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冕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日冕文学 > 我在古代搞现代化建设 > 第10章 说了就不灵了

第10章 说了就不灵了


内劲通过琴声化作剑气,一道一道射向冲在半途的贺冷。

贺冷眉头皱得死紧,用剑将射来的剑气挑开,但也不得不停住了步伐。

其实他的攻击方式是正确的,无限接近莫少珩就对了,毕竟莫少珩的内劲是通过药物硬生生提升上来的,并非不断锻炼而来,莫少珩并不擅长近战。

剑气横飞,看得观战的人也懵了。

一般武者比斗,都是看准时机才出剑气给与对方致命的一击。

但现场不一样啊,琴声阵阵,剑气四溢。

愣是让人嘴巴张了又张,临江仙的内劲到底高深到了什么程度?

贺冷也懵得很,他想要靠近,但那跟不要钱一样的剑气不断的阻挡在他面前。

他本来还打算对方内劲消耗光了,他一举将对方拿下。

可怎么感觉……没完没了,就跟那连绵不断的琴声一样。

反倒是贺冷自己,体力消耗极大,躲避剑气动作幅度不校

围观的人脸上的表情越来越古怪。

因为,莫少珩依旧如同兰芝玉树一般斜坐在石拱门上,长发飞舞,竖抱古琴,优雅的抚着古琴。

“这就是春秋指法,当真让人叹为观止,不愧为琴圣的绝技。”

“只是临江仙为何会这春秋指法?”想不通。

而贺冷,简直就形成了鲜明的对比,为了躲避剑气,摸爬打滚,动作看在众人眼里,多少就有些不好看了。

才下过雨,衣服上全是泥土,又被剑气撕破了不少地方。

若是平时也没什么,打架比试,谁也别想干干净净。

但……

众人一会看看莫少珩,一会儿看看贺冷,竟然有些不好意思直视了。

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

“该不会……临江仙在戏弄贺冷吧?”不知道是谁低声说了一句。

现在周围的人都没出声,他这嘀咕一句可没少被人听进耳朵里。

脸上的表情愈发古怪了。

这不太好吧?

但为何心里就这么的酸爽?

其实莫少珩并没有表面那么轻松,贺冷居然能接下这么多道剑气。

他不擅长近战,必须竭尽全力阻止贺冷靠近,只是在别人看来,就不是这么回事了。

“噗。”

不知道是谁,居然笑出了声,然后赶紧捂住了嘴。

这么庄严的比试,他怎么能嘲笑出声。

南离使团的人脸都黑了,在这些目光中心情可想而知。

他们想解释什么,但怎么解释?贺冷在比斗,别人临江仙就没有了?临江仙能从头到尾俊朗丰神,这就是本事。

贺冷也听到了,脸色自然不怎么好看,心里多少有些焦急,又有很多想法,这临江仙当真这么年轻?

听说有些人,明明年纪不小,却长得细皮嫩肉的,这人怕当是如此……

心一急,就多了些急功近利的想法。

整个身体避开一道剑光,直接冲了出去。

只是琴声如同爆发的春雷,剑气齐发,硬生生将人逼得倒退了回去,在地上狼狈滚了好几圈。

等稳住身形,贺冷沉默了,因为在他身边的石板上,留下了好几道剑痕,这些剑痕在刚才他来不及回避的时候是可以斩在他身上的。

以刚才的情形来看,绝不可能是斩歪了。

贺冷的手在剑柄上握了又松,表情复杂,最终还剑入鞘,“我输了。”

输了就是输了,任何理由都是借口罢了。

莫少珩也松了一口气,贺冷的实力在追杀他的南离刺客中,绝对能排进前五,这一次他能赢,不得不说他这位置好,居高临下,能让剑气发挥到极致。

“赢了1

“又赢了1

走马大道,嘶吼声响起,多少人握紧了拳头,心情激荡得难以想象。

这两天就跟做梦一样,他们北凉连续在赢埃

一种作为北凉人的骄傲让他们高昂的抬起了头,挺起了脊梁,这是发自内心的骨气。

而带给他们这样荣耀的是……

人群涌向了石拱门。

莫少珩:“……”

他这位置好也不好。

看着人头涌动的人群,跟被包围了一般。

众人目光如炬,充满了好奇,他们好像看看,那斗笠下面的面容到底是如何的风华绝代。

光从身形和露在袍子外面的皮肤来看,竟然都给人一种陌上人如玉公子世无双之感。

人是很奇怪的一种动物,一但对什么有了好感,总会将对方往最完美的地方想。

连南离使团的人也睁大了眼睛,他们何尝不想知道连续带给他们挫败感的人到底是何模样。

这么多人拦着,临江仙的真面目怕是不得不公之于众了,他还能像仙人一样,乘风飞走不成?

莫少珩自然不会在这时暴露身份,不然一切的努力都白费了,乱刀砍死他估计是所有人最快意恩仇的事情。

琴声响了起来。

众人不由得一愣。

临江仙的琴自然是好听的,但他们现在更想知道临江仙的模样。

莫少珩纵身跃下石拱门。

众人兴奋了,临江仙下来了。

只是……接下来的一幕,让所有人嘴巴张开得怎么也合不拢。

只见,天空中一道黑影在琴声中俯冲了下来,而半空中怀抱古琴之人,脚尖点在黑影上,向远方飞去。

是那只体型巨大的大漠鹰王!

传闻,武功高强者,能凭一根芦苇而渡江河。

他们现在看到了什么?

那人怀抱古琴,踏鹰而行,衣袍猎猎作响,长发在空中飞舞,宛若仙人。

风华之绝代,闪瞎了人眼睛。

其实莫少珩也不可能真的飞行,他不过是借助了大漠鹰王滑翔而已。

街道上,有人反应过来,竟然跃上房顶,追了上去。

比试这么大阵仗,凉京的守卫其实早就到了,只是隐在暗处没有出现。

现在莫少珩居然以这种方式离开,他们自然要追上去瞧瞧。

莫少珩回头,琴声激发剑气,将跃上房顶的人又压了回去,然后身形向远处而去。

哪怕有大漠鹰王辅助,其实也飞不远的,几条街后,莫少珩就向一条巷子落了下去。

巷子中停着一辆马车,莫少珩一下钻进了马车中,“走。”

南一赶紧将马车驱出了巷子,“少师,刚才你太好看了,我看得都有点激动。”

刚才南一就一边趴在房顶观看一边等莫少珩撤退。

马车上了街,莫少珩道,“莫急,就像普通上街的马车融入人群中。”

现在急着奔跑,反而是最惹眼的,混进人群中,车水马龙的凉京,才是最好的掩护。

过了一会,刚才的那小巷子中,来了很多人,各路人马都有,只是那里只剩下一个无人的空巷子而已。

人没找到,但临江仙四战南离使团的事迹却传得家喻户晓。

特别是今日,那风姿卓越之态,被流传得神乎其神,哪怕莫少珩听了都未必敢认。

更夸张的是,今日的观众中刚好有不少画师,竟然不约而同的都作了两幅画作。

一幅,就是高居石拱门上,竖置古琴战斗的场景,被称为仙人抚琴图。

一幅,就是怀抱古琴,踏鹰而行的画面,被称为仙人踏鹰图。

画得那是极为的传神。

这两幅画一时间成了凉京最畅销的东西。

甚至有人已经在认真的考虑,那个北凉第一才子的称号了。

“世之才子,当如是。”

“风华绝代第一人。”

“第一才子现犹未可知,但若论名士风流,雅俊不羁,当无人能出其左右。”

临江仙之名,算是真的名满凉京了。

莫少珩知道后,嘴角都不知道抽了好久。

此时,南一正驾着马车向城外走去,“少师,我们这是去哪?”

少师最近忒猖狂了,虽然他看着也痛快,但也心惊胆战啊,他现在一想到事发后的下场,都觉得脑袋已经不在脖子上了。

想想他们少师,在南离的时候,那可是虚怀若谷,谦逊得很,简直就是读书人的丰碑,这低调的日子怕是一去不返了。

莫少珩答道,“天气不错,正适合郊游。”

南一差点没从马车上滚下去,今天下了一点雨,天气是不错,但他们现在是能郊游的时候吗

死前还要吃顿断头饭享受一下不成。

莫少珩一笑,没有答。

他以临江仙之名来搅乱这淌浑水,但还不够,莫少珩臭名昭著,罪大恶极,让人深恶痛绝,临江仙为北凉争名,让北凉人重铸骨梁,让北凉人可以自信骄傲地站在所有人面前,行忠贞爱国,护民卫家之道。

但还不够,哪怕临江仙将南离使团都挑战个遍也不足以抵消莫少珩败掉的名声。

他只是将此作为一个跳板而已,他现在要去做的,才是真正能撼动结果的事情。

南一有些垂头丧气,“少师,你还不如直接告诉我,我们的计划是什么,免得我心里七上八下的。”

莫少珩答道,“说了就不灵了。”

南一:“……”

少师太坏了,明明在筹备着什么大事,但就不说,让人心里跟被猫一直挠一样。

不多时,马车驶出了城门。

比起他们进城的时候,城门口的难民又多了不少,还有人设了粥棚在施粥。

马车没有停,一直驾向了郊外,停在了一片槐树林前。

凉京的槐树林是十分出名的,北凉曾经出了一个十分了不得的名士,叫槐山先生,他游历诸国,回来后兴文教,主教化,以前的北凉可比现在蛮横得多。

为了纪念槐山先生之德,每一年春天,凉京的人都喜欢来郊外种上一棵槐树以作祭奠。

莫少珩就记得小时候,跟着大人出来种槐树,热闹得厉害,算是凉京每年一度最大的盛况了。

这一年又一年,凉京郊外的槐树都形成林了。

南一泪汪汪的,因为少师真的是来郊游的,少师觉得一串串的槐花好看,让他爬上去折了好大几串。

真看不出来在干什么大事埃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