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冕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日冕文学 > 穿越后暴君成了我的裙下臣 > 第104章 心虚

第104章 心虚


凝儿笑道:“这话你已经说过多次了,我难道还会记不住不成,小雪姑姑算来也是我的师父,这点子道理我还是懂得。”

  这时小雪听见凝儿和小庄说话的声音醒了过来,睁开眼睛看着床前站着的两个人,还没有开口说话,凝儿惊叫道:“姑姑醒了,姑姑醒了,小庄公公你快看,姑姑醒过来了。”

  小庄也是大喜:“哎呀呀,这可真是佛祖保佑,姑姑终于醒过来了,姑姑可是有哪里不舒服吗?”

  小雪试着开口说话,:“并没有,只是头,好像有些昏昏沉沉的,腹中像是有团火在烧。”

  小雪的嗓子有些沙哑,显然是因为长时间不说话的缘故,再加上被如烟掐住脖子所以伤了声道,说话有些不利索。

  小庄听完小雪的话之后点了点头说道:“王太医在给方子的时候说过这么一回事,说是等姑姑醒过来不多长时间喝过药之后就不会再有这种感觉了,只要姑姑醒过来什么事都好说,多多修养一段时间想来就能够完全康复了,届时姑姑就又能下床同奴才们伺候主子了,姑姑可要好生保重身体啊。”

  小雪点了点头,朝着凝儿说道:“凝儿你先出去,看着点人,我有话要同小庄公公说。”

  凝儿应了声是之后转身出了门,小庄知道小雪要问什么,在小雪说完那句话的时候就已经开口想要留住凝儿,但是凝儿并没有。好像是没有听见似的转身就走很是利落,小庄不由得心想,果然是小雪练出来的人,这可真是听话了。

  没有办法,既然留下来了,小庄只得在这里静静的听着小雪接下来要问的话,小雪倒是没有着急说话,实在是嗓子疼的厉害,连续说话还是不能够的,若不然依着小雪对凤千雪的态度怎么可能不立即问出口。

  过了片刻,小雪忍着嗓子疼开口问道:“如烟如何?”

  其实不需要问小雪也能够隐约猜到如烟的下场,虽然说她侥幸活了下来得了一条命,但是同样是在井中那么长时间,万一如烟没有那么好的运气说不得就不行了,况且就算是如烟不死,就凭她胆敢给凤千雪下毒这一点也是一个被赐死的命运,现下小雪问一句也不过是看在往日里的情分上。

  小庄摇了摇头:“如烟姑姑没有姑姑这么好的福气,救上来的时候就已经不行了,如今已经拉到城外去了。”

  小雪点了点头表示自己已经明白了,如烟的下场能够想象的出来,她听到之后也没有旁的想法,暴尸荒野对如烟来说也是罪有应得,不值得人同情,但是小雪心里还是有些对如烟的愧疚,毕竟如烟算是死在了小雪的手中。

  但是小雪并不后悔,也没有开口问为什么没有给如烟准备什么棺椁之类的东西,这种话想想都不可能从小雪的嘴里说出来,小庄也明白。

  半晌小雪终于问到了凤千雪的事:“皇后娘娘现下怎么样?养心殿里可有消息传出来?”

  小庄是养心殿里的人,养心殿里有什么事问他再好不过,虽然小庄不一定肯说,但是事关凤千雪小雪觉得还是应该试一试,说不得小庄就肯说了,凤千雪的状况就是现在小雪最为关注的事情,甚至都比过了她的身子。

  小庄叹了口气,终于还是问到了皇后娘娘的事了,所说凤千雪现在的状况他还真的知道,方才刚刚到凤栖宫的时候就有一个小太监来给他传信秦淮让他事情处理完就回去,并且告诉了他凤千雪现在的状况,所以小雪方才想叫住他的时候他才下意识的想走。

  只不过是现在想走都走不了了,小雪既然已经开口,而且凝儿就守在房外,断然是没有了逃避的可能了。

  犹豫了一下小庄还是决定将凤千雪的真是状况告诉小雪,若不然看她这个样子也是忍不住:“皇后娘娘现在的状况可能是有些不太好。”

  “奴才之前一直没有告诉姑姑,皇后娘娘她已经有了身孕,方才有人来信说是娘娘的毒又加重了,之前的慢性毒和后来中的毒箭上的毒融合在了一起形成了一种新的毒,不过姑姑不用太过忧心,赵太医在皇后娘娘身旁随侍,赵太医是太医院中医术最好的太医了,应当不会有什么事,太医也说了,娘娘和腹中龙子都安然无恙的。”

  说出这几句话的时候小庄都觉得有些心虚。

  小雪听完小庄说的话之后惊得一口气没有上来,整个人都有些颤抖了,什么叫形成了一种新的毒药,这是说的什么话。

  “一种新的毒药?怎么回事不是说没事了吗,不是说只是昏迷吗,怎么突然间又病情加重了,皇后娘娘在养心殿里到底经历了什么!”

  说完小雪脸色青白,挣扎着要起身,但是本来刚刚能够开口说话的身子怎么能经得起她这样折腾,虽然勉强起身了但是没有坚持多长时间又重新跌回了床上,小雪还不放弃还要挣扎着起来。

  “我要,我要去养心殿,我要把皇后娘娘接回来,娘娘不能再待在养心殿我就知道,我就知道皇上不会让我家娘娘好过,你起来不要扶我。”

  小雪情绪有些失控,她一直觉得宇文冥对凤千雪不好,其中也是因为凤千雪的原因在里面,因为凤千雪被宇文冥伤的太狠所以想要回到凤国同宇文冥和离,所以在小雪心里一直觉得是宇文冥做了什么对不起凤千雪的事,况且因为宇文冥在宫中的时候一直对凤千雪不冷不热,长时间冷落让小雪对宇文冥实在提不起什么好感。

  小庄看小雪重重地跌落在床上,想着小雪身子受不了还是不在顾及什么,上前扶住小雪的胳膊将她慢慢的搀起来,但是被小雪一把推开,本来就没有多少力气的小雪因为这一推又跌回床上,再也没有起来的力气。

  慢慢的小雪眼中流出几滴清泪:“为什么,为什么苍天这般不公,娘娘为人善良,从来没有做过什么伤天害理的事,为什么老天爷要这么折磨她,皇上为何不能看在多日的夫妻情分上放过皇后娘娘,皇后娘娘可是皇上的原配妻子啊。”

  “他怎么能这么心狠,皇后娘娘什么地方对不起他,就算是一国之君也不能这么糟践我们娘娘,皇后娘娘她也是一国的公主,当初还是皇上全心全意的求娶,所以我们皇上才将公主嫁给他的,这才成婚一年多他就这般无情,真是应了那句最是无情帝王家。”

  小庄本来一直听着小雪的话,但是听到小雪说的越来越山里。偏激不由得开口说道:“小雪姑姑,其实事情不是你相象的那样的皇上对皇后娘娘绝对是一心一意绝无二心的,小雪姑姑这样说真是误会皇上了。”

  小雪说了这么长时间也是有些累着了,没有精力再开口同小庄辩解,但是心里还是对小庄说的不以为然。

  说什么在乎,若是真的在乎又怎么会在贵嫔上门找茬的时候不闻不问,若是在乎又怎么会示意内务府削减凤栖宫的吃穿用度,若是在乎,又怎么会将娘娘冷落将近一个月又不闻不问,小雪虽然没有将这些话说出口,但是心里实实在在的都是这样想的。

  小庄见小雪没有反应以为是她将自己的话听进去了,不由得又舔了舔嘴唇说道:“其实皇后娘娘生病之后一直是皇上一个人在养心殿照顾,就是平时批奏折的时候都是将奏折抱在皇后娘娘床前的桌子上批阅的,最近皇上为着皇后娘娘的身子愁的是吃不好睡不好,整日里找见秦公公也就是让请太医。”

  “小雪姑姑实在是不能这么说皇上她的,别的奴才不好说,但是皇上对皇后娘娘的心意奴才心里看得清楚,实实在在的那是没有话说的,也许是因为之前的一些误会所以让小雪姑姑对皇上有一些什么误解,但是皇上没有做过的事,小雪姑姑不能强压在皇上身上。”

  “正如小雪姑姑方才说过的话,皇上乃是一国的天子,要什么样的女人没有,没有必要非皇后娘娘不可,但是皇上深情,一生认定了皇后娘娘一个人那就是这个人不会更改,小雪姑姑,你知不知道当时皇上想要立皇后娘娘为皇后的时候是怎么说的?”

  “当时张仪张大人不希望皇上立娘娘为皇后,当时皇上只说了一句话,他说他心悦皇后娘娘,不愿意委屈皇后娘娘,这样的心意,难道小雪姑姑不感动吗!皇上的事原本不该我们奴才妄议,但是小雪姑姑对皇上偏见太多,奴才实在看不下去。”

  “况且奴才心里也是为皇上不值,为什么都是一样的人我们皇上就要忍受这么多同龄人从来没有体会过的痛苦,小雪姑姑对皇后娘娘忠心可嘉,听闻皇后娘娘中毒加深之后尚且心伤的不能自已,但是小雪姑姑有没有想到皇上会怎么样?”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