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冕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日冕文学 > 我在古代搞现代化建设 > 第42章 长得”奇怪“的猪

第42章 长得”奇怪“的猪


植物染布, 分了很多种,花染,茶染, 杂染等等。

莫少珩要做的就是花染。

步骤其实并不难, 动手能力稍微强一点的, 都可以完成, 只是染得好不好看, 就看个人了。

第一步, 就是将无色锦布放在热水侵泡。

第二布, 提取花中的色素, 将花侵泡一晚上,然后煎熬就可以了,熬的时候放点醋,色素的出色率会大大增加。

正好, 莫少珩用梨做的果醋也差不多好了, 正好用上。

第三步,将泡好的锦布放到豆浆中上浆,这样更容易上色。

豆浆需要黄豆磨粉来做, 刚好他也有一车黄豆。

第四步,将泡好的锦布放明矾水中,这样上色后, 色素才不会脱落。

明矾是一种炼丹的丹材, 需要专门去购买。

第五步,就是将处理好的锦布放在提取的色素液体里面煮。

第六步, 出锅,洗干净,避免太阳直射晒干。

这样植物染布的工艺就完成了。

莫少珩整理完步骤, 就开始行动了起来。

期间,熬煮花朵出色的时候,药童跑得远远的,一脸嫌弃。

南一一开始还以为在弄什么好吃的,擦着流出来的口水,在旁边守着。

这次煮出来的色素,有三种,一种是菊花的黄色,一种是凤仙花的红色,一种是杂色花煮出来的杂色。

其实所有颜色都是三原色组成,它们混合一下,又能出现新的色彩。

莫少珩在染布的消息,府里的人是知道的,莫海棠带着府里的姑娘还专门跑来看了好几次。

“布都是这样染出来的?”

莫少珩点了点头,“植物染布的工艺是这样的。”

“看起来简单,其实要染出一块好布可不容易,特别是这样人工手染,稍微有点差池,染出来的颜色就会不一样。”

莫少珩看了看剩下的一点色素,干脆让莫海棠拿去,“你们可以尝试将它们按照不同的比例兑在一起,说不定误打误撞能兑出世上最美丽的颜色。”

“不过每次兑的时候,将比例记清楚,不然下次就兑不出来了。”

算是颜色diy吧。

莫少珩也不知道怎么兑才能兑出心中想要的色彩,所以干脆让姑娘们帮着试。

一群姑娘来了兴趣,“布店卖的布,也就那么几个颜色而已,我们要是能兑出不一样的颜色,说不得我们还能开一个染坊。”

莫少珩点点头,理论上是这样,实际上,不经过无数次的尝试,恐怕很难得到漂亮的色彩。

几天后,莫少珩的第一批布料也染好了。

闻讯而来的莫海棠等,看着挂在院子中的几匹布。

颜色最多的是鹅黄色的,其次是红色,然后是杂色。

“竟都是布店没有的颜色。”

北凉最常见的衣服颜色,都是素色,比如蓝色,青色等。

“这鹅黄色做成裙子定是漂亮的。”眼睛中都透着光。

“色彩一点都不暗沉,还透着明亮的光。”

这就是浸泡过豆浆后,上色的好处了。

其实还有一个大家现在没有发现的好处。

北凉的衣服,在第一次洗的时候,基本都会脱色。

再好看的衣服,多洗几次,就会变淡变旧。

但莫少珩这些布料,因为侵泡过明矾,至少水洗是洗不掉色的。

“红色也不错,就是太艳丽了一点,穿出去是不是太造谣了”

莫少珩一笑,“总会有适合的人穿。”

每个人的性子不同,适合穿的衣服也不同。

莫海棠捂嘴笑了,“我北凉,怕也只有临江仙那样恣意狂傲的人,才能驾驭得了这颜色。”

莫少珩:“……”

红色怎么了?红色的锦袍方显邪魅。

其实杂色更加的鲜艳,五颜六色的,做成衣服,穿上去跟只花孔雀一样,莫少珩第一时间就想到了赵焰秋,肯定适合他。

光是布料,还看不出成衣的效果。

干脆让府中绣娘做成衣服试试。

几日后,凉京。

现在的凉京,已经有了些凉爽的微风。

赶着时间,前往布店购买布料的人更多了。

这时,几辆马车停在了凉京最大的布店前。

这也没什么,稍微人口多一点的世家贵族,哪个不是几车几车的布料往府里拉的。

只是,马车上突然走出来几个身穿鹅黄衣裙的女子。

在一片素色的世界,突然飞进来了漂亮的蝴蝶一样,让整个世界都变得有了生机和活力。

鹅黄,素淡而又高雅,又不像周围统一深色服饰那么深沉,穿在女子身上,竟然平白添加了几分美丽,如同黑白画染上了颜色。

一瞬间,似乎就成为了人群中的焦点。

莫海棠带着人走进了布店,她们今天是来负责采买的。

“店家,你们这未染色的杭锦还剩下多少?”

这时周围的人反应过来,有认识莫家姑娘的,赶紧过来七嘴八舌地问情况。

“你们这鹅黄的布料在哪里买的?我们以前怎么没有见过,跟花儿一样。”眼睛中都是光。

莫海棠几个姑娘相视一笑,“买不到的,这是我们府上自己染的。”

众人一愣,这才想起,莫少珩好像说过自己染布。

难道……难道这就是莫少珩染出来的布?

这样颜色做出来的罗裙也太好看了吧。

莫海棠几个姑娘,本是准备买了布料就回去的,马上就要换季了,得赶着一点才能将布染出来将衣服制出来。

结果愣是被拉着聊了起来。

“你们府里的这种布料卖不卖啊,也均一点给我们。”

莫海棠也是无法,“不卖的,我们自己都不够,我们府里姑娘多,也不能厚此薄彼,每个姑娘都得做新衣服。”

她倒是没有乱说。

花染使用的原料是花,量并不大,做不出来多少布。

加上又要使用豆浆泡布,黄豆莫少珩是准备留着当种子的,也不可能大量使用。

所以,莫少珩想开一个染坊的想法,短时间无法完成。

现在也就是在府里的院子,各房自己染布,只够自己府里用。

但哪怕莫海棠这么说了,还是有些不死心的,一个劲拉着莫海棠想要均点布,这鹅黄的裙子也太漂亮了。

此时,莫少珩和南一,也成了众人瞩目的焦点。

今天是大朝会,莫少珩一身大红色的锦袍,陪上他怀里的古琴,额头的凰印,那才叫一个邪魅。

和莫少珩以往琼台仙人的形象完全颠覆了一样。

但依旧好看得让人移不开眼睛。

不得不说,长得好看的人,的确能驾驭住很多别人都驾驭不了的服饰。

此时的莫少珩,就像金殿上一抹猩红的妖月,让人移不开眼,连圣人都看了好久。

而等在金殿外的南一,穿了一身如同海洋般蓝色的小道袍,迎来频繁的目光。

北凉的衣服也有蓝色的,但是那种深沉的蓝,和这明亮的海洋色完全不同,南一的小道袍就像泛着蓝色的水光,海浪汹涌。

这颜色是莫海棠一群姑娘鼓捣出来的,当时莫少珩都惊讶了好久,有时候,无意间也能产生无法想象的美来。

今日朝议最大的事情,也就是燕王赵棣要带着人去修运河了。

莫少珩心道,难怪永安夫人没跟他提解除婚约的事情了,原来是燕王赵棣要离开凉京一段时间。

修运河,当然不需要燕王随时守着,自有人监工,但开工,祭奠河神之类,却是需要皇家之人亲自去。

莫少珩看了一眼前面的赵棣,他这是赶巧正好要出发修运河,还是为了暂时不解除婚约所想出来的办法?

要是后者,他罪过可就大了,远赴这么远的地方,哪怕仅仅是来回一趟,这一路上也颇多颠簸。

朝议很快就结束,并没有其他大事。

莫少珩出了金殿,在外等着赵棣。

“燕王何日启程?”

赵棣答道,“明日。”

莫少珩一愣,竟然这么急。

也对,要是不急的话,说不得永安夫人,天妃得让他们解除了婚约再出发。

莫少珩想了想,道,“这一路上怕是没有在凉京舒坦,我让人送些咸鱼,你一并带在路上。”

咸鱼的保存时间长,正合适。

说完又道,“我府上最近出了些新布料,其他地方买不到,我想着你答应暂时不解除婚约,需要顶着极大的压力,算是帮了我一个大忙,无论如何我也该感谢一番,所以将做好的成衣也给你带来了一件。”

莫少珩眼睛直滴溜,他的确是来示好的,因为他答应过赵棣一个承诺,他心里有些七上八下,他多示示好,以后赵棣也不好为难他。

俗话说得好,拿人手短。

莫少珩向南一招了招手,带南一来,就是为了将衣服拿来。

南一将盒子捧了过来。

盒子打开,也是一件红色的锦袍。

“你要不要到偏殿换上,看看合不合身?”

赵棣看了一眼莫少珩身上的红袍,又看了看盒子里的红袍,竟然没有拒绝。

等赵棣从偏殿走出来的时候,莫少珩眼睛都不由得一亮。

他就说,大红色怎么了,也有人能驾驭得住。

赵棣穿上这另外一个款式的大红锦袍,和莫少珩给人的感觉又有些不同,稳重,严厉,将成熟青年的魅力展现无遗。

合身到不行。

从金殿走出的大臣,频频侧目。

干嘛呢这是?

不知道的人还以为在金殿前拜堂。

礼部尚书在哪里,赶紧来看看合不合礼数。

不过,两个不同风格的俊美人儿,站在一起,竟给人一种赏心悦目之感。

赵棣说了一声,“正好合适。”

莫少珩一笑,“我让人专门打听了你的尺寸,让人做的。”

这时,旁边一个酸不溜的声音响起,“大庭广众,你们害不害臊,你看看多少人在看盯着你们。”

说话的是赵焰秋,这家伙难得上一次朝。

莫少珩向后一看:“……”

天,什么时候围了这么多人,他明明拉着赵棣去了拐角,避开了视线。

赵焰秋继续阴阳怪气地道,“不就是一件衣服,还专门带来金殿。”

哼,还在所有人面前这么得瑟,是生怕别人不知道你们有婚约在啊?

还都是红色,酸谁呢?

他可是听说,天妃和镇北王妃似有意要解除婚约了,你们就算穿同一样的衣服,也走不到一起。

赵棣正要说话,这时,莫少珩看向赵焰秋,“正好,我也有一件衣服要送给五殿下。”

赵焰秋正准备继续酸两句,闻言不由得一愣,“我也有?”

莫少珩心道,他用杂色花也染了几匹布料,实在太艳丽了一些,除了赵焰秋,还没几个人能穿出它的风采。

干脆一并带来了。

莫少珩取来南一手上的另外一个盒子,“要不殿下也穿上试试?”

赵焰秋:“……”

盒子里的衣服要比莫少珩和赵棣身上的要复杂一些,布料上竟然染出了一朵又一朵的小花,和针织上去的完全不同。

浑然一体。

看上去新奇得很。

一会看看莫少珩,一会看看赵棣。

嘴角一扬,“试试就试试。”

等待期间,莫少珩还在奇怪,为何赵棣突然一句话都不说了。

等赵焰秋从偏殿出来。

宛若人间的一只傲娇的花孔雀。

点点花朵点缀在得体的锦袍上,就如同孔雀开屏时的绚丽多彩,世界一切繁花都在袍子上了一样,也是好看的。

莫少珩都不由得道,“我这布料如何?”

赵焰秋答道,“竟还不错。”

周围的大臣看着赵焰秋也在啧啧称奇。

“我儿在莫少珩门下念书,前几日听我儿说,莫少珩要将繁花映在锦上。”

“当时还没有听懂。”

“现在看看,这繁花可不就在锦上了。”

“五殿下穿上这衣袍,竟多了一分别样风华。”

“这布也着实好看,还从来没见过这么鲜艳的,看看那一朵朵花儿,跟生在了布上一样。”

莫少珩说了一句,“喜欢就好。”

现在人实在太多,估计礼部尚书真得赶过来抓人了。

说了两句,莫少珩就赶紧带着南一离开。

等莫少珩离开后,赵焰秋看向赵棣,“听说你们在准备解除婚约了?”

赵棣:“没有。”

赵焰秋:“……”

怎么能睁着眼睛说瞎话?以为他不知道,他专门让人打听过了。

赵棣看了一眼赵焰秋,“你以前不是最讨厌莫少珩,他送的衣服你也穿?”

赵焰秋哼了一声,“我不仅要穿,我还每天招摇过市。”

赵棣:“……”

莫少珩刚回北凉的时候,赵焰秋可是喊打喊杀最厉害的,这才多久,就举了反旗,也太不坚定了。

此时,莫少珩正离了皇宫,准备去给赵棣准备点咸鱼,让他带路上吃。

这时,知北突然追了上来,“世子,燕王让我带一句话给世子。”

“燕王让世子不要忘了承诺。”

莫少珩:“……”

果然赵棣一定是给他挖了一个坑,不然不会这么紧迫地提醒他。

吓得莫少珩赶紧去多准备些咸鱼,吃了他的咸鱼,总不会为难他了吧?

今日的事情还有些多,莫少珩让人给小货郎们采购的被子也到了。

早买晚买迟早都要买。

莫少珩来到乌衣巷的时候,小货郎们正在排着队领被子。

其中一个小个子,抱着比他脑袋还高一节的被子,在队伍中撞来撞去的。

“豆子你干嘛呢?”

豆子笑得咯咯的,“这被子太厚了,我都看不见前面的路。”

以前,他们睡破庙睡别人屋檐下,哪里来的被子盖啊。

但现在,他们的被子好厚,光是抱着都感觉特别的暖和。

小脸脸蹭在被子上,舒服到了极点。

被子有两床呢,世子说,一床用来铺,一床用来盖,这样,到了冬天就不怕冷了。

两百个小货郎排队领被子,自然引来了不少人围观。

莫少珩对这些小货郎,哪怕是凉京的百姓都没有话说。

看看,原本干瘦枯黄的一个个小货郎,现在都长得白嫩嫩的了,看着讨喜得很。

听说现在这些无父无母的小货郎,每次出门都得结伴而行,因为……生怕被人牙子拐卖了去,长这样的孩子好卖得很。

现在又给买了这么多被子,被子可不是普通麻衣,贵着呢。

这怕又是一大笔钱。

这时,有人道,“你们知道吗?乌衣巷中间开了一间官盐铺子。”

“我二伯昨天绕路,刚好路过,看着那铺子里面的盐,愣是不敢靠近,因为太好了,又白又细,甚至比贵族世家用的盐还好,想着定是买不起的。”

“结果,还是铺子里的官爷招呼着我二伯前去看看。”

“这一看可不得了,明明是上等好盐,结果价格比我们买的粗盐还便宜。”

周围的人一愣,“这怎么可能?”

那人哼了一声,“怎么不可能?我二伯当场就买了好多,回来后,还来通知我家也去买。”

“若不是我也低价买到了那好盐,我会这么笃定地说这么仔细给你们听?”

“给你们说,那盐细得跟白沙一样,一点苦涩的味道都没有。”

“说一句实在话,我这辈子还没见过这么好的盐。”

周围的人哗然了,“这不可能,我们吃了一辈子的盐,盐价如何我们能还不知道”

那人道,“那是以前,现在啊,我们不仅能吃得起盐,还能吃好盐。”

“以前,不是有消息说莫少珩发现了一种新的制盐工艺吗?当时没见着盐也不知道盐价,议论了几天也就没有了消息。”

“我听卖盐的官爷说,这盐就是用莫少珩发现的新制盐工艺制出来的,产量超乎想象,所以才这么便宜。”

“以后,凉京还会有更多这样的官盐铺子,我北凉是真的不缺盐了,省下的买盐的钱,能买好多其他东西。”

周围一片安静。

那人也在感叹,“吃着这盐,心里多少有些堵得慌,以前我可没少偷偷骂莫少珩。”

“莫少珩自从回了北凉,之于北凉,倒是从来没有亏欠过什么,反而……”

莫少珩做过些什么,他们也是看得见的。

周围也是沉默。

“吃着便宜又上好的盐,若还肆无忌惮地骂莫少珩,怕真是没脸没皮了。”

那人继续道,“我昨日买完盐,也不知道怎么的,竟然跑去旁边的卤肉铺买了些卤肉,似乎若不买点莫少珩卖的其他东西,心里跟欠了人似的。”

“不过,那卤肉当真跟别人说的那样,味道好到了极点,完全不敢相信,卤肉都是用猪肉做出来的。”

当然,也有人还是不相信。

那人嘀咕了一句,“官盐铺子就在那里,不信可以自己去看。”

“若不是以后都能买到这样的好盐了,我才不会讲出来,我偷偷的买不好么?”

无论是相信不相信的人,自然都是要去看个明白的。

官盐铺子,第一次排起了长队。

乌衣巷也第一次出现了排队的迹象。

买完盐的人,看着提在手上价格低廉又极好的盐。

可以说,没有莫少珩,他们就吃不上这样的盐。

这对于整个北凉的百姓来说,意味着什么,他们多少也懂。

其中不少人,默默地走向了旁边的铺子。

莫少珩能改变,他们何尝不是。

对于乌衣巷的抵制,进一步松动了。

莫少珩得到消息后,心情都愉悦了不少,主动说了一句,“晚上将账本送到府上,我要翻看翻看。”

掌柜都笑了。

心中也充满了喜悦,这么多年,他乌衣巷终于要过上正常人的生活了。

第二日,莫少珩让人抬着一箱子咸鱼去送赵棣。

城外。

密密麻麻的难民已经在迁移了,估计要不了两天,凉京城外就很少能见到难民了。

莫少珩让人将咸鱼搬上车,镇北王府的管事嬷嬷也在教燕王的人,烹制咸鱼的方法。

“这咸鱼煮起来简单,在路上吃的话,也能添加个滋味,是个好东西……”

莫少珩走向赵棣,“这一去得多长时间?”

燕王答道,“一月有余。”

主要是前期工作的安排,等安排稳当后,他也只需要呆在府中,按时听工作汇报就行。

莫少珩点了点头,一个月时间也不长,眨眼功夫就过去了。

莫少珩向周围看了看,然后小声道,“等你回来后,这婚约又怎么办?”

赵棣也在愁,“到时候再想办法。”

路过的知南和知北:“……”

他们听到了什么?

主子和世子在合谋阻碍解除婚约?

咕噜。

两人吞了口口水,对视一眼。

真是在偷偷合谋啊。

为什么不愿意解除婚约,搞……搞一起了?没什么征兆啊。

送走赵棣后,莫少珩就回了镇北王府。

接下来的一段时间,来镇北王府的人多了起来。

因为,镇北王府的姑娘们,穿的衣服太漂亮了,走到哪都是所有人瞩目的存在,赞美声不断。

他们很快也发现,想要买这样的布料,根本买不到,无论哪一个布店都没得卖。

所以,时不时就有各府的夫人上门来了。

府里染出来的布也不多,但是吧,总有些人情是避不开的,老夫人和永安夫人怎么也得均出来一点送人。

莫少珩也没有管,这些家长里短的人情,就让祖母和永安夫人应对着去。

镇北王府似也热闹了不少,有些像一个正常的贵勋府邸了。

莫少珩依旧该干什么干什么。

今日,是小朝会,按理莫少珩是不会上朝的。

但他还是去金殿外等着了。

因为今日朝上,有和他有些关系的事情

洵州战败,守备郭肃及被牵连的一家子的审判结果要出来了。

无论什么原因,作为守备,没有守住洵州,自然是罪不可赦。

但这惩罚有大有小,朝上正在议论着如何处置郭肃一家。

武勋中,有同情郭肃的,觉得洵州之失,郭肃虽然有罪,但罪不至祸及满门。

也有人觉得,若是轻罚,以后还有谁誓死守卫疆土。

谁都有理,一时间争论不休。

圣人没有开口,也就是说,如何处置郭肃及一家,需要朝上大臣讨论出一个结果。

莫少珩在金殿外等消息。

朝议暂歇的时候,莫少珩通过赵焰秋了解了一些情况。

赵焰秋说道,“这事你好不容易脱了干系,你该不会又往里面钻吧”

莫少珩:“……”

这个道理他何尝不懂,但若说郭肃遭受的这场灾难和他完全无关,也不对。

要是来个满门处斩以儆效尤,他心里会留下一个遗憾。

这时,有公公来宣,让诸官进殿了,马上要继续进行朝议了。

莫少珩想了想,手抚在了琴弦上。

金殿上,众臣:“……”

谁竟然在金殿外抚琴?

现在朝议虽然还没有开始,但多少也是有些不和礼数的。

琴声还挺好听,刚才他们好像看到了莫少珩候在殿外。

莫少珩该不会又来惹事了吧?最近不是消停了一段时间了嘛。

倒是殿上文臣一方,细听这琴声,脸上变得古怪到了极点,目光不由得看向了上位,珠帘后的圣人。

有和文臣关系还算不错的武勋小声问道,“怎么回事?我看你们脸色怎么这么奇怪。”

那人答道,“也没什么,只是……莫少珩弹的是《广陵散》。”

“在前朝,有一位极擅《广陵散》的大儒,这位大儒名声极高,但因被家中牵连上了刑场,在行刑当日,有三百太学生奏响《广陵散》,为其求情。”

这在前朝,可是惊觉天下的事情。

问话的武勋愣了愣,哪怕不解释,他也明白莫少珩在干什么了。

这些文人就是这样,明明白白的一件事,非得遮遮掩掩搞些谁都看不懂的名堂来。

不由得也看向了圣人。

圣人若是不开口,自然有人去诉斥莫少珩,估计还要治一个殿外失仪的罪,可不是什么人都能在殿外弄出这些动静。

这个莫少珩也是奇怪,今日并非他上朝的时候,他好不容易将罪名摘干净了,却又来弄这么一出,到底是怎么想的?

这时,有公公向殿外走去,“宣,镇北王府世子莫少珩进殿。”

众臣不由得一愣,圣人竟然真的召莫少珩入殿了。

不由得又想起来,圣人曾经封赏了莫少珩一个极为不合适的官职,教书育人的四门助教,如今的文学博士。

因为这两个官职,虽然官不大,但对道德口碑要求极高,身上不能有污点的人才能担任。

怎么看也不该给莫少珩这样的封赏。

实在猜不透圣人的心思。

又比如现在,要是换了其他人,怕是得打了板子才许入殿的。

众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莫少珩什么时候这么得宠了?他们竟一无所知。

莫少珩进了殿,走到殿中间,规规矩矩的行了礼。

圣人威严的声音响起,“何事在殿外喧哗?”

众人:“……”

在他们耳中,圣人就像在无关痛痒地随口问了一句,你刚在殿外干什么?

莫少珩拱手,“禀圣人,臣突然想起一件要事,需来禀告圣人。”

众人:“……”

一件要事?刚才抚的《广陵散》,难道不是为了守备郭肃的事情?

莫少珩继续道,“关于臣所进奉的棉种,虽然只有一盒,但臣却知道在外域之地还有很多这样的种子,如果现在派人出发,或许在明年开春,就能带回大量棉种回来。”

莫少珩继续道,“棉种事关重大,还请陛下早下决断,现在棉的用处还没有传播开,但以防万一,被人去取了棉种捷足先登。”

众人:“……”

外域还有棉种?不是就那一盒吗

莫少珩继续道,“只是这外域之地,一向神秘莫测,我北凉之人甚少踏足,此去必定是千辛万苦,九死一生。”

在古时候,长途跋涉,特别远去西域,的确是九死一生,因为没有路,翻山跃岭,古时的野兽凶禽可不是关在动物园里面,随时都有可能遇险。

莫少珩道,“所以,臣进言,让郭肃以功代罪,去外域取回棉种。”

众人面面相觑。

他们大概知道莫少珩要干什么了。

莫少珩要用此法保郭肃一家。

但,外域何其艰险,郭肃就算免了死罪,但这一去能不能完好回来也未可知。

但的确是一个保命赎罪的法子。

众人沉默了,郭肃为了免满门之罪,定会拼尽全力,的确是现在最好的人选。

莫少珩说完就开始等待。

圣人开口道,“众卿觉得如何?”

金殿上,众人讨论了起来。

对于郭肃,他们其实心里早就有了定论,现在不过是出一个结果。

半响,六部各尚书站了出来,“喏。”

莫少珩这才松了一开口气。

第二日。

凉京城门口。

郭肃带着一队人马准备远行。

这世间之事,实在难料,他因为莫少珩引起的一场骚乱丢失了洵州,本以为满门都在劫难逃了。

却没想到,竟然是莫少珩在金殿外奏响了《广陵散》,为他满门求情,这才有了一线存活的生机。

对着前来送行的家中父辈子辈道,“你们安心在家中,等我将棉种取回。”

“以后虽不能再像以前富贵,但终归能安安生生的生活。”

这时有一快马向城外而来,是一老兵,镇北王府的鹰卫。

鹰卫下马,走到郭肃面前,“郭将军,我家世子有一物要我交给将军。”

郭肃一愣,赶紧道,“现在哪还是什么将军。”

接过递过来的东西,是一张……地图。

老兵道,“外域虽然艰险,但此地图是当初给世子棉种的外域商人所绘,将军只需要沿着地图上标好的路线走,便不会有失。”

“望将军早日带回棉种,保得一家平安。”

郭肃:“……”

在金殿上,莫少珩不是将此行描述得九死一生吗?现在却拿出了具体的地图。

心中一震,莫少珩如不是将此行说得这么艰难,他郭家又怎么能轻易脱险。

赶紧将地图收好。

心中复杂到了极点,按理他郭家落到这等田地,莫少珩也是脱不了干系的,但现在……

终是抱了一拳,道了一声“多谢”。

长长的队伍,这才离开凉京,向远方而去。

此时,莫少珩正在教他的那些学生,关于种子定向培育的课题。

既然要实践,每人种一块实验地,那么开始种地之前,选种就是关键了。

莫少珩正在教怎么选优良种子。

这一天,十五个学生,跑遍了凉京所有的米铺。

进铺子就挨个挨个的往别人米袋子里面看。

看得还有模有样的,嘴巴里面叨叨,“这个不够饱满,肥力不够。”

“这个色泽不好,一定是老师说的光照出了问题。”

铺子的掌柜也奇怪得很,这些贵族少爷怎么有心情跑他铺子上来了?

就听进来的学生兴奋地问,“这个袋子里面的米产自哪里?”

掌柜:“……”

什么情况买米还问产地?

看米的品质好不好不就得了。

掌柜也不敢怠慢,一一回答了起来。

结果,这个学生走后,后面又陆陆续续来了好几个,“将……将最好的米拿出来给我看看。”

等这些学生回府的时候,后面跟着的下人一人提了一麻袋粮食。

愣是将人看懵了,他们家少爷什么时候还学会采购了?

看这些袋子,还不是在同一个铺子买的,这是跑遍了整个凉京的米铺?

还不仅如此,一回到府上,就开始召集府里的下人了,无论粗使婆子,还是端茶送水的丫鬟都叫来了。

指着袋子道,“今天,你们的任务就是挑种子,将其中大颗的,颜色鲜亮的,全部挑出来。”

“那些歪瓜劣枣都不要。”

一群下人:“……”

有府中老人问道,“这粟米每一颗看上去都差不多,还分优劣?”

她们看着也没什么不同。

那学生一叉腰,“怎么就没有优劣了?给你们瞧瞧,像这样比较饱满的,色泽又好的,一看就是一颗好种子……”

老师就是这么教他们的,矮个子中也是有高个的。

弄得鸡飞狗跳。

府里闹腾得这么厉害,府里的长辈自然要来看看了。

“又在胡闹什么?”

这些学生就不服气了,“怎么就胡闹了?我们是在给我们的实验地选种。”

“老师说了,别看是简简单单的选种,说不得以后能改变我们整个北凉。”

“以后我们都是北凉的大功臣。”开心到不行。

愣是将人说得一愣一愣的,又有些好笑,“就挑一些种子就能成为我北凉的大功臣了?我看着这些种子不都一样,种下去还都是长出一根苗来。”

学生赶紧道,“不一样不一样,基因不同,就像人一样,你看父母长得高的,他们的子女是不是大概率也长得特别高,植物也是一样的,我们得将优良基因的种子选出来,这样它们一代一代的繁衍下去,再选出更加优良的,这叫种子的定向培育……”

众人:“……”

“我觉得我得派人去延州和治州买点种子回来,我们老师说,我们北凉就延州和治州的粟种得最好,定是有原因的。”

“可我去米铺问了,延州和治州因为离凉京较远,都没什么人去进货。”

“最好让人去东唐买种子,老师说他们的粟的产量在诸国第一。”

鸡飞狗跳的闹得没个停歇,不给他们买种子,能哭得汪汪的。

反正离开春播种的时间还长着,有足够的时间让他们想办法选种。

一群家长,“……”

以前让这些小祖宗读个书,跟要了他们的命一样。

现在这些小祖宗开始认真学起来了,但……

他们怎么觉得,没有要了这些小祖宗的命,反而在要他们的命。

还专门让人跨越州县,甚至跨越诸国,就为了买一点粟米?

这是没事闲着折腾他们吧?

莫少珩一天教的都是些什么啊?

这样晃晃悠悠,很快一个月的时间就过去了。

天气开始转凉,小风吹得特别舒服,街上的行人都多了不少。

莫少珩心情也不错,铺子的生意是越来越好了。

等赵棣回来后,他一定要拉赵棣去乌衣巷看看,一洗他不会做生意的污名。

不过,也遇到了一点问题。

草原上的管事派人来,让莫少珩去一趟,好像是猪出了问题,长得奇怪了一点。

莫少珩得到消息的时候,脑门上全是问号。

猪长得奇怪了一点?

就算阉了它们,再怎么长也不会长得奇怪吧?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在2021-09-11 15:23:09~2021-09-12 16:06:34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callarin 2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惜颜 50瓶;箬离 14瓶;懒蛋超人 10瓶;荼蘼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