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冕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日冕文学 > 我在古代搞现代化建设 > 第11章 老相好

第11章 老相好


南一抗着好几串槐花回来的时候,脑门上都是汗水,虽然说刚下完雨,但北凉的天气很快就恢复了炎热。

莫少珩坐在马车里面,南一心道,看吧,少师都嫌弃天热,连马车都不下。

他们这次郊游,估计也就坐在马车上走一圈。

南一突然乐了,他想着,少师这么好看的人要是被晒黑了,那得是多搞笑的事情。

他就不提醒,让少师晒成锅灰。

结果一上马车,莫少珩就说了一句,“回去了。”

南一:“……”

“少师,你好歹也下去走一圈,我们这么急迫的时间跑来郊游,都不下马车,总感觉有点亏。”

南一想让莫少珩晒黑的计划注定是失败的。

等路过城门口的时候,莫少珩让南一去问了问,是谁在施粥。

南一回来的时候,表情有些古怪,“是北凉的皇子,赵棣。”

莫少珩:“……”

北凉前太子赵棣?这倒是巧了,他们身上还有一纸婚约在身,按理赵棣的年龄也不小了,但听说还未娶妻也未纳妾,多少是这阴错阳差到现在都没有解除的婚约给束缚住了。

虽然谁也没将这门婚约当真,但礼教在此,古人重礼教如同教条一般,特别是皇家,所有人都看着,更是得循规蹈矩的遵循着,所以这荒唐的婚约也得先解除,两人才能自由婚嫁。

莫少珩嘀咕了一句,“娃娃亲埃”

脑海中不由得浮现出一个锦衣玉服的小豆丁,一本正经地护在他前面。

莫少珩差点笑了,十年了,也不知道赵棣那从小就小模小样的正经脸变成什么样了。

莫少珩他们先回了一趟暂住的院子,等出来的时候,手上多了一个食盒。

马车行驶过走马大道,转进了一宽大的巷子,这巷子比起镇北王府那条就要热闹多了。

马车停在了一高大府邸前,府邸的门楣上写着“燕王府”三个大字。

北凉燕王。

赵棣从太子位置上下来,但毕竟他也没犯什么大错,不过是身体里面流淌着一半的南离皇室血脉,所以早早地就被封了个燕王,在诸位皇子中,能被封王地位自然不低,其实不论他的身份高低,因为身份的特殊性,注定身陷争斗的漩涡,活在所有人的关注和防范中,寸步难行。

赵棣被封王后,就在这里立了府。

马车停在了府邸前,那守卫正要上前询问,南一就跳下了马车,大声道,“临江仙前来拜会,请燕王殿下出来一见。”

随便递上了拜帖。

他这一声吆喝可不小,周围路过的人,齐刷刷的目光投了过来。

临江仙三个字如今在凉京绝对是最能吸引人注意力的,四战南离名士,为北凉人争了一口气,名满凉京。

就如同一个大明星,走在大街上,保证引来无数人围观。

果然,巷子中的人刷地就围了过来。

守卫也是一愣,请他们燕王出来一见?

这上门递拜帖的,可没有这种说法。

但也不敢怠慢,当临江仙三个字一出的时候,他们这里发生的事情注定要被流传得街头巷尾人尽皆知,他自然做不得主。

至于他们主子出不出来,这就不管他的事了。

南一也在疑惑,重新上了马车,小声道,“燕王好歹是北凉王爷,少师的名声现在虽然响亮,但说白了还是一介白衣,他真会出来”

毕竟哪有人上门拜会,偏叫主人出来的。

莫少珩笑道,“他看了那拜帖,自然会出来。”

南一抓了抓脑袋,拜帖上到底写了什么,少师居然这么肯定,反正要是有人上门找他还摆这么大架子,他就偏不出来,将人凉外面。

燕王府内,守卫将拜帖递了上去,燕王的两个贴身侍卫对视了一眼,临江仙?

如果莫少珩看到这两人,定能认出来,就是他回凉京路上跟着的那个商队中的两个守卫。

其中一个就是那半路上犯了癫的守卫,名叫知南。

另外一个叫知北。

其实这两人,莫少珩在十岁前就认识,以前在宫里的时候,这两小跟班就跟在了赵棣身边,只是一别十年,哪怕见着也认不出来了。

知南将拜帖递到了书房中赵棣的手上,表情诡异,“主子,小世子找上门来了。”

他们原本对临江仙的身份就十分怀疑,但对方隐藏得足够深,也猜不出什么。

但他们知道小世子莫少珩回凉京了,专门让人留意了一下。

通过这一线索,这才意外地发现,名声鹤起的临江仙,居然就是小世子本人。

得到消息的时候,这个意外让他们都懵了好久,谁能想到一个满负盛名和一个背负骂名的人竟是同一个人。

但小世子这是要干什么?戏耍整个北凉吗?

知南这等从小就跟在赵棣身边的亲信,自然不是那些唯唯诺诺的下人能比的,时常能说一些比较亲近和隐秘的话,但也最知道分寸。

知南继续问道,“主子,我们见是不见?”

他们主子最是铁石心肠了,毕竟只是一纸荒唐的婚约,又时隔多年,少时的情谊应该也不在了吧,而且,小世子现在的处境如何大家心里都明白,谁去淌这一滩浑水,都得惹一身污浊,别想落个好。

但突然赵棣说了一句,“不得不见。”

知南都愣住了,不是不见或者可见,而是不得不见

看向赵棣,只见赵棣正看着手上的拜帖。

知南问道,“主子?”

赵棣将拜帖递给了知南。

知南看了一眼,拜帖上面的字并不多,但他看明白了,心里巨震。

是关于救济难民的事情。

他们主子身份特殊,这次南离夺了北凉洵州六地,恐怕会被朝上那些心有怨气或者心有不轨之人故意拿此事针对牵连。

所以他们主子先发制人,在难民未涌入凉京前,就去各地购买了不少粮食以安抚难民。

果不其然,难民涌来的时候,凉京粮价暴涨,他们提前购买的粮食就起作用了。

这当是功劳才对,也可以用此来解决朝上那些大臣的刁难。

但拜帖上却用简简单单的几行字,指出了其中的弊端。

第一,难民不断涌来,人数众多,比灾年更甚,哪怕倾他燕王府全力,也根本救济不过来。

现在燕王府大举施粥,表面上得了不少名声,但等燕王府再无余力的时候,面对不断涌来的难民当如何

要知道斗米恩担米仇,那时候的难民恐怕未必会感恩,而是想着,为什么面对先前到来的难民能不计得失的施粥,到了他们后来这些就没有粥可以喝了?

难民中绝对有一部分应该是听到燕王府在施粥,所以才赶来凉京的,这一部分人却什么也没得到,恐怕心里多少会有些想法。

人心复杂,他们是不会考虑燕王府施粥了多久,消耗了多少,他们只会想着他们来了,却没了粥喝。

第二,若是燕王府能有那个财力和人脉购买到足够的粮食救济难民,难民自然心怀感激。

但这样的话问题更大,燕王府如此财力和人脉,朝中大臣会怎么想?甚至圣人会怎么想?

知南皱眉,“难道我们施粥还施错了?”

几行字,也让人看到了其中的危机。

明明是为了避免危机,怎么感觉又在招惹更大的麻烦上身。

赵棣起身,“去见见他。”

“他让我主动见他,定是心中有了把握。”

知南:“……”

他们主子在说笑不成?

小世子才从南离逃回来,镇北王府也江河日下,不再是二十年前,没了多少影响力,能有什么办法解决这等连朝廷都未必能解决的事情?

莫少珩和南一在马车上等了一会儿,不多时,燕王府中有人被簇拥着走了出来。

南一惊讶道,“还真亲自出来见我们,北凉的皇室这般平易近人?”

周围也有些轰动,别看临江仙有了些名声,但也只能算名士中一人,而皇室尊贵,哪可能屈尊降贵亲自出来的。

也就这么一会儿,围观的人已经越来越多,还有不少闻讯之人正在赶来,恐怕这巷子要被堵得水泄不通了。

莫少珩将马车的帘子掀起一个小角,看了出去:“……”

这一看也是一愣,当年干瘪的小豆丁大变样了。

身材修长,棱角分明,剑眉星目,身板挺拔得跟一柄剑,举止之间,流露着皇室的尊贵之气,如同鹤立鸡群。

差点没认出来,要说这人以前经常“小媳妇小媳妇”的叫,莫少珩自己都不信。

这就是男孩变成男人的差别吗?果然干瘪的小孩也有可能成为潜力股啊,倒是不能在用以前看待小屁孩的目光看待对方了。

十年,小屁孩都变成了成熟英俊的大人了,莫少珩这才有些感触,他离开这里十年了。

不过对方脸上一本正经的样子倒是一如既往。

赵棣被簇拥着走了过来,站在了马车前。

莫少珩的声音也从马车上传了出来,“今日路过城门,得闻洵州难民不断涌来凉京。”

“又见殿下的人在施粥,作为北凉人,我亦想献上一点绵薄之力。”

关于刚才拜帖上燕王府施粥的弊端,莫少珩一点没提,而是说被燕王府施粥的举动感动,又身为北凉人,想要尽自己的一份力量。

当真是忧国忧民。

果然,声音一出,四周都安静了下来。

心中竟不约而同出现一个奇妙的想法。

临江仙四战南离名士为他们北凉人面上争了光,如今又忧心颠沛流离的难民,来燕王面前献策,品行之高洁犹如高山流水,让人肃然起敬。

不由得同时又想到了资敌卖国的莫少珩,简直就如同阴阳的两面,对比性太强了。

这世上怎么就有如此品德相反的两人。

只是,救济难民这等事,仅凭临江仙一人,又如何解决得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