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冕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日冕文学 > 我在古代搞现代化建设 > 第37章 送货到家服务

第37章 送货到家服务


莫少珩也没有想到, 拉投资居然这么成功。

心里一高兴,说道,“带你们去见识见识我的养猪秘诀。”

干脆让人去将燕王, 赵焰秋等也一并请了过来。

一个院子, 几只足球大小的小猪仔。

众人不由得看向莫少珩。

他们还有点懵, 莫少珩找他们来看什么养猪秘诀

莫少珩一副高深莫测的样子, 不过在此之前, 他得将南一还有十五个学生赶出去。

因为, 怕他们留下心理阴影, 连睡觉都会被吓醒。

剩下的人更加古怪了, 这什么秘诀,小孩不能看?

正疑惑,就见一颤巍巍的老宫人走了出来,一看就是以前宫里面退下来的。

老宫人看向莫少珩。

莫少珩笑着点了点头。

众人不由得提起了注意力, 只见老宫人拿出了一把勾型的奇怪小刀具, 逮住了一只小猪仔,按在了地上。

猪的惨叫声不绝于耳。

手起刀落。

赵棣:“……”

整个脸黑得比锅底还黑。

这就是莫少珩差点夸到天上去的养猪秘诀?

赵焰秋:“……”

整个身体都在哆嗦。

堂堂北凉第一才子,竟然……竟然干出这样的事情来, 竟让人当着他们的面,给小猪去势。

他的剑在哪里,他要砍人。

莫少珩见形势不妙, 掉头就跑。

这真的是养猪最重要的秘诀啊。

不去势的猪, 长个七八十斤也就了不起了,而且肉腥膻无比。

去了势的猪就不一样了, 一天就知道吃,吃了睡睡了吃,肉中的腥味也能最大强度的控制。

这个伟大的发现, 才让猪肉一度成为最日常的消耗品,不然那么腥又没有经济价值的猪肉,谁来投资啊。

众人虽然脸黑,但该商讨的还是得商讨。

莫少珩都不敢大声,因为众人好像对他的意见有点大。

南一和十五个学生,还一个劲的想去看热闹。

莫少珩拿出一张列好的章程说道,“我大概算了一下投资需要的资金。”

“各位来看一看,资金具体的使用也列在了后面。”

“我会根据各位所出资金所占的比例,最终来决定以后的分红占比。”

这一谈就谈了大概一天,各府的情况也的确不同,投资的意愿的强烈也不同。

最终敲定的结果。

莫少珩,因为说服了圣人,免费得到了大草原的使用权,又免费能招收到大量牧童。

加上后续的管理和技术支持,最终占整体股份的两成。

然后就是燕王赵棣和赵焰秋,各占两成。

赵焰秋的母妃家有商家背景,家里肥得流油,莫少珩是知道的。

没想到燕王赵棣居然也这么有钱,以前倒是小看他了。

剩下的四成,就由剩下的各家平分。

如此,利益分配大致完结。

莫少珩说道,“虽然说是由我镇北王府负责经营,但为了避免一些帐目不清等问题,各府也还是需要派些人的。”

当然,不是参与经营,而是在财务上让各府都能放心。

算是一种监督机制?

众人点点头。

等确认后,又去了一堂宗府,让各府的主事人来画了个押,在宗府的见证下,契约正式生效。

接下来的时间,就是去各地购买猪牛羊的幼崽等等。

这一忙起来,还真就停不下来了。

等收到各府邸承诺的资金后。

莫少珩也开始安排人接收牧童了。

凉京城外,排起了长队。

镇北王府的人正在登记前来送孩子的难民。

一时间围观的人还不少。

“嘶,莫少珩竟然真的帮难民养孩子。”

“本以为过去了几天都没有消息,还以为不了了知。”

实在太过震撼了,“莫少珩到底拿什么养啊?”

这得多少孩子啊。

想不通,但事情就发生在眼前。

整个洵州六地,那得多少孩子,这是完全无法想象的,哪怕将镇北王府都给卖了,也是养不起的。

其实他们想多了,莫少珩当初说的是,若是难民养不起孩子,他可以帮着养。

这样就刷掉了一大部分。

加上父母亲情难离,若不是真到了逼不得已的情况,又有什么父母愿意将自己的亲生骨肉交给别人来养。

虽然也有些狠心的父母,但毕竟是少数,可以忽略不计,成不了主流,也永远不能成为主流。

加上,这些难民现在还有另外一个选择,他们可以选择去修运河,这样就能得到粮食。

如果家里孩子太多,连修运河都养不活了,那么也就只有将孩子送来这里了。

哪怕有了上面的因素,来送孩子的还是排起了好长的队伍。

他们是……真的走投无路了。

场面凄惨到了极点,哭声,哽咽声汇聚成了一团。

这是在不得已地斩断他们这个世间的血缘。

莫少珩也在看着。

送来的小孩,有男孩,也有女童,脸上都是不属于这个年龄段的成熟和茫然。

或面黄肌瘦,或一身肮脏凌乱。

走投无路的难民的样子,可以想象是什么样的。

眼前悲惨的画面,是无法想象的,如果说这世上什么最触动人心,现在的一幕,没有之一。

南一看着莫少珩眼眶下的湿润,“少师,你哭了么?你是为他们而哭?”

莫少珩摇了摇头。

是,也不是。

他的泪是为这个时代而落。

在以前在电视上也不是没有看到过如同难民一样的儿童,只是从来没有想过会如此的触目惊心。

而在这个时代,一但有任何的天灾和人祸,这样的一幕就会重复的出现。

错的,是这个时代。

莫少珩看着生离死别的难民,张了张嘴。

最后还是道,“各位,也不用如此,我承诺你们,你们以后依然可以来看你们的孩子,若是以后不愿意了,随时都可以将你们的孩子带走。”



身后的老兵喊道,“世子!”

哪有……哪有将孩子送给他们养了,以后还要回去的道理。

哪怕在民间,将子女送出去给别人了,也是斩断了他们之间的血缘了。

正在哭哭啼啼分别的难民也是一愣。

以后还能见他们的子女,想带走随时都能带走?

周围围观的人也张了张嘴,鸦雀无声。

莫少珩此举,看上去愚蠢到了极点,一点好处不要,平白给人养孩子,但却没有任何一个人能开口说点什么。

因为他们扪心自问,应该是做不到的。

安静,安静。

这时,凉京城外的官道上,一大批的马车自远方而来。

有人喊了一声,“东唐的粮食来了。”

嘶!

是粮食,是送粮食来的车队。

那车上一袋又一袋的粮食,让难民看到了希望。

这一次的灾难虽然煎熬,但他们看到了活着的希望。

众人又看向莫少珩。

在登记的镇北王府的人,每登记几个,就发给孩子一顶名叫帐篷的东西。

然后有专门的人在旁边教这些孩子如何搭帐篷。

那高耸的帐篷搭起来后,能看到人在里面进进出出,就像……一个特别的房子。

听那些人说,的确是房子,是莫少珩承诺的,要给难民的房子,由朝廷牵头,正在各地收购麻布制作这名叫“帐篷”的房子。

第一批,就给了这些难民中的孩子。

听说,只要去应招修运河,朝廷也会发放这样的房子给工人。

难民,无衣无食,居无定所。

但……莫少珩从东唐借来了粮食,又给难民带了遮风避雨的房子,还帮着养孩子。

难民张了张嘴:“……”

他们的感情复杂到了极点,若是以前,他们对莫少珩是纯粹的恨意。

但现在,竟然有些说不清了。

若是……若是这场灾难的始作俑者不是莫少珩,他洵州六地的百姓家家户户定是要为莫少珩立长生碑的。

这时,一个正在将孩子交出去的难民,突然说了一声,“多……多谢。”

莫少珩都愣住了,一时间都以为听错了。

然后正了正身,或许这一声“多谢”,已经值得了吧,原本心理多少是有那么一点点委屈的,但若是设身处地为这些难民想一想,他们其实也是没有错的。

如今,有了粮食,有了“住处”,这一场原本让人担心的灾难,似乎也不是那么难渡过了。

赵棣也在一旁看着,他现在负责运河修建的统筹事宜,也在旁边设得有招工的点。

难民:“……”

心中无尽的怨,不知道为何,在莫少珩那句,承诺他们以后能随时带走孩子的话后,加上看到了粮食和“房子”后,似乎那怨也消散了很多。

甚至……甚至让他们这时跑到莫少珩面前去辱骂他,他们都不知道该如何开口。

这样的莫少珩太矛盾了,竟让他们不知道用何种态度去对待才是正确的。

终于,有人走向了招工点,然后是一个接一个。

心中的怨恨小了,自然更多的就该考虑以后的日子了。

这个以工代赈以工代税的朝令其实仔细想想还是不错的,能让他们度过此时的难关,他们一群难民,有这样一种靠自己就能活下去的方式,又还有什么不知足的。

况且,朝廷看在他们是难民的份上,承诺的代税的年限还是十分吸引人的,也就是说,只要他们度过此时的难关,以后的日子就好过了。

他们看到了希望。

赵棣也在看着莫少珩。

招工应该是没有问题了。

此时的莫少珩,就像是所有人迷途路上的一盏灯,照亮着前方。

明亮得让人移不开眼。

赵焰秋也嘀咕了一句,“这人还真是有些不同,和小时候一样,明明都没有路可以走了,硬是让他开辟出一道路来。”

莫少珩的处境有多凶险,所有人都是知道的,但他硬生生地在绝路中找到了生存的方式,还让人说不出一个不是来。

看看那些难民,当时对莫少珩的恨意到了什么程度,甚至在圣人面前,都要逼迫莫少珩赴死。

但现在呢,眼神中的怨恨似也转变成了谁也看不懂的东西。

莫少珩看着越来越多收留的孩子,招了招手,让人送去草原上了。

现在时间还早,等去了草原,在日落前就能将帐篷搭好。

有了帐篷,怎么也比他们卷曲在城墙脚下要好。

当然也不可能让一群孩子在草原独自生活,去的人除了镇北王府的人,还有燕王府,赵焰秋府上,反正加盟的府邸都会派一些人去。

牧场需要搭建管理,正好有大人在,也能管理这些孩子。

这些天,除了派人去收购猪牛羊的幼崽,也派人去收购木材了,直接运去了大草原。

莫少珩想了想,现在这里收留孩子的情况应该没什么问题了。

正好跟着第一批牧童去草原上看看,他得看着临时的营地搭建起来他才安心。

莫少珩向赵棣等人走去,“要不要一起去草原上看看?”

虽然各府都会派人前去,但他们亲自去看一看,自然也是好的,毕竟可不是小投资。

几人点了点头。

赵景澄等十五个少年也跟了上来,他们眼睛都是亮的,他们的老师,刚才就像是举世无双的国士。

而他们是莫少珩的学生。

马车开始向草原的方向出发。

马车上,南一松了一口气,“吓死我了,我还以为那些难民又会像那日一样闹事。”

莫少珩说道,“他们不过是有他们自己的立场而已。。”

凉京离草原其实并不远,大概大半天的时间就能到。

等绕过高山,视野一下就开阔了。

烈日下的草原,给人一种说不出的辽阔感。

下了马车,莫少珩说道,“以后这里就是我们的牧场了。”

赵景澄嘴巴都笑乐了,“我们的自然是好的。”

哪怕赵棣和赵焰秋都点点头。

以前这里因为就一条实在不起眼的小溪流,根本无法开垦出耕地来,周围也就没有人家。

但现在不同了,莫少珩提出了游牧生活的方式,这里将会有另外一种气象。

南一和十五个学生,少年心性,已经往草原上面跑了。

大片的绿草一眼望不到头。

“这里以前人烟稀少,都没有来玩,挺好玩的啊。”

“哈哈,感觉和其他玩的地方好像不一样。”

“这么多的草,看不见尽头,能养很多牛羊吧?”

莫少珩也是一笑,对赵棣,赵焰秋,还有各府跟来的管家道,“这里如何?”

“的确是一个不错的地方。”

草料丰富,又有一条供饮水的小溪流,现在唯一缺少的,就是管理好他们的牲畜了。

莫少珩笑道,“以后会更好,到时候,风吹草低,能看到满地的牛羊,那才叫美,到时我们还能开放出一条旅游景点来,凉京的百姓因为这里了无人烟,也很少看到这样的风景。”

众人一愣,他们脑海中竟然出现了一幅类似“风吹草地见牛羊”的画卷来。

那画卷定是美的。

莫少珩继续道,“以后,这里就是我们的牧场了。”

“各位以后就等说收钱吧。”

虽然有些夸张,但听的人也是满脸笑意,自家生意不是,武勋家族真的不富裕,他们也是看到了莫少珩提到的商机,这才下定决心投的钱。

莫少珩道,“我们去看看营地。”

“以后营地都会沿着这条溪流搭建,方便取水。”

营地的位置并不远。

匠师余叔也在,他正在守着送来的木头,正有不少工人将木头削成一个个的木桩。

这些木头算是购买牲畜外的最大支出了,还好,对木头的要求并不高,只要结实就成。

余叔说道,“世子,你先前说,需要修建猪棚羊圈,我这里人手不够。”

无论是猪牛羊,晚上都是需要被赶回围栏圈里面的。

其实,大家可能不知道的一件事是,猪也是可以被放牧的,特别是在高原地区和草原地区,只是没有牛羊那么听话而已,需要费心。

哪怕不是高原和草原,在农村,小猪仔也是处于散养的情况,它们到了晚上,依然会回到自己的圈中。

之所以现代的牧场将猪都关起来养,根本原因还是因为方便管理。

但现在的情况稍微不同,因为草料无法远距离运输,不能在固定点养猪。

莫少珩点点头,“今天先将营地搭起来,猪棚围栏的事情,我让人招些难民来帮着弄,人手不是问题。”

赵棣等人也在到处看,这些花费莫少珩在计划书上就写清楚了,他们也就看个大概。

因为第一批牧童已经过来了,所以营地也需要开始搭建了。

一个个帐篷开始立了起来。

一圈又一圈。

等搭建好,太阳都快下山了。

而搭建好的营地,看得人一愣一愣的。

还真像那么一回事。

他们大概有些明白莫少珩曾经口中的游牧民族的生活方式了。

生活的气息突然就出现在了草原上。

就是这些帐篷太相似了,赵景澄刚才就懵逼地走错了帐篷,尴尬地掉头就跑,正回来给其他少年讲他刚才的经历。

然后嘻嘻哈哈地过着他们的“第一次”帐篷生活。

莫少珩在检查帐篷的搭建情况。

这样一圈一圈围起来的帐篷是最安全的。

莫少珩想着,今天就在草原上露营得了,算是第一次正式郊游?

草原上是有一点风的,但北凉少风,草原周围时不时又有高山,其实风很小,帐篷完全可以将这点风阻隔在外面。

帐篷内也铺上了睡觉的毯子,能做到不潮湿,干燥和干净,在冬天来临前,暂时不需要添加其他东西。

居住环境虽然简单,但其实看上去也能过得去。

等帐篷搭建完毕,就是给这些牧童分帐篷了。

男孩女孩肯定要分开。

这些牧童因为离开父母,心中多少有些担忧和恐惧。

但在莫少珩说,“以后这里就是你们的帐篷了,除了你们自己,在没有你们允许的情况下,任何人都不得私自进入你们的帐篷中。”

“我会将规则给人交待清楚。”

不知道为何,他们心里居然轻松了不少。

每天幕天席地地生活,卷曲在任何可以睡觉的地方,但现在,他们有一个属于他们自己的小地方了。

遮了风挡了雨,安静地躺在这里面的毯子上,似乎也不错。

有一种叫做安心的东西,稍微在他们心里落了根。

当然,他们现在还对陌生的环境和处境保持着警惕,基本都是小心翼翼的,让干什么就干什么。

莫少珩心道,等他们习惯了,情况应该就会好一些。

毕竟都还是半大的孩子,忧愁不会一直伴随着他们,特别是等他们生活稳定后。

莫少珩出了帐篷,去赵赵棣他们。

赵景澄等一群学生正在帐篷里面滚得停不下来,整个营地都是他们的笑声。

还真是,快乐得完全不知道忧愁呢。

他们的出生,注定让他们体验不到一些东西,这个世间本就是这样,没有绝对的公平。

营地有些笑声也好,能活跃气氛。

在帐篷打闹了一会,又跟一阵风一样跑出去追逐了,草原的好处就是平坦,就是累死了一直跟在他们身后的老妈子。

现在天快黑了,外面也挂起了一排的锅,锅里煮着粟米。

等再黑一些,篝火也升了起来,整个营地都是粟饭的香味。

这些主要是给牧童吃的,莫少珩去看了看,分量还算不错,比城门口的救济粥好了不少,现在城门口的救济粥也就一天一碗而已,来到他这里,至少一天能喝三碗。

等条件好了些,再提供生活水平吧。

牧童们喝着粥,肉眼可见的欢乐了不少,也有活力了不少。

这时,赵景澄跑过来喊莫少珩了,他们吃得也比较简单,因为是临时起意在这里过夜,没什么准备。

赵景澄:“范慎都不会弄饭,差点将锅都烧坏了,还是我发现得早才抢救了回来。”

莫少珩在赵景澄脑门上一点,“要是被范慎知道了你打小报告,还不得怼你。”

赵景澄笑得哈哈的,“反正他今天烧的饭得他自己吃掉,我都闻到了焦味。”

“早知道我们带点卤肉来,哈哈,就不用吃范慎烧焦的饭了,刚才让他不要动手,他非说他会做饭。”

“南一说他翻车了,翻车是什么意思?”

等莫少珩回去,一群人正围着篝火。

吃着简单的饭,看着天空格外明亮的星辰。

星辰万里之下,心情似乎也舒畅了很多。

“我们北凉的天空原来这么干净。”莫少珩说了一句。

众人不由得抬头,抓了抓脑袋,好像……没什么区别啊?

管他呢,反正草原的感觉还真不错,特别是以前没有这样经历的学生,脸上怎么看都兴奋到不行。

火焰摇曳到了半夜,营地也渐渐安静了下来。

莫少珩也回了帐篷。

北凉天气炎热的好处就体现出来了,不仅不凉,帐篷里面还有些热。

这就没办法了,睡不着啊,但至少没有蚊子。

也不知道什么时候睡着的。

第二天,在南一大声的广播体操的声音中醒了过来。

南一正在有模有样的做操,周围围了十五个懵逼到不行的少年。

南一还在奇怪,“你们都不用做早操的吗?”

“我们南离的初中生都是要做早操的。”

在他心中,他是真的以为所有学生都跟他一样,每天都会做广播体操。

身边即世界。

赵景澄:“……”

这个小道士又在胡言乱语了,南离的少年也太奇怪了。

南一比他们还惊讶,“广播体操可好了,做完再练武,身体倍儿轻松。”

其实相当于剧烈运动前的热身,充分的热身自然是有好处的。

“真的?”一群学生眼睛透亮。

南一:“不然我的内劲是怎么练出来的”

等莫少珩在小溪流旁洗漱回来,营地,跟在南一身后群魔乱舞的十五个少年。

莫少珩:“……”

南一还在那有模有样的教着,“你怎么每次都和别人不一样,同手同脚。”

莫少珩揉了揉额头也没有管他们。

上午,余叔已经带着人在建围栏和猪圈了。

因为第一批幼崽到了。

满地的小猪小羊小牛,到处乱拱,看着喜庆得很。

莫少珩还特意观察了一番,无论猪牛羊,都是群居动物,并不会突然离群跑掉。

当然也不是绝对的,只是单独离群的情况很少。

就比如现在这些小家伙,明明地方广阔得很,但再怎么撒欢,它们都会跑回群中。

需要警惕的是,别一群一起跑没了。

这也是牧童的主要工作,除此之外,牧童还有一个重要工作就是,每天太阳下山前,将它们赶回圈中。

说起来简单,其实牧民都有自己的技巧。

这些技巧莫少珩就不知道了,但这些牧童慢慢总结。

莫少珩正好给这些牧童讲一讲他们的任务。

一堆黑压压的小脑袋:“……”

所以,他们以后只需要每天跟着在这些可爱的小牛羊旁边,基本什么也不用做,就可以了?

他们看这些小牛羊,似乎也没有到处跑的样子。

好像,并不困难。

比他们想象和担心的,要轻松很多。

草原上的一群小牛小羊小猪有多可爱?

反正莫少珩看得津津有味。

赵景澄等就更不得了,他们平时应该是很少见到这样的情况,嘻嘻哈哈地一直跟在后面,这些小牲畜也不怎么怕人,动作慢一点的话,还能扯点青草喂它们。

草原,少年,牛羊。

十分治愈的一幕。

连赵棣居然都开口说了一句,“游牧似乎也不错。”

这么大的一片草原,能让北凉多一种生活的方式。

莫少珩也伸展了一下身体,“天高地阔,五殿下,我们比一场如何?”

他大概知道游牧民族为何那么喜欢摔跤了,生在此间,不由得就有了那种肆意的感觉。

赵焰秋:“……”

“你怎么不找燕王打一架?”

你一个内劲外放的内家高手,好意思。

莫少珩心道,他这不是怕打不赢嘛。

莫少珩和赵焰秋的一战,多是表演性质的。

琴声在草原上飘荡,剑气撕裂得青草乱飞,牛羊都伸出脑袋看热闹。

一群少年也是看得兴高采烈,时不时将飘到他们脸上的草屑扒拉开。

又看看自己怀里的古琴,还羞涩地偷偷划一下琴弦。

这般风华绝代,他们以后也要这样。

他们有了名师,有了目标,其实只要努力,总有名传天下的一天。

赵焰秋的武功其实不错,因为不是什么争凶斗很,打得畅快淋漓。

或许,三五好友的乐趣就在此了吧。

身在皇家,没有多少真正能放开身心的时候,哪怕他远离朝政争论,但真就没有人给他使绊子了吗?

“好。”

围观的人也多了起来,有鹰卫,有各府的府卫,还有一些跟来专门负责牧场的人,也有那些牧童。

人多,就热闹,这里以后应该也不会那么无聊。

等一场比斗结束,也是该回凉京的时候了。

莫少珩在这里留宿一夜,主要目的还是让他的投资者看看,他们的牧场到底是怎么样的。

一群少年居然还有些不舍,舍不得那群小牛小羊。

莫少珩说道,“等以后,还会更多,放眼望去,全部都是我们养的牛羊。”

虽然现在不可能达成,但也得有些野望不是。

一群少年眼睛都亮了,“这可是我们的牛羊,我们得经常来看看。”

莫少珩都笑了,明明是想来玩,表现得跟多关心自家生意一样,要操心生意也轮不到你们一群少年。

回到凉京,城门口的招工还在进行。

倒是登记牧童的地方,稀稀拉拉的没有几人了。

能忍下心,舍得将孩子交给他人养的,毕竟是少数。

莫少珩过去问了问,“到现在一共有多少牧童?”

那人答道,“500余。”

莫少珩心道,还好不是靠他镇北王府一家养,还好这些父母舍不得他们家孩子,要是真一股脑儿都放他这,负担就大了。

这个数量正好,足够支撑起一个牧场了,牧童毕竟不是成年人,干不了成年人的工作量。

看了一会这才进了城。

莫少珩去了一趟乌衣巷,结果一走进去,豆子就甩着小腿跑了过来。

“世子世子,我们有生意了。”

“哈?”莫少珩都以为听错了。

豆子继续道,“今天有好些人到我们街上,买了biangbiang面。”

莫少珩一愣,怎么回事?

以前不是打死都不进乌衣巷的吗?更别说买东西了。

他得去看看情况。

结果在面铺外,还真看到了来买面的人,都是来买干面条和调料回去的。

其实,莫少珩昨日在城门口所做的事情已经传开了。

他兑现了他的承诺,帮难民养孩子。

凉京的人还不知道莫少珩商业合作的事情,以为这些孩子都是镇北王府在养。

在他们看来,莫少珩这是在倾家荡产。

那难民的一句“多谢”也被人传得沸沸扬扬。

莫少珩不仅帮难民养孩子,还让难民随时可以带他们的孩子回去,没有斩断那血肉亲情。

他们扪心自问,他们是做不到的。

再加上难民的那句“多谢”,虽然达不到一笑泯恩仇的程度,但多少有点点那种意味了。

没看到,难民们都不再因为莫少珩的原因,抵触去修运河了。

说到运河,众人由不由得想起了,这个以工代赈以工代税修运河的提议还是莫少珩提出的。

运河对他们北凉有多重要,他们身为北凉人,能不知道。

一时间,不知道多少人保持了沉默。

细细想来,莫少珩回到北凉后做的每一件事,都是有利于北凉,利国而利民。,

似乎,莫少珩也没有想象中的那么的可恨。

若不是以往的那些事情,称一声国之名士也无不可。

一个人怎么可能那么的让人觉得可恨,又那么的让人觉得有些可敬。

这种感觉除了那些难民,其实凉京的人也有。

太复杂了。

复杂到根本不知道用什么态度去对待。

沉默。

再加上这几日,biangbiang面的名声大涨,那些贵夫人还在继续炫耀着,她们儿子煮的biangbiang面有多好吃。

炫得没完没了。

那些也想吃一碗biangbiang面父母,就时不时要旁敲侧击一番他们家后辈了,不然她们一聚会,都不好意思开口和接话。

终于有人没有忍住,对biangbiang面下手了。

当然,他们还是不好意思亲自来买,这不,派了下人来买了呗。

事情的转变看上去十分的简单,但它却是人心理变化的一个过程。

十分的微妙,是好些事情综合下来的一个过程。

虽然不可能所有凉京人一时间都有这种改变,但和一开始的被全城抵制,还是有一点不同了。

来买biangbiang面的人不多,但莫少珩差点感动得哭了。

他容易吗?

每天看着对面两条街那火爆的生意,再看看他自家的,他酸啊。

微小得不足道的变化,但打破了一种默契,莫少珩知道这其中的意义有多大。

而且来买的人,多是贵族家的下人,这就给百姓释出了一个信号。

如果是好东西,贵族的人能买,为什么他们就不能买?

南一还在抓脑袋,不就是卖出去了一点biangbiang面?

也不值什么钱,怎么少师看上去这么开心,少师以前还说他是个小财迷,每次卖丝绸赚了钱,都偷偷压在床底下偷偷数,他怎么觉得少师也不逞多让,这么点钱,都不够请赵景澄他们吃一顿。

莫少珩想了想,招呼来面铺的掌柜,又让人去将其他铺子的掌柜也找了来。

然后吩咐了几句。

掌柜:“……”

其实也就一件事。

等掌柜回去后,继续来人买面,递出面的时候,多说了一句,“客官,需要送货到家服务吗?”

“最近七日我们搞活动,凡是在我们街上的店铺购买东西,都免费送货到家。”

“等七日之后,如果还需要送货服务,会按距离收取少量的送货费用。”

来人:“……”

什么送货到家服务?听都没有听说过。

掌柜直接解释道,“就是帮你将你买的东西安全送到你的府上,活动期间暂时不收费。”

当然,一开始大家都是拒绝的,为何?

都有些担心啊,要是将他们的货物送丢了怎么办?

莫少珩一笑,在他的意料之中,新的事物的出现,接受并非一朝一夕就能行。

但一旦接受了这种方便的生活方式,想要再改回来恐怕就难了。

他以前说过,他收留那些小乞丐,虽然也有一时脑袋发热的原因,但也是为这些小乞丐想过,以后要如何生活的问题,如何真正的在凉京立足,而不是收留就完事。

莫少珩想了想,正好今日没有给他的学生布置家庭作业。

……

今日凉京,傍晚稍微有了些微风,不少百姓都趁着难得的凉爽出来散散步。

镇西王府门口,两个身着“货”字衣服的小货郎,小心翼翼地提着两个包裹,敲开了镇西王府的门。

开门的管家看着两小孩一时间也有些愣。

路过的百姓也不由得投去了目光,像这样的高门府邸,哪是寻常百姓能去敲门的。

他们也注意到了两小孩身上的衣服,这不是镇北王府的小货郎吗?以前他们凉京的小乞丐,听说现在过得还不错的样子,想到这不免又是一阵感叹。

只见敲门的两小货郎,其中比较大的一个,说道,“这是贵府景澄世子在我们铺子购买的货物,请当面清点一下。”

“其中,卤肉两斤,biangbiang面一斤。”

“请当面点清,若有任何问题,可拒绝收货。”

“收货后如发现质量问题,也可到铺子上进行退货。”

管家都懵了,“什么?”

罗招娣尽量让自己看上去专业一点,对就是专业,世子就是这么说的,连他身后的豆子都站得乖乖巧巧的。

“这是我们乌衣巷的上门送货服务,凡是在我们乌衣巷购买货物,都可以让小货郎帮忙将货物送上门,现在是活动期间,免费配送。”

这时候,赵景澄刚好一股风的跑了出来。

边跑边乐呵,“是不是我买的东西到了?”

他早等着呢,这可是他今天的家庭作业,老师说,要走在时代的前缘,以后连送货上门都不知道,多丢人。

“让我点一点。”

“卤肉一斤,biangbiang面一斤,对的对的。”

“你们这个也忒方便了。”

罗招娣:“欢迎下次继续使用送货到家服务,小货郎竭诚为你服务。”

赵景澄:“……”

围观的人:“……”

怎么感觉还有模有样的?要是能让人将他们买的东西送回家,似乎感觉还不错,最近还免费?

莫少珩这不是又得亏惨

这一幕正好也发生在凉京的其他十四个府邸前。

百姓:“……”

连贵族府邸都在使用这个什么送货到家服务?

再说,还有镇北王府在后面作保,贵族的颜面怎么也比他们买的一点小东西值钱吧。

别说,第二天,还真有人抱着尝试的心态来试试这个送货到家服务了。

只是,来人拿着在隔壁街买的东西跑来了。

负责登记的掌柜正在拒绝,“我们的服务只限在我们乌衣巷购买的货物,实在抱歉。”

来人不服气了,“有什么区别?谁不知道你们世子和燕王有婚约,都一样都一样。”

莫少珩:“……”

差点一口气没提上来。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在2021-09-06 12:29:50~2021-09-07 14:17:26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喵乖乖兔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染宸 5瓶;米粒 3瓶;又要减肥的业子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