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冕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日冕文学 > 孙吴演义 > 第41章 治官吏交州除异 失街亭蜀军失利

第41章 治官吏交州除异 失街亭蜀军失利


孙权抵御了曹丕的多次南下,欲遣使观曹魏动静。正好立信都尉冯熙从蜀吊刘备归来,被提为中大夫,孙权又派他出使曹魏。

  冯熙到达魏都,曹丕问道:“吴王欲修宿好,宜当厉兵江关,悬旌巴蜀,而闻复遣与蜀修好,必有变故。”

  冯熙答道:“臣闻西使直报问,且以观衅,非有此谋。”

  曹丕又问道:“闻吴国比年灾旱,人物凋损,以大夫之明,观之如何?”

  冯熙答道:“吴王体量聪明,善于任使,赋政施役,每事必咨,教养宾旅,亲贤爱士,赏不择怨仇,而罚必加有罪,臣下皆感恩怀德,惟忠与义。带甲百万,谷帛如山,稻田沃野,民无饥岁,所谓金城汤池,强富之国也。以臣观之,轻重之分,未可量也。”

  曹丕见冯熙如此答复,默然之。

  冯熙探之曹魏动静,归报孙权。

  而那曹丕自此以后,却郁闷一病不起,曹丕深知自己时日不多,遗嘱中军大将军曹真、镇军陈群、抚军司马懿等,立平原王曹叡为太子,随后匆匆病殁,时年四十。

  国不可一日无主,群臣拥曹叡即日嗣位。曹叡谥曹丕为文帝,尊太后卞氏为太皇太后,皇后郭氏为太后,改元太和,即用一班顾命大臣,秉持国政,统驭四方。

  吴主孙权得知曹丕病逝,曹叡接位,认为曹丕为不如曹操,曹叡不如曹丕,因此向北耀兵,乘丧进攻魏,即率五万兵围江夏城。

  魏太守文聘,登陴拒守,坚持不下。吴将诸葛瑾、张霸只得转击襄阳。

曹叡令抚军大将军司马懿击讨,诸葛瑾大败,大将张霸被杀,斩吴军首级千余,伤亡惨重,司马懿因功升迁为骠骑大将军。

  吴将审德屯皖,魏将曹休南破之,斩审德首,而吴将韩综、翟丹等闻之,恐不能敌,仍前后率众诣曹休投降。

  孙权在攻石阳时,孙奂以地主之势,使所部将军鲜于丹帅五千人先断淮道,后自率吴硕、张梁五千人为军前锋,降高城,得三将而还。

  孙权见孙奂军阵整齐,高兴道:“初吾忧尔迟钝,不能治军,今观尔治军,诸将少不能及,吾无忧矣。”于是孙奂得到了孙权的封赏。

  是时魏书侍御史荀禹慰劳边方,荀禹到时,于江夏发所经县兵及所从步骑千人乘山举火,孙权望见山火,不知魏来多少援兵,乃收军东归。

  孙权向北耀兵虽有不利,成效不佳,但从此不再向魏称藩,结束了称臣的历史,且震慑了曹魏。

  曹叡新位,一时无暇南讨,且吴蜀复盟,孙吴暂无战事。孙权为加强吏治,启用暨艳、徐彪等酷吏,进行人事改革,建立了严格的人事考核制度。暨艳字子休,吴郡人,为选曹尚书。徐彪,字仲虞,广陵人,选为曹郎。

  选曹是主管重要官员选授之官署。暨艳、徐彪向孙权提出“臧否区别,贤愚异贯”(评定好坏,分别登记在案,以做任命官员的依据),得到了孙权的支持。

  经过暨艳、徐彪等人对众官员的评定考核,其结果只有百分之十的人合格,很多人受到处分,有的被贬为军吏,打击面高达百分之九十以上。

  此举遭到陆逊、陆逊弟陆瑁、朱据的阻止,他们劝暨艳、徐彪等人考核太过,不能这样做,否则,必有其祸。

  陆瑁劝暨艳道:“夫圣人嘉善矜愚,忘过记功,以成美化。加今王业始建,将一大统,此乃汉高弃瑕录用之时也。若令善恶异流,贵汝、颍月旦之评,诚可以厉俗明教,然恐未易行也。宜锭模仲尼之泛爱,近则郭泰之容济,庶有益于大道也。”

  朱据也谓艳曰:“天下未定,举清厉污,足以沮劝。若一时贬黜,惧有后咎。”

  而暨艳他们不听,结果怨愤之声积,纷纷竞言暨艳及选曹郎徐彪,专用私情,爱憎不由公理。反对声音超出了暨艳、徐彪所掌控的能力范围,这一切就连孙权都大吃一惊。孙权为了稳定朝局,只得下令对暨艳、徐彪进行审查收监,以致暨艳、徐彪二人在狱中自杀。

  暨艳是张温同乡,且暨艳是张温推荐的。在审查中,发现暨艳、徐彪与张温有许多书信来往。由于孙权对他先前出使蜀汉已有不满,就借此下令将张温进行审查,后至撤消一切职务,充当杂役。定罪有四:一是举荐暨艳,张温是暨艳的同党。二是他在都督豫章三郡间不听调遣,贻误军机。三是误信引礼,培植私人势力。四是在人事上谋私利。

  孙权的侄女婿骆统得知张温被抓,立即上了一千多字的长表为张温辩护,但孙权不理,最后送张温回吴郡,于六年后病故。

  张温的二个弟弟张祇、张白亦有才名,与张温俱废。姊妹三人皆有节行,由官府另嫁,其中一妹已嫁顾承,官以许嫁丁氏,成婚之日,遂饮药而死。张温其他家人受牵连而废默。

  此间,丞相孙邵仅仅当了不到三年的丞相,便在黄武四年五月病故,此时众臣再次举张昭为相,孙权不得不对众臣道:“孤岂为子布有爱乎?领丞相事烦,而此套性刚,所言不从,怨咎将兴,非所以益之也。”乃用顾雍为丞相。

  张昭客貌矜严,有威风,孙权常曰:“孤与张公言,不敢妄也。”

此间,孙权得到上任不久的交州刺史吕岱上疏说,年九十岁的士燮终于一命呜呼。孙权就以士燮的儿子士微为安远将军,领九真太守,而以校尉陈时代士燮为交阯太守。

  吕岱后以交阯绝远,表请孙权分割交州,海南的交阯、九真、日南三郡为交州,以将军戴良为刺史,海东苍梧、南海、郁林、合浦四郡为广州,吕岱自为刺史。至此,孙吴有四州:扬州、交州、广州、荆州。

  吕岱上表,得到孙权允许,由此吕岱驻留海南,戴良与陈时俱前行至合浦。

不料士徽不听所命,自署交阯太守,举兵海口以拒戴良等。

吕岱得知上疏孙权,请讨士徽,孙权当即予以批准。

  于是吕岱督兵三千人晨夜浮海,出其不意,自广州将兵昼夜驰入,过合浦,与戴良等俱前。

  为减少流血,吕岱还特派士壹之儿子、中郎将士匡移书交阯,告喻祸福,劝士徽投降,且假说只要服罪,即虽失郡守,但保无忧。

  士徽闻吕岱至,大为震怖,即率兄弟六人肉袒迎吕岱,吕岱令士徽等穿好衣服,佯示宽宏。

  次日,吕岱早施帐幔,请士徽兄弟以次入,宾客满坐。吕岱忽起,拥节读诏书,数士徽罪过,令左右因反缚士徽兄弟出,即皆诛杀,并传其首诣武昌。

  吴将吕岱乘机消灭了士氏势力,以后又恢复交州管辖,撤销广州建制,仍以吕岱为交州刺史。士燮之兄弟及质子士廞等,皆免为庶人。从此,交州完全为孙吴所有,不再与曹魏有政治牵联。

  事后孙权闻吕岱清身奉公,初在交州,历年不饷家,妻子饥乏。

孙权为之叹自,且责备近臣道:“吕岱出身万里,为国勤事,家门内困,而孤不早知。股肱耳目,其责安在?”于是加赐钱米布绢,岁有固定数量。

  孙权从吕岱得到启示,认为夷越多事处,应分设管之,平定后,再复旧设。恰遇丹杨、吴、会、山民复为寇贼,攻没属县,就将这三险地划出来,另置东安郡,以绥南将军全琮领太守。

  全琮到达事发地点后,明赏罚,招诱降附,数年中,得万余人。事情略定后,孙权即召回全琮,并罢置东安郡。

  为对付外来军事压力,孙权实施了一系列的强军措施和政策。采武昌山钢铁,作千口剑,万口刀。以德刑,宽赋息调,减少民众的矛盾。军队广屯田,从而使军用粮草得到保障,并对外开通贸易往来。

  因此,南海诸国常来吴通商贸易,这一消息也随之远播。

大秦(古罗马)贾人字秦论,特来交趾。

  时任交趾太守吴邈接待后,又遣送诣孙权。

  孙权就问秦论方土谣俗,秦论俱以一一对答,孙权悦之。

  适诸葛恪讨丹阳,获黝(黟)、歙短人,并擒数人送至孙权。

  秦论见之甚奇,道:“大秦稀见此人。”

  孙权道:“大秦既稀有,不妨赠之作奴。”

  秦论高兴道:“谢大王。”

  孙权即以用男女各十人,差吏会稽刘咸送秦论。不巧的是刘咸于道途中亡故,而秦论乃径还本国。

  话说诸葛亮收复南夷,回到都城,整顿军吏,缓之一年,然后兴师北伐。使外使中都护李严,移屯江州,护军陈到驻永安,作为东防。内使中部督向宠,典宿卫兵。尚书陈震、侍中郭攸之、费祎、董允、长史张裔、参军蒋琬,分治宫府诸事。乃上《出师表》一篇,陈明宗旨。

  后主刘禅年已逾冠,立故车骑将军张飞女为后,生男育女,年富力强。只是生性庸懦,未识大体,一切军国重事,幸由诸葛丞相处理。

  诸葛亮既表请北伐,后主刘禅自然依从,当下催趱人马,次第出发,振旅阗阗,伐鼓渊渊,由阳平关进兵,往驻汉中。

  诸葛亮领兵伐魏,已出汉中,屯驻石马城。

魏主曹叡闻得蜀兵进攻,即欲亲出御敌。散骑常侍孙资,谓南郑斜谷,险阻异常,不宜劳师进取,但命大将据守要害,自足震慑寇敌,静镇疆场,曹叡乃罢议。

  令骠骑大将军司马懿为都督荆豫二州诸军事,屯兵宛城,堵御东西,使大将军曹真,都督关右,专拒蜀兵。

  新城太守孟达,本来由蜀投魏,与魏侍中桓阶,将军夏侯尚友善,夏侯尚、桓阶相继病殁,孟达心不自安。

  事为诸葛亮所闻,嘱中都护李严招孟达,孟达复书如命。偏魏兴太守申仪,与孟达有隙,时常侦伺,一闻孟达阴通蜀使,即报知曹叡,曹叡令司马懿相机进讨。司马懿接令后,佯为慰解,暗中却调动兵马,潜赴新城。

  孟达得司马懿书,迟疑未决,因遣人访问诸葛亮。诸葛亮令孟达赶紧加防,毋堕司马懿计。

孟达尚复书与诸葛亮道:“宛城距洛阳八百里,至新城且一千二百里,若司马懿前来,亦当表闻魏主,往返须一月间事,达城池已固,自足拒司马懿,幸请放怀。”

这书递至石马城,诸葛亮阅毕惊叹道:“孟达必为司马懿所擒了!”

  果然不到半月,便由孟达飞书乞援,内称孟达举事八日,司马懿兵即到城下,神速异常,请即发兵相救。

诸葛亮又叹为无及,不得已派遣偏师,往援新城。

兵方就道,孟达败死的消息,便即传到,诸葛亮只得将偏师调回,合力北向。

  行至南郑,镇北将军魏延出迎,诸葛亮即使魏延为丞相司马,统领前军。

魏延献议道:“魏令夏侯惇都督长安,楙系掯子,曾娶曹操女为妻,年少志骄,毫无谋略,延愿得精兵五千,取道褒中,沿秦岭东进,绕出子午谷,不过旬日,可到长安。楙闻延掩至,必不敢持久,弃城东走,丞相可从斜谷,进与延会合,并力一举,咸阳以西,便可平定了。”

  诸葛亮摇首道:“此计甚危,不如安从坦道,方保万全。”

  魏延又说道:“丞相从大道进兵,彼必沿路防守,旷日持久,何时得取中原?”

  诸葛亮慨叹道:“天若祚汉,何患不胜?”遂不从魏延计,魏延怏怏退出。

  诸葛亮佯言由斜谷取郿,却使赵云为镇东将军,邓芝为扬武将军,据住箕谷,作为疑兵。亲率诸军,进攻祁山,戎阵整齐,赏罚肃而令明,队伍整齐,号令严肃。南安、天水、安定三郡,闻风请降,关中响震。

  惟天水太守马遵,正与参军姜维,功曹梁绪等,案行属县,闻得蜀兵已至祁山,郡县响应,料知无路可归,拟往投上邽,姜维劝马遵仍归郡治,马遵疑姜维有异志,夤夜自去。

  姜维还至天水郡中,吏民已相率降蜀,闭门拒姜维,害得姜维进退维谷,没奈何奔投蜀营。

姜维本天水郡冀县人,字伯约,少读兵书,熟谙韬略。诸葛亮引与共语,皆中机要,当然心喜,遂举姜维为仓曹掾,加号奉义将军。

  魏大将军曹真,方督兵守郿,哪知蜀兵却西出祁山,连下南安、天水、安定三郡,急切无分身法,只好飞报魏主,请派将扼守关西。

  魏主雊遂起兵五万,使右将军张郃为前驱,自为后应,同至长安,并调司马懿由东会师,共击蜀兵。

  蜀将马超,时已早殁,不略马超。只有马超从弟马岱,从军出征,马岱勇略不及马超,虽为蜀将,未堪大任,故诸葛亮得三郡,不复令再镇凉州。

  会诸葛亮闻张郃、司马懿合兵来攻,遂召诸将与语道:“魏兵两路前来,必攻街亭,街亭为汉中咽喉,非得大将把守,不能无虞。”

  参军马谡,正随诸葛亮北伐,便向前请命道:“谡愿往守街亭。”

  魏延、吴懿,亦愿前往,诸葛亮因马谡素有智略,不致误事,遂使马谡统兵二万人,出屯街亭。临行时再三叮嘱,叫他坚守城寨,毋得疏忽。且使王平为偏将军,与马谡同往。又遣魏延等往驻阳平关,遥应马谡。

  马谡与王平行至街亭,见街亭前面有山,便欲引兵登冈,据山立寨。王平独谓宜据城守栅,阻住敌锋,不宜屯兵山上,马谡傲然不从。

  王平复说道:“倘敌兵前来围山,计将若何?”

  马谡笑答道:“居高临下,势若建瓴,敌若来围,我即麾兵四下,还怕不能杀退么?”

  王平又说道:“倘敌兵断我水道,又将若何?”

  马谡大笑道:“我既能杀退敌兵,还怕他断甚么水道?”

  王平还要苦谏,马谡瞋目道:“丞相行事,尚且每事问我,汝怎得挠我兵谋?”

  王平知不可阻,乃请分军相应,作为犄角。马谡恨王平违令,只拨兵千人给王平,王平引兵据城听令。

  马谡上山,平遣人走报祁山大营。哪知司马懿、张郃两军,夤夜杀到,马谡尚据住山顶,扬旗招飐,自鸣得意。

  待至翌晨,魏兵已环集山麓,把山围住,马谡麾兵杀下,魏兵全然不动,惟用强弩仰射,蜀兵多被射倒,只好退回。

  马谡尚欲与敌拚命,驱兵再下,一连冲杀数次,毫无效力。张郃更堵住水道,不放蜀兵汲水,蜀兵无从饮食,当然自乱。

  嚷至夜半,竟纷纷下山,投降魏营,马谡禁遏不住,尚望王平救应。王平手下只有千人,哪里杀得过十多万魏兵?他也曾努力相救,半途被魏兵截回,没奈何坚壁自持,保全危寨。

  马谡待援不至,无法把守,只得率兵窜出山谷,向西逃走。魏兵截杀一阵,二万人所存无几,还亏魏延从阳平关杀来,方得将马谡救出。魏延见魏兵气势甚盛,不敢恋战,忙与马谡退保阳平关。

  王平自知难守,在城中佯鸣鼓角,作进兵状,暗中却收集溃卒,徐徐退去。魏将张郃,疑他诱敌,不敢进逼,王平得全师引归。

  司马懿不去追马谡,却统兵径趋祁山,来攻诸葛亮大营。诸葛亮接王平军报,已知马谡误事,急忙退回西城,且檄令天水诸郡守吏,齐回汉中,并饬赵云、邓芝,收军还阳平关。

  忽报司马懿统兵十余万,蜂拥前来,城中留兵不多,欲趋往阳平关,已是不及。将士等并皆失色,诸葛亮独谈笑自若,但说无妨。如此镇定,方可将兵。

  待司懿兵将到,传令城上偃旗,城中息鼓,大开四门,每门令军役洒扫,不准妄动,自引小僮两人,携琴登城,在城楼上焚香操琴。

  司马懿当先跃马,来攻西城,遥见诸葛亮如此布置,不禁大疑,端详了好多时,一些儿没有破绽,乃麾令退兵。

部将问为何因,司马懿与语道:“我闻亮不入子午谷,煞是谨慎。今大开城门,岂肯这般疏略?明明是诱我入城,为掩杀计。我宜速退,休为所算。”

  诸葛亮见司马懿退兵,不由的鼓掌大笑。参佐问诸葛亮道:“司马懿号称能军,为何忽来忽去?”

  诸葛亮笑道:“司马懿知我谨慎,不肯弄险,他见我如此模样,必疑有伏,所以退去。我料他不走大路,必沿北山遁去,今还要送他一程,截留一些辎重,也不负他一番奔走哩。”

说着即派部将吴懿等,速赴北山,只准在山谷中呐喊,不准厮杀,如敌有辎重,即可夺取,运回阳平关便了。

  吴懿等奉命即行,诸葛亮率参佐等出了西城,赶归阳平关。那司马懿果为诸葛亮所料,绕走北山,蓦闻后面喊声大震,总道是蜀兵追来,慌忙抛弃辎重,没命跑去。

  吴懿等谨依将令,不敢追袭,但将辎重运回阳平关。此时,诸葛亮已退入阳平关内,由魏延、马谡等接着。

  再说马谡退回,跪伏请罪,诸葛亮作色道:“汝违我节度,几至倾覆全师。若非明正军法,何以服众?”

  马谡泣答道:“丞相视谡如子,谡亦视丞相如父,今自知偾事,罪该万死。但愿丞相思殛鲧兴禹故事,谡虽死,亦感深恩。”

  诸葛亮不禁挥泪道:“汝若早听王平计议,何致此败?今事已至此,不能挠法,汝家小自当抚恤,汝子与我子相等,不必挂怀。”说至此,即令左右将马谡推出。斩首徇众,仍令缝合尸骸,具棺埋葬。且亲自临祭,月给马谡家钱米,抚养遗孤。

  正所谓:错任马谡失街亭,言过其实应先主。

  孔明挥泪斩马谡,就此立震军中威。

  评:曹丕死,曹叡接位,使魏局势又一次动荡,孙权认为伐魏机,然魏有能臣司马懿,以致伐魏失败。马谡失街亭,打开了蜀汉大门,为后魏灭蜀汉创造了条件。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