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冕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日冕文学 > 少年神相 > 第五十一章 夜半刺客

第五十一章 夜半刺客


邵娴的话给了我极大的震撼,一直以来我都将她当做我在邵家的一个好朋友,可是她阳光活力的外表下,居然有这样深不可测的城府,她随便一个动作,竟然就让我跟梦竹还有盈盈的关系出现破裂。

  “空名?在江湖上确实少不了尔虞我诈,勾心斗角,但是如果每一件事都权衡利益,毫无诚意可言,最终只能是众叛亲离,邵娴,如果说之前我们还是朋友,那么此刻,我们就只是吴邵两家各自的少主了。”说完,我就离开了我的房间,尽管邵娴还在尝试说些什么,但是我也不再理会了。

  我径直走向了梦竹的房间,我刚走到门口,就听见里面梦竹正在哭,盈盈似乎在说些什么。

  “梦竹别哭了,我不相信明儿是那种人,我觉得有误会。”盈盈说到。

  “有什么误会,你又不是没看见,邵娴都亲他了。”梦竹说到。

  我听到这里,急忙推门进去了。

  “你来干嘛!滚!”梦竹情绪十分激动。

  “你先别激动梦竹,你听我解释,事情不是那样的。”我说到。

  “我不听,你给我出去!”梦竹说完,抽出道剑就朝我刺来,我此时心急如焚,只想安慰梦竹,身体竟然待在原地一动没动。

  结果这一剑竟然直接刺向了我的肩膀,我感觉肩头一阵刺痛,身体勉强才能站得住。

  “明儿!”盈盈瞪大了眼睛赶紧跑过来。

  “你,你怎么不躲啊。”梦竹手里的道剑掉在了地上,她也呆在了原地,很显然这一幕是她没有想到的。

  “你别生气梦竹,听我解释,我真的没有对不起你们。”我虚弱地说到。

  “你别说话,快过来躺下。”盈盈赶紧去找外伤药,梦竹有些惊慌失措,但是也赶紧扶我先躺下了。

  简单包扎后,盈盈说到:“你说吧,我听着。”

  “邵娴跟我什么都没有,她是故意那样做的,目的是为了挑起我们之间的矛盾。”我说到。

  “为什么?”盈盈说到。

  “因为她想让我成为她的人,这样可以帮助她在邵家立足。”我说到。

  梦竹和盈盈露出了难以理解的表情,我只好将整件事情的来龙去脉解释清楚,梦竹说到:“想不到邵娴居然是这样的人。”

  “唉,其实我能理解她,那种无助的感觉确实不好受。”盈盈说到。

  “是的,所以我并不想彻底将事情搞僵,以后如果有机会得话,我还希望可以改变她。”我说到。

  “改变她?怎么改变?”梦竹说到。

  “我还没有想好,但是我觉得一个人无助的感觉肯定很不好受,我愿意做他的朋友,尽管五爷爷总教育我要多想,多揣摩,但我依然相信所谓道门中人,并不是只有道法,也要有道义。”我说到。

  “好吧,那眼下呢?怎么办?”盈盈说到。

  “正常进行吧,明天去找五爷爷,约定好时间去鬼门关。”我说到。

  “那你好好休息吧,都怪我不好,害你受伤了明儿。”梦竹十分内疚地说到。

  “没关系的梦竹,这只是皮外伤,不用在意,你们不生气就好。”我说到。

  简单的聊了几句,我就先休息了,短时间内的失血让我有些头晕,梦竹和盈盈就先去另一个房间睡觉了。

  谁知到了半夜,迷迷糊糊中我感觉屋内有人,我警觉的发动七窍封印,感知屋内得到存在。

  果不其然,就在我的床外面站着一个人,由于这是梦竹的房间,在床四周是有帷幔的,我无法看到这人是谁,但是我自持自己的道法还可以,说到:“谁在外面?敢在我头上动土?”

  那个人听到我说话,并不答声,但是我听到了一声十分轻微的利刃划破空气的声音,我急忙一个鲤鱼打挺,从床上跃起,回头一看,在夜眼的帮助下,只见我刚刚躺着的枕头上,插着一把匕首,我立刻双手撑着床,两只脚腾空而起,向帷幔外飞踹而去。

  由于隔着帷幔,外面的人并不知道我的动作,我的两只脚结结实实地踹到了他的身上,我听见外面有桌子被撞翻的声音,正想冲出去,但是肩膀处一阵钻心的疼痛让我瞬间支撑不住,趴在了床上。

  就在这个瞬间,传来了房门被撞开的声音,我拉开帷幔一看,空无一人,我知道那个人已经逃跑了,可是这个人会是谁呢?

  就在我准备站起来的时候,梦竹,盈盈,老爸还有五爷爷都听到了家具被撞翻的声音,急急忙忙地进来了,老爸看到我的肩膀处包扎着,说到:

  “你怎么了明儿。”

  “额……没事,不小心擦伤。”我说到。

  “是我弄得师兄。”梦竹说到。

  紧接着梦竹就将整件事情讲了一遍,老爸说:“唉,每个家族都不容易啊,对了明儿,刚刚怎么了?”

  “有个人似乎要来杀我,但是我不知道他是谁。”我说到。

  “会不会是邵娴,她不是总说要杀你吗?”梦竹说到。

  “也有可能是公孙阳或者万魔派的人,就像之前的猫爪姐妹一样。”老爸说到。

  “不知道,不过那人出招快准狠,直接就要用匕首刺我的脖子和头,不像是一般人。”我说到。

  “你的意思是杀手?”盈盈说到。

  “不确定,但是肯定是刺客出身,邵家我知道的似乎没有这样的人。”我说到。

  “行了,明天再说吧,大家快去休息吧,今天晚上我陪着明儿。”老爸说到。

  众人各自回了房间,老爸将我安顿好,自己在外面桌子上看书,对我说道:“快睡吧明儿,你妈不在这,要是知道你受伤了,你妈肯定饶不了我。”

  我想起了老妈,心中感觉一阵温暖,在这个充满意外的夜晚,只有此时才能给我片刻的安宁,不知道明天一早又会是什么等着我了。

  第二天一早,我就去五爷爷房间了。

  “五爷爷,我们什么时候去鬼门关呢?”我说到。

  “今天去吧,等会把邵家的人都叫过来,我给大家交代一些事情,然后我们就可以出发了。”五爷爷说到。

  我和五爷爷闲聊了一会儿,梦竹和盈盈也都来了,我简单向他们说明了情况后,就让盈盈去找东绝说明情况。

  过了一会儿,东绝就来了。

  “师弟你怎么了,怎么受伤了。”东绝说到。

  我将昨晚发生的事情全盘托出,静静地看着东绝的反应。

  东绝先是十分惊讶,紧接着就是一副似乎在意料之中的表情说到:“师弟,大小姐可能有些太急了,但是相信我,她不是坏人,只是可能太过珍惜别人的好。”

  我闻听此言,立刻说到:“师兄你这就不讲道理了,邵娴分明是太过自私,跟别人对她好有什么关系?难道谁对她好,她就要这样对待别人吗?”

  “你别激动师弟,先不聊这个了,我听冷月说今天就去鬼门关是吧,需要我们做什么吗?”东绝不想跟我发生冲突,扯开了话题说到。

  “你去问我五爷爷吧。”我此时依旧带着不满说到。

  “是这样的东绝,首先是要有一个足够大的房间,可以让我们所有人并排躺下,同时需要一个足够长的枕头,因为我们所有人需要躺在一个枕头上。”五爷爷说到。

  “这是为何呢法德前辈?”东绝说到。

  “游魂术的本质其实就是当我们进入睡眠后,身体达到完全放松的状态,而这时,灵魂可以游离出身体,此时通过道法,可以引导魂魄进入幽冥,所谓同一个枕头,是为了让我们所有人的魂魄处于同一个范围内,由于魂魄游离性极大,如果不这样做,我们的魂魄虽然也会进入幽冥,但是却很难在一起。”五爷爷解释道。

  “好,我明白了法德前辈,我这就去找人缝制枕头,至于房间,邵家的大房间多得是,这个不同担心,我先走了,事情办好后,我再回来,师弟,你也别生气了,我们眼下还要先合作呢。”东绝说到。

  我听完东绝的话,心知这位师兄确实是识大体之人,说到:“师兄放心吧,我知道该怎么做。”

  目送东绝离开,五爷爷说到:“你这位师兄还是很讲道理的,看来伶伦看人很准啊。”

  “五爷爷你可不轻易夸人。”我笑着说到。

  “话不能这么说,伶伦是上古前辈,哪里轮得到我夸,我的意思是你们师门不愧是名门正派,东绝在邵家大有一番出淤泥而不染的感觉。”五爷爷说到。

  “师父您还真是骂人不带脏字的啊。”盈盈说到。

  大家都开始笑了起来,但是我分明能感觉到其实每个人都有一些紧张,或许是对于未知的恐惧,何况毕竟是鬼门关,如此是非之地,当真是前途未卜啊。

  午饭后,东绝来到了五爷爷的房间,说到:“前辈,我们已经调用邵家所有家丁筹备枕头了,马上就可以完工了。”

  “辛苦你了东绝。”五爷爷摸着胡子说到。

  “千万别这么说,这一趟是为了我们邵家大公子,诸位能以身犯险,东绝在此谢过各位了,以后但凡有用得到我的地方,刀山火海,义不容辞。”东绝激动地说到。

  “师兄,言重了,眼下吴邵两家合作,这些是我们应该做的。”我说到。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