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冕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日冕文学 > 我在古代搞现代化建设 > 第19章 棉花

第19章 棉花


莫少珩能将盒子带上金殿,自然已经经过了检查。

不过站在圣人旁边的那个老宫人,在接过两个盒子后,依旧仔细检查了一遍,这才递到圣人面前。

金殿上,众人下意思地伸长了脑袋,哪怕明知道圣人面前悬了珠帘,他们根本看不到盒子里面的东西,但莫少珩刚才夸下的海口实在太大,难免好奇。

依稀能感觉到圣人的目光在注视着那个盒子。

半响,圣人招了招手,让老宫人将其中一个盒子里面的东西递给殿上的众人看。

是一条条不算大,甚至有些小的布匹。

这布匹触之手感柔和到了极点,用莫少珩的形容词来形容的话,就是“丝滑”二字,质感之美妙,只有亲自用手触摸过后才知道。

而且,哪怕北凉这么炎热的天气,这布匹摸上去竟然带点着一丝丝冰凉的感觉。

这要是做成衣服穿在身上,得多舒适。

“是丝绸。”有人已经认出来了。

南离的丝绸卖遍了诸国,但北凉因为莫少珩的原因,是没有人去购买的,哪怕私底下有商人去购买了些,也不敢明目张胆地穿出来。

所以这算是他们第一次,正面的接触到丝绸。

随着丝绸的传递,金殿上也小声的议论了起来。

“这就是堪比黄金的丝绸。”

当真是极好的料子,本想赞美两句,但又忍住了。

丝绸之美,让华夏拥有了几千年的不可匹敌的美名,第一次接触,的确足够震撼人。

莫少珩的声音响起,“丝绸是由一种蚕虫结茧,然后抽丝所织。”

“蚕虫前半生是虫,后半生是蝶……”

丝绸的传奇,何尝不与蚕的奇妙有关,都说鲲鹏入水化鱼,腾空而作大鹏,蚕一样是一种神奇到了极点的生物,就像在两种生物之间转变,感性的读书人恐怕仅仅因为这样美妙的故事,都会对丝绸充满了好奇。

有故事有品质,代表着什么?价格。

就像砖石,它的本质其实就是一种石头,但它因为拥有如同梦幻一般的故事,所以它价值连城,那个“砖石代表永恒的爱情”的营销传奇,颇为值得人思考。

莫少珩知道这些人更关心什么,道,“南离现在将丝绸卖到了诸国,让诸国商人络绎不绝地前往南离,但丝绸的产量有限,远远没有达到需求,这也是为什么丝绸这么昂贵的一个原因。”

“也就是说,我们北凉也开始生产丝绸,一点也不会影响销量,反而因为南离已经将丝绸的名声传出,买卖会更加的顺畅。”

南离帮着打开了市场,这得省去多少广告费。

“至于诸国商人汇聚的好处,相信诸位也看到了。”

可不就是这个原因,让南里商贸起来了,一日繁荣过一日,莫少珩这才被骂是资敌的卖国贼。

殿上开始热闹了起来。

南离变得繁华,他们心里有多酸他们能不知道,以前可都是一穷二白的难兄难弟。

但因为丝绸而赦免了莫少珩之罪,这也是不可能的,毕竟资敌卖国的罪名,岂能与金钱相提并论,有些过错是不能用金钱来赎的,莫少珩犯的就是这样的错。

在莫少珩回京之前,他们早就想到过莫少珩会用丝绸来作为筹码。

莫少珩也知道这些人在想什么,一边是爱国的情操,一边是金钱的诱惑,实在难以抉择,所以莫少珩准备了第二个盒子。

不过在此之前,莫少珩还是得拉点感情分,议论纷纷声中,莫少珩向上位拱手,“圣人,我心向北凉,天地可鉴。”

“我每天都想着能将丝绸带回北凉,可我远在敌营,实在没有办法做到。”

越说越肉麻,有人赶紧咳嗽了一句,再说下去,莫少珩又要大逆不道的拉圣人下水了。

自从出使南离的使团回来后,北凉和南离的关系是越来越差了,想派人去南离也去不了,不然以莫少珩的事情,真以为圣人只是写了三道圣旨召他回来而已?

不过是偷偷派去接触的人,谁也没能再见到莫少珩而已。

莫少珩收住话题,“所以,丝绸之事,非是我之全部过错。”

“为证清白,也为全我这么多年在南离思念故国之情,我在敌人重重环视之下,依旧为我北凉带回来了一件至关重要的东西。”

说完还加了一句,“这次没让南离的人抢了去。”

反正,丝绸不是他主动给南离的,打死他都不会认。

众人:“……”

莫少珩说的可是先前提到的,比丝绸更有意义的东西?

莫少珩不得不主动出击,因为他怕这些人详细问丝绸的事情。

丝绸是好,这里所有人的人都知道,但别忘了,莫少珩从南离离开的时候,走得十分的匆忙,只是带了些在他看来十分重要之物,连金银他都仅仅只带了够路上花的量。

蚕卵他只带了一盒回北凉,要是有人问起他丝绸的产量,他多半要尴尬,其他人估计也要吐血,莫少珩煽情了半天,不惜将圣人拖下水,结果最后……产量微不足道,怎么富他北凉?

这是没办法的事情,现在去问南离要蚕种?别人会以为你疯了。

只得靠这一点蚕种,一年一年的育种发展,终归也能让北凉成为丝绸大国,只是这个时间可能要久一些。

上位,圣人正在看着手上的盒子,只是他没有看懂。

盒子里面依旧是一块布匹,不对,应该说是两块布扎在一起,形成了一块蓬松的布,似乎在两块布中间塞了什么东西,但拿在手上又轻巧得厉害。

圣人想了想,干脆让人将东西拿给众人看。

只见拿“布块”极为蓬松,上面被针线隔离成了一个个鼓起来的格子,触摸的话,能直接将这些格子压下去,有些奇怪,但还算好看。

众人不由得有些皱眉,布应该是麻布,也就是他们北凉普通百姓最常用的布料。

这就是莫少珩口中,历经千辛万苦带回来的比丝绸更有意义的东西?

有人问道:“这是何意?”

丝绸之美他们已经见到过了,特别是莫少珩身上那套丝绸华服,看得人眼睛直发亮,莫少珩刚进殿的时候,不知道多少人还错以为,是什么琼台仙人来到了他们北凉。

但……这个缝成一块一块的麻布,他们却是看不懂了。

莫少珩上前,接过那块蓬松的麻布,“诸位请看。”

然后用力一撕。

雪白的飞絮飘在了金殿上,比雪还白,漂亮到了极点。

严肃的金殿,飘起了白色的飞絮,感觉也挺奇怪的。

莫少珩拿着一手如同白云的飞絮说道,“它的价值不是外面的麻布,而是现在各位看到的,由棉花弹成的棉……”

莫少珩能得到棉花,得益于南离引来了诸国的商人,其中甚至包括一些异域商人。

南一以前特别喜欢看稀奇,离都来了这些肤色发色怪异的异域商人,他怎么可能忍得住,但又不敢一个人离宫,所以每次都拖着莫少珩一起去。

莫少珩发现这些棉花,是在异域商人马匹的鬃毛上,稀稀拉拉的沾着一点。

当场惊为天人,什么东西都没卖,就要棉花,不惜高价让这些异域商人下次来的时候将棉花带来,甚至可以提前给一些定金。

据这些异域商人介绍,他们也是经商的时候路过某地,马匹不小心沾上的,这东西难清理到了极点,当地人也仅仅是当成一些野花。

要收集的话颇为麻烦,也不知道莫少珩要来干什么。

棉花在没有弹之前,其实是有些干瘪的,又因为它雪白,经常会沾上灰尘,种植的时候不注意的话反而十分难看,和经过加工后的棉是有很大区别的。

还好莫少珩阔绰,外域的商人这才答应下次路过的时候帮忙收集一些。

现在这些就是莫少珩偷偷弹出来的一部分,棉花的种子被他收集了起来,恩,数量也就一小盒子。

但和蚕不同,现在还没人知道棉花的用处,要再次收集,相对而言并不会那么困难重重。

莫少珩说道,“这是棉,如大家所见,它能被塞进衣服里,制作成棉衣。”

“它看似轻薄,但却十分保暖,冬季的时候,一件棉衣能达到很好的御寒效果。”

“我北凉的百姓,冬天依旧穿麻衣,不像贵族,有狐裘等御寒,棉衣的价格也远不如丝绸昂贵……”

“如果说丝绸是奢侈的东西,那么棉就是平民也能买得起的东西。”

所以莫少珩才说,它比丝绸更有意义。

金殿上都是莫少珩侃侃而谈的声音。

那块棉袄也在被来回的传递,摸着轻,但捂在手上,一会竟然就捂出了汗水。

冬天穿的话定是异常的暖和的。

“当真是好东西。”

莫少珩依旧不敢提产量,无论是丝绸还是棉,其实都不可能短时间大面积生产推广。

不过莫少珩懂得扬长避短,他现在的目的就是为了摆脱罪名。

为了不给对方提问的机会,继续道,“而且棉花的用途远远不止如此,它还可以用来制作棉被……”

“它……还可以用来制作棉甲,我北凉的士兵穿上它,不仅能保持原来的机动性,还能起到铠甲的作用。”

金殿上都变成了莫少珩的声音,名士风流不过如此。

“当作铠甲?”有人疑惑了,众所周知铠甲是什么样的,这软绵绵的东西还能防御刀枪不成?

莫少珩笑了,“我给大家做一个实验,大家一看便知。”

啧啧,看看气氛多不错,等会应该不会翻脸不认人了吧?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