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冕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日冕文学 > 我在古代搞现代化建设 > 第43章 火凳火炕

第43章 火凳火炕


莫少珩听到来人通报, 说他们草原上的猪出了点问题的时候,正在用葫芦瓢给院子里面的药材浇水。

离种下这些药材已经过去一个多月了。

有的植株都长到膝盖这么高了,当然物种使然, 像那些矮的植株, 也才巴掌大小。

自从莫少珩将这些药苗给各房都移植了一些过去后, 整个镇北王府现在都变了一个模样。

道路旁边, 绿油油, 青丛丛的, 跟一个凉京城中的小花园一样。

一开始, 各房的人还有些疑惑, 在院子里面种药材干什么?

不过,听说移植过来的,其中有地精,黄精, 何首乌, 甚至还有一点人参苗的时候,惊讶了好久。

这些药材可都是特别名贵的。

种就种吧,反正她们平时也是用来种种花花草草, 还因为天气原因,老是种不活。

结果没想到,变成了现在这样。

走在小路上, 两边都是绿植, 时不时能看见绿植中一棵名贵的药草。

免不了要顿足欣赏一番,还和旁边的下人讨论几句。

“这地精苗怎么长得这么好?”

“可不是, 听说这些地精都是生长在野外,平时都是去山里采,没想到现在我们院中, 时不时就能看见一株,每次见着都觉得神奇,这可是好兆头。”

“恩,平时让人注意着,可别伤着了,也让人看紧些,莫要让人顺了去。”

想了想道,“不行,我得将它们记下来,心里得有数,不然少了都不知道。”

各房的人,竟然开始自己关心了起来,每天还提醒着,让院子里的人浇浇水之类。

由原来的种种花花草草,开始变成了种药材,而且,似乎这些药材比花花草草还好种活,也是奇怪了。

莫少珩那里,他得去看看草原上,猪到底出了什么问题,这可是大投资,耽搁不得。

想了想,干脆将其他股东也叫上,要真出了问题,也得让大家都知道不是。

十几辆马车出了城。

结果一出城,正好遇到风尘仆仆回京的赵棣。

赵棣这一走就是一个月,莫少珩也只在每次大朝会上听到赵棣的一些消息。

应该是吃了一些苦,从赵棣身上直接能看到一些风吹日晒的痕迹。

这下好了,将赵棣也叫上,所有参股的股东也全了。

路上,莫少珩跑去赵棣的马车,“运河修得可顺利?”

赵棣点了点头。

工地上,主要由工部的匠师负责,他要做的也是让人管理着,调和匠师,官吏,工人,别闹出什么事来。

现在难民有了工作,有了饭吃,又有帐篷住,也算安分,只要别闹出什么酷吏鞭打工人的事情来,运河就能一步一步的修好。

现在想一想,他们北凉竟然要有一条运河了,还有些不可思议。

莫少珩又问了两句,“我给你的咸鱼,吃完了么”

赵棣点点头,在工地上,吃食都清淡得很。

那些咸鱼倒成了好东西。

有一句每一句的聊着。

而车外,知南和知北有些焦急,两人就这么呆在马车里,可别小别胜新婚。

还好没多久,穿得跟孔雀开屏一样的赵焰秋跑了过来。

这家伙一身的花纹锦袍,腰间挂着白玉和长剑,颇有些风姿。

赵焰秋:“你那些学生又在闹事了,非说别人种的粟不好。”

莫少珩:“……”

现在正是粮食收割的时节,一路上都能看到百姓将地里的粟米割成一捆一捆的。

赵景澄等学生也学着老农的样子,将粟放在手心一搓,搓出颗粒来,边看边放在嘴里爵。

有模有样的。

这样也就罢了,一群世家少爷,别人也不敢说什么。

但他们边爵别人的粟还边说别人没种好。

“肉都不够饱满,吃在嘴里没货,全是壳。”

“啧啧,去了壳都没剩下什么了。”

这不是当面埋汰人吗?

莫少珩赶紧去将一个个学生赶回马车。

今日的天气不热,甚至还有点微风。

十几辆马车排成一条线,一路上嘻嘻哈哈的,倒也有些乐趣。

赵景澄等人时不时要来问莫少珩一声,“我们的猪出什么问题了?”

莫少珩没有看到情况,哪里知道啊。

草原离凉京也就半天的路程。

等到了的时候,眼前的一幕,和他们第一次来的时候已经大不相同。

帐篷围成的营地连成了一片,能看出明显的生活气息。

远处,围栏围起来的棚圈也排了好远,棚圈上也盖上了遮风挡雨的木板。

现在营地里面没什么人,棚圈里面也没有牲畜,应该被放牧出去了。

负责这里的管事迎了上来。

莫少珩直接问道,“出了什么问题?”

管事张了张嘴,“我也说不清,世子还是亲自看看。”

莫少珩“哦”了一声,这倒是有趣了。

带着人向营地外的草原走去。

为了保证营地的清洁,是不让牲畜靠近这里的。

也没走一盏茶的时间,眼前,才是草原上最大的改变。

赵景澄等学生,嘴巴张得都合不拢。

哪怕赵棣赵焰火秋也是心里一震。

他们府上负责牧场的管事,也有按时给他们汇报,莫少珩收购了多少猪崽羊崽牛崽到草原上,他们看了一眼,似乎也就那么一回事,数字而已。

但现在……

风吹草低,满眼都是看不到尽头的猪牛羊,一堆一堆,或者埋头吃草,或在打闹玩耍。

这是他们从来没有见过的一幕。

这一幕他们永远都忘不了。

真的,那画面太震撼了,眼中所见都是。

震惊过后,一群学生尖叫着就往前面跑。

“这就是我们的牧场?”

“都是我们养的”

“妈呀,也太多了吧。”

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他们北凉肥得流油。

“不行了不行了,我突然觉得我太富有了。”

“都是我们的 。”

笑声随着风传得老远。

一看就知道,等它们长大了,得卖不少钱。

赵景澄等跑了过去,引起了不小的混乱,但这些猪牛羊也怎么不怕人,只是挪动了一下,该干什么继续干什么。

甚至拿着青草去喂它们,它们都会自己靠过来。

将一群学生笑得缩着小脖子,高兴坏了。

莫少珩和赵焰秋赵棣也走上前,拿着草喂一喂,看着吃着自己手上青草的猪牛羊,居然十分的治愈。

有牧童跑了过来,看了看情况,这才离开。

这些牧童也和一开始到这的沉闷不同了,迎着风,跟在牛羊后面撒欢,充满了生机和活力,脸上的笑,是那种孩子单纯的笑容,是真的自由自在发自内心的笑容。

这也是草原上的一大变化。

莫少珩这才将目光移动满地的猪身上。

看了半天也没有发现什么异常,不由得道,“也没觉得长得奇怪。”

结果,赵景澄等围了过来,“奇怪的,猪不是长这样的。”

莫少珩:“……”

赵景澄还拉着一头猪,扯着耳朵,“你看看这猪的脑袋,都长成方形了,肥头大耳的,猪可不是这样。”

“这有这猪身体,妈呀,它怎么长得这么粗了,跟水桶一样,都圆了。”

“还有这腿,跟树柱子一样。”

“猪不都是干瘦干瘦小只小只的嘛。”

旁边的管事也道,“这才养多久就这么大了,比别人养了一年的猪还大,着实吓人,我实在有些担心怕是出了什么妖孽,这才不得不让人通知世子一声。”

莫少珩:“……”

赵景澄还在那扯着猪耳朵,“难道真成精了?这……难道是头猪精”

莫少珩弹了一下赵景澄的脑门,“胡说什么。”

他这才想起,北凉的猪的确长得“干练”了一些。

和他们现在养的肥嘟嘟的猪,是有些“不一样”。

猪如果不阉割,是会强烈抑制生长激素的分泌的,体型差距的确比较大。

莫少珩说道,“没事。”

“继续养,还能长得更大,等过年的时候差不多才算长够。”

管事都吞了一口口水,“还……还能长?”

妈呀,那还是猪吗?

莫少珩点了点头,“大致能长到一百五到两百斤。”

然后又是一笑,“我当初不就给你们说过,用我的养猪秘诀养大的猪,肯定赚钱。”

众人:“……”

难怪莫少珩非得顶着他们的质疑,也要将收购来的猪都阉割掉。

原来都在莫少珩的预料之中。

不过,莫少珩一个名士,哪里来的这么奇怪的偏方。

赵景澄等一脸问号,什么养猪秘诀啊?怎么就是不肯告诉他们。

莫少珩也松了一口气,还以为真出了什么问题。

难得来草原一趟,自然要玩个够。

赵景澄这少年似乎特别喜欢小动物,又跑去牵小牛犊。

现在已经不能称为小牛犊了,半大的牛犊已经能看出一些体魄来了。

一群小牛走在一起,悠闲的圈着尾巴,看上去也颇为壮观。

还有遍地的小羊,比起猪和牛,它们就活泼多了,叫得咩咩的。

逗得一群学生笑趴在地上打滚。

也不知道为什么心里就是开心。

面向草原,似乎连心胸都广阔了一点。

这些学生的府邸跟来的管事,也是笑呵呵的,怎么看他们的牧场应该都有得赚。

他们这次的投资,看样子比他们预计的还要好些。

心中还在想着,早知道当初多投一点钱,也能多分一点那什么股份。

他们真的完全不用超心牧场的事情,等着收钱就行,这种感觉实在是太棒了。

等赵景澄等学生,在草原上跑得疯了,玩得累了这才围过来。

嘴巴里面还在嘀咕,“我们的猪牛羊怎么长得这么好呢!”

一脸的凡尔赛。

今天比上一次来的时候要凉快一点,加上有点小风,自然是舒坦的。

看着这些玩得畅快淋漓的学生,莫少珩不由得道,“你们要是在国子监学习也这么用心,哪会时不时将先生气跑。”

赵景澄缩起了脖子,他知道说的是他,因为就在昨天,知山先生又被他气跑了,说是要辞行回老家。

这老先生都辞行好几次了,心眼小得跟针眼一样。

莫少珩之所以知道这事,还是祭酒告诉他的,给他说,要是知山先生真的走了,莫少珩就得负责多教一门课业了,八股制艺。

莫少珩吓得都一哆嗦,这些学生是真的闹腾啊,他还忙着做生意赚钱养家,还得上朝,教一课都是让这些学生跟着他到处跑,哪有空教文化课。

所以他这才提了这么一句。

赵景澄有些不服气,“这一次也不是我一个人气着了知山先生,还有范慎……”

“先生课上教制艺,他一个字都不写,将先生气得胡子都拔掉了好几根,还说范慎,他这样制艺,连个丁都评不上。”

范慎哼了一声,“我以前也是一个天才,做的制艺都是甲等。”

赵景澄:“那是以前,哪个不知道范府的小神童,但你现在不是不行了嘛,不然也不会分到我们学舍,我制艺还能评个丁。”

莫少珩:“……”

经过这么长时间的接触,莫少珩也发现,范慎的文化课是十分不错的,但为何也分到了这个学舍?

更不应该,制艺连最低的丁也评不上。

刚才赵景澄还说范慎以前是个了不得的小神童。。

赵景澄看莫少珩看向他,说道,“范慎忒古怪了,他一拿笔写字,他眼睛就会变成灯笼一样,又红又肿,睁都睁不开。”

莫少珩都愣住了,还有这样的怪事?

赵景澄拿出一个线装本子,“上面就有知山先生昨天的制艺题,不信让范慎写。”

范慎似乎也不怎么在意,拿着笔杆子写了起来。

一篇制艺才写了个开头,结果,范慎的眼睛直接红肿了。

南一愣是看了好久,拿出他箱子的医书,“怪事怪事,我的《疑难杂症三百例》里面都没有这样的记录。”

莫少珩也是惊讶,“神经性过敏症。”

由神经紧张引起的局部过敏性症状。

这病比什么花粉过敏,灰尘过敏还罕见。

它本质上来说,是一种精神类疾病。

范慎以前是一个名传凉京的神童,但少年成名未必是什么好事。

范慎在享受名声的同时也承受着他这个年龄无法想象的压力,一但压力超过了阈值,问题就来了。

有的性格大变,有的就如同范慎这般,开始出现抗拒现象,抗拒得实在厉害的时候,身体就会本能的拼命抵抗。

就比如范慎的眼睛,其实就是一种恐怕连他都不清楚的抗拒反应。

莫少珩说道,“没事,不是什么大问题,以后慢慢就会好起来。”

虽然这么说,但他也清楚,范慎要是过不了这一关,这病恐怕会伴随一生。

一个书香门第家的子辈,却不能提笔,怕是要遭不少非议的,特别是范慎这病情况特殊,那些喜欢神神鬼鬼的人,多少会传一些不好的话。

莫少珩说了一句,“小病而已,不用担心。”

这时,赵景澄突然道,“那我也有病。”

“我每次走进国子监,我浑身上下哪哪都不适,就像有人在用刀子磨我的肉一样。”

莫少珩:“……你这纯粹是不爱读书。”

赵景澄:“真不是病啊?”

他还想着,他回去给他娘说说,以后就不用去国子监了,他一听先生讲课,他脑瓜子就疼。

又玩了一会,既然猪没有什么问题,浩浩荡荡的队伍开始返回凉京。

赵景澄等学生还趴在车窗上不舍地往后面看,“什么时候还来看又白又胖的胖嘟嘟?”

莫少珩说了一句,“等过年的时候就能再看到了,到时候我让人将猪赶进城。”

赵景澄一喜:“真的?”

莫少珩心道,当然是真的,过年的杀猪饭当然是要吃的。

只是到时候,可能不是又白又胖的胖嘟嘟了,而是肥头大耳,满身的肉。

秋风转凉。

现在赵棣回来了,莫少珩又开始担心婚约的事情了。

结果,过了好几天,居然都没有人来催他,不由得有些疑惑。

以天妃和永安夫人都偷偷跑去看贵女了这么心热的情况,不可能赵棣回来了还不赶着来事儿。

莫少珩让人去打听了一下,结果得到了一个奇怪的消息。

赵棣病了,一提解除婚约的事情,他就生病。

莫少珩:“……”

听说天妃已经找了个钦天监的人去看情况,钦天监的人只说,婚约暂时不能退,一但退了,燕王的病怕是好不了。

天妃因此还颇为有些歉意地召见了永安夫人,“这事儿恐怕得缓缓。”

说得还有些实在对不住人的样子。

莫少珩:“……”

赵棣“病”了,莫少珩自然是要上门去看看的。

到了燕王府邸,上上下下的确感觉紧张了不少。

只是,等莫少珩见着赵棣的时候,赵棣啥事儿没有地在书房练字。

莫少珩说道,“你这借口妥是不妥?”

赵棣答了一句,“暂时是妥的,但也不能拖太久,不然会惊动圣人。”

站在赵棣身后的知南知北,眼观鼻鼻关心,他们什么都没有听到,刚才天妃才招了他们去问情况呢。

赵棣看了两人一眼,两人这才出了书房,将门带上。

莫少珩愁得脑门疼。

赵棣看了一眼突然没了形象的莫少珩,道,“你就这么不想解除婚约?”

莫少珩没什么注意力的点了点头,“嗯。”

赵棣:“……”

怎……怎么能这么直接,他怪不好意思。

莫少珩又道,“要是你撑不住了,解除就解除了便是。”

终归是他自己的事情,不能拖着别人共沉沦。

赵棣:“……”

探望完赵棣,莫少珩去了乌衣巷。

琴楼,南一正在用蜜蜂给范慎和赵景澄针灸,周围围了一群学生看热闹。

“少师说,你这个一写字眼睛就肿的毛病不是什么大事,天天来我这针灸一番就好了,正好让我练练手,我用蜜蜂给人做针灸还是第一次。”

让范慎觉得这不是个什么大毛病,其实也是一种心理暗示的治疗法。

至于赵景澄,他是看着好玩,也让南一给他针两下,都是普通的活血化瘀的穴位,正好治一下他这越来越胖的毛病。

蜜蜂的尾针刺进穴位,看着还挺神奇。

只是没一会儿,赵景澄突然“啊”了一声。

“南一南一,你快看看,我这手臂怎么了,怎么跟个猪蹄子一样?”

南一看了一眼,“没事,我这不是手生,蜜蜂尾针的毒素没把握好,手臂中了点毒而已。”

“要不,我将你另外一只手臂也扎成一样?对称点好看。”

赵景澄:“……”

他只知道他中毒了。

眼睛一转,“那你将我另外一个手臂也扎两针,我也不用写什么制艺了。”

莫少珩上来的时候,赵景澄直接举着两只肿了一圈的手臂跑了过来,“老师,要不你去给知山先生说一声,我都变猪蹄了,怕是没办法完成制艺了。”

莫少珩看了一眼,“没事,明天就好了。”

家养蜂尾的毒性是很弱的,弱毒性刺激皮肤,反而能提高免疫能力。

赵景澄:“……”

所以,白扎了?

那,他这两猪蹄怎么办?

气鼓鼓。

见莫少珩来了,赵景澄又开始诉苦,“今天忒气人了。”

莫少珩:“今天是知山先生的课吧?你们又早退了?”

赵景澄缩了缩脖子,“今天还真不是我们故意逃课,而是……”

“我们在学舍讨论种子定向培育的事情,结果,隔壁学舍的王孝廉,就是镇东王府那个,上次三街之战输给我们过后,天天找我们麻烦。”

“竟然跑到我们学舍,说我们一天不学无术,还引了好多人来围观。”

“我们解释了半天,他们愣是没听懂,还一个劲说我们是国子监之耻,没有个读书人的样子。”

“气死我了,一群败军之将,还那么嚣张,我看他是输了过后人都疯了。”

“难得和他扯皮,所以我们干脆就跑出来了。”

其他学生也直点头,“国子监那些学生就是看不起我们,说我们独立独行,哼,我们还看不上他们呢,不就是会念书了一点。”

莫少珩皱了一下眉,已经开始出现无法融入集体的情况了?

这些学生不像他,他本身就有成熟的思想,所以能很好的处理和其他人格格不入的情况。

但他们不行。

他们现在或许只是说一些气话,但被整个国子监的学生孤立得太久,还是会出问题的,赵御宁就是一个前车之鉴。

其实现在的问题是,国子监的学生开始不理解他们了,所有才了所谓地看不起这些说法。

莫少珩想了想,的确得想过办法解决这个问题。

而且,也要让这些学生明白,他们做的的确是十分有意义的事情,可以高傲地抬起头,面对任何的置疑和责问。

他们应该更加的拥有少年人的自信,而不是觉得别人看不起他们。

过了两日,大朝会上。

莫少珩看向金殿前方,赵棣居然没有来上朝,这病装得还真够像。

现在冬季很快要到了,朝廷也在筹备各地过冬的事宜。

北凉还算好的,冬天不是特别冷,听说其他诸国,有的冬天能冻死好多人。

等诸位大人讨论完,这时莫少珩站了出来。

“禀圣人,臣有本奏。”

像莫少珩这样的小官,哪怕上殿,一般也是不会说话的,算是越级上禀圣人了,只要出现一次这种情况,恐怕都会得罪好多人。

但莫少珩情况有些不同,他是镇北王府世子,加上他的直属上司是他的老师上议大夫,别人范寇都没说什么,他们就更不会说什么了。

再加上,每次莫少珩殿上开口,总会给人一种奇怪的感觉,让人特别想听听他要说些什么。

莫少珩继续道,“如今马上就要入冬,冬后就是春季春耕。”

“臣如今正在研究种子的定向培育这个课题,请圣人允许臣挪用几块土地作为实验地来进行研究。”

北凉因为耕地稀少,擅自将耕地挪作他用,是重罪。

圣人还没有反应,倒是殿上的几位大臣面露惊讶。

种子的定向培育?

这不是他们家小祖宗说的那个?为了这事,他们家里的小祖宗差点没将房顶都给掀了,硬是偷偷派了人,各地去收购什么优良种子了,要不是花费实在太高,他们都将人喊去东唐给他们买种子了。

最近因为这事,家里可是鸡飞狗跳得厉害。

他们也不只这一个后辈不是,小小年纪就如此动用府中力量,其他房的人能服气?

府里现在那才叫争得个厉害。

莫少珩继续道,“种子的定向培育若是成功,至少让我北凉的粟的产量提升三成。”

“这一研究利国利民,研究和花费的代价却很小……”

众臣:“……”

都没听清楚莫少珩后面在说什么了,他们耳朵里面还在回荡着那句,让北凉的粟的产量提升三成

北凉最主要的粮食就是粟,提升三成是什么惊世骇俗的概念?

况且,莫少珩也说了,只是需要一些耕地作那什么实验地。

忽略不计的代价就能换来这么大的利益,无论成不成功肯定都是要试了,不仅要试,朝廷还必须大力支持。

莫少珩这人是有点妖的,要是他真成功了,那可是整个北凉之幸啊,将是震惊天下的壮举。

殿上好些大臣张了张嘴,所以他们家子辈真没有乱来,而是在做着如此重要,甚至会影响整个北凉的事情?

然后眼睛一亮,要是成功了,岂不是他们家小祖宗搭上了莫少珩这一场东风。

哪怕仅仅是和提高粟米产量沾上一点边,也是有功于北凉,以后的仕途肯定顺畅得多。

莫少珩继续道,“这个课题需要一些人力,我正好在国子监开了这一课,想让已经有些基础的学生协助研究。”

“所以,请圣人允许,让我学生所在的府邸,空出一块耕地来,方便他们作为实验地进行研究。”

“当然,若是各府有困难,那块实验地的损失可以算在我镇北王府身上。”

众人:“……”

别说一块地,现在有人巴不得能沾一点边。

但……莫少珩竟然故意提了他那些学生一嘴,这是提前将他的那些学生推到朝廷面前啊,为何?

莫少珩的要求,圣人自然是直接允了,这一点微乎其微的代价换一个可能都是值的。

至于占用各府的耕地,圣人直接让朝廷进行补偿。

但没有一人应,要真是让圣人补偿了,这功劳就没有他们的份了。

以后说起,他们府里可是出了地的,这一两块地的收益对他们来说,芝麻绿豆都算不上,他们可不傻。

下了朝,莫少珩还对他学生的这些长辈说了一声,“以后还要劳烦各位配合一下我那些学生。”

不多时,消息就传到了国子监,整个国子监都沸腾了起来。

赵景澄等也是傻眼了。

说他们不务正业?说他们游手好闲?

现在再说试试,他们可是在为北凉而努力,连圣人都承认了的。

看不懂他们在干什么,所以就轻视他们,哼,现在所有人都知道他们做的事情多有意义了吧,才不是闹着玩。

笑得整个脖子都缩了起来,他们还这么小啊,但……他们这算是已经参与朝政了吧?

说出去怕是都要惊掉人的下巴。

心中不由得想到了莫少珩,老师这是在让所有人承认他们的意义吗?

第一次感觉,原来他们也不是人人口中一无是处的存在,不是只知道纨绔玩乐。

他们是为了北凉而努力的国之栋梁。

国子监的气氛也变得不一样了,赵景澄等走到哪里都被人指指点点的,但现在的指指点点和以往有些不同了。

王孝廉也好长一段时间没有出现在赵景澄他们面前,因为就是王孝廉,带着人跑到赵景澄的学舍,仗着成绩好,就差指着别人的鼻子训斥了。

秋天快要过去了。

莫少珩每天抱着账本,扣着字眼在算账。

进账居然还不错。

要不是前期花费了不少,说不得都开始赚钱了。

是个好迹象,总比以前年年亏损好。

莫少珩正想着,以后赚了钱,他就当一条咸鱼,这小日子过得舒坦,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安心的当一个纨绔。

这时候,宫里来人了,一个老嬷嬷,说是天妃召见。

莫少珩都紧张了,他现在怕天妃召他去商量婚约的事情。

但又不可能不去。

莫少珩去了朱霞宫的时候,在门口还正好遇到了赵棣。

两人对视一眼。

恐怕今天凶多吉少。

还好,天妃召见赵棣,好像只是关心赵棣的“病情”。

赵棣“病”了好些天,也只得硬着头皮说,病好得差不多了。

至于召见莫少珩,因为天妃养的那些蚕已经结茧了,让他来看看情况。

莫少珩去了养蚕的宫殿,现在蚕已经不是养在簸箕里面了。

而是在一个个用竹枝扎起来的大扫帚上。

白色的蚕茧就挂在张牙舞爪的大扫帚上,看上去像是满天繁星。

莫少珩摘了几个,对着光看了看,答道,“可以抽丝了。”

抽丝剥茧,里面的蚕蛹是会死的。

如果想要留蚕种的话,还得留一些蚕茧继续养着。

莫少珩早将抽丝剥茧的方法一并交给了天妃。

天妃让人将抽丝的手工车搬了来,这东西她养蚕边让人做好的。

第一次抽丝,莫少珩得看着,需要确认不出错。

宫女们也特别的小心翼翼,这蚕丝,可和金丝是一个价格。

抽丝是个细腻的活儿,抽丝剥茧之所以蚕蛹会死,是因为需要将蚕茧泡水,蚕蛹会被闷死在里面。

蚕丝自然是好看的,只是剩下的蚕蛹就有些吓人了。

一些小宫女吓得脸都白了。

明明蚕挺可爱的啊,怎么变成蚕蛹后就这么吓人。

莫少珩一笑,“别看它们丑,但它们还能吃,全是蛋白质。”

一群人:“……”

这就实在难以接受了。

所以莫少珩离开的时候,身后跟着几个下人,一人提着好大几包蚕蛹,“天妃说,以后这些蚕蛹都让送到世子府上。”

莫少珩:“……”

好吧,虽然他也不吃,但真是好东西啊。

莫少珩和赵棣走得特别快,因为怕天妃问他们婚约的事情。

果然,天妃回过神,也是一愣,“被那蚕蛹一吓,都给忘记了正事。”

想着下次召见再问也不迟,她现在还得按照莫少珩给他的手册,将蚕丝织成绸,第一次肯定是得更加小心翼翼才行。

走出皇宫,莫少珩这才松了一口气。

然后对赵棣说,“要不我均一点蚕蛹给你?”

赵棣头都没有回。

莫少珩:“……”

得,他拿回去给府里的姑娘们吃。

结果,等莫少珩拿回府,差点没将姑娘们吓得花颜失色。

莫少珩:“……”

真是好东西啊,大补。

看了看蚕蛹,好吧,他也下不了口。

扔了又实在可惜,想了想,带去乌衣巷,让厨子炸了给小货郎们送去,正好补一补。

豆子拿着一个炸好的蚕蛹,啃得有劲,边啃边看向莫少珩,“世子不吃吗?”

莫少珩摇了摇头,问道,“好吃吗?”

豆子点了点头,“好吃,全是肉。”

他最近吃了好几次肉了,招娣哥给他说,其他地方的百姓,一年到头都吃不上几次肉呢,他们现在的日子过得可好了。

莫少珩心道,也算物有所值。

不过,蚕蛹到底是啥味儿啊?鸡肉味儿?还是虾味儿?

季节转变说来就来。

感觉没过几天,天气就开始转凉了。

永安夫人派人给莫少珩和南一送来了好些厚衣服。

若是穿得单薄了,还有些冷。

莫少珩让人去了一趟牧场,棚圈里面得铺上干草,晚上冷,这些牲畜睡在干草上挤在一块才不会冷着。

府里的雪糕也停止制作了,原本秋末的时候还赚了不少钱的。

这一换季吧,又是花钱的时候。

除了府里的姑娘,莫少珩的小货郎也得制点厚衣服,不然再冷些,一个个冻得发抖也可怜,更别说还得走家串巷的继续做生意。

听说小货郎现在反而忙了起来,习惯了送货的这一部分百姓,天气冷了反而更想让小货郎送货上门了,方便。

祖母看着莫少珩又划了一笔钱给小货郎们制衣服,也没说什么。

她们家珩儿会花钱,现在全凉京人都知道的。

又过了些时日,街上的人走路的时候都开始搓手了。

莫少珩也开始感觉到了一点冷,特别是晚上。

北凉的冬天的确比其他诸国要暖和一些,但莫少珩忽略了一个事情。

就是古时候的房屋,并非是钢筋水泥,房子密闭不够,就算不漏风,但冷意还是会传递进来。

莫少珩想着,等再过一段时间,怕是会更冷一些。

贵族世家,会烧一些昂贵的少烟的木材,做成火盆取暖,自然不会特别怕冬天。

但普通百姓就不行了。

比如他的那些小货郎,哪怕有了被子,但住的是仓库,仓库更不保暖。

莫少珩眼睛一亮,或许……有一笔大生意等着他。

正好趁现在还不太冷,搞起来。

莫少珩兴冲冲去找匠师余叔了。

然后花了好大一笔钱,开始买砖头。

北凉的房子,都是底部是砖头砌的,上面是木头作为主体建筑,城墙也是砖头砌的。

砖并不难买到。

凉京人就纳闷了,莫少珩怎么能这么花钱?

简直是赚多少,恨不得加倍花出去。

买这么多砖头,修房子不成?

但也没听说镇北王府买了什么地契之类。

莫少珩和余叔商量了好几天,砖头也开始慢慢运进了城。

“余叔,我说的这个能实现吗?”

余叔答道,“将砖头交错着,能行,但不能太大,不然一上人就会塌。”

莫少珩点点头,“能行就成。”

首先开工的是祖母的房间。

祖母年纪大了,加上有风湿,最是受不得冷。

祖母还在奇怪,“砖头砌在屋子里面是个什么意思?”

莫少珩说道,“我给祖母砌一排最好的火凳。”

“平日里,伯娘叔娘不是最喜欢来祖母这里,等我这火凳一砌好,往上面一坐,又暖和又舒服,闲聊一整天都不会觉得冷。”

“再砌一火炕,晚上睡上面,也是暖和的。”

祖母笑了,“什么火凳火炕,说着还挺稀奇。”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在2021-09-12 16:06:34~2021-09-13 16:35:00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gongjue567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山河万顷 25瓶;宝宝不开心、八八 10瓶;羽煜 6瓶;℡廿华年 2瓶;晨曦、荼蘼、小花的糖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