊!

女子要主动一点的么?

要这样才能抓住萍水相逢的缘分么?

那我,是不是,应该……告诉……他……

想着想着,心里有些慌乱,脸色也羞红了起来……

……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