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冕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日冕文学 > 我在古代搞现代化建设 > 第39章 种子

第39章 种子


莫少珩本以为, 宣布今日的三街之战到此结束,人就应该散了,结果还有不少人留下来看热闹。

“员工聚餐是什么?”

“不知道, 没有听说过。”

“突然发现, 莫少珩自从回凉京以后, 弄出来了好多奇怪的东西。”

“难道南离是这样的?”

古时因为交通不便, 除了四处游学的大儒, 行走江湖的侠客, 去过异地的人其实很少。

莫少珩看了看天色, 现在开始弄, 估计刚好傍晚的时候就能吃上饭。

他的员工有些多,任何一个铺子都是坐不下的。

干脆让人将桌子凳子都搬到街上来。

这条街都是他的商业,也没人说什么,不像在现代, 肯定不能因为个人原因, 占据了整条街。

但桌子凳子和碗筷都要差一些。

莫少珩想了想,去隔壁两条街借一些。

他也不白借,请赵棣来吃一顿, 算是报酬。

精打细算,抠门得很。

忙碌正式开始。

街道上,一张一张的桌子摆成了长龙, 光小货郎就有两百个, 阵仗自然不小。

众人:“……”

“这是在干什么?”

“没看懂。”

北凉还没有什么流水席的概念,因为百姓是办不起流水席的, 而贵族,都是在自家府邸宴请,是不会自降身份在大街上吃饭的。

所以, 一时间竟然没有看懂这是在干什么。

莫少珩正让人去蒸包子,做面条,卤猪肉。

虽然也不是什么大餐,但每个人也能吃上一小份,一样一小份,大概也吃饱了。

想了想,员工聚餐嘛,得热闹才行,得准备点热闹的食物。

在现代,火遍大街小巷的串串就不错,当然每个人自己烫肯定就不现实了,锅具都没有那么多。

只得做成冷锅串串。

串串做起来也简单方便,正适合这种大型情况。

莫少珩让余叔带着人去削竹签。

又让人去买菜。

开了一个佐料的单子,让人到处跑,将佐料收集齐全。

这一忙直接到了傍晚。

莫少珩赶紧让人去将他的小货郎叫来,让他们先入座等着了。

留下来看热闹的人看着街道上乖乖巧巧坐着的一大群人:“……”

没看懂。

小货郎也懵得很,好奇怪,只说是让他们来员工聚餐,他们也没听懂。

这时,一排排的人端着食盘开始上菜了。

每人一个包子,一小碗biangbiang面,一小盘子卤肉,以及一大碗串串。

气氛一下就起来了。

一群小货郎眼睛直眨巴,这不是他们铺子上卖的东西吗?

不过,除了包子,其他的他们也没有吃过。

莫少珩心道,自己的商品,自己员工怎么能都没有尝过。

赵景澄等十五个学生居然也混在其中,眼观鼻鼻观心,准备浑水摸鱼蹭一顿,他们多半是觉得有趣。

旁边的豆子还歪着个脑袋看着赵景澄等人,“他们不是小货郎!”

赵景澄赶紧瞪了过来,吓得豆子脑袋都捂进了脖子里面。

莫少珩正安排赵棣和赵焰秋入座。

甚至还有皇子战队的其他几位皇子。

赵棣赵焰秋:“……”

面面相觑。

这是宴会?但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奇怪的宴会,莫少珩在干什么?

莫少珩笑道,“与民同乐,几位殿下应该还没有这么亲近过凉京的百姓吧,今天正好试试。”

周围的人:“……”

他们这才大概知道了莫少珩的员工聚餐的意思。

莫少珩这个败家子,他铺子上才开始有一点生意吧?

估计赚的钱都不够这些小货郎吃的。

但也没有人说什么,这些小货郎以前是干什么的,他们清楚得很。

说起来,这些小货郎跟了莫少珩之后,真是过上了和以前完全不同的生活了,干干净净,有吃有住,现在还喊他们小乞丐,怕是都没有人相信。

莫少珩真的在认真地养着这些小乞丐。

不知道为何,心中莫名的有一股佩服之感。

做他人未做之事,千万人而独往。

莫少珩的声音也传了出来,“如大家所见,我们乌衣巷出了好些新的铺子。”

“大家作为镇北王府的员工,这么久却连自己铺子上的食物都没有尝试过。”

“今日正好,将大家聚集在一起,尝尝自家的东西。”

“话不多说,免得饭菜都凉了,大家动筷吃起来。”

众人:“……”

这就是员工聚餐

若是围观的人只是看热闹,那么作为坐下来的乌衣巷的小货郎,掌柜,伙计,工匠等,又是另外一番感觉了。

除了感觉到热闹外,竟然从中感觉到了一丝异样的温暖。

员工聚餐,本就是一种凝聚力的文化。

敢问哪一个贵族,哪一个东家,能这么关心他们?

要知道,给东家做工,基本就相当于将自己卖给了东家,和为奴为仆差不了多少,一直都只能是兢兢业业战战兢兢。

一群小货郎,眼睛一个劲的眨,这真是给他们吃的?

他们觉得每天有包子吃已经是最幸福的事情了,特别是一天还能领三次包子。

一开始还有些拘束,都不敢动筷子,拿着个包子啃得跟小硕鼠一样,呆萌呆萌的。

不过在旁边赵景澄十几个人嘻嘻哈哈的带动下,慢慢的活跃了起来。

赵景澄还在那道,“biangbiang面再不吃都要腻了。”

一群小货郎看着小半碗biangbiang面。

哎呀,腻了就太浪费了。

怎么能浪费食物!

然后小手手拿起筷子将面条挑进了嘴巴里面。

调料和面条混合在一起的味道,一进嘴巴,那滋味就散开了。

整个现场都是嗦面的声音。

“真好吃。”

这就是他们卖的biangbiang面啊,难怪连贵族都让人来买他们的biangbiang面。

然后是卤肉。

可以说这些小货郎能吃到肉的可能实在太小了。

将卤肉放进嘴里咀嚼。

整个脸笑得都只剩下一张裂开的嘴巴。

画面实在太美了,整整齐齐的一排一排,只有笑开的嘴巴,眼睛都笑成了一条缝。

他们的卤肉也太好吃了吧。

“好香。”

气氛彻底起来了。

一片的赞美之声。

然后伸手拿起竹签,竹签上串着的都是素菜。

看上去十分的特别,又十分的好看。

连赵棣赵燕秋还有几个皇子都是没有吃过的。

将串好的菜放进嘴巴里面,独特的调料的味道,混合着菜味,是他们从来没有尝试过的味道。

撸着串,吃着最近才出现的包子,biangbiang面,卤肉。

赵棣都有些惊讶地看向莫少珩。

莫少珩一笑,“赚钱是为了什么?不就是为了过得好一点过得快乐一点。”

“有人为了赚钱,变得疯狂执着,而忘记了最根本的原因。”

“这样不就挺好。”

心里却在道,他也想多赚点钱,这不是赚不到嘛,他还不能自我安慰一番。

汪的,差点没哭出来,有眼泪都得往肚子吞。

几个皇子明显愣住了,看着热闹的街道。

心里居然冒出一个奇怪的想法,或许,书上说的,百姓安居乐业,海晏河清的清宁盛世,差不多也就是这样了吧。

看看这些小货郎,原本还是四处乞讨,卑躬屈膝的小乞丐,但现在,笑得多开心。

周围看热闹的人也愣住了,此时此景,竟让他们都有一种羡慕和向往的感觉。

他凉京城中,竟然有这么温馨的一个角落。

期间,莫少珩还跑去看了看他的小货郎,“味道如何?”

一群小货郎笑得眼睛全都变成了月牙,“忒好吃了。”

“我们以前觉得包子是这世上最好吃的东西,没想到除了包子,还有这么多。”

笑声中,竟然让人有些心酸。

对现代的人来说,一个包子算得了什么,但在这群小货郎心中,却是世上最好吃的东西。

这种想法,本来就让人听得心颤。

莫少珩叹息着说了一句,“希望以后所有的人,老有所依,幼有所养,天下再无孤苦之人。”

一时间,鸦雀无声。

老有所依,幼有所养,天下再无孤苦无依之人?

此时的莫少珩,身上像是多了一些什么东西。

看不清,也看不懂,但就是吸引着人去注视着。

抛开那些骂名,抛开那些成见,这才是真正的莫少珩吗?

几个皇子也张了张嘴。

他们今日本只是来参加三街之战的,没想到突如其来的一个什么员工聚餐居然给了他们一些感触。

莫少珩也是一笑,这些皇子,平时不是在宫里读书,就是参加各种皇家的活动,哪里见过什么真正的人间疾苦。

书上所写,怎可能有亲眼所见触动大。

很快,欢腾的笑声将忧愁冲淡。

“这个串串真好吃。”

“吃着真开心。”

明明菜还是原来那个菜,但切成小块串在竹签上,它怎么就发生了什么奇妙的变化了呢。

晚霞照耀进这条街道,照在一个个笑得合不拢嘴的笑脸上。

莫少珩又宣布了两件事,“明日起,三街之战就开始十六强进八强的赛事了。”

“我决定,给获胜者设置一些奖励,凡是进入八强的队伍,皆可获得在我乌衣巷敞吃一天的权力。”

现在这十六个战队已经有些名气了,他设置这个奖励,多是为了打广告。

包一天的伙食,哪怕敞开肚子吃,也花费不了多少,但若是将在乌衣巷敞吃一天变成了人们口口相传的荣耀时,价值就太大了。

众人:“……”

莫少珩也太能花钱了。

在他们眼中,莫少珩举办三街之战似乎也没有得到什么利益,现在还设置奖项。

然后莫少珩又宣布第二件事了,“以后每个月,我们都举行一次员工聚餐。”

哗!

将一群小货郎高兴得叫得唧唧的。

凉京的百姓:“……”

哪怕他北凉普通的百姓,一年都吃不上几次肉,这些小货郎倒是过上不错的日子了。

最后,一人还分到了一块餐后的雪糕,快乐到不行。

斜阳夕照,热闹散去。

莫少珩送走几位皇子,将赵棣留下来了。

“我们来做一笔生意如何?”

赵棣:“……”

莫少珩继续道,“这两天居然有在你铺子上买了东西的人,跑来我这使用送货□□。”

“理由一个比一个奇葩,说得头头是道。”

“我家小货郎虽然现在闲得很,但也不能平白给你使唤不是。”

然后声音一变,化做两字,“给钱!”

他可以提供送货□□啊,但是得收钱。

莫少珩:“我拟了一个使用我小货郎□□的章程,你看看。”

“凡是在你铺子上买了货物,来我这使用送货□□的,我按照距离收取你一定的费用。”

“到燕子街距离,一单只收取你一个铜板,燕子街到回廊街一单收你两铜板……”

“便宜吧?”

到时他还能在顾客那收取一点送货钱,也就是说,他的小货郎送货□□两头收钱。

虽然都不多,但积沙成塔不是。

而且,三方都能有利益,百姓享受到了便捷,赵棣不用重新组建一个送货体系,就能提高商铺的生意,给顾客提供便捷,莫少珩能收取一些报酬。

赵棣:“……”

“你一开始就是这么打算?”

用小货郎覆盖周围所有的便捷服务。

他也能看到,一但这种便捷方式推开,对他的商铺的影响。

特别是习惯了送货上门之后,恐怕百姓哪怕路远,都会选择来他们这里买东西。

莫少珩也没有隐瞒,“一开始倒是真想帮帮这群小孩,后来组建起来了,就想得更多了。”

“怎么样?我这群小货郎也没有白养吧?”

赵棣看了一眼。

从小就跟狐狸一样狡猾,现在也不逞多让。

想了想,点点头,送货上门的费用并不高,完全比不上其带来的好处,很多原本只是来看三街之战热闹的人,原本因为路程的原因,不愿意提着东西回去,现在想法要变了。

莫少珩赶紧拿出一份契约,“来来来,签个名儿。”

什么一家人,还是契约靠谱,因为说不定哪天他们的婚约就没有了。

再说了,亲兄弟还明算账,就算这时候赵棣开口喊小媳妇,都没用。

赵棣:“……”

这是早有准备啊。

签完契约,莫少珩美滋滋地回镇北王府了。

一进府,有老嬷嬷来告知,让他去祖母那里一趟。

祖母最近已经能自己走路了,听说出门的时候,还看愣了好些人,特别是祖母那些老姐妹,惊讶得一个劲跟祖母要药方。

祖母见莫少珩来了,脸上笑呵呵的,最近她们府上都喜庆了不少。

祖母说道,“祖母年纪大了,有些事情已经力不从心。”

说完拿出一叠账本,“你是镇北王府唯一的男丁,这些东西迟早要交到你手上,最近你又忙着铺子上的事情,正好将它们交到你手上打理。”

莫少珩犹豫了一下,然后点点头。

祖母的年龄的确大了,过上一些悠闲的生活更合适,而不是为这些操劳。

除了账本,就是一些商铺的房契,田地的地契等。

然后就是莫少珩最近支出的一些花费。

稍微一看,不由得又感叹了一番,败家子啊,钱没有赚到,反倒是花出去了不少,像面铺的改造,做那些桌子凳子,就花费了不少。

“对了。”这时候祖母突然说了一句,“都二十年了,和燕王的婚约拖得也太久了些。”

“别人燕王到现在还未婚娶。”

“虽然说燕王和天妃那还没说什么,但我们也不能视而不见耽误着人家。”

“以前因为种种原因,一直未能处理这事,现在正好你也回凉京了,我琢磨着也该和燕王和天妃商量商量了。”

这种事情,说是退婚悔婚都算不上,毕竟是一场乌龙婚约,阴错阳差地才持续到现在。

但也不能拿到明面上让大家看了笑话,所以还是得双方商量着来办。

旁边的永安夫人脸上露出了喜色,何止燕王无法婚娶,她们家珩儿也一样啊,有这婚约在,总是一种束缚。

说道,“我最近和几位夫人走得近,听她们说起,好几家的贵女都到了嫁娶之龄。”

“有几家的小娘子倒也门当户对,平时里我还无意间瞧见过几次,端是长得俊俏……”

她这无意间瞧见,怕是故意制造的机会去看的吧。

话还没说完,就被祖母打断了,“现在莫说这些。”

婚约还没有解除呢,就到处张罗,要是传了出去,自然是不好的。

永安夫人答道,“我自然有分寸,也就心里琢磨,没说与人听。”

莫少珩:“……”

你倒是没有说与人听,但你都已经开始暗中张罗了。

这可怎么办?

要是婚约解除,他是不是要被催婚了?

不行,这婚约还不能解除。

除非,给他找个人模人样的男人他可以勉强考虑一下。

但这话要是说出来,得晕倒一地。

咳嗽了一声,嘴巴上应着,心里却开始了弯弯拐拐。

第二日,是大朝会的时间,莫少珩是要上朝的。

早朝上,依旧是以修运河的事宜为主。

赵岚眼睛都是绿的,幽怨得很,这等差事居然从他手上落到了燕王手上,他还不能惹事,现在正是他夹起尾巴做人的时候,期望圣人不要旧事重提他在此事上的失责。

他现在就是个金殿上的隐形人,身为北凉太子,却无法参与北凉最大的事件中。

莫少珩整个过程都在看着赵棣,用什么方法才能说服赵棣不解除婚约?

赵棣这个年龄,正是春天最茂盛的时刻,估计想娶媳妇都快想疯了吧。

莫少珩都觉得赵棣憋得可怜,大好青年,还得靠五指姑娘。

莫少珩心道,赵棣肯定得怨死他了。

也不知道是不是莫少珩的目光太炽热,赵棣居然皱眉地回头看了一眼。

莫少珩赶紧心虚的收回目光。

他好想赵棣一直拖着婚约不解除啊,最好拖一辈子。

当然,这个想法有些不切实际。

今日早朝倒是没有什么意外,因为是大朝会,都是各部在述职,和莫少珩这样的小官没有多大关系,他嘴巴都不用张一下。

下了朝,莫少珩就在金殿外等着。

等赵棣出来了,这才走了过去。

没想到这次居然是赵棣主动开口,“你在殿上一直看着我干什么?”

莫少珩心里一慌,道,“你不看我,怎么知道我在看你?”

赵棣:“……”

那如芒刺背的感觉,还需要他看?

一个上午,眼睛都在他身上,以为他不知道,还装。

问道,“有事?”

莫少珩犹豫了一下,“的确有件小事,恩,大事。”

“我们到一旁说去。”

现在他们正在金殿门口,出来的朝臣将他们看得清清楚楚。

朝臣还在奇怪,莫少珩和燕王关系这么好了?

燕王不是见谁都冷得冻死人?

心里不免嘀咕了一句,小媳妇果然不一样。

嘴角一笑,等会让礼部尚书来抓现场,都没过门就见面,于礼不合。

看不将两人弄得面红耳赤。

莫少珩和赵棣走到了一旁拐弯处,避开所有人的目光。

莫少珩却有些踌躇了,这怎么开口?

让一个适婚年龄的大好青年先别结婚,原因是帮他拖一拖?

赵棣皱眉地看着莫少珩。

莫少珩一咬牙,“燕王,你现在有心上人么?”

赵棣:“……”

啥?

莫少珩:“要是没有,能否暂且不退婚?”

渴望巴巴。

赵棣:“……”

赵棣愣是咳嗽了一声,冰块脸都有些不自然,莫少珩什么……意思?

不想退婚?

应该是不想退婚吧?不然怎么会亲自找上他。

赵棣目光居然有些游移不定。

莫少珩正准备说些什么,赵棣开口道,“答应你也可以,但……你也得许诺一个条件。”

莫少珩赶紧问道,“什么条件?”

赵棣答道,“算是一个承诺,以后我让你兑现这个承诺的时候,你不得拒绝。”

莫少珩眉头都皱了起来。

承诺?

承诺这种东西可是不能乱许的,就像他曾经答应了琴圣柳归尘一个承诺,谁能知道这个承诺居然让他付出了难以想象的代价。

未知的承诺,永远是最可怕的。

似乎看出了莫少珩的犹豫,赵棣一本正经地道,“放心,这个承诺不会损害你镇北王府的利益。”

莫少珩疑惑地看向赵棣,怎么都感觉赵棣在给他挖坑。

赵棣想了想,继续道,“不仅不会损害你镇北王府的利益,甚至,能让你现在的产业翻两倍。”

莫少珩都惊讶住了,他现在有一条街的产业,他的产业还能变成三条街不成?

不得了,这到底是个什么样的承诺,居然还有这等好事。

赵棣不说话了。

莫少珩纠结了,说实话,哪怕是其他任何的困难,他甚至都能想办法渡过。

但偏偏这婚姻大事,涉及到的是最亲的人。

其中需要面对太多问题了,无奈,妥协,又或者其他,又不能硬来,大谈什么个人自由,这样的思想在现在是不可能说得通的。

赵棣加了一句话,“到时,仅是你点头或者摇头这么简单。”

莫少珩:“……”

一咬牙,“这可是你说的,不会损害我镇北王府的利益。”

“若是有偏差,我定是不会兑现这个承诺的。”

赵棣点点头。

分开后。

赵棣旁边的知南和知北不由得对视了一眼。

他们主子这是怎么了?怎么感觉和世子聊完过后,就有些魂不守舍的?

正准备问上一句,这时,赵棣居然先开口了。

“两个原本要解除婚约的人,突然其中一个来说,不想解除了,为何?”

知南答道,“定是舍不得了。”

赵棣嘴角向上扬了一下,果然如此,莫少珩定是舍不得了,呵。

这时,知北说道,“也不一定,或许是有什么目的。”

赵棣眉头一皱,“这世上哪有如此奸诈的人?”

声音一落下,知北就接口道,“怎么没有?主子你想想世子小时候,可是将所有人玩得团团转。”

奸诈油滑得很。

赵棣哼了一声,没在说话。

知南知北对视了一眼,知南张了张嘴,做了一个唇语,你刚才看到世子给主子塞银子了没有?

他们主子聪明一世,但世子就像一个克星一样,每次欺骗他们主子的时候,他们都能看明白其中的蹊跷,偏偏他们主子要很久才能反应过来。

等反应过来吧,事情都过去好久了,气都消得差不多了。

这算什么?

此时,莫少珩还在皱眉,本来他准备了很多说辞来说服赵棣,结果一律没有用上。

赵棣居然没有顾及都快成“大龄剩男”和憋久了的身心健康问题,居然直接就答应了。

麻烦的就是这个承诺。

想了想,也没有想出一个头绪来。

好歹他和赵棣现在也勉强算一条船上的吧,他在自救的同时,也让赵棣从中获得了一些益处,比如修运河,如果没有他,赵棣或许也能争夺到一些主动权,但绝对不会这么轻松。

看在这个份上,赵棣应该也不会坑他。

疑神疑鬼。

正准备出宫,这时,一个老嬷嬷跑了过来,“世子,天妃召见。”

莫少珩一愣,看了看这老嬷嬷,是他以前小时候住皇宫就认识的一个老嬷嬷,不由得问了问。

原来是养蚕的事情。

天妃在得到蚕种和养蚕之法后,在熟悉一些时间后就开始了,那个时间就开始养,的确能收获一批秋蚕。

这是召他去看看蚕的情况,毕竟事关重大,天妃有时候心里也是悬着的。

莫少珩跟着老嬷嬷去朱霞宫。

宫门前,赵棣居然也刚好到。

赵棣也是一愣,他本是顺路来看看他母妃。

一起走进殿中。

天妃笑得特别开心,“怎么两个人一起来了?”

旁边的老嬷嬷也笑道,“刚才看见殿下和世子走进来,老奴都不由得想起了小时候,那时候殿下和世子也是形影不离。”

莫少珩心道,才不是,明明是赵棣那小苦瓜每次跟个狗皮膏药一样粘着他,以为他真能和一个小孩玩一起去啊。

老嬷嬷继续道,“也有些不同,殿下和世子现在皆是一表人才,走进来的时候连我们殿内都明媚了一些。”

“不是老奴说,整个凉京,去哪里找得出我们朱霞宫这样的两位主子来。”

天妃都笑得轻遮住了嘴。

两个都是她养大的,别人夸奖,自然是开心的。

可不是,两人走进来的时候,就跟一幅画儿一样。

莫少珩和赵棣见过礼之后,天妃说道,“对了,镇北王妃今日让人传了份手书进宫,谈起你们之间那个婚约的事情。”

莫少珩身体赶紧一正,他娘行动居然这么快,还好他事先行动更快。

“眼看着你们两也这么大了,若不是出了些意外,早应该成家立业了。”

“现在情况也安定了下来,镇北王妃来信询问我的意见,我琢磨着也是时候了。”

“不如择个时日,将这个婚约解除了如何?”

莫少珩:“……”

赵棣:“……”

赵棣看了一眼莫少珩,难怪莫少珩今日找上他,原来是早得了消息。

这时,莫少珩站得笔直,答道,“一切听天妃做主,若是燕王答应解除婚约,解除了即是。”

死道友不死贫道,反正赵棣才答应了他不会解除婚约。

阿弥陀佛,也让赵棣知道人心是何等险恶,这是为了赵棣好。

眼观鼻鼻关心,完全不顾赵棣投来的刺人的目光。

天妃看向赵棣,“棣儿觉得如何?要不正好择个吉日?我正巧和镇北王妃瞧了些年龄家事都合适的贵女。”

赵棣:“……”

莫少珩心道,原来还不只是他娘在琢磨,是他娘和天妃一起在琢磨,连人家的贵女都偷偷去看了。

好歹……好歹他和赵棣还有婚约呢,这样做怎么感觉都有点……

当然,现在这个不是重点。

莫少珩也看向赵棣,“殿下觉得如何?”

“一切都请殿下做主。”

赵棣:“……”

“那个,钦天监最近有诘言,说是最近不是吉日。”

天妃一愣,她怎么不知道燕王还关注起来钦天监的事情了?

莫少珩憋着笑,他都替燕王尴尬,这什么烂借口。

莫少珩咳嗽了一声,“娘娘的蚕养得如何?我刚才在路上听嬷嬷说,已经有些火候了。”

说道这个,天妃这才转移了注意力,“别小看这些小蚕虫,养起来竟然也不比养孩子轻松,好几夜我都半夜担心着起来查看……”

趁这个话头,莫少珩道,“正好带我去看看,毕竟只有一盒蚕种,出不得问题。”

天妃这才带着人向蚕房去。

虽然只有一盒蚕种,但蚕卵比芝麻还要小上很多。

孵化出来,不仅朱霞宫,周围好几个宫殿都腾出来养蚕了。

当然这点数量,对于整个北凉来说,依旧微不足道。

莫少珩看了一圈,耳朵里面都是蚕啃食桑叶的声音,悉悉索索的,听习惯了其实还满好听。

一个个蚕宝宝,还是蚕白色的,爬在专门的簸箕里面,到处都是。

莫少珩又看了看专门让人采的桑叶,北凉多使用桑麻做麻衣,所以桑叶倒是不缺。

提醒了一两句,“桑叶定不能沾半点露水,喂食前要反复检查。”

蚕需要的水分都是通过桑叶本身获取,而不需要露水。

反而一点露水就能让蚕注水而死。

又看了看通风安静等环境。

做得都不错,都是按照他以前写的养蚕手册上规规整整的在弄。

等检查完,又交代了几句养蚕的宫女,这才离开。

出了朱霞宫,莫少珩就感觉有一双犀利的眼睛盯着他的后背。

如芒刺背。

莫少珩拔腿就跑,边跑还不忘提醒道,“反正……反你答应了不退婚。”

阿弥陀佛,罪过罪过,催婚的人都找燕王去吧,是燕王死乞白赖不肯退婚,和他可没有关心。

罪过罪过。

赵棣冷哼了一声,“跑得倒是挺快。”

这性子倒是一点没变。

然后,他也有些头痛。

这借口可怎么找按理这婚约的确该退了,可当时莫少珩来说不想退婚,他脑子就热了一下,居然没想后果的就答应了 。

苦大仇深。

此时,莫少珩正坐着马车去乌衣巷。

心中还在想,赵棣说瞬间让他产业翻两倍,怎么可能?

他这个商业天才都做不到,他们凉京的地契可贵了,别看他这里的位置不是最繁华的,但每间铺子也能值不少钱。

驶进乌衣巷,也不知道是不是昨天员工聚餐的原因,给他们的产品做了宣传,此时,街上的百姓又比往日多了一些。

莫少珩就看见两个半大小孩,正在雪糕铺子前,踮起脚,将手上的铜板举得老高,“冰淇淋圣代,谢谢。”

现在他们的雪糕铺子又出了点新花样,除了老冰棍,冰桶外,又添加了加了水果的水果雪糕,加了羊奶牛奶做成火炬的冰淇淋。

无论是平民还是贵族,总会有适合他们的选择,虽然莫少珩觉得最解渴的还是老冰棍,当然老冰棍最不赚钱。

包子铺和卤肉铺前也有人在购买,面铺里面居然有人在吃面。

街道上,也多了一个写着“串串”的布幡。

赵景澄,南一等就在串串铺子门口。

赵景澄:“南一,我请你们吃串串,吃完一起去东市看东唐来的商人如何?”

随着东唐运粮队伍来的,还有东唐的商人。

南一:“……”

请他吃?

他在乌衣巷吃东西都是刷脸,少师都说他再嘴巴不停,铺子都要被他吃关门。

赵景澄继续道,“听说东唐的商人中还夹杂了好些外域商人,他们长得可奇怪了,有的全身黑得跟锅底一样,有的头发卷得比羊毛还卷,还有还有,有的人头发居然是金色的……”

南一答道,“黑皮肤的是尼格利陀的商人,卷头发的多是来自阿拉伯,金头发的是波斯商人吧。”

他以前老是让少师带着他出宫偷看来他们离都的外域商人,少师就是这么给他讲的。

赵景澄等:“……”

啥玩意?

这时候,莫少珩走了上去,赵御宁和范慎还背着他们的大箱子,时不时跳起来一下,“倒垂夕阳。”

时不时还能听到,什么“风在我耳边哭泣,我在聆听猎物的哀嚎……”

“黑暗中的暗杀者,用实力碾压一切……”

等等类似的声音。

走到哪里二到哪里,回头率那是百分百。

保证炸翻一整条街。

莫少珩看着赵景澄身上的铠甲和手上的大盾牌,问道,“你不热?”

赵景澄脑袋直摇。

今天他去国子监的时候都是这套行头,国子监的学生看到他可是叫得唧唧的,虽然被先生训斥了一顿,不让他在国子监这样。

他来了乌衣巷,他还不得穿够本。

莫少珩又问了一句,“今天不是知山先生的课吗?你们怎么跑出来了?”

知山先生辞课没有辞掉,被祭酒说回来了。

说起这个,赵景澄居然有些不好意思,“今天知山先生又……又被我气跑了,所以我们就出来了。”

莫少珩:“……”

赵景澄争辩道,“真的,我今天什么话都没说,我就穿着这么一身,拿着一本书,读得可认真了,结果知山先生一看我,手抖得书都拿不稳,直接拂袖而去。”

“我还在奇怪,他这是怎么了呢?”

莫少珩说了两句,“以后听话一些,别每天将先生气得躺地上。”

然后由得他们玩去了。

赵景澄他们吃了串串,手上一人抱着一包卤猪蹄,嘴巴含着雪糕,往东市而去。

一路上,懵逼了好一群百姓,估计多半以为是妖怪进城了。

倒是跟了一群小孩和少年,嘻嘻哈哈的一起看热闹。

赵景澄:“南一,怎么每次你身边都跟着这么多鹰卫?”

“难道在凉京城里面,还有人敢欺负我们不成?”

南一:“……”

东市。

的确比以前热闹了很多。

很多都是来看热闹的,也有专门来看看从东唐和外域来的商人带来的奇怪商品。

有时候,繁华是一种气氛,比如现在,东市给人的感觉,就比以前更有商业气息了。

赵景澄等人看得眼睛直放光,毕竟他们从来没有见过“外国人”。

南一看着一个卷头发的外域商人,却是一愣,然后跑了过去,“买买提大叔”

赵景澄等:“……”

什么提?

南一怎么还认识外域的奇怪商人。

买买提也在惊讶,怎么有人认识他?

看了过去,仔细分别了半天也没认出来,还是南一自己道,“我是跟在我们家少师身边那小孩。”

买买提脸上惊讶,都认不出来了,然后拖着浓浓的口音,舌头卷得能卷烧饼,“小孩,你们家大人呢?你们家大人承诺过我,我帮他找来种子,他就给我等量的黄金,结果我去了南离,一问你们家少师,就被人打了。”

南一:“……”

在南离问少师的事情,被打都是小事情。

买买提拿出一个大布袋子,“种子还要不要,我找谁换黄金?”

周围的人,“……”

这一定是个骗子,一袋什么种子就想骗人黄金。

做梦呢。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在2021-09-08 15:09:01~2021-09-09 14:07:30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那是我的薯条、么小瞳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时光 40瓶;爆更! 29瓶;君子不翩翩 5瓶;水琉璃、小可 2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