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冕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日冕文学 > 少年神相 > 第十六章 刑天传说

第十六章 刑天传说


我怀着忐忑的情绪走进了第一个山洞,与之前山洞不同的是,这里与山洞外几乎没有区别,我跟梦竹一直往前走去。

“明儿,这个山洞会不会是通向外面的?我感觉这里没有什么特别的。”

“还是小心点吧,不过你说的也有可能,真要是能走出去那也挺好,只是没法学会其他的七窍封印了。”

走出去很远之后,山洞两边出现了一些长明灯,我以为又是什么供室,谁知走近一看原来是一幅很长的壁画。

上面画着一个无头的巨人,用手挥舞着盾牌和大斧,正在与一个身穿金甲,手执利剑的战士争斗,在旁边写着“刑天战黄帝”五个大字。

“这是谁啊明儿?”

“刑天。”

“刑天是谁?”

“传说中上古时期的巨人猛士,他是炎帝的部将,炎帝曾与黄帝在阪泉大战,结果黄帝驱使百兽,大破炎帝,那一战声势浩大,炎帝自此以后归顺了黄帝。可是刑天一直不服黄帝,在黄帝斩杀蚩尤之后,刑天不再克制自己愤怒的内心,一路厮杀到黄帝宫中,黄帝大怒,斩掉了刑天的头颅,谁知刑天虽然陷入了无尽的黑暗,但是愤怒之下,居然以乳为目,以脐为口,继续与黄帝战斗。”

“这刑天也太厉害了吧。”梦竹感慨道。

“不出意外的话,那这里应该是目窍的山洞。”

随着壁画向前走去,我刚刚给梦竹描绘的内容也逐渐出现在墙壁上。

先是阪泉之战后,炎帝宽慰刑天,之后是黄帝大破蚩尤,刑天怒而持盾斧与黄帝大战,但是后面却与我描述的不太一样。

“你看明儿,这里画的是什么呢?”

只见壁画上黄帝斩掉了刑天的头颅后,刑天一蹶不振,收起盾斧,终日隐匿于山洞之中,洞口有一个身穿银甲的武士守卫,炎帝曾派人去为他疗伤,可是他并不接受,只是将自己封闭在起来,不与外人交流。

我大吃一惊,怎么可能?刑天在我印象中是上古时期最狂傲不羁的人,怎么会就这样善罢甘休呢?

正当我思考时,壁画也结束了,面前出现了另一个山洞。

“明儿,要进去吗?”

“进吧,也没路可以走了。”

我走进了这个山洞中,空气中有一股发霉的味道,我用力吸着鼻子,希望通过鼻窍发现点什么,结果却一无所获,只在距离洞口最远的地方,感应到那里有很强大的磁场。

难道是刑天?

这一路上的壁画给我营造了十分奇怪的氛围,我下意识的怀疑这个山洞就是当年刑天封闭自己的地方。

“往最里面走。”我对梦竹说到。

走了一会,面前的路越来越黑,我依旧靠着打火机微弱的灯光照明,好在这个山洞不算深,我们马上就要抵达最深的地方了。

“谁?”黑暗中突然有人说话,把我和梦竹吓了一跳。

“我是吴家第三十三代子孙,吴明。”

“真的是你?司命看来没有骗我!”那个人说到。

“什么?”我疑惑的问道。

“你不用知道,你只需要知道,你才属于这里,而我属于外面。”

说完,我感觉一阵迅猛的风朝我吹来,我急忙后退,并且用力吸着鼻子,感应到来人是完整的身体,证明他并不是刑天。

梦竹也赶紧帮我解围,我趁机闭眼开始感应他的法门,然而奇怪的是,此人虽然灵气冲天,但是全无道法的痕迹,使用的都是硬功夫。

黑暗中,我只能感受到两人交手的十分激烈,并且梦竹逐渐落了下风,再这样下去肯定撑不住了。

“等一下,你刚刚说我属于这里,你把话说清楚,说完之后,我可以留下,你可以出去。”

“当真?”

“当然。”

“好,那我就告诉你,刑天战败后,就被困在这个洞里,而我是奉命看守他的宫门卫,谁知有一天,刑天突然不见了,司命说刑天往生轮回了,但终有一日会再回来,到时候那人必心怀怨恨,妄图一口食天,应在你身上,那就是吴。”

我听得大为震撼,问道:“你的意思是我是刑天的转世?”

“不错,司命说你归来之日,就是我自由之时。”

“那我留在这里,会有什么后果呢?”

“你留在这里,可以安稳的度过余生,我还会为你编造一段佳话,让你流芳千古,几千年后,依旧会有人知道你是刑天的转世,依旧会有人认为你曾经抗拒命运,桀骜不驯,与命运斗争,即便这一切都没有发生。”

“那如果我不留下呢?”

“你刚刚可是说你会留下的,不过也无所谓,你如果不留下,我就会完成司命给我布置的任务。”

“什么任务?”

“让你历尽劫难,却永远不能逃离人间,遁入轮回,却永远不能进入人道。几百年后,会有人嘲笑你贵为刑天转世,却不敢反抗,而几千年后,将不会有人知道你是谁。”

“你这是颠倒黑白!”

“那又如何?”

我此时终于明白了,若我反抗,就将陷入无尽的苦难之中,这个宫门卫还会去编造谎言,让世人认为我是懦夫孬种。若我不反抗,将可以在此度过余生,虽然不是什么好日子,但也不至于饿死受罪,他还会去到处宣扬另一种谎言,在谎言中,我是狂傲不羁的逆天战士,后人将为我的精神感动。

“怎么样吴明,你怎么选择。”

“刑天怎么选的。”我反问道。

“他当然选得第二种,要不哪来什么以乳为目,以脐为口的神话?那你印象中的刑天是什么形象呢?”

“刑天舞干戚,猛志固常在。”我的脑子一片混乱,已经不能分辨到底真实的刑天是什么形象了,只好借用了陶渊明的诗表达。

“看吧,几千年后的你,依旧被当时的我欺骗了,怎么样,是想安度余生,留个千古佳话,还是自不量力,换来遗臭万年呢?”

我的大脑更加混乱,我脑海中的刑天是神挡杀神,佛挡杀佛的猛士,是不畏强权,奋力反抗的勇士,若我是刑天的转世,那我怎么能愧对我的血脉,我当然要拼上性命捍卫尊严。

可是他却说这些都是假的,刑天正是选择了退缩,才拥有了这些盛名,我如果选择反抗,换来的是更多的苦难,还有被世人嘲笑的神话传说。

“明儿,别信他的,你是吴家的子孙,身体流着仁德公的血,如果你真是刑天的转世,不要犹豫了,去反抗啊!哪有什么神话传说,那些都是祖先一步一步走出来的历史!他张张嘴巴就想改变刑天的历史,做梦!”

听到梦竹说这番话,我身上的汗毛都要竖起来了,是啊,祖先用意志乃至生命的代价,才换来的所谓神话传说,岂是寥寥片语就可以黑白颠倒的。

“看来你是不死心啊吴明,你就跟最开始的刑天一模一样,自不量力,还想抗拒命运?可惜最后他学会了认命,你还是太年轻啊。”

“不许你再胡说八道,侮辱刑天!”我正色道。

“那来吧,比划比划。”

宫门卫说完就朝我冲来,一脚踢在我的胸口,我只觉喉头又一次发咸,一口鲜血吐了出来。

“明儿!”梦竹赶紧过来保护我,宫门卫抬起又是一脚,竟然将梦竹踹晕了。

“说你认命了,不再反抗,我就饶了你。”

“绝不!我吴明不说,当年的刑天也没有说!”我擦着嘴角的鲜血说到。

我已经抱定必死的决心,今天就是死在这里,也绝不有损吴家子弟的尊严。

“可惜啊可惜,怪我当年故事编的太像真的,以乳为目,以脐为口之类的谎话,竟然让你走不出来。”

“你胡说,那分明就是刑天一斧一斧劈出来的历史,你少给自己贴金了。”

“随便吧,我给你的机会太多了。”说完,宫门卫慢慢朝我走来,脚步声沉重而又充满杀气。

我静静的等待着最后时刻的来临,可惜改变吴家命运的目标没有实现,老爸和五爷爷此刻更是生死未卜,梦竹一个人留在此地又将何去何从。

一时之间,我悲愤交加,凭什么所谓强者寥寥数语就可以断人生死,凭什么弱者不断进取的人生可以被强者随意支配,凭什么弱者要为莫名的罪责承担刑罚。

内心的愤怒在此刻达到了极点,我感觉周身充满了能量,从五脏六腑跃出,最终汇聚于丹田,这股气越聚越多,即将到达顶点时,突然顺着我的身体直冲我的眼球,我一下子眼前一黑。

难道是我愤怒太盛,导致走火入魔了?我正在思考,眼前却一点点变亮,原本漆黑的洞穴,此刻竟然像点起了火把一般明亮。

这是……这是夜眼!难道我学会了夜眼?可是我已经学过道术了,按照公孙阳的说法,除非我是双道脉,否则没有办法学会的,难不成我真的是双道脉?

正疑惑时,宫门卫也走到了我的面前,伸出手要掐我的脖子,此刻我看得一清二楚,感觉浑身充满了使不完的力气,抬起手牢牢地扣住了他的手腕,恶狠狠的看着他说到:

“你没有机会了。”

说完,我用鼻窍感应到宫门卫的胸部此时灵气大泄,我以为那里是法门,使出浑身力气,打向了他的胸部,却被他用手轻轻的挡住了,说到:

“恭喜你吴明,你已经通过了试炼,练成了夜眼。”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