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冕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日冕文学 > 我在古代搞现代化建设 > 第23章 异地官员流调制

第23章 异地官员流调制


莫少珩从长公主赵瑾禾那离开的时候,留下了一叠纸稿。

长公主赵瑾禾还拉着他比武,要见识一番春秋指法,说什么她身着红妆,就等着有一天能像她北凉的将军一样驰骋沙常

莫少珩抹了一把辛酸泪,都是他以前做的孽埃

那叠纸稿,莫少珩千叮万嘱要等他离开后才能看。

一开始,众人还以为莫少珩给她们留下了些字帖,毕竟临江仙的字有多精湛整个凉京都知道,听说赵景澄那个小胖子,都事发了还舍不得烧了他得到的那几幅字,还天天骗人说已经扔掉了。

字自然是好字,看得让人啧啧称奇。

在往内容上一看,不由得看得痴了。

脸也微微泛红。

莫少珩已经用最正经的文字在书写了,但这个时代的女子多少对这种事情有些害羞,这也是莫少珩选择这种方式而不是当场讲解的一个原因,他虽然是医生,但他也是男子,时代不允许。

算是最好的两全之法。

这些贵女虽然脸红,但还是移不开眼睛。

上面写了,这些东西是天下女子皆会经历的事情,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

看稿的人有的恍然大悟,有的如同醍醐灌顶。

“原来如此。”

好多事情,她们遇到的时候都以为自己得了什么怪病,不敢与人说,担心受怕,至今都心有余悸,特别是第一次遇到这些事情的时候。

现在才知道,并非她们奇怪,而是天下女子都会经历的事情,再正常不过。

有人开口道,“殿下,等会……等会可否让我抄录一份?”

稿上说了,这书应该天下女子人手一份才对,母传女,再传孙。

这些私密的事,哪怕母女述说也多有不便,当成书稿相传就合适得多。

赵瑾禾点了点头,“他的字虽然好,但有些却难以辨认,我们一起看看,莫要认错了。”

她们读过《女戒》,看过《女德》《女书》,甚至连出嫁时嫁妆的多少都规定得死死的,但还从来没有像现在看的这些书稿,让她们觉得如此有帮助。

稿名《女医》第一册,内容并不多,没办法,时间不够,莫少珩只能写一些十分紧要的。

赵瑾禾说道,“应该还有其他册。”

众人一起誊写,似乎那点羞涩也不见了,原来她们一直以为的不可宣之于口的事情也不过如此,当然具体内容她们还得研究一下,因为有些内容似乎也看不太懂。

莫少珩给她们的不仅是《女医》第一册,而是让她们勇敢地跨出了第一步。

她们将是这个时代与众不同的风采,百人看似不少,但古时的府邸,普通人家一家子就十几口,女儿能有七八个,更别说高门显贵家族的庞大。

所以她们之于凉京的贵女,数量其实很少,更别提之于凉京的女子天下女子了,数量微不足道。

但通过她们一传十,十传百,《女医》自然能悄然的在女子中传开。

莫少珩可能都没有想到,他整理的一册《女医》将引起多大的轰动。

莫少珩离开宫殿后,由宫女带着开始向宫外走,心情还算不错。

北凉恨他的人很多,但依旧有一些有情谊的人记得他。

患难中的情谊才是最真实的,现在还能不避嫌的见他的人实在太少了,感觉还不错。

这时候,突然有三道人影堵在了前面。

的确是堵,将眼前的路都给占完了。

莫少珩眉头微微一皱,认识?

“莫少珩,终于肯回来了1说话的人是为首的一青年,身着锦袍,腰间挂一华丽的长剑和白色玉佩。

说话有些咬牙切齿,但脸白且玉面,一副富贵公子的样子,恩,就是那种被宠坏了的小白脸。

莫少珩又看向这人身后的两人,身后两人也长得一副倜傥样,不过这两人应该是双胞胎,面孔几乎一模一样。

莫少珩想了想,试探的道,“小学生?”

说完赶紧改了口,“五殿下?”

五殿下赵焰秋。

莫少珩之所以能认出来,那是十年前,他在宫内的时候,五殿下赵焰秋天天带着人堵他,一天天将他围在墙角欺负,简直是学渣中的极品,可没少让他费神。

整个皇宫都知道,赵焰秋和他莫少珩是死对头,不对付。

所以莫少珩给赵焰秋起了个外号,小学生。

以前最喜欢跟在赵焰秋身后堵他的,就是一对双胞胎,端木将军府上的端木失阳和端木失节两兄弟。

老熟人啊,没想到十年过去,这三人还一直厮混在一起,也算“情比金坚”了。

赵焰秋裂开一排白牙,“听说你今天在殿上猖狂得厉害,没想到十年了还是一点没变。”

“躲了十年,今日看你往哪里跑。”

莫少珩差点翻了个白眼,十年了,这小学生怎么还这性格。

莫少珩有些无奈地道,“殿下,当初我不就是随手扔了你送我的琉璃珠……”

真的,就这点小事,这家伙惦记到现在。

赵焰秋脸色都变了,“莫少珩,你在胡说八道什么,我何时送你琉璃珠了”

气得手抖,跟炸毛了的公鸡一样,伸手拔出了腰间长剑,一剑刺来。

莫少珩心道,你没有送你恼羞成怒什么。

躲开刺来的剑,向一旁走去。

“拦住他。”

莫少珩:“……”

这场面有些熟悉埃

莫少珩看着眼前的两兄弟,“端木失阳?端木失节?”

“我记得,你们好像也偷偷送过我东西。”

这两兄弟也是搞笑,明明是端木失阳来送他东西,偏偏称自己是端木失节。

或许是两兄弟心有灵犀,端木失节来送东西的时候也称自己是端木失阳。

双胞胎虽然长得像,但仔细分辨还是能分辨出来的。

两人脸都黑了,刷刷的剑都抽了出来,“胡说八道。”

真……真以为以前长得粉雕玉琢的,所有人就得喜欢啊,谁人不知他们三人和莫少珩最不对付。

莫少珩伸手在琴弦上一抚,将两人的剑荡开,然后……撒腿就跑。

这三人十年前就跟狗皮膏药一样,甩都甩不掉,说理也说不清,十年前就让人头疼,他还是溜之大吉的好。

三人拿着剑,看着一股溜烟跑不见了影的莫少珩,表情颇为尴尬,气氛也有些诡异。

最先开口的是赵焰秋,“你们该不会真私下去送那家伙东西了吧你们不臊得慌?人家以前可不屑搭理你们。”

可不是,不仅不理他们,连燕王赵棣都是不理的,现在的燕王怕也是恨莫少珩恨得咬牙切齿吧,想想以前掏肝掏肺的样子能不臊得慌。

都是年少不懂事,以为长得好看的人心眼都好。

两人如临大敌,脑中不由得浮现出一副画面,夜黑风高,他们将自己雕刻的小木雕,亲手捧到了那个小脑袋前。

“殿下,莫要听他挑拨离间。”端木失阳开口道,“莫少珩有多奸诈你又不是不知。”

端木失节也道,“刚才莫少珩不也说殿下送他琉璃珠,还被他扔掉了,定也是造谣,谁人不知我们殿下最是讨厌他。”

赵焰秋:“……”

怎感觉被反将了一军?

看向两兄弟,两兄弟目光有些躲闪,“再说,每次靠近莫少珩,燕王就不知道从什么地方冲出来,我们就算想送东西也没有机会。”

赵焰秋点点头,可不是,别看燕王现在冷得跟六亲不认一样,呵,小时候可积极得很,还不是天天围着莫少珩转,他也就现在装深沉,听说燕王送的东西被莫少珩弄丢的更多。

赵焰秋狠声道,“来日方长,真以为躲得了。”

远处的小公公和宫女看得瑟瑟发抖,传言果然是真的,五殿下从小最厌恶的人就是莫少珩,看看,刚才在宫中就当面拔剑了。

莫少珩行了一段距离就停了下来。

“三个别扭的家伙,明明喜欢和他玩来着……”

以前还“少珩少珩”的叫着,自从他弄丢了赵焰秋送的琉璃珠,一切都变了。

莫少珩正想着,这时路过一处宫殿。

宫殿名为勤政殿,是北凉官员帮助圣人处理朝政的地方。

莫少珩停了下来,因为他看到了一个人。

一个成熟的中年大叔,正在殿旁眺望远方,目光的方向应该是洵州。

莫少珩嘀咕了一句,“今日尽遇到些熟人。”

这人他认识,十年前也是在这里,同一个地方,他也遇到了这个有些忧郁气质的大叔。

十年,那些小伙伴已经长得大变了样,很难分辨得出来,但大人却是变化不大。

莫少珩走了过去,“大人,十年不见,怎么又在发呆?”

那中年人明显愣了一下,而正端着几盘水果路过的小宫人,手上的水果盘哐当的掉在了地上。

那中年人看了一眼,那些宫人这才捡起地上的水果盘仓皇离开。

莫少珩心道,这人应该是勤政殿中客,北凉的大臣,也不知道官居几品。

不过看那些宫人的反应,官位应该不低。

中年人声音十分温厚,还真像隔壁大叔,“听说今日殿上你舌战群臣,起死还生,连圣人都没能治你的罪,怎的才勉强脱了难,又开始生事?”

说完看了一眼莫少珩来时的路。

一个外男去见长公主,的确有些不妥,估计也就长公主那性子敢在这时召见莫少珩。

莫少珩答道,“今日殿上,也亏得那些谏官没怎么与我为难,不然也不会如此轻松。”

中年人一笑,“怎的现在少了那份愤世嫉俗的傲骨了?”

莫少珩也笑了,跟在叙家常一般,道,“我这人向来谦逊。”

中年人:“……”

谦逊?

十年前,不知道是哪个小脑袋突然跑过来和他聊天,还大言不惭的说看他忧郁得很,要给他分忧,说什么这是他的本职,医德。

这天下间敢说这话的,能有几人。

中年人突然问了一句,“你觉得圣人真不会治你的罪?你今日在殿上所言,看似满腔抱负,精忠北凉,但何尝不是空乏之词,甚至所作所为皆是为了洗脱你的罪名。”

“我见过太多吹嘘拍马阿谀奉承之辈,圣人见过的就更多了,你又何以打动得了圣人?”

莫少珩身体一正,“第一,我无罪,圣人自然不会治我的罪。”

“第二,圣人舍不得治我的罪。”

中年人奇怪了,“舍不得?”

莫少珩突然转开了话题,“大人,你觉得我北凉缺什么?”

中年人一愣,北凉缺什么?什么都缺啊,缺粮缺钱,缺善战的士兵强壮的马匹,不然又怎么会被南离欺负上门了还这么窝囊。

中年人正要开口,莫少珩高声道,“北凉缺我,缺我这样一个能为万世开太平的无双国士,圣人是明君,所以定舍不得治我的罪。”

莫少珩心道,希望大叔官位足够高啊,将他的一番话传到圣人耳中,不然他这逼就白装了。

“为我北凉开万世之太平?无双的国士?”

中年看着抱着琴站在他面前的莫少珩,嘴角不由自主的抽动了一下,一时间竟然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本以为,莫少珩在金殿上应下七日之约,已经狂妄到了举目无人的地步,现在看来,还是小瞧了他。

莫少珩一个劲向中年眨眼睛,“大叔,我们好歹也是旧相识,我刚才的话你可得时不时在圣人面前提上一提。”

中年:“……”

大叔都叫上了,忒会攀关系了。

嘴角实在忍不住抽得厉害,“且去且去,莫要在我这耍浑。”

莫少珩也不知道怎么的,和这大叔说话心里就特别轻松,也不恼,继续道,“大叔,要不我们打一个赌如何”

“若是我能过了七日之约,大叔就在圣人面前帮我美言几句?”

中年来了兴趣,“你当真胸有成足?而不是拖延之词”

莫少珩直接道,“十足的把握。”

中年古怪的看向莫少珩,半响才道,“若你真能做到,也当得一声国士无双。”

“为你说上一语半言也未尝不可,权当我还你十年前的人情。”

莫少珩赶紧答了一句,“一言为定。”

至于十年前的人情,莫少珩倒是不以为意,不过是十年前,这位大叔在这里伤春悲秋,苦恼北凉各地的豪绅家族在各地根深蒂固,和各地官员勾结,竟然贪墨朝廷的税钱。

地方勾结,着实让人恼怒,但又鞭长莫及。。

莫少珩就给这位忧郁得都快生出心病的大叔治了治。

古时防止这样的贪污行贿的办法多着呢,比如异地官员流调制。

也就是每几年进行一次官员调动,让这些官员不能一直在一个地方任命。

要想勾结?除非将每一任的地方官都勾结成功,不然那些假账总会暴露无遗,暴露一处朝廷就用雷霆手段治理一处,自然能杀鸡儆猴,又不会动摇国之根本。

虽不能完全杜绝,但大大的加大了难度和震慑力度,还能有效防治这些官员在同一个地方呆得久了,做了“土皇帝”,一举两得。

莫少珩得了中年的承诺,这才高兴的离开,些许力量或许微不足道,但能在圣人面前美言两句自然也是好的。

这时,宫殿的墙角,一个老宫人从阴影中走了出来。

以莫少珩的内劲,周围有半点风吹草动应该都是能察觉的,但这老宫人在如此近的距离,竟然一点异常都没有,实在离奇。

老宫人恭敬的垂着眉。

中年的声音变得威严了起来,“查清楚了”

哪里还有刚才邻家大叔的感觉,若是莫少珩听到这声音,定会觉得十分熟悉,因为他今日在金殿上就听到过。

老宫人答道,“十年前,确是我北凉使团将世子抛在了南离,不告而别。”

此事并不难查,当初的使团官员本就还在朝中为官。

空气都变得冷凝了起来。

中年的脸色不怒自威,半响才道,“原真是我北凉先欠了他。”

老宫人张了张嘴,但最终没有开口,其中原因为何,相信圣人已经猜到了,他北凉使团的官员胆子再大,也不敢将一国世子独自抛下,还慌称是南离非得扣下世子当质子。

一时间,压抑得让人气都不敢喘。

半响,老宫人才道,“圣人专门在此等他,若是世子知道了,心中也定是无怨的,毕竟……世子也负了我北凉。”

中年却说了一句,“事情还未到盖棺定论的时候。”

今日殿上,莫少珩递上来的那张纸条,虽然仅有十字,但包含的信息太多了,其中真假如何,还需考量。

结果只会有两个,第一个结果,莫少珩千方百计的在狡辩,是与不是,只需要确认那个名叫“南一”的少年的真实身份便可。

第二个结果,可能要颠覆所有人的认知了,莫少珩仅是别人推出来的挡箭牌,洵州六地之失,莫少珩不应承担主要责任。

这第二个结果的真假,也只需确认那个名叫“南一”的少年的身份便可。

但偏偏那“南一”的身份若是真的,却不能宣扬出去,不然北凉会处于十分难堪的处境,甚至会引发更旷日持久的战争。

北凉和南离的关系恶化了二十年,也因此北凉被拖得倒退了二十年。

十年前,本有心修好,所以才派出了使团,可惜并不见成效。

或许,这个叫“南一”的少年,会成为北凉和南离重塑关系的关键。

更有甚者,夺回洵州六地,也并非只能依靠战争,北凉实在经不起战争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