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冕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日冕文学 > 我在古代搞现代化建设 > 第45章 粉蒸肥肠

第45章 粉蒸肥肠


莫少珩邀请大叔去吃杀猪饭的时候, 大叔的表情特别的古怪。

莫少珩还疑惑了一阵,这有什么奇怪的吗?

过年串门, 在北凉算是一种热闹的习俗吧。

再说,他和这大叔,十年前就认识了,回来后,这大叔还帮他在圣人面前说过情。

按理,邀请这位大叔过年来吃杀猪饭, 并无任何不妥。

莫少珩问道,“还不知道大叔出自我北凉哪一世家?”

大叔犹豫了一下,“你到时就知道了。”

莫少珩:“……”

搞得还挺神秘。

莫少珩今天还有很多事情要安排, 说了两句,让大叔务必前来凑热闹,然后就离开了。

勤政殿的阴影中,走出来一个老公公,“圣人,当真应了?这……”

大叔不置可否, 心道, 也好,也当去看看那个叫南一的少年过得如何。

关于和南离联盟之事,其实也差不多该有个定论了。

那南离亲王出于一些原因, 别说归还他洵州了,竟然张狂叫嚣着要让北凉交出莫少珩,否则将付出更加惨重的代价。

一点妥协的意思都没有。

让他看了一番, 什么叫贼喊抓贼,当真是不要脸皮。

他北凉无辜失了洵州,没有找他南离麻烦, 倒是被倒打一耙。

既然如此,自然也是要让对方,为攻陷洵州付出代价的。

莫少珩出了皇宫,就去东市等着了。

他的小货郎会将猪赶来东市,这里有专门杀牛羊的屠夫,正好让他们帮着将猪杀了。

……

凉京城门口,现在热闹得超乎想象。

二百来个小货郎,笑得唧唧地跑在街道上,那场面可想而知。

过年的喜庆气氛,一下就出来了。

跑出城门,从牧场将猪赶来的人也刚好到。

一共有接近二十头猪。

参股的人一共有十几家,现在大批的猪养好了,又正逢过年,每一家肯定要先分上一头猪喜庆一下的。

除此之外,莫少珩还自己掏钱买了两头,专门为了今天的杀猪饭,他们镇北王府人多。

自己牧场的生意,第一单居然是莫少珩自己,感觉也挺奇怪的。

但这是合商不是单独一家养殖,他肯定得带个好头,不然谁都私自时不时去牵一头猪,他这生意就没办法做了。

二十头猪,拉着好长的队伍,在城门口等着进城。

赵景澄等学生是来看热闹的,他们家也会分到一头猪,也是来将猪赶去东市的。

结果,一看到这二十多头猪,下巴都差点掉地上了。

“我又白又胖的小猪猪呢”

“这是个什么啊?”

天啊,这是猪?

真正的肥头大耳,看看那猪脑袋胖得,跟整个被蜜蜂蛰过的一样,也太肥了,看上去蠢头蠢脑的。

看看那大耳朵,都快赶上小一号的蒲扇了。

还有胖得离谱的圆滚滚的身体,反而让它们的腿看上去短小了一些。

赵景澄:“……”

他可爱的小猪猪,怎么就变这样了

有些小动物吧,小时候是顶可爱的,但一但长大……

赵景澄现在估计就是这样的体会吧。

周围看热闹的凉京百姓,看得也是直揉眼睛,兀自有些不敢相信。

“这也太肥了吧,吃的什么啊?”

“不知道啊,我见别人家养的猪,一年到头也才一半大小而已,还瘦小好多。”

议论纷纷。

豆子等已经冲了上前,“我们赶,我们赶,世子让我们赶去东市。”

“哈哈,这就是我们世子养的猪呢。”

“也忒肥了。”

“猪儿进城了,大家让一让。”

周围的百姓似乎也融入了这种气氛中,一边看这肥得离谱的猪,一边互相说上一声喜庆的话,沾沾年味的喜庆。

有时候吧,这猪不听话,往旁边的巷子钻。

豆子缩着小脖子,笑得脸都揉成了一团,又想上去拉猪尾巴,又不敢。

这猪太肥了,他怕被踢。

只得跑到旁边,鼓着腮帮子,跺着小脚脚一个劲喊着,“听话,听话。”

脖子都喊红了。

看得人:“……”

一群小货郎赶着二十只大肥猪,路过哪里哪里就传来惊呼声。

“这就是莫少珩养的那些猪?”

“怎么就长成这样了?”

惊呼声不断。

一头猪重量有两百来斤左右,走在一起,气势也不小。

向东市而去。

今日的凉京,最大的热闹就在此了。

还有些不明所以的百姓,对小货郎问道,“你们这是干什么?”

小货郎笑得眼睛都快看不到了,“世子让我们将猪赶去东市,杀了给我们过年。”

“世子说,忙碌了一年,过年的时候要吃一顿好的,让我们吃饱吃好,喜庆。”

“今天我们吃杀猪饭呢。”

众人:“……”

这些小货郎的日子过得还真是……

普通百姓都过得没他们欢快,没他们好,没他们满足。

一群小货郎,走路脚儿都是蹦起来的。

形成了一路的风景,凉京最独特的风景,看得人心里居然也跟着开心了起来。

等到了东市,莫少珩已经等在那里了。

看着人群,也是一愣,来看杀猪的人也太多了,这热闹得。

然后也脸上带笑,这就是过年啊。

豆子看到莫少珩,赶紧跑了上来,小嘴巴还吐着白气,“世子,这些猪刚才不听话,到处乱跑。”

“我们费了好大力气才赶过来的,刚才招娣哥还去拉猪耳朵了,那猪拉着都不走,在地上赖着,可气人了。”

“我在旁边跺了半天的腿,我不敢拉猪耳朵。”

路上发生了不少小意外。

莫少珩一笑,“好,等会多吃一点,力气不能白花。”

豆子笑得直点脑袋。

莫少珩还遇到了一些熟人,哪怕不是太熟的,免不得也要说上一声,“过年好。”

热热闹闹的。

早就准备好的屠夫,也赶紧拿起了屠刀,往烧好的水边牵猪。

这么肥的猪,他也是第一次见,嘴里还在念叨,“也太肥了,按都按不动。”

喊道,“各位,麻烦搭把手,这猪实在膘了一些,我还真奈何不了它。”

引得周围一阵大笑。

杀了一辈子牲畜的屠夫,居然奈何不了一头猪。

不过笑归笑,也有一些力气大的百姓,上前帮忙。

周围的人围观得热火朝天。

莫少珩不由得想起了在现代,农村也有这种过年杀猪的习俗,甚至听说为了看杀猪,一些学生还专门逃课。

莫少珩当时还在想,不就杀头猪,真有那么好看?

现在看来,无论大人小孩,图的就是这个气氛和热闹。

屠夫的确有些本事,也没让猪受什么痛苦,一刀了事。

莫少珩赶紧喊了一声,“猪血别浪费了。”

屠夫和周围的人一愣。

有人说道,“世子,这猪血最腥,没人要的。”

他们估摸着,莫少珩世家贵族子弟,不知道这个。

莫少珩一笑,“我们牧场养的猪和别人养的不同,猪血不腥,这可是好东西。”

“对了,桶里面放点盐,猪血凝得好。”

众人:“……”

别说,等将桶拿来,接好猪血,没过多久,那猪血竟然凝成了工工整整的一块一块的,看着还颇为好看。

众人还在啧啧称奇,以前总觉得猪血臊得慌,现在看上去,似乎也不那么臊了,也是奇怪。

屠夫有好几个。

让莫少珩见识了一番以前只有在书上才能见识到的庖丁解牛的技巧。

屠夫,在古时候是一个常见的职业。

杀羊杀牛在现代的人看来,或许有些人会有些抵触,毕竟从来没亲自见过,只能凭借想象。

但对凉京的人来说,平常都看习惯了,所以莫少珩也没有阻止小货郎们观看,因为以前没看过,现在没看过,将来也会看到的。

这样的场面在古代实在太常见了,莫少珩也不能将一些现代想法灌输给他们,让人产生心理障碍。

这在医学上来说,算是一种条件性心理障碍,也就是通过一些心理暗示,让人产生以前没有的想法。

莫少珩看了看豆子,豆子正躲在罗招娣后面,看热闹。

猪杀了一头,让屠夫解好,就让府里的人往乌衣巷搬,他们杀猪饭安排在乌衣巷,因为人实在多。

这时,赵景澄跑了过来,道,“将我们府上那头猪也搬乌衣巷,我们镇西王府也在乌衣巷凑个热闹。”

“我娘说,我们镇西王府人少,正好也不用重新张罗了,省事。”

眼睛滴溜溜的转。

其实真正的原因是,赵景澄刚才听南一说,他们今天的杀猪饭好多个菜色,他听都没有听过,一想着就直流口水。

这小吃货实在没忍住,正好他娘也在犯愁,这两百斤的大肥猪,一时半会怕是吃不完,这剩下的怎么办。

赵景澄赶紧顺着杆子往上爬,提了个建议。

结果,赵景澄刚说完,燕王府上的知南和知北也走了过来,“世子,我们家主子的意思,府里的这头猪也送去乌衣巷办了得了,反正是一家人……”

后面的话没说完,又改了口,“图个热闹。”

莫少珩心道,这是麻烦吃不完怎么处理?

其实吧,可以做腊肉啊,腊肉多香多好吃,收藏的时间又十分的久。

莫少珩早就想好了,他们现在不是每天都烧火炕了嘛,火膛那里就可以炕好多腊肉。

莫少珩想了想,点了点头,也好。

本来这大过年的,他就要让人去请天妃的。

现在好了,有祖母,他母亲,镇西王府的仪王妃,天妃等等女眷凑一起,女眷那边也不会冷了场。

而且,现在天气冷,不适合在街上摆桌子了,光是坐乌衣巷的食坊,怕是挤了一些,现在正好将燕王的另外两条街的食坊也征用了,宽敞得很。

莫少珩算了一算,除了他分到了那一头猪,他另外买了两头,现在加上赵景澄家和赵棣那的一头,一共都五头猪了。

怎么也够吃了。

吃不完的他拿回去炕腊肉,然后给赵景澄和赵棣送去。

结果,莫少珩正算账呢,赵焰秋也走了过来,同样的要求。

莫少珩:“……”

北凉肉食昂贵,平时没什么多余的,贵族买肉都是买新鲜的,倒是没有形成大规模储备肉的习惯。

得,又多了一个搭伙的。

再多的话,三条街都不够坐了,毕竟三条街的食坊加起来也没多少。

其他学生府上,吃不完的就让他们送人吧,谁家没两个亲戚不是。

一共六头猪,欢欢喜喜的往乌衣巷搬。

一群小货郎也围着搬猪肉的府卫,跑得停不下来,“吃杀猪饭了,吃杀猪饭了。”

热闹前所未见。

这份欢乐,将路过的街道,渲染得分外的美好。

大家脸上都带着笑意。

“别说,我们凉京有了这些小货郎,还真热闹得紧。”

“我看啊,其他城池可没有我们这份热闹。”

“莫家世子也是舍得,看看那一头头猪,一个劲往乌衣巷搬,虽然猪肉不比羊肉牛肉贵,但那猪扎实啊,一头也得值不少钱。”

“可不是,要是别的府邸这般大摇大摆的奢侈,风向官怕是直接要告到圣人面前了,偏偏莫家世子为的又不是他自己,他养的是我凉京的小乞丐。”

“说起来,今年我凉京变化的确好大,在街上都见不到小乞丐了,全去了莫家世子那里当小货郎了,一个个的生活得多欢乐,我凉京竟然给人一种没有小乞丐了的感觉,这在哪里都是不可能的。”

“刚听说,莫家世子养的这些猪,味道一点都不腥,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

“呵,哪怕是以前有腥味的猪,你看去了一趟乌衣巷,弄成卤肉后,那味道哪里还有半点腥味,不过似乎卤肉只卖一些猪耳猪尾猪蹄之类。”

“当真?我也只是听大家说起,那卤肉不腥了,还没有去尝试过,以前自己买的猪肉回家弄,那味道实在……”

“呵,那你可得试试了,那卤肉的味道绝对超乎想象。”

此时,莫少珩安排着人去统计镇西王府,赵棣还有赵焰秋府上会来多少人,他好安排妥善。

其实也就是莫少珩自家人多了些,光小货郎就两百多。

又得去后厨看着,今天的菜色的确多了很多新花样,保证让人眼前一亮,是他们以前从来没有吃过的。

莫少珩忙得不可开交。

一群小货郎也帮着摆放桌凳,摆放碗筷等。

整个乌衣巷,连着旁边的铜锣巷,皂角巷也热闹得停不下来。

莫少珩这一忙,简直昏天暗地,还好安排得还算妥当,他们镇北王府也算家大业大,人手充足。

该请的人也该让人去请了,比如,祖母那里,就有好些个经常串门的,得邀请。

莫少珩想着,邀请了天妃,那么长公主那里肯定是也要递一个请帖的。

祖母今天也特别的开心,她们镇北王府多久没有这么的热闹过了?

有二十年了吧。

这凉京啊,多少人怕是都忘记了她们镇北王府也是这北凉最顶级的贵族了呢。

莫少珩也时刻关注着时间,赵景澄,赵棣,赵焰秋府上的人也该来了。

大概下午四点左右,莫少珩就让人招呼着入座了,因为冬天天黑得早,布菜什么的一耽搁,怕是要四点半左右才吃得上饭。

一群小货郎也被喊去坐在了桌子上。

一个个裂开嘴,露出一派小白牙。

“今天也太高兴了。”

“以前从来没有这么开心过,过年真好,要是天天都过年就好了。”

小孩的梦想,可不就是期待着过年。

耍得好,玩得好,吃得好。

这时,布菜的人,开始端着食盘一桌一桌的布菜了。

一上来,张口唱到,“梅菜扣肉来呢!”

原本热闹的众人:“……”

什么情况?

只见布菜的人,带着笑,将食盘上的一个碗摆在了桌上。

梅菜扣肉?

没有听说过啊?

往碗里面一看,倒扣的肉,切成大小均匀的一块一块的,上面酱色的肉看上去特别有食欲,下面似乎还扣着菜。

还没有反应过来,又有布菜的人喊道,“粉蒸排骨来呢!”

布菜并不是一个一个人布,而是一排人排着队在布,这样能最快的布完整一桌菜,也不容易弄混。

粉蒸排骨,是用粟米做的粉,看上去黄沙沙的,也特别好看。

众人惊讶莫名,又是一道从未见过的菜色,看上去也很好吃的样子。

只是惊讶还没有落下。

又是一声接一声的布菜的声音。

“夹沙肉来呢!”

“炖猪蹄来呢!”

“红烧肉来呢!”

“青椒小炒肉来呢!”

“猪头肉来呢!”

“猪血汪……”

一声接着一声。

愣是没有一个重复的菜。

直到桌子上摆满一桌子,甚至碗叠着碗,因为摆不下。

哪怕赵景澄,赵棣,赵焰秋等,也看得愣住了。

没有……任何一个菜是他们见过的。

这一桌子的菜看上去也太丰富了一点。

对莫少珩来说,这只是普通的过年的菜色,再正常不过。

但对于没有吃过这些菜色的人来说,那种感觉就完全不一样了。

那种惊喜惊讶惊奇是无法形容的。

他们原本以为,也就是热热闹的的大家聚在一起过一个年。

没想到,莫少珩给了他们这么大一个惊喜。

祖母和永安夫人那里也是看得一愣一愣的,旁人问着,镇北王府平时里都吃着这么稀奇的菜色啊,她们都不知道怎么答,以笑容应对。

莫少珩心中也道,猪肉浑身上下都是宝啊。

他也正好趁机给他的猪打打广告,以后好卖钱,相信这一顿饭后,凡是参与者,回去之后还不得津津乐道讲给别人听。

一群小货郎看着满桌的菜,张大了小嘴巴。

妈呀,过年也太好了吧。

世子说他们一年辛苦了,怎么也要让他们过年的时候吃饱吃好。

但他们也从来没有想过这么的丰富啊。

赶紧擦了擦小嘴巴的口水,他们可不能给世子丢人,现在可不只是他们镇北王府的人在。

罗招娣小声道,“刚才世子让一个菜尝一口。”

“不然吃得快了,肚子填饱了就吃不下后面的菜了。”

豆子笑得哈哈的,“一个菜尝一口,不然太饱了后面的菜就吃不下去了,要是别人问我这菜是什么味道,我要是因为太饱了没有尝,都不知道怎么说给别人听。”

一天担心的事情还挺奇怪。

这一顿在北凉来说,也是丰富的,一年一次嘛,难得的过年,多余的问题就不要想了。

莫少珩和赵棣他们,还有莫少珩的学生坐的一个大厢房。

这些学生一听南一说了几个他们今天的杀猪饭的菜色,哪里还忍得住,自然也跑来了。

这也在莫少珩的预料之中。

布完菜,莫少珩不停的往外面看。

赵棣道,“可是请了什么人还未到?”

莫少珩点点头,“还请了一个大叔,按约定的时间也该到了才对。”

众人:“……”

大叔?

莫少珩这结交的是什么怪人?

莫少珩正要说,边吃边等,也不能让所有人等着。

这时一个着便装的老叟走了进来,“世子,我们家主子应约来了,楼下人实在太多,还请世子接待一下,莫要引起骚乱。”

莫少珩:“……”

引起骚乱?

什么意思啊?

他镇北王府宴请,哪怕来了王孙贵族也理所当然。

而且,他看这进来的老叟,走路时这小碎步怎么这么眼熟。

莫少珩说道,“我先去看看。”

莫少珩下了楼,在食坊的外面停着一辆马车,马车周围跟着几个人。

莫少珩的心突然缩了一下,本能地手指曲成了抚琴的手势,但又发现他现在没带琴。

他本是世间少有的内劲高手,这马车周围几人竟然给了他一种难以想象的压迫感。

这几人怕都是世上最顶尖的高手。

甚至,赶马车那老翁,他竟然感觉不到对方的存在一样,这样的感觉,他还只是在琴圣柳归尘和玄都观主身上感觉过。

这位大叔到底是什么人?

不过惊讶也仅仅是一闪而过,能经常出没在勤政殿那,定也是北凉重臣,在这凉京城中,倒也不用太过提防。

莫少珩的想法飞速的从脑海中略过,北凉的三师三相三公三司马中的一人吗?

但年龄不服。

莫少珩上前,那大叔也从马车中走了一下。

一身的便服,倒像是邻家的普通大叔。

莫少珩一笑,管他是谁,今天就是他邀请来吃杀猪饭过年的。

他可不是势利眼,因为对方的身份就另眼相看。

说道,“大叔,来得正是时候,我们正要开始,我还想着,大叔该不会因为什么事情耽搁了。”

马车周围的几人,身体愣是哆了一下。

大叔说道,“的确耽搁了一会儿,不过也正好赶巧,带路吧。”

莫少珩点点头,“请。”

几人上了楼,莫少珩边走还边在道,“大叔定也是见多识广的人,但这次这杀猪饭的菜色,大叔怕是没有吃过。”

周围几人都笑了,他们圣人什么菜色没有见过,莫少珩也忒会吹牛了。

进了厢房。

厢房中原本正嘻嘻哈哈地等着。

结果,赵棣,赵焰秋突然站了起来。

一群学生也是一愣,怎么了

莫少珩:“……”

怎么回事?

赵棣一向是棺材脸,市井就差将赵棣说成是什么斩六情灭七欲的灭情灭性的人了。

还有赵焰秋,这家伙一直傲娇得很,不将任何人放在眼里。

而且,身为皇子,天生就是世上最尊贵的身份,哪怕三师三相三公三司马当前,也得对方先行礼他们才会回礼。

这是礼教,也是君臣有别。

但现在……

莫少珩心里都哆嗦了一下。

有什么东西在他的神经上狠狠地戳了一下,就像一层窗户纸,在被手指一个劲的戳。

那大叔似乎对赵棣和赵焰秋在这里一点也不惊讶,只是平淡地道,“吃个热闹的饭而已,坐。”

赵棣和赵焰秋对视了一眼,莫少珩怎么回事?

莫少珩眼睛也死死地盯着赵棣和赵焰秋。

只见大叔让他们坐,他们却并没有坐下,而是等大叔坐下了,这才落座。

莫少珩:“……”

都忍不住吞了一口口水。

一些小细节,往往能暴露出很多的问题。

他以前老是觉得这大叔跟邻家的大叔一般,也是先入为主,也是因为每次见这大叔都是大叔独自一人,实在无法从其他的人反应来看出来一些什么。

再加上,大叔的形象,和珠帘后那威严不容质疑的气质,甚至连声音也相差太多了。

所以他才误以为是北凉的重臣。

莫少珩不由得有些苦笑,完了,他可没少在这大叔面前胡说八道。

甚至十年前,还是个小豆丁的时候就已经舞到对方面前去了,作天作地,还自以为聪明。

最终,莫少珩看向南一,眼睛向那大叔瞟了一眼,算是最后的确认。

南一微愣,竟看懂了莫少珩眼神的意思,点了点头。

莫少珩:“……”

差点没有汪地一声哭出来。

早知道他表现好一点啊。

他还记得,他小时候,还跑去和别人勾肩搭背来着,一副同龄人的样子。

莫少珩:“……”

后悔的眼泪差点没包住。

这时,赵景澄突然没心没肺的道,“老师,等的大叔就是他啊?”

“大叔,你可是来晚了,得罚酒,我见别人来晚了就是这样的。”

安静。

鸦雀无声。

赵景澄抓了抓脑袋,“怎么了?怎么不说话了?”

莫少珩咳嗽了一声,阿弥陀佛,罪过罪过,赵景澄要顶在前面堵枪眼他也拦不住不是。

当学生的给他分担一点罪孽,也……也好。

赵景澄还在那里道,“大叔,不喝酒也行,我给你推荐一道菜,你怎么也得吃下去两筷子才算过。”

然后笑哈哈地指向一道菜,“就是这道,粉蒸肥肠。”

“哈哈,大叔你肯定不知道这道菜是什么做的,我可是守在旁边看得清清楚楚。”

莫少珩大概懂了,什么叫不做死就不会死是什么道理。

赵景澄正要大声宣布,直接被赵焰秋捂住了嘴。

嘴巴呜呜的,眼睛直眨巴,怎么了啊?

圣人脸上倒是轻松,甚至带了些笑容,让莫少珩坐下后,这才看向赵景澄,“你就是镇西王的幼子?”

“当初你刚来京的时候,我也看过你一眼,不过你那时还小,应该记不得了。”

赵景澄扒开赵焰秋的手,“哈?”

然后歪着脑袋仔细看着对方,“我北凉称得上数的官员我都认得,连圣人我娘说我小时候也是见过的,为何我对大叔却没有什么印象?”

莫少珩直接想捂脸。

赶紧说道,“今日过年,当是喜庆,大家都等着开宴呢。”

然后对圣人道,“您看?”

圣人点点头。

莫少珩这才吩咐人去通知。

只听一声声的,“开宴了”传得特别远特别喜庆。

宴会正式开始,哪怕莫少珩他们坐在二楼的厢房,也能听得楼下喜悦的声音。

圣人看了一眼饭桌,也是一愣,这一大桌子菜,愣是叫不出名,最后说了一句,“倒是丰盛。”

不用莫少珩接话,赵景澄等一个个就开心地道,“这是我们牧场养的猪。”

“大叔你是没有见着,我们的猪养得有多肥,刚才一路上,百姓都出来看热闹,看得直揉眼睛。”

“大叔,来来来,尝尝我们牧场养的猪味道如何,吃个夹沙肉!”

安利自家牧场的猪,这些少年特别的起劲,没办法,怎么看这里就大叔一个人不是股东。

连赵御宁都偷偷一个劲指“炖猪蹄”,他也要安利安利。

赵景澄今天是不停的作死,一个劲安利他的蒸肥肠。

莫少珩一个劲给他使眼色。

赵景澄:“……怎么了嘛?是真的好吃啊。”

“大叔,我给你夹一块。”

看着圣人还真将赵景澄用公筷夹过去的蒸肥肠放进了嘴里。

莫少珩:“……”

他觉得他还是得解释解释,不然赵景澄回去后,眼泪要流下来几桶,屁股都要被打开花。

莫少珩说道,“这猪一身上下都是宝,又是杂食动物,吃草为生,长得又肥又大,好养。”

“之于我北凉来说,不亚于提高民生的祥瑞。”

“猪的价格又远远低于牛养,繁殖量也大,若是大量推广,我北凉百姓的生活能好上很多。”

“百姓家里不像牧场那么广阔,但每家擂一个简单的猪圈却是可以的。”

“以前,猪肉腥,猪长不大,这些问题现在也解决了……”

圣人也在惊讶,这一桌子竟然全是猪肉做的,猪肉的吃法居然能丰富到了这种程度。

而且吃进嘴里,当真是一点都不腥,反而不下于任何牛羊肉的味道。

不由得想起刚才赵景澄说的,他们的猪长得又大又肥,问道,“现在猪能长多大?”

莫少珩答道,“一头大致在200斤左右。”

圣人明显愣了一下,因为实在太不可思议,还看向了赵棣。

赵棣点点头,“并非特例,而是使用……养猪秘诀后,每一头都差不多。”

他自然也看到了养猪的价值所在。

牛羊繁殖困难,饲养也困难,导致价格高昂,百姓根本吃不起。

但猪不同。

北凉真的有可能,让百姓的生活提上一个台阶,只要人不懒。

莫少珩道,“现在北凉可以用来养殖的猪仔还是太少,光是我们这个牧场,差不多就收购完了周围所有的猪崽。”

“要想家家户户都饲养,恐怕得花些时间。”

“不过,等我们牧场在扩大一些,养的猪多了,就可以对外出售猪崽。”

圣人看了一眼莫少珩,收购光附近所有的猪崽,这就变成了独门生意。

但也没说什么,毕竟这利民的事情,谁来做都一样,最终实惠都会落在百姓身上。

圣人点了点头,“百姓能吃上肉,自然是好的。”

赵景澄一会看看莫少珩赵棣赵焰秋,一会看看圣人。

怎么回事?

冰块脸赵棣什么性子他也知道啊,可现在……在这个大叔面前,问一句就会认真的答一句。

从来没有见过冰块脸这样。

这大叔到底谁啊?

赵景澄的目光实在太炙热了,圣人都不由得看了一眼,“你有什么话要说?”

赵景澄:“我觉得大叔肯定是个特别大的官。”

“你都不知道,燕王从来都不理人的,我们老师就说燕王是个冰疙瘩,冷得人嗖嗖的。”

“但燕王今天说了好多话了。”

赵棣看了一眼莫少珩。

莫少珩眼观鼻鼻关心,他说的是实话啊。

圣人嘴角上扬,“那你觉得我应该是多大的官?”

赵景澄皱起了眉头,“我还在想。”

“我觉着我北凉的三师三相三公三司马都不能让燕王这样,这官怕是不小。”

“可比这些人官大的还有谁?”

莫少珩心道,果然世家贵族出来的都不是蠢货,通过一些迹象也能猜出一些东西来。

圣人似乎也并没有在意,道,“那你再想想。”

赵景澄看向莫少珩。

莫少珩向上空看了一眼,再不给这娃一点提示,怕真是什么话都敢口无遮拦的说出来,都敢给圣人安利肥肠了。

赵景澄抓着脑门,什么意思?

夹起一块肉正要往碗里面放,他每一道菜也要尝一遍,只是才夹在空中,整个人突然定住了,跟中了定身咒一样。

身后筷子收了回去,整个人缩成了一个团,脑袋都要捂到了桌子下面去了。

圣人问道,“你这是怎么了?”

赵景澄:“我是不是马上就要死了。”

“这是不是就是我最后一顿饭了。”

“我还想着,这么好吃的饭,以后顿顿都吃来着。”

莫少珩心道,现在知道害怕了,刚才大叔大叔地叫得可欢快了。

圣人半响说了一句,“刚才你推荐这什么菜还不错。”

本是安慰的一句话,赵景澄汪地就哭出来了。

悔恨的眼泪吧嗒吧嗒的。

旁边,范慎还有几个学生还一个劲去戳赵景澄,“这大叔谁啊?看把你吓得。”

平时的赵景澄那可真的是天不怕地不怕,什么都要惹一下。

赵景澄小声道,“圣人。”

圣人也没让人阻止,当然消息肯定不能传出这个包厢,不然得乱。

几人没有听清楚,“谁?”

赵景澄泪巴巴地,突然乖乖巧巧地看向圣人,“圣人,我现在负荆请罪还来得及吗?我听南一给我讲故事,犯了错的人,只要背上树条子去认错,都是能被原谅的。”

莫少珩:“……”

南一一天倒是给这些少年讲了些他以前讲过的故事。

圣人开口说了一句,“今日无君臣,仅是来吃一顿年饭。”

莫少珩:“……”

嘤嘤嘤。

自己请,圣人就来啊。

他到现在还有些恍然。

这时,圣人岔开话题,“怎么没有见着最近特别热闹的三街之战?”

莫少珩一愣,赶紧让人安排上。

莫少珩说道,“现在三街之战已经进行到第四季了,再过一段时间就是年度总决赛,现在已经决出了前三个赛季的冠军,也就是获胜者……”

赵焰秋已经向外走去,他是皇子队的一员,是第一季赛的获胜战队,圣人要看,自然不能拿出一些歪瓜裂枣的队伍,正好提前让两个季度冠军队比赛上一场,也算是预热了。

边说着,街道外的战斗就开始了。

吃着过年饭,看着三街之战,那才叫享受。

这个年和以往的任何一个年都有些不一样呢。

光是这三条街的景象来说的话,是勉强能称得上一声海晏河清的。

房间内。

一个个学生变得小心翼翼的,但眼睛又是透亮透亮的。

哪怕是朝廷的重臣,要想见到圣人的真颜,都是十分不容易的。

但他们见到了。

而且还不是隔着珠帘那种,他们看得可清楚了。

等他们回去,府里整夜都要挂上灯笼。

在北凉,晚上灯火通明,是表示无上的喜庆。

像莫少珩,经历十年重返北凉,镇北王府就灯火通明了一晚。

他们刚才还给圣人安利了美食。

想想都兴奋。

眼睛滴溜溜的转。

还有胆子大的,拿起公筷,哆哆嗦嗦地挑了菜,“圣人,我给你布菜。”

这不是圣人今天没有带布菜的人嘛,可不就得他们布。

连赵御宁都低着脑袋,“圣……圣人,这……这个好吃。”

赵景澄:“……”

这些娃怎么回事?

光天白日,大庭广众,小小年纪,竟然学会了阿谀奉承,不得了不得了。

然后赶紧道,“圣人,我再给你推荐一道菜,这道菜是真的好吃,看看这大猪蹄膀炖得多好……”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在2021-09-14 17:36:56~2021-09-15 17:59:20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染宸、花梦酱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酸辣小白菜 40瓶;茱萸萸 20瓶;宝宝不开心 10瓶;鳶、染宸、fishbaby 5瓶;三白 4瓶;曼曼、℡廿华年、羽煜 2瓶;小花的糖、荼蘼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