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冕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日冕文学 > 我在古代搞现代化建设 > 第1章 戴草帽的人参

第1章 戴草帽的人参


要是有人问莫少珩,耍了三年的男朋友和别人搞上了,他会怎么做?

莫少珩会答,要么祝福他们百年好合,要么让他们去死。

……

卫城中西医结合学院,男生宿舍。

“褚刃和方晓阳今晚请客,你们去吗?”

“我见过大一的方晓阳,笑起来跟小太阳一样,整一个小奶狗,粘人得很,嘴也甜,倒是和褚刃那锋利的性格挺搭。”

“我以前还以为莫少珩和褚刃才是一对。”

莫少珩推开寝室的门刚好听到了几句,寝室突然安静了下来。

半响,有人道,“你们可别乱说,少珩和褚刃是好哥们,那是兄弟情。”说完还看向莫少珩,“少珩,你说是吧”

莫少珩:“……”

如鲠在喉。

其实他和褚刃的事情虽然没有公开,但大学几年一起居住在同一宿舍的同学,哪有看不出来的道理。

他玩电脑的时候,褚刃喜欢将高大的身体挤进椅子里,从后面抱住他,一抱就是一整天。

天气冷的时候,褚刃会故意少带一床被子,然后可怜巴巴地说一声“冷”,死皮赖脸地想和他拼床,目的昭然若揭。

哪怕是买两双袜子,两个人都会一人一双,看着同一样式的袜子,总能找到其中的乐趣。

两个直男怎么也做不到这种程度。

结果,现在全寝室的人都知道褚刃有了新欢,唯独他这个当事人是最后一个知道。

莫少珩没有答,他是回寝室收拾东西的,学业肯定还要继续,但他一在寝室,气氛就会像现在这般莫名的死寂,更何况晚上褚刃还会回来。

打包着行李,整个过程没人敢出声,直到他抗着行李离开,寝室里,几人才松了一口气。

……

晚上褚刃和方晓阳请客,莫少珩也去了。

褚刃的脸色有些阴沉,“你怎么来了不是忙着实习?”

莫少珩喝完手上的酒这才答道,“方晓阳费了好大力气,都找到我科室的主任那里要我的联系方式了,我能不来?”

褚刃皱了一下眉,一言不发。

倒是旁边的方晓阳如同传言中一般,性格开朗,笑声不断,阳光得连气氛诡异的角落都普照到了。

“你就是莫少珩?我们卫城中西医结合学院鼎鼎大名的天才,最擅长修复中医古方,听说你修复的古方对中医有很深远的意义,不少老教授都在夸奖你,久闻大名。”

“可惜比起西医,中医还是缺了些科学依据,更像是一门神秘学,不被大多数人认可。”

说完一笑,“差点忘了自我介绍,你好,我是方晓阳,褚刃的男朋友。”

声音一落,周围的人表情多少有些不自然。

莫少珩答道,“中医经过了数千年的临床,很多古方都有它无法估量的价值,有些东西虽然无法解释,但人类本就不是全知全能,还需要我们继续研究开拓……”

话还没说完,方晓阳就笑了,“听说你来自泽城大山,那地方迷信得厉害,也难怪你对这些伪科学还这么笃定。”

莫少珩抬头看了一眼方晓阳,“泽城大山还没有开发,的确没有这般热闹,但胜在安宁,又是古代方士发源地之一,有一些不被理解的独特风俗……”

方晓阳摆了摆手:“不就是穷嘛,现在穷的地方怎么都喜欢夸自己安宁。”

“你和褚刃关系那么好,他平时没少帮衬你吧?”

莫少珩:“……”

他大概知道方晓阳为什么非得邀请他来这次聚会了,当着所有人的面羞辱和拉踩吗?

莫少珩看向周围,昔日的同学有些不自在地将目光移开。

莫少珩的确有才,名满整个学院,甚至作为医学新秀登过几次报纸,他们平时里没少结交,但那又如何?方晓阳不同,卫城最大的药业公司就是方晓阳父亲的产业,连方晓阳名下都有好几家他们想进都进不去的医院。

莫少珩嘴角带上了笑,“大家都快毕业了,我也借这次聚会祝大家前程似锦。”

前程似锦?

多少有些讽刺。

气氛更冷了些。

褚刃皱着眉说了一句,“不会喝酒就别喝。”

莫少珩耸了耸肩,这就嫌弃他说话不好听了?

刚才方晓阳的明嘲暗讽可没见有人站出来为他说一句话。

莫少珩不置可否地站起身向外走去,他本来就是来看看方晓阳是何方神圣,现在他看到了,还继续留下来被人拿捏不成?

或许在别人眼里,他就像一只落水狗吧,明明该被人人喊打的第三者,却前拥后簇地在他面前耀武扬威。

褚刃不知道怎么的,也站了起来,“我送你。”

却被方晓阳拉回了座位,手拉得紧紧的。

莫少珩回头,“对了,差点忘了送你们礼物。”

从兜里掏出一个精致的锦囊递了过去,“祝你们百年好合。”

恐怕连褚刃都不知道,他莫少珩并不是什么被人欺负了还不还手的性子。

莫少珩离开的时候,还能听到后面方晓阳的笑声,“现在都什么时代了,还有人送锦囊。”

锦囊打开,是一只散发药香,戴着草帽的小人参。

众人:“……”

嬉笑声一片。

褚刃在笑声中时不时用眼睛瞟一眼出口。

他似乎想起了第一次见到莫少珩时那惊艳的样子,就如同覆盖在山巅的白雪,不染人世间的一点尘埃,哪怕触摸一下,都是奢侈和罪孽。

可惜他只是凡夫俗子,哪怕曾到达了最接近的地方,也没能真正地将对方捧在手掌上。

……

第二天,莫少珩是被手机铃声吵醒的。

抚着酒后还有些胀痛的脑袋看了一眼,竟然是泽城老家打来的。

并没有第一时间接通,而是走向了房间内墙壁上挂的一副画。

画很奇怪,是一副泛黄的古画,画上是一长寿老翁,老翁脚边围着一群有手有脚嬉戏的小人参。

莫少珩点了香插在画下的香炉里。

这是每天最重要的事情,必须第一时间做。

点完香,这才接通手机。

“莫少珩,你是不是疯了?”咆哮声。

莫少珩有些懵,是泽城老家小姑的声音,声音有些尖锐,以前小姑可是最疼他的。

“你知不知道你闯了多大的祸事,你是嫌自己活得不耐烦了?”

莫少珩:“……”

“你自己看。”

手机上发来一段视频。

莫少珩点开看了一眼,精神不由得一震,原本宿醉后的头疼都给治好了。

只见视频上,是一间有些熟悉的ktv包间,包间中应该是一群学生在庆祝。

场面十分混乱,不断地有尖叫声传出,状似疯狂。

包间中,除了这些惊恐的学生,还有一只有手有脚,长满根须戴着草帽的小人参,正将嘴巴拉得老大,追逐惊吓着所有的人。

莫少珩身体一个哆嗦,遭了,昨晚他被人劈腿不说,还被第三者当众羞辱,多少喝了一些酒,他走的时候好像随手递出去了一只关押药童的锦囊。

要是他们将锦囊打开后没有系好……

莫少珩问道,“那些学生没事吧?”

“精神有些失常,听报道说都送去了精神科,有关部门也封锁了现场,正在调查,不少媒体也当成了灵异事件在报道,大致的结论是磁场异常,让群体同时产生了幻觉,但那视频无论如何也是解释不通的。”

莫少珩:“……”

手紧了紧,这是真的害怕了。

方士之术出现在众人视线中的代价是什么?

比如,魏征梦中斩神龙,不得善终。

比如,袁天罡推算上下五百年,《推背图》名震千古,但袁天罡本人却化作一枯骨行走在阴阳之间,不死不活永无解脱。

又比如张角以一本《太平清领书》练就黄巾力士大军横扫天下,大言不惭的说什么苍天已死黄天当立,何其威风,但结局如何?

又比如刘邦斩白蛇……

桩桩件件,凡是敢显法于世的,最终都没有个好结果,死亡反而是最好的结果。

莫少珩以前就听太公给他说过这些故事,耳提面命了不知道多少次,结果几杯酒加上心有怨气,竟然……

手机中传来小姑的声音,“我们药师一脉偏居一隅,平时也就种种药材不显与世才苟活到现在,你倒好,偏偏要离开老家去上什么大学,结果闹出这么大动静……”

以前还没有网络的时候,消息传播不会这么快范围不会这么广,也就是些缺胳膊少腿的天罚,但现在……莫少珩看着那上百万的点击量,一个头两个大。

半响,小姑继续道,“太公的意思,让你赶紧回泽城,看还有没有挽救的可能。”

莫少珩应了两句,挂了电话,不敢怠慢,稍微收拾一番就直接往外面跑。

外面不知何时竟是雷雨交加。

那一声又一声的雷鸣,如同轰炸在了耳边。

……

一天后。

“早间新闻,近日天气异常,雷雨不断,卫城中西医结合学院附近发生山体滑坡,被誉为百年难得一见的中医天才莫少珩不幸遇难,有关部门呼吁,植树造林迫在眉睫,爱护环境人人有责……”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