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冕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日冕文学 > 大小姐不哭 > 第6章 想一个人

第6章 想一个人


“眼镜,你今天这是怎么了,从中午吃饭到现在,一直都魂不守舍的?”郭大锤子潇洒地将台球桌上最后一颗黑八打进洞,扭头对陈灿阳说道。

吃完午饭,三个死党在园区职工活动中心的台球室里泡了一整个下午。

“要我说呀,他上午自个儿出去,准是去见美女了。”小林子眯着一双小眼睛,不怀好意地笑着。

“眼镜,快坦白交代,小林子说的对不对?”

“不用他交代,他的眼睛早已出卖了他。”

“我们都是过来人,说吧,哥哥替你把把关。”

“你替他把关?我们还不知道你,不会是要横刀夺爱吧?”

“怎么会?!我这是为兄弟好!你看,眼镜也离婚两年多了,早该再找一个了,我这不是为他着急么?”

“我看未必吧?你自己说,你到底有多少个?”

“多少个什么?”

“你心知肚明,何必问呢?”

……

这两个损友抬杠起来就没完没了,陈灿阳实在听不下去了,不耐烦地说道:“你们俩能不能别吵了,这根本就没影的事,瞧你们还这么来劲了!”

“哎,眼镜,我们可真是为你好啊!你看啊,这人嘛,说到底还是动物,都是有动物本能的嘛,小林子你说对不对?”

郭大锤子皮笑肉不笑地,一边拍着陈灿阳的肩膀,一边朝小林子挤眼睛。

小林子很配合,连忙接茬:“是啊,大锤子说得对。眼镜,说真的,你赶紧找个人吧,即便不结婚,生理问题还是要解决的嘛。”

“什么生理问题?我没有问题!”

陈灿阳瞄准摆好在开球位上的白球,猛一发力,将白球“啪”地一声打了出去。不过,效果并不理想,一个球都没落袋。

“眼镜,悠着点,你是‘大磨王’,今天这样可不是你的风格啊!”郭大锤子摇晃着脑袋,朝桌面俯下去。

“都说了,他今天心里藏着个人,哪能集中精力啊。”小林子看戏的不嫌事大,继续撩拨着大家的情绪。

陈灿阳瞪了他一眼,说道:“小林子,你再胡说,小心撕了你的嘴!”

事实上,陈灿阳和小林子个头差不多,都在一七五上下,若真干起来,谁输谁赢还说不准呢。

不过,朋友间这般话语并没人真会放心上。

“好,好,我不说。不过,我们是真的为你好!你看,轩轩都念小学四年级了,你要是再不抓紧给他找个后妈,以后等他长大了再找,恐怕连你这个爸都不认了。”小林子砸吧着嘴,满脸认真地说。

郭大锤子抬起已经俯下去的身子,面朝陈灿阳:“眼镜,小林子这话说的有道理!确实,亲情这东西,是从小朝夕相处培养出来的,越长大就越淡。对于小孩来说,本能就对后妈有排斥的情绪,越长大越明显。所以,你这事啊,要早点解决。”

陈灿阳白了郭大锤子一眼,淡淡地说:“皇帝不急太监急,打你的球吧!”

“喂,眼镜,你这事不解决,哥这球打得也不畅快啊!小林子,你说是不?”

“就是嘛。眼镜,要不哥哥给你物色个?”

“不用你们操心!”

“话说,我看你们董办的魏虹就很不错,而且根据哥的观察,她对你也有意思,要不哥给你们撮合撮合?”

“真的假的,大锤子?要真是这样,眼镜,你可要抓住喽!”

“没这回事!同个办公室,工作上接触多点而已。”

“恐怕不止工作上的事情吧。”

“对,我想起了。她经常帮你打饭,给你带到办公室,还有眼镜房间里的薰衣草香味的加湿器也是她送的!”

“这有什么,同事之间这点事情很正常啊。”

“怎么就正常了?我也有鼻炎,她怎么不买个送给我?大锤子,你说对不对?”

“不管对不对,人家魏虹也是一个好姑娘,眼镜你要是不把握这个机会,就是你不对!”

“去,去!你们俩还打不打球了?不打,就回宿舍睡觉去。”

“别啊!你要是不高兴,我跟大锤子都不说了,只要你把魂儿叫回来就行。”

陈灿阳不想再搭理他们,将球杆往小林子身上一推,拿球桌沿上的“七匹狼”,朝台球室外面的阳台走去。

出门后,陈灿阳隐隐地听见郭大锤子埋怨小林子的声音。他感觉有些好笑,但只能无奈地摇摇头。

说实话,魏虹对自己确实不错,长得也很漂亮,一张俊俏的瓜子脸上扑闪着两个水灵灵的大眼睛,挺招人喜欢的。

“他俩说得没错,魏虹对自己还真是不错,关心备至。可是,毕竟我是离过婚的人,人家最多也就谈过一两次恋爱而已,我那配得上她呀!”

陈灿阳想着想着,自顾自地摇起头来。

透过袅袅飘散的烟雾,陈灿阳将目光投向了窗外。傍晚时分,海风依然强劲,拼命地摇晃、撕扯着道路两旁的树木,从窗外呼啸而过。

抽了一根烟,陈灿阳的思绪从刚才的抬杠中逃离出来,脑海里又浮现出了一个女孩戴着黑褐色墨镜,牵着一条白色导盲犬的影子。

“今天的风好大啊,她还在书店里吗?”

陈灿阳又点了一根“七匹狼”,倚在窗沿上,茫然地向外吐着烟圈。

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对那女孩念念不忘,并因此而恍惚了一整天。

“上了年纪的男人,想一个人,或许就是我这个样子吧?”陈灿阳两眼无神,自嘲地说道。

陈灿阳将目光从窗外收回,狠狠地吸了一口,在心里问自己:“像我这样的人,还有资格再爱么?”

事实上,陈灿阳这两年多来,不止一次地问过这个问题,但当想到自己这把岁数,还带着一个十岁大的儿子,又只能将它埋回心里去,不去想它的答案。

“晚上反正也没事,再去看看吧。如果她在,至少问下名字吧?”

像是下了很大的决心,陈灿阳咬了下自己的嘴唇,小声地嘀咕着。

“眼镜,晚上去看谁呀?”

“刚才还不承认,你看看,不打自招了吧?”

原来,这两家伙也憋不住烟瘾,从台球室里跑了出来。

陈灿阳给他们递过去烟,没好气地说:“你们这样可不好!”

“怎么就不好了?哥晚上跟你一块去,见识下是哪个美女,这么厉害,竟然将我们大文豪的魂儿都勾走了!”

别看郭大锤子五大三粗的,其实特别心细,对陈灿阳也是真的好,在生活上给了不少关照。

“其实,我也不知道是不是美女啦!你们就别掺和了。”陈灿阳分完烟,自己也点了一根。

“喂,我们这就算是你自个承认了!这样,今晚小哥我请客,吃完饭,我们去找这个美女玩儿。”小林子兴奋地满脸通红,像是他自己要去相亲似的。

郭大锤子拍着陈灿阳的肩膀,饶有兴致地问道:“眼镜,先跟哥说说,到底是什么情况?”

陈灿阳知道自己抵不过他们的纠缠,只好说道:“她的眼睛看不见,牵着一条导盲犬,今早在……”

“盲女?!你有没有搞错!”

还没等陈灿阳说完,小林子惊讶地大叫了起来。

郭大锤子也很诧异,一脸认真地问道:“眼镜,你说的可是真的?”

陈灿阳垂下眼皮,轻轻地点了点头。

“喂,这哥可要说你了。你看啊,先不论这女孩长得怎么样,就光她看不见这一点,你也不能喜欢她。至于为什么,哥现在就告诉你,就算你不介意,你可想过轩轩没有,他会怎么看待这样的一个后妈?还有,你照顾轩轩还不够吗,现在再找一个盲女来照顾,这不是自讨苦吃吗?”

郭大锤子说的不无道理,但人类就是奇怪的动物,很多事情是没办法用道理来解释的。

比如感情。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